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茧,今天我要加倍重视自己的价值

今天我要加倍重视自己的价值。桑叶在天才的手中变成了丝绸。粘土在天才的手中变成了堡垒。柏树在天才的手中变成了殿堂。羊毛在天才的手中变成了袈裟。如果桑叶、粘土、柏树、羊毛经过人的创造,可以成百上千倍地提高自身的价值,那么我为什么不能使自己身价百倍呢?
我的命运如同一颗麦粒,有着三种不同的道路。一颗麦粒可能被装进麻袋,堆在货架上,等着喂猪;也可能被磨成面粉,做成面包;还可能撤在土壤里,让它生长,直到金黄|色*的麦穗上结出成千上百颗麦粒。我和一颗麦粒唯一的不同在于:麦粒无法选择是变得腐烂还是做成面包,或是种植生长。而我有选择的自由,我不会让生命腐烂,也不会让它在失败,绝望的岩石下磨碎,任人摆布。
要想让麦粒生长、结实,必须把它种植在黑暗的泥土中,我的失败、失望、无知、无能便是那黑暗的泥土,我须深深地扎在泥土中,等待成熟。麦粒在陽光雨露的哺育下,终将发芽、开花、结实。同样,我也要健全自己的身体和心灵,以实规自己的梦想。麦粒须等待大自然的契机方能成熟,我却无须等待,因为我有选择自己命运的能力。
怎样才能做到呢?首先,我要为每一天、每个星期、每个月、每一年、甚至我的一生确立目标。正像种子需要雨水的滋润才能破士而出,发芽长叶,我的生命也须有目标方能结出硕果。在制定目标的时候,不妨参考过去最好的成绩,使其发扬光大。这必须成为我未来生活的目标。永远不要担心目标过高。取法乎上,得其中也;取法乎中,得其下也。
高远的目标不会让我望而生畏,虽然在达到目标以前可能屡受挫折。摔倒了,再爬起来,我不灰心,因为每个人在抵达目标前都会受到挫折。只有小爬虫不必担心摔倒。我不是小爬虫,不是洋葱,不是绵羊。我是一个人。让别人作他们的粘土造洞穴吧,我只要造一座城堡。
太陽温暖大地,麦粒吐穗结实。这些羊皮卷上的话也会照耀我的生活,使梦想成真。今天我要超越昨日的成就。我要竭尽全力攀登今天的高峰,明天更上一层楼。超越别人并不重要,超越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春风吹熟了麦穗,风声也将我的声音吹往那些愿意聆听者的耳畔。我要宣告我的目标。我要成为自己的预言家。虽然大家可能嘲笑我的言辞,但会倾听我的计划,了解我的梦想,因此我无处可逃,直到兑现了诺言。
我不能放低目标。我要做失败者不屑一顾的事。我不停留在力所能及的事上。我不满足于现有的成就。目标达到后再定一个更高的目标。我要努力使下一刻比此刻更好。我要常常向世人宣告我的目标。但是,我决不炫耀我的成绩。让世人来赞美我吧,但愿我能明智而谦恭地接受它们。
一颗麦粒增加数倍以后,可以变成数千株麦苗,再把这些麦苗增加数倍,如此数十次,它们可以供养世上所有的城市。难道我不如一颗麦粒吗?当我完成这件事,我要再接再励。当羊皮卷上的话在我身上实现时,世人会惊叹我的伟大。

一个遭受到女友抛弃的青年来找我,说到他为女朋友还活得好好的,感到忿恨难平。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我们在一起时发过重誓的,先背叛感情的人在一年内一定会死于非命,但是到现在两年了,她还活得很好,老天不是太没有眼睛,难道听不到人的誓言吗?”
我告诉他,如果人间所有的誓言都会实现,那人早就绝种了。因为在谈恋爱的人,除非没有真正的感情,全都是发过重誓的,如果他们都死于非命,这世界还有人存在吗?
老天不是无眼,而是知道爱情变化无常,我们的誓言在智者的耳中不过是戏言罢了。
“人的誓言会实现是因缘加上愿力的结果。”我说。
“那我该怎么办呢?”青年问我。
我对他说了一个寓言:
从前有一个人,用水缸养了一条最名贵的金鱼。有一天鱼缸打破了,这个人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站在水缸前诅咒、怨恨,眼看金鱼失水而死;
一个是赶快拿一个新水缸来救金鱼。如果是你,你怎么选择?
“当然赶快拿水缸来救金鱼了。”青年说。
“这就对了,你应该快点拿水缸来救你的金鱼,给它一点滋润,救活它。然后把已经打破的水缸丢弃。一个人如果能把诅咒,怨恨都放下,才会懂得真正的爱。”
青年听了,面露微笑,欢喜地离去。
我想起在青年时代,我的水缸也曾被人敲碎,我也曾被一起发过誓的人背叛,如今我已完全放下了诅咒与怨恨,只是在偶尔的情境下,还不免酸楚、心痛。
心痛也很好,证明我养在心里的金鱼,依然活着。

让世界拥有它的脚步,让我保有我的茧。当溃烂已极的心灵再不想作一丝一毫的思索时,就让我静静的回到我的茧内,以回忆为睡榻,以悲哀为覆被。这是我唯一的美丽。

曾经,每一度春光惊讶着我赤热的心肠。怎么回事呀?它们开得多美!我没有忘记自己睁在花前的喜悦。大自然一花一草生长的韵律,教给我再生的秘密。像花朵对于季节的忠实,我听到杜鹃颤微微的倾诉。每一度春天之后,我更忠实于我所深爱的。

如今,仿佛春已缺席。

突然想起,只是一阵冷寒在心里,三月春风似剪刀啊!

有时,把自己交给街道,交给电影院的椅子。那一晚,莫名其妙地去电影院,随便坐着,有人来赶,换了一张椅子,又有人来要,最后,乖乖掏票看个仔细,摸黑去最角落的座位,才是自己的。被注定了的,永远便是注定。突然了悟,一切要强都是徒然,自己的空间早已安排好了,一出生,便是千方百计往那个空间推去,不管愿不愿意,乖乖随着安排,回到那个空间,告别缤纷的世界,告别我所深爱的,回到那个一度逃脱,以为再也不会回去的角落。当铁栅的声音落下,我晓得,我再也出不去了。

我含笑躺下,摊开偷回来的记忆,一一捡点。也许,是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也许,很宿命地直觉到终要被遣回,当我进入那缤纷的世界,便急着把人生的滋味一一尝遍。很认真,也很死心塌地。一衣一衫,都还有笑声,还有芳馨。我要仔细收藏的,毕竟得来不易。在最贴心的衣袋里,有我最珍惜的名字,我仍要每天唤几次,感觉那一丝温暖。它们全曾真心真意待着我。如今在这方黑暗的角落,怀抱着它们入睡,已是我唯一能做的报答。

够了,我含笑地躺下,这些已够我做一个美丽的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