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朵花中休息,生命中的三种人

我工作的那家私企是一家家族企业,我的很多手下都是与老板沾亲带故的人,所以很多明明很简单的事,处理的时候却总是让我感到头疼。
一次,由于QC检测员阿楷的疏忽,把一批不合格产品包装了,好在那天我抽检时查了出来,才没有出厂造成更大的失误。按道理我应该记阿楷的过,但我知道他是老板的亲外甥,我怕得罪了他,最终还是放了他一马。可是这样一来,其他人都对我有意见了,我的工作越来越被动,被上司批评的次数越来越多。
那是个双休日,我到一个工地里找在那里当技术员的同学小田。小田正在工地上转悠,见我来了,就找了几块砖垫在地上让我坐下。我和他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工作上的烦恼。
他听了,笑笑,忽然指着前方正围坐在一起聊天的工人对我说,你看看,他们在干什么?原来是一个大个子在夸耀自己强壮有力,还嘲笑着他身边的几位老工人。最后,有个老工人忍无可忍地说:“伙计,我敢用一个星期的薪水跟你打赌,我可以用这架独轮车把一样东西推到那堵墙那里,而你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把这东西推回来!”大个子大笑:“哈哈!我赌!”结果,那个老工人走过去,扶起独轮车,微笑着对着大个子点头:“来,坐进来。”大个子一下子涨红了脸,愣在了那里。看热闹的工人们一阵爆笑。我也笑起来:“把自己装进去了,他还能推得动吗?”
小田也笑着说:“是呀,把自己装上车了,当然推不动了。你不觉得你的工作状态和这件事很相似吗?假设你的工作就是要推动一辆独轮车,那你所要做好的应该是全神贯注地去推好它。可是,你却把自己装进了车里,做什么首先考虑自己的利弊得失,怎么能做好工作呢?”
我的脸红到了耳根。是的,推不好车不能怨路难走,更不能怪车上的东西重,重要的是,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要只考虑自己的私利,不要把自己装进车子里,否则,你再有力量,也将局限于一隅,无法大展拳脚了。(文/英涛)

这是一朵极普通的花,普通得谁也记不清它的名字,只知道它春天开花的日子,田埂和塘堤四处可见它的踪影。花的颜色*很朴素,介于红白之间。虽不鲜艳,却别有一番动人的妩媚。香气也不浓郁,但那若有若无、若远若近的芳馨,更叫人沉醉;花的体积也并不庞大,像那婴儿小拳头的样子,让人一望就怜爱不已。
那小蜜蜂就在这朵花的花蕊中安静地休息着,一动不动。偶尔微风袭来,轻轻拂起它柔软的翅膀,但它却仍在沉沉地小睡,仿佛在做着一个甜甜的梦。这小蜜蜂竟把小憩的地方安排在花蕊里。难道它也不知道应该把灵魂寄放在美好而洁静的地方吗?
小蜜蜂静静地在花蕊里睡着。美和美相互映衬,简直就是一帧绝美的静物画。
灵魂歇息的地方,其实不一定需要广阔堂皇的空间,有一朵美好而洁净的花其实也就静了。灵魂也吸有在这样的花或者花一样的地方,才能心安理得地悄然入睡,才能远远地避开邪恶与危险,才能得到生生不息的力量、勇气和信心,从而在生活的旅途上更加坚强有力地昂首向前迈进。
如果我们总是沮丧颓废或烦躁不安,那一定是我们还没有像那只小蜜蜂那样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朵花。

我曾向一位从事哲学研究的老教授提了个很俗气的问题:“何为幸福之道?”老人没回答我,却递给我这句话:“每个人的生命过程中,都将遇到三种人。一种是无怨无悔不求回报地关心你,爱护你,帮助你的人;一种是伤害你,欺骗你,利用你的人;一种是既不曾伤害你,欺骗你,但也不曾给予你关怀和无私帮助的人。”
老人问我:“你闭上眼睛回忆,谁是你心目中的第一种人,第二,第三种人?”
父母兄弟妻儿当即蹿入我的脑海。接下来是要好的师友……他们显然是第一种人;而多年前一个打着爱情幌子却骗钱数万的女孩,以及一个在生意场上反复敲诈过我的官员当之无愧成了我记忆里的第二种人的排头兵;第三种人,有同学,有同事,有邻居,有偶尔相遇而结识的路人,数不胜数。
老人又问我:“在你心目中,哪种人数量最多,哪种人数量最少?”
我老实交代:“第三种人数量最多,无法统计;第一种人有40人左右;第二种人大约15名。”
老人摇摇头,轻语:“第一种人是给你博大的爱也让你无时无刻不感受到爱的人;第二种是促使你成长,却经常让你感受到痛苦和怨恨的人;第三种是你的人生旅途中不可或缺的陌生又熟识的人,他们可能在你的生命中转化成第一种人,也有可能成为第二种人,这取决于你自身的努力……
“孩子,你要记住,只有第一种人的数量在你的生命中呈几何倍数增长,达到一个辉煌的数值,而第二种人数目却渐渐接近于零时,你才会离幸福生活越来越近!反过来,当你出现在他人心目中的第一种人行列里的次数越来越多,成为他人心目中的第二种人的次数越少,你离成功的人生也越来越近!”
最后,老人问我:“孩子,你明白了么?”
我点点头,说懂了,任何人的生命中都有三种人出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