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品三国之第四十二集,中国散文500篇

1981.1
  两性的恋爱,本来是光明正大的事,并不是污浊神秘的。但他的来源,须得要基础于纯洁的友爱,美的感情的渐慢浓厚,个性的接近,相互的了解,思想的融洽,人生观的一致……等成分上面。此外,更须两性间觅得共同的“学”与“业”来维系着有移动性的爱情,以期永久。这种真纯善美的恋爱,是人生之花,是精神的高尚产品,对于社会、对于人类将来,是有良好的影响的。
  倘两性恋爱,如不基于上述的几点,只是因为金钱的诱惑,情势的逼迫,色相的喜好,感情的冲动……而来的,就很危险。一旦目的物变迁或丧失的时候,则对他们的爱恐也不能保持没有变更、或破裂的现象。我们欲使两性生活愉快,社会上充满温和活泼的情景,则必须力求避免这种不良的现象才好。对于男女青年,当予以恋爱的指导和培养,使他们了解恋爱的真谛,走向恋爱的光明道上。
  但在几千年婚姻专制的中国,两性的结合,几乎完全由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买卖包办或强迫罢了。因之许多男女青年,恋爱的思想,非常简单,只要感情可以勉强相处,也就将就过去,一切不好的生活状况,概归诸天命。惟自民国8年学潮后,至今三四年间,时代的思潮,像洪水般地流入中国,素来陈腐固陋的思想界,受了这种新的激荡和灌溉,也奔向新生的道上,较前进步了许多,而尤以青年所受的影响最大。对于昔日一切不良的旧制和压迫,都思有以铲除与反抗。
  于是两性的结合,也有从买卖包办的束缚里解放出来,建筑于恋爱的要求了。但在从来不许男女交际的中国社会里,青年男女没有受过恋爱生活的培养与训练,对于”“恋爱,自难明确的了解认识。往往双方甫经相识,交友不久,便因性的作用,生了浓厚的感情,而急谋结合。一任感情的盲目冲动,或是因性欲的临时要求,遂不待理智的熏陶,详细的观察,严格的批评,便走到恋爱的圈里。更有许多男女青年,仅因着金钱色相……等关系,便贸然结合;对于其他应有的成分,全不顾及,故结婚后,相处日久,不融洽的地方,渐渐发露出来,就成了痛苦的源泉了。因此社会上,也要增添许多失宠痛苦的青年,呈现一种沉闷凄惶的状态。
  两三年来,两性的结合,很多是基于恋爱的。但走入迷途的,却也不少。据我所见所闻的,多是属于一时情的、性的、物质的冲动,两性很急促的便跳入恋爱的圈里;结果感受痛苦,竟至破裂的,很多很多。这种迷误的恋爱,在起初,虽然多能感到快乐,但后来,不但不能令人们得到幸福,且沮丧人们的志气,或竟驱使着人们去自杀。真是痛苦之魔啊!
  活泼的男女青年们,你们愿意得到恋爱的生活和人生的幸福么?我很希望你们,不要被感情的驱使,将理智掩没起来。你们选择恋人的时候,总要详细的考察,总要经过理智的判断,万勿冒失的,就跳入恋爱的圈里,而陷入迷途!爱子女的父母们,你们果真爱你们的子女么?你们果真愿你们子女享幸福么?那么,你们不但要予子女以婚姻自由权,你们还有一种迫切的责任,对于你们的子女,要予以恋爱的培养和指导,使他们不致得不好的结果。
  教导栽培青年们的各校先生们!你们负着教育的责任,负着为将来社会,训练出许多优秀分子的责任,我恳切地盼望你们在学校里做一个好先生。要为将来延续人类生命的男女青年计,要为你们学生的前途计,做人的训练,恋爱的指导,性的教育,这几种重要的责任,是教育者应负的。断不可漠视,致使青年堕入恋爱的迷途,丧失人生的幸福。
  热心研究社会问题的诸君,我希望你们对于男女青年间的恋爱问题,要特加注意研究,要有良好的贡献,引导着男女青年们走向恋爱的光明道上!
  我本是个很幼稚而又缺乏文字工具的人。对于这种问题又素乏研究,上面的一番话,纯是凭着我的直觉写出来的。拉杂谬误不周的地方,是在所不免,我惟有请读者指教和原谅!

无垠
  什么时候小鞋子变成了大鞋子,短衣服变成了长衣服,冲天的羊角辫变成了披肩发或微微浪起的卷发,脸上何时又抹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嘴唇为什么变得红亮红亮的,身上何时又散发出若有若无的香味,肥大的超脚裤怎么变成了紧身的牛仔裤,为什么出门前总在镜前照一下,什么时候学会了美,为什么要体现气质,要追求协调,要有风度?哦,原来是长大了……小时,看见别人有好看的玻璃弹子,好看的玩具,就蛮横地说:“给我,给我……”玩扑克竟被姐姐的“氢弹”给炸哭了,扑克牌甩了一地,闹得不可收场。演小话剧竟敢在台上扯起嗓子喊“爷爷”,台下就有应声。别人叫唱歌,就大摇大摆地唱起来:“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歌词记不住了,唱半截就不唱了,想起了又接着唱。童年的天真、快乐甚至不讲情理,蛮横的要强哪里去了?哦,原来是长大了。
  小人书变成了小说,小书变成了大书,薄书又变成了厚书,什么时候从“妈妈”的牙牙学语变成了滔滔不绝的话语,一横一竖怎么又变成了A、B、C,棍棍加法怎么变成了微分、积分?哦,原来长大了。
  什么时候学会了说:“妈妈,我要学裁衣,我要,我要……”数不清的“我要”……最后,你做出了合体的衣服,可口的饭菜,从前你不是总要说让妈妈做吗?
  哦,原来长大了。
  为什么昔日的好友变得四目相对,无言以答,何时用客气的寒暄问好替代了融洽的交谈?你试图努力消除这隔阂,可却又找不到话题,你试图去寻找这答案,去明白为什么,可从为什么中又冒出了更多的为什么。哦,原来是长大了。
  什么时候学会了望着天上的彩虹,又想起了三棱镜透过得到的彩虹,赤、橙、黄、绿、青、蓝、紫,频率越来越高,波长越来越短,什么时候知道了这彩带的规律。哦,原来长大了。
  什么时候学会了忍耐,什么时候懂得了谅解,何时增添了忧虑,何时内心充满了矛盾,何时你又在徘徊,何时你又犹豫不定,何时辨别了对与错,是与非,何时你又在徘徊,何时你又犹豫不定,何时发现了周围的一切不再是童年的一切?有一天你突然感到你变成复杂的有机体,你突然觉得你肩上应挑起一副重担。哦,原来是长大了。
  有一天,有人问,当你在沙漠上徒步旅行时,突然看见一只瓶子,你是拾起来小心珍藏呢?还是绕开它不予理睬呢?还是拾起来砸碎呢?
  继续向前走,看见一座古堡,你是绕着它走过还是径直穿过?
  你发现有水了,你是希望水越多越好,还是只求水够你喝就行呢?你是希望水清澈?还是毫不介竟呢?
  继续走,看见一所房子,你要在这所房子里留宿一夜,你是否设想一下里面的布置?
  当你躺下时,突然从天上飘然降下一位美丽的仙女,你是惊奇地凝望着她?还是跟着她走向另一个世界?听来,就像诉说着一个古老、奇异而荒诞的传说,人、沙漠、瓶子、古堡、水、房子、仙女……别人告诉你,那个瓶子是你的初恋,那座古堡是你的困苦,那水量是你的追求感、知足感,那水质是你朝夕共处的人,那房子是你的小家,那位美丽的仙女是你的死神,你在沙漠上走,就是你的人生旅途,什么时候知道初恋、困苦、追求感、知足感、人生、还有死神?哦,原来是长大了……

  刘备死后,诸葛亮对内依法治蜀,做事公平,把蜀国治理得井井有条。然而,在他死后二十九年,一位有职无权的大臣谯周,竟然凭借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把蜀国给说降了。那么诸葛亮创下蜀国大业,为什么经不住谯周的三言两语呢?这里面究竟有着怎样的玄机?敬请关注《易中天品三国》之——无力回天。

  公元263年,在曹魏军出兵两个月之后,原本经营不错的蜀汉政权被刘禅拱手送给了魏国,成为魏、蜀、吴三国当中最先灭亡的。这让许多历史学家感到困惑。刘禅君臣的不战而降,是蜀汉史上最后一个不解之谜。回溯蜀汉政权危机存亡之秋,大敌当前,没有人能够提出退敌良策,朝臣们是投降声一片。然而蜀汉一把手刘禅第一个反应是不想投降的,想逃到南方去避避风头。就在刘禅犹犹豫豫的过程中,有职无权的光禄大夫谯周在朝廷上侃侃而谈,竟然把刘禅说得心服口服,最后不战而降了。

  那么谯周为什么要极力主张投降曹魏呢?谯周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刘禅又为什么要听他的呢?在蜀汉迅速灭亡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深层政治背景?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做客《百家讲坛》,为您精彩品三国之“无力回天”。

  易中天:

  事实上,曹魏政权一直是把灭孙吴放在第一位的,后来才调整政策来先灭蜀汉。而且,从出兵到蜀汉灭亡,一共只有两个月的时间,迅速灭亡。这是为什么呢?历史上的解释,一般是四个原因:刘禅昏庸,黄皓弄权,陈祗乱政,谯周误国。刘禅就是后主了,不说他了,大家都知道;黄皓是他身边的一个宦官;陈祗是让黄皓得逞的一个人。那么这些事情今天没有时间讲,请大家去看我的《品三国》(下部书),我今天就讲第四个原因:谯周误国。

  我们先把事情的情况交待一下。当时,司马昭命邓艾和钟会各率一支军队南下灭蜀。八月份从洛阳出发,十月份邓艾的军队就已经打到了成都的跟前,打到哪儿呢?打到现在四川的广汉,是到成都门口了。消息传来,蜀汉朝廷一片混乱。因为此前,刘禅身边的宦官坏了事。一年前,姜维就已经发现曹魏有灭蜀汉的可能,姜维是给刘禅上了疏的,希望刘禅命令张翼和廖化赶紧在路上设防。这封信送来以后落到黄皓手上,黄皓是个信鬼神的,黄皓就去问巫婆,也可能是巫公啊,反正是问这些巫师,说你看这个事情可能不可能哪?这个巫师或者巫公或者巫婆说,哎呀,不可能,不会打来的。黄皓就跟刘禅说不会打来的,这个事我们就扣下吧,就扣下了。但是没想到人家真打过来了,而且呼两个月就过来了,一片恐慌,老百姓都跑到山里面去了,躲起来了。

  刘禅召开御前会议,说大家看看怎么办呢?两派意见,两派意见都主张跑,但是一派说跑吴国去,一派说跑南中去。吵个没完,刘禅也没主张。这个时候有一位光禄大夫,这个光禄大夫是个荣誉职务,没有权力的,相当于什么国务院参事室的参事之类这样的,叫做谯周。谯周就出来说话了,谯周说跑到吴国是不可以的,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自古以来,无寄他国为天子者也。”就是自从咱们有了皇帝,有没有跑到别人国家去当皇帝的?没有吧,一个皇帝跑到了别人的国家只能称臣。那么既然反正是要称臣,反正是要做小,那为什么不挑个大国家呢?也就说你既然称臣,与其向孙吴称臣,不如向曹魏称臣,你反正是称臣嘛。而且根据政治斗争的规律,从来都是大国兼并小国,所以吴国终究要被魏国吞并,等到那一天,我们难道再跟着吴国去投降第二回?如果说投降是一种耻辱的话,谯周说:“再辱之耻,何与一辱?”就是投降反正是耻辱嘛,那你是耻辱两回合算呢,是耻辱一回合算呢?那还不如耻辱一回投降曹魏嘛,你何必那么麻烦投降两回呢,所以不能奔吴。那么为什么不能去南中呢?谯周说,南中嘛还是可以去的,因为南中还是蜀国的地盘,就是孟获他们那些人的地盘。说那个地方去去也是可以的,但是你要早做准备啊,你这个时候去你来不及了呀,为什么来不及呢?“群小之心,无一可保”,说陛下啊,你以为你现在手下的那些小兵、小卒、小将、小官、小吏们他们都拥护咱们吗?他们不拥护,他们一听说陛下要往南跑,恐怕陛下还没有抬足,他们先闹起来了。哪里去得了南方?去不了的!结论很简单——投降曹魏。

  谯周这个投降理论一发表,朝廷上面一片安静,谁都不说话。只有个别人出来怯生生地问了一句,说谯大夫啊,不行吧,邓艾都到广汉了啊,他会接受我们的投降吗?“恐不受降,如之何?”人家不让我们投降怎么办?谯周说不会,怎么会不接受我们投降呢!东吴还没有灭亡嘛,曹魏要拿我们做个榜样嘛,所以他肯定接受我们的投降,不但接受我们的投降,还有客客气气地对待我们,还要给我们陛下封一块土地、封个爵位。如果他们居然不这样做,诸位放心,我谯周亲自到洛阳据理力争,凭什么亏待我们这些投降派?谯周把这个话讲完了以后大家都不说话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