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三境,把自己变成水

人生三境
余杰
人生如登楼,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人生有若干个阶段,哲人们有各自的划分办法。丹麦哲学家齐克果将人生分为三个阶段,即:审美阶段、道德阶段和宗教阶段。而德国哲学家尼采则认为,人生有三个时期,即:合群时期、沙漠时期和创造时期。合群时期,自我尚未苏醒,个体隐没在群体之中;沙漠时期,自我意识觉醒,开始在寂寞中思索;创造时期,通过个人独特的文化创造而趋于永恒之境。从两位西哲的邃思联想开去,在中国古代的禅宗、诗学、美学诸领域,也有好些关于人生三境的妙论。
宋代禅宗将修行分为三个境界。第一境界是“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芳迹”;第二境界是“空山无人,水流花开”;第三个境界是“万古长空,一朝风月”。三个境界中都有“空”字,三个境界就是对“空”的三种不同的理解。第一境界中的“寻”,表明人向上天追问自身起源,追问所谓“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的三个千古难题。第二境界中的“无”,表明人已经从自然中剥离出来,与外在的“水流花开”自成一独立世界。而第三境界中的“万古”与“一朝”的融合同一,则说明人对有限时空的超越,经过否定之否定之后达到天人合一之境。
受禅宗思想的影响,南宋诗论家严羽在《沧浪诗话》中,提出学诗的三境:“其初不识好恶,连篇累牍,肆笔而成;既识羞愧,始生畏缩,成之极难;及至透彻,则七纵八横,信手拈来,头头是道也。”就诗人的主体而言,心灵最初是自由自在的,不辨美丑,处于童贞状态;当认识到规矩和成法之后,就陷入束缚和捆绑之中;最后摆脱一切外在的桎梏,获得了主体与客体的契合,也获得了真正的、纯粹的自由。这时,方能“行住坐卧,无非是道,纵横自在,无非是法”。
严羽之后,诗人潘德兴又云:“诗有三境,学诗亦有三境。先取清通,次宜警炼,终尚自然,诗之三境也。”潘氏是在说诗,其实何尝不是在说人生呢?返朴归真的人生,就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
最终将禅学、诗学与人生哲学融会贯通,铸为一体的,是晚清一代宗师王国维。王氏在《人间词话》中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罔不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界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界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界也。”与齐克果、尼采的描述相比,王国维的论述是典型的中国式的,是诗意的凝聚,是精神的贯注。它包蕴了一种纯粹的生命体验,使人突破自身生活的惰性*;它设定了生命气息充盈的坐标,引导人达到一种永恒的自由之境。
有这样的一种人生境界让我们仰望,我们何必惧怕脚下的淤泥呢?

“今天你看见我还在这家公司,那是因为我曾经遇见一位智者,他在我最彷徨的时候,告诉我一个职场真理——在职场中,要把自己变成水,可以被装进任何的容器。”
说这番话的是我的一位朋友阿强,他在一家名气较大的公司工作,论学历他有硕士文凭,论才干他的模具设计能力突出,可是却总得不到公司领导的提拔和重用。因为他只专注于技术,不肯花时间搞人际关系。
最后,在无法忍受主管的反复无常,看不惯主管的假公济私时,他决定辞职。递交辞职信时,在楼梯间遇见一位相邻部门的经理,因为与他仅有数面之缘,两人互相微微一笑,点头招呼。
经理看见阿强手上的辞职信,一脸的惊讶,对他说:“如果你另有高就,那恭喜你。如果是为了你们部门的主管,那你可要考虑一下:你一定要学会如何与不同的人相处,不然你永远都会遇见这种人,然后手足无措。”
这位不太熟悉的经理的一席话,一下子说到了针尖上。一个很多职场人愤愤然跌跌撞撞没有搞懂的问题,原来只在这简短的几句话里。
阿强被震动了。之后,他撕掉了那封辞职信,重新回到岗位上,练习着如何与看不惯的主管相处,虽然他仍然不认同一些违反他的做人原则的事情,但他开始不去较真,尽量去看事情好的一面,从而和主管之间也从对立变的平和。
一年后,阿强因为业务突出,被总公司调去组建分公司,并担任负责人。
他还是经常遇见那位点拨了他几句话的经理,经理依然有着一副酷酷的表情。虽然阿强从没有开口向他说声谢谢,但他永远记得那一天,曾在楼梯间遇见这位智者,几句淡淡的话,开解了一颗原本冷冻又充满棱角的石头般的心。

曾经听生物老师讲过一个美国教授做的实验:把几只蜜蜂放进一个平放的瓶子中,瓶底向着有光的一方,瓶口敞开。蜜蜂们都是向着有光亮处不断飞动,却又不断撞在瓶壁上。最后,它们似乎都明白自己永远也飞不出这个瓶子,谁也不再尝试,个个奄奄一息落在瓶底。教授把这些蜜蜂倒出来,把瓶子按原样放好,再放入几只苍蝇。苍蝇和蜜蜂不一样,它们除了向有光亮处飞动外,还向其他方向飞行,或向上,或向下,或向逆光的地方,总之,它们不停地碰壁,但最终都飞出了狭小的瓶颈,它们用自己的不懈努力改变了像蜜蜂那样的命运。
这是我们毕业那年老师在最后一节课上给我们讲的故事。那时,大家正面临就业的压力,每个人都人心惶惶,很多人对于自己的前途和命运更是一片迷茫。那天,老师讲完这个故事后,认真地对我们说:“三十岁以前,不要指望做出什么大成就。什么事情都可以尝试,横冲直撞四处出击总比保守悲观坐以待毙要高明得多。”
转眼数年已过,我有个同学做营销,已经是大地区的代理了,要知道,当时他大学毕业去搞推销家长还是竭力反对的;还有一个同学,多次求职未果后,竟然转行去做自己喜欢的电脑,现在已经拥有几个公司了。我还有个小学同学,因为工伤只好赋闲在家,他竟然要去蒸馒头卖,全家又是一片反对的浪潮,在农村谁家不会蒸个馒头呢?但残疾的他现在的馒头生意已经做到了县城周边,成了远近闻名的致富明星。
今天,我坐在电脑前突然又想起老师当年给我们讲过的那个故事,可能我们永远都不知道哪条路是通向成功的捷径。其实,人总要有一段时间就像被关在瓶子里的蜜蜂那样茫然失措,要紧的并不是急于找到摆脱困境的突破口,横冲直撞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就是这样,成功并没有什么秘诀,我们周围的那些成功者,都是在横冲直撞的尝试中寻找到机会的。虽然经常被撞得头破血流,失败得更多,但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向和空间。(文/邓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