记住伤害你的人,延年益寿

1998—-令人发指的印尼暴徒暴行

万古的石头李乐学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万古的石头浸婬*在繁华都市,目睹庸人泛滥,英雄与知识贬值的现实,人的心气怎么能不浮躁呢?浮则上,躁则热,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上火”.人心上有了火,就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躯体上了火,多会面热目赤,口舌生疮,甚或血热脉乱,水火不通,百病滋生.本人乃有血有肉有心有肝有喜怒哀乐一凡夫,自然难免现世的浮躁之苦。一友人建议,不妨以石为枕,以清虚火,除烦躁,安心神。我的居所乃乌鲁木齐古河道上的河滩北路地段,千形百状的石头多得很,有诗为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朝大诗人岑参描写的这一川碎石,就是乌鲁木齐到米泉间古河川的石头啊!我是1980到乌鲁木齐工作的。那时候,乌鲁木齐河古河道,大如斗的石头还随处可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处大兴土木搞建设,那些大的石头都叫工人们运走搞了施工,小的石头至今比比皆是。丁丑年三月三十日,春光明丽可人,我沿着乌鲁木齐古河道一路找将开来,后来在一处开挖基础的造楼工地,寻到一块长尺许,宽六寸,高二寸的枕状鹅孵石。把石头抱回家中,拿清净水洗去沾在石上的泥沙,这才发现,它是一块质本青幽气象冷静的美石——虽无珠光之宝气,却是朴拙而真实,虽无雕琢之玲珑,却绝无虚伪而更天然。稍细观察,便见石体散布着层层流水似的波纹,波纹间有无数或疏或密或隐或显星星点点白玉似的亮点,这一景观不仅涵括了大海的丰富和广阔,更给人以海蓝蓝天蓝蓝,海天一色*白云悠悠的美感。引人发想的,还有美石一面中间的那个旋涡纹,恰似大海缩印在上边的一个脐眼,以旋涡为中心散发开的万千浪波水纹,多么像古海离去时留下的隧道,给人以洪荒岁月浩瀚历史空间的无穷想像。远古是印度洋一个海湾的新疆,喜玛拉雅山地壳崛起和大海退去后,成了陆地,沼泽和河流的内陆。以后,内陆有了生命,有了人类,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和丝绸之路的繁荣。我将为枕的这块石头,一定参与和目睹了几百万年甚或上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全部过程.它承受了那么多日月星辰之精华,它采撷了那么多宇宙天地之灵气,以及它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坚忍和悠久,小小的一个人啊可不敢小瞧了它!石不语,却以独特的方式与人沟通;智者不语,却以心的感受理解这万年的石头。这便是天、地、人之间的一种感悟一种认可一种默契。以石为枕,初时还觉硌人,几日后便觉习惯而自然,渐渐,失眠和恶梦远我而去,一觉便能睡到天亮。日复一日,头脑清醒了,思维更敏捷,似有一股清凉之气在五脏六腑运化。故以拙笔把这石头的好处记录下来,并取名为”万古的石头”,愿与有浮躁之疾诸君共享。

一9.2pt;margin:0cm0cm4.25pt”>两防一守延年益寿

你看过1998年印尼排华的照片吗?你相信在现在的文明时代还有那样的兽行吗?

一9.2pt;margin:0cm0cm4.25pt”>

在印尼2004年海啸时,我们还踊跃为印尼的受灾去捐款捐物,因为,我们2004年还不知道1998年发生在印尼那惨无人道的屠杀。

李乐学

1998年5月14号,在印尼发生的排华运动。印尼总统苏哈托指使印尼军队以及一部分暴民,对在印尼的中国华人实施了极不人道的屠杀!持续3天之久,死伤的华人数上千,更多的华人妇女更是被强||奸——印尼屠杀华人,惨不忍睹!毫无人性*的印尼暴徒!烧毁房屋、车子,儿童的头颅被割掉,女人的下体被活活撕扯出来,妇女被变态的蹂躏,无辜的华人妇女遭到暴徒群体强暴,其中许多妇女或被活活烧死,!印尼雅加达等地发生严重骚乱,导致1200多人在骚乱中丧生,其中大部分是华人,5000多间华人商店和住宅惨遭烧毁,据妇女组织说,骚乱中约有170名华人妇女被强暴和轮奸,其中有20多名华人妇女因此而重伤死亡,包括一个9岁和一个11岁女童。另据估计被强||奸的华人妇女总数多达300人。

一9.2pt;margin:0cm0cm4.25pt”>

印尼的排华的野蛮行径,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2004年12月26日印尼发生里氏7.9级强烈地震,并引发了波及印度洋沿岸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巨大海啸,造成印尼12万人死亡,20万人流离失所。印度尼西亚海域发生的里氏9级地震并引发了大海啸,一时间-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房屋倒塌,家破人亡,惨不忍睹,旅游天堂胜地顿成地域鬼门关。

“文革”期间,由于政治的压力与食物的匮乏,我的身体一直不大好,甚至重病在身,几乎丧命。

出于人道,应该捐款、捐物,但是,现在每每想到,野蛮的印尼暴徒那副十恶不赦的嘴脸时,激起的,更多的是愤怒。1998年,当我们的同胞在印尼遭受屠杀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的消息,不知道事件的真相,只知道,我们国家对印尼暴行进行了抗议与谴责。那时的互联网还是稀有东西,人们获得信息的渠道极其有限,我们从生活中新闻媒体上很难知道远在那边同胞的正在遭受血腥的种族蹂躏。

如今,我已近”耳顺”之年,却依然坚持读书,坚持写作。这,与我采取适合自身情况的养身之道,不无关系。

在印尼发生屠杀的时候,世界并没有沉默,华人世界别没有沉默,据报道:台湾方面:向印尼zheng府提出抗议,并迅速派遣客机前往营救。新加坡方面:没说废话,唯一的一个机场二十四小时昼夜不停的来往营救难民。美国zheng府:事后认定该事件为种族歧视,并批准了部分华人的避难请求。这部分华人得以以难民身分进入美国。联合国亦定此事件为种族骚乱并组成联合调查委员会前往调查。

一是谨防病从口入。针对自己几十年平民生活习惯,饮食上我只吃适合自己肠胃消化的食物,以粗茶淡饭青菜水果为主,诫烟酒,忌油腻。不吃不干净的”食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