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词全集,唐诗鉴赏

除夜作

翠深红浅。愁蛾黛蹙,娇波刀翦。奇容妙妓,争逞舞[衤因]歌扇。妆光生粉面。

燕歌行

高適

坐中醉客风流惯。尊前见。特地惊狂眼。不似少年时节,千金争选。相逢何太晚。

高適

  旅馆寒灯独不眠, 客心何事转凄然?
  故乡今夜思千里, 霜鬓明朝又一年。

其二

  开元二十六年,客有从御史大夫张公出塞而还者,作《燕歌行》以示適,感征戍之事,因而和焉。

  除夕之夜,传统的习惯是一家欢聚,“达旦不眠,谓之守岁”(《风土记》)。诗题《除夜作》,本应唤起人们对这个传统佳节的很多欢乐的记忆和想象的,然而这首诗中的除夜却是另一种情景。

淮岸。向晚。圆荷向背,芙蓉深浅。仙娥画舸,沾渍红芳交乱。难分花与面。

  汉家烟尘在东北, 汉将辞家破残贼。
  男儿本自重横行, 天子非常赐颜色。
  摐金伐鼓下榆关, 旌旆逶迤碣石间。
  校尉羽书飞瀚海, 单于猎火照狼山。
  山川萧条极边土, 胡骑凭陵杂风雨。
  战士军前半死生, 美人帐下犹歌舞!
  大漠穷秋塞草腓, 孤城落日斗兵稀。
  身当恩遇恒轻敌, 力尽关山未解围。
  铁衣远戍辛勤久, 玉箸应啼别离后。
  少妇城南欲断肠, 征人蓟北空回首。
  边庭飘飖那可度, 绝域苍茫更何有!
  杀气三时作阵云, 寒声一夜传刁斗。
  相看白刃血纷纷, 死节从来岂顾勋?
  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

  诗的开头就是“旅馆”二字,看似平平,却不可忽视,全诗的感情就是由此而生发开来的。这是一个除夕之夜,诗人眼看着外面家家户户灯火通明,欢聚一堂,而自己却远离家人,身居客舍。两相对照,不觉触景生情,连眼前那盏同样有着光和热的灯,竟也变得“寒”气袭人了。“寒灯”二字,渲染了旅馆的清冷和诗人内心的凄寂。寒灯只影自然难于入眠,更何况是除夕之夜!而“独不眠”自然又会想到一家团聚,其乐融融的守岁的景象,那更是叫人难耐。所以这一句看上去是写眼前景、眼前事,但是却处处从反面扣紧诗题,描绘出一个孤寂清冷的意境。第二句“客心何事转凄然”,这是一个转承的句子,用提问的形式将思想感情更明朗化,从而逼出下文。“客”是自指,因身在客中,故称“客”。竟是什么使得诗人“转凄然”呢?当然还是“除夜”。晚上那一片浓厚的除夕气氛,把自己包围在寒灯只影的客舍之中,那孤寂凄然之感便油然而生了。

采多渐觉轻船满。呼归伴。急桨烟村远。隐隐棹歌,渐被蒹葭遮断。山终人不见。

  《燕歌行》不仅是高適的“第一大篇”(近人赵熙评语),而且是整个唐代边塞诗中的杰作,千古传诵,良非偶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