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赌钱,给网络老铁的风流洒脱封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规划,不管是成熟的还是不成熟的,不管是可行的还是不可行的,总是对自己的人生有个规划。人生的规划并不是一尘不变的,它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

该死的赌博

记得小时候家境贫寒,我的父亲当上了生产大队的贫协主席,我恰逢批林批孔大字报小字报的年代,那时读书无用论在我那幼小的心灵里扎下了根,自己的成绩即使再好读书也无用,于是我就把自己的人生目标选定为当兵,觉得当兵是自己的唯一出路!为了能当兵我做了很多努力,后来由于家里出了状况,我家本来是贫雇农,后因阴错阳差,因我外婆改嫁的缘故我母亲被寄居在一个地主人家,故我母亲因此受到了牵连我家也因此被剥夺了
“政治权利”,我当兵的梦破碎了。

就电影《归来》给网友的一封信
文:比烟花寂寞 编:一缕清风

文:厚德载物 编:一缕清风

迷茫的路让我看不清,我好怅惘我好失落我真不知我的路在何方。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这是一幅让人气愤,让人害怕,让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让人不可思议!
但却是真实存在,且在不断上演的黑暗图景。
某日,打工者,司机胡某下班回家,被一位似曾相识的年轻人叫住了。邀请他一起去吃饭。
“我跟你不熟悉,吃什么饭?”胡某推辞着。
“看你说的,怎么不熟悉?我几乎天天坐你的车。以后我上车你不打我的票不就行了吗,在一起吃餐便饭算什么!走走!”胡某推辞不过,只好跟着去了。
年轻人引导着他进入一间很小的餐馆。刚坐下不久,又进来了三个人。被年轻人叫住,说,“这不是张师傅、王师傅和李师傅吗!好久不见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我请你们吃饭!”五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下,年轻人把胡某介绍给其他三个人,说是自己的朋友。
饭菜是极普通的饭菜,酒是散装酒。倒是劝得很热闹。在众人的恭维下,胡某不觉多喝了一点。
喝完酒,吃完饭。年轻人招呼服务员倒杯茶来。服务员还没有来,倒是姓张的师傅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迅速地给胡某端来了一杯茶,说是让他先喝,其他的,服务员会马上端来。胡某不知就里,还以为是这些人尊重自己,不假思索,就把那杯茶喝了。
喝完茶,年轻人招呼说,楼上有玩游戏的,时间还早,我们一起上去看看?
胡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其他四个人拥上了楼。
到了楼上一看,哪里是玩游戏?就是赌博。五六个人围着一张桌子用扑克赌大小。每个人的前面都有一大迭百元钞票。
胡某被夹在另外四个人中间只看了一会,就被年轻人拉到了另外一个房间。说,“我们也玩玩。”胡某说,“我没有带钱,玩不了。”他身上确实没有什么钱。年轻人说,“都是朋友嘛,讲那么多钱干什么!就是在一起玩玩而矣。大不了到时候开个条子就行了。”
胡某原本就有赌博的喜好,加上喝了点酒和那杯来历不明的茶。脑子开始发热、发胀,犯迷糊了。坐下便开始赌。刚开始的时候,赌注不大,胡某赢的机会多,时间不长便赢了2000多。胡某一看那些百元大钞,兴趣大增,以为是自己的财运来了,提出加大赌注。其他的人以极不情愿的样子同意了。
开始大赌。胡某到手的2000多元现金很快输得精光。在他提出没有钱付账的时候。年轻人说话了,不要紧,你们打,我来记账。打完了牌再一起算。
胡某急于翻本,想也没有想,就同意了。赌博就这样进行下去。赌的过程中,胡某也有赢的时候,但极少。
赌到12点多钟停下来的时候,胡某的意识已经不太清楚了。年轻人摊开帐单宣布了各自输赢的数字。自然是胡某输得最多,超过了12万。其他人也有输的,但数字都不大。
胡某听到这个数字,头都大了。表示不相信,年轻人也不含糊,摊开帐单,一笔笔的指给他看。看着那密密麻麻,天书一般的帐单,他哪里看得清楚,看清楚了又有什么用。年轻人和其他的三个人异口同声都说账没有记错。
“那怎么办?我身上没钱,打个条子?”胡某想起了刚开始的时候,年轻人讲的话。
“条子是要打。”年轻人说,“只是,条子要变成钱才能打。”
“怎么变成钱呢?”胡某问。
“这个好办。餐馆老板有钱,我介绍你向他借。事后,你把钱还给他就行。只是,利息会要高点。月息百分之五。也就是一万元钱,每月付500元钱的息。”说着就把一个自称是餐馆赵老板的人叫来了。手里拿着一支笔和几张纸。
面对高达12万的赌债和月息百分之五的高息,胡某真是害怕了。想走。然而,哪里走得了。四个赌徒加上自称是餐馆老板的放债人把他围在中间。有的唱红脸,有的唱黑脸,其中一个把刀都拿出来了。没有办法,胡某只好在借钱的单据上签字。
借钱的单据都是事先写好了的,胡某只需要在借款人的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了。借据上写得很明白,胡某借到赵某现金12万元,月息百分之五。偿还期为一个月。愈期不还,另加月息百分之三的滞纳金。
借据中还写了,借款人以自己的人格信誉和家庭财产作担保!
这些赌徒在做坏事的时候也没有忘记利用相关法律法规保护自己。
在胡某心慌意乱不得不接过赵某的笔准备签字的时候,年轻人靠过来,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他每次上班时必须佩带的胸牌,提醒他,不要把名字写错了。实际上是在警告他,不要在名字上造假,我们找得到你。
胡某签完字,顺利问了一句,“钱呢?12万元现金可有一大包,要数一阵呢!”年轻人说,“这你就不用操心了,赵老板会把钱一分不少地给我们的。”
就这样,半天时间不到,胡某欠了12万元的巨债和高额利息,可怜连一分钱的现金都没有见到。
到了这个时候,胡某还不明白,在场的人中,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是局外人。是被另外几个人物色好了的“黑猪”。其他几个人都是一个团伙的,宰的就是他这个“黑猪”!从年轻人同他拉近乎,请他吃饭,送上那杯茶开始到赌博时做手脚、逼迫他签下巨额借据的每一个环节都是那伙赌徒精心设计的陷井。只是他自己鬼迷心窍,混然不觉罢了。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对于胡某来说,悲剧还只是刚刚开始。赌徒们精心设局的目的就是为了钱。胡某亲手签下的借据启有不兑现之理!赵某和他的手下成了胡某的催命鬼。胡某想躲也躲不过!
可怜胡某和他的老婆都是打工族,儿子还很小。住的房子都是租的。到哪里去弄那么多钱还巨额的赌债!
胡某自知做了亏心事,不敢告诉自己的家人。可是,巨额的债务和催命的债主哪里瞒得住!?
家里人很快就知道了,火了、急了。想去报警,请公安机关出面解决,咨询之后被告之,爱莫能助!你说是别人坑了你,有证据吗?那些坑人的赌博团伙成员绝对不会为胡某说话!实话实说,你胡某本身就是参赌成员,犯罪坐牢,你也跑不掉!你敢报案吗?欠债还钱,人经地义。人家要债的借据上白纸黑字清楚地写着,是你借了人家的现金,并没有说是赌债。
这些情况,实际上坑宰胡某的那些赌徒早就策划好了。他们要的就是,不仅是让你胡某出血!出大血!而且让你有苦说不出!让你不敢报警,报警也没有用!
胡某和他的家人都傻眼了。胡某的父母都是花甲之人了,为了保全儿子和他的家庭,不得已,在挖尽老底,千方百计到处借钱还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只得拖着病体之躯给人打工,挣钱为儿子还赌债。胡某的妻子就不同了,原本希望通过两口子的努力,攒钱买房买车,像别的年轻人一样过上幸福的日子,没有想到丈夫一个晚上就输掉了12万。加上高额的利息,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才能还得清!同这样的丈夫在一起,哪里会有幸福的希望,坚决要求离婚!
一个原本很不错的家庭就这样出现了危机!胡某今后的日子怎么过,还是一个未知数!
赌博让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并非危言耸听!
在这样一场黑暗的闹剧中,最可恨、可恶、该死的当然是那些联合起来坑宰他人的赌徒团伙。这些人的行为同那些杀人越货,栏路抢劫的强盗犯罪并没有多少本质上的区别!
然而,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篱笆扎得紧,野狗钻不进。胡某不去参予那场赌博,如何会欠下巨额赌债!?如何会引狼入室,落入陷井!赌博作为一种社会毒瘤,国家和政府的法规明令禁止,你胡某为何就是不听、不遵?!简直就是送上门去让人坑宰。一场赌博,说不定就葬送了自己的一生,值得吗!?
善良的人,正直的人,希望过上平静、幸福生活的人,对自己和家庭负责的人,一定要记住,要像预防癌症那样远离赌博!要用自己遵纪守法的规范行为把那些坑宰他人犯罪团伙的财路堵死。
有过胡某那种被人坑宰经历的人们,曾经有过企图通过打牌赌博发财致富的人们要悬崖勒马,马上醒悟过来。再也不要做那种坑人和被坑的事情了!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幸福生活只会亲睐那些走正道的人和家庭!
2014年6月11日

时间一恍又过去了几年我初中毕业了,我母亲那被错认为是地主子女的身份已得到了澄清我因此也有资格当兵了。然时代变了高考制度恢复了我的內心又燃起了读书的烈火,我被洞囗一中录取了,洞口一中属于湖南省重点高中,我进入了该高中的两个重点理科班之一。

基国同志: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初入县城令我耳目一新,当时的县城虽然没有现在的繁华,但与我所住的农村相比真有天壤之别。学校宽敞的操场林立的教室芳香的桂花,食堂前滚滚的江河水令我流连忘返,河对面的迴龙洲更是一番风景:参天的古树枝桠交错把整个迴龙洲覆盖得严严实实,地面杂草丛生绿得十分迷人,树上的鸟儿时不时地在叽叽喳喳私语无不动人心弦,清新的空气更加给自己增添了记忆,河内小木船在摇曳更是一番胜景,自己以前从未见过当时看了这一番胜景让我好不心旷神贻一饱眼福。

目前对电影《归来》争议很大,受过反右、文革之苦的人们大多持赞成态度。其中也有虽然经受其苦难,对这段历史有比较正确的公平的看法的。
我虽然在反右中,受到打击,但是没有定为右派。文革后期受到很大冲击。但是,我的看法:反右事出有因,扩大化是完全错误的,但是完全归罪于毛主席一人也不公平。五七年党开始整风是诚心诚意的听取党外人士意见的。很多党外人士帮助党整风也是出于热爱党,提出宝贵意见和批评。
我作为吉林电台的记者,采访了吉林省省委召开的鸣放会。我听到有些科学家,比如王大衍同志提的意见就非常中肯,我为他的发言所感动,我记录了他的每一句话。几乎全文广播了。他的发言当场受到吉林省委第一书记吴德的表扬。当然也有恶意借此攻击我党的。而最严重的还是北京的右派攻击。有人甚至提出要建立民主党派领导的军队,要成立政治设计院。这些我党当然不能接受。不反击是不可能的,于是开始了反右斗争。
反右扩大化完全是错误的。伤害了很多好人,损失非常严重。为什么说全部归罪于毛主席也是不公正的呢?有资料表明,毛主席提出全国抓五千右派,结果抓了五十五万右派。这与当年主持工作的人以极左的面貌出现有关。
文革开始的初衷今天反过来看并不错。毛主席的预见是对的。今天的事实不正说明,我国应当坚持社会主义,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是对的吗?后来文革确实是搞乱了,伤害很多好人。造成了巨大损失。有人说文革的后果不堪设想,可能是指文革给后来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以口实。这一点可能是毛主席没有想到的。
1966年文革开始时我在吉林电视台工作。确实有人主张在电视台播送很不应当播出的对观众特别是青少年观众有害的剧目。我作为电视台的领导都无法阻挡,因为她们有后台。毛主席提出帝王将相占领舞台也是有根据的,文革开始也是那些主张传播坏戏的干部首先受到冲击。当时我们不知道走资派在哪里,禁止上演不好的剧目,我们还是十分拥护的。
今天上演伤痕电影,虽然一些受到迫害的人看了出口气,但是,我们提防国内外敌人借此攻击我国我党还是十分必要的。它确实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我们应当吸取,他们也是有一部电影起到了很坏的作用。我们不能不有所警惕。《归来》这部电影受到国外西方势力的极力推崇,我们更应当警觉。西方敌人赞扬的,对我国就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探讨这个问题十分必要。愿意听听你的意见。

我在洞口一中度过了两年,当时的高中学制只有两年,由于以前高考制度的中断我们所用的课本都比较老套,我们所学的英语还是高中代用课本都是一些基础的东西,由于起点低我们先从ABC学起,由于我们的那一届的英语基础普遍的差,到高中毕业我们的英语水平尚不达到现在的初中生英语水平。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我原以为我考进了洞囗一中我就进入了保险箱,上大学就已经是手到便拿的事,激烈的竞争现实的残酷让我在高考的战场上败下阵来,我好失落我好痛苦我无脸面对父老乡村,我回家后整天呆在家里不敢出门,心想自己当初从初中考中专也只差五分而读了两年高中后连一个中专都没考上叫我好不心酸。

我对读大学的渴望胜过一切,由于自己家境贫寒我无钱返校复课只能是空想,现实的残酷人活着要吃饭吃饭必须有粮或钱,于是我正视现实打消了继续复课的念头,随着老乡进入木山搞副业,先是伐树,我只有几份死力气我不知道伐树的技巧,只知道用斧头猛砍树,遇到较大的树就用伐木锯来回切割,对倒树的方向还是老乡告诉我的,木伐好后我们就用肩膀把其扛出山,该山路崎岖陡峭,狭小十分难走。我们所扛的木是枕木,每个甲级枕木的重量大约是一百八十斤左右,在外搞副业也是靠力气吃饭,每次扛枕木都是把两个甲级枕木重叠在一起,轮流来每人扛一波路一直从山中扛到山外码堆,扛木时都是光着膀子的,肩膀上垫着一块垫单腰间扎着一根腰带,烈日象火一般地烤着大地,汗水从脸上身上直涌而出,路边没有井水,偶尔有点水也是在一个氹里存的一点死水,有时这水中还存有干了的牛粪,人囗渴了对水质并没有要求,即使其中有牛粪也要用双手捧着水往嘴里送,该水虽然很赃但进入囗中却很甜,自己喝水后心里总是美滋滋的那种满足感真的无法形容。

我不敢说逆境造成人材,因为我根本不是个人材,但是艰苦的生活和那令我无法想象的生活环境锻炼了我的意志磨炼了我的毅力,使我更加坚定地撞一撞人生的路。

当时我想当一名记者但是我的文字功底太差我想当一名诗人但是我的激情无法暴发,尽管我做过努力,我也曾自学过<<新闻学论集>>,<<新闻采访与写作>>,也通读了<<唐诗三百首>>,我也看了<<红楼梦>>,<<西游记>>,<<三国演义>>等名著,但我的文字功底并不有所提高,更不用说写作技巧了。每当自己在报端的狭缝中出现巴掌大的铅字文字时自己就会欣喜若狂,因为自己清楚自己所投稿件更多的是稿投出去以后就石沉大海,根本没有哪个编辑部能瞧得起我这个写不出半篇能符合时代气息的狗屁文章的人,记得有一次我在县文联聊天时,县文联执行主席蒋老师对我说:
“你的基础尚好,现在在文学创作这方面走的人太多,如果你放弃搞文学创作的念想参加自学考试以后可能更有出息。”我回家后仔细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于是我参加了自学考试,我最初报考的是中文专业,中文专业又名汉语语言文学专业,凭着我的毅力我考完了<<政治经济学>>,<<辨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等课程,正当我准备报考<<古汉语纲要>>等课程时我母亲被派出所抓去,其”罪名”
是拐卖妇女,当时我对派出所的行为十分不解,隐隐约约觉得派出所对我母亲的定性有误而自己又是个法盲对法一窍不通,想争辩而又无言以对,因为我心里清楚我母亲是给别人做过媒当然也收过媒人钱,而这钱是男女双方成功结婚后自愿给的并不是我母亲强行所索取,更何况我母亲所介绍的男女双方结合都是自愿的并不违背任何一方的意志。可是我心里想得到的而我囗头上却表达不出来,因为我缺乏法律专业知识分不清是是非非,眼看着我母亲被关在派出所我的心里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我没办法只好走到司法局內法律顾问处(现叫律师事务所)
进行咨询,由于自己不懂专业术语,把咨询说成请教,当时就激怒了法律顾问处主任,他对我说:
“你要请教请你到学校去不要到我们法律顾问处来”
!我听后心里象被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顿时在我心中产生了改考专业的冲动,因为求人不如求己。于是我立马改考了专业。

改考法律专业,除了公共课外一切得从头开始,法律专科共十四门课程,因自己从不涉及过该专业的工作自学起来也很吃力,除开法律语文中的诉状等的写作自己稍微沾了点边外其余还都是一张白纸,尤其是<<法律逻辑学>>更是费涩难懂,它是以形式逻辑为基础串插着各科法律条文法理案例,好在我在边学法律的同时边帮委托人代理诉讼才减轻了学习法律的难度,记得我办理的第一个案子是<<山林权属纠纷案>>,我当时正在自学<<经济法学>>,而<<山林权属纠纷案>>牵涉的法律內容的范围较广,它涉及到<<民法学>>,<<民诉法学>>,<<经济法学>>,<<证据法学>>,<<行政法学>>,<<法律逻辑学>>,<<法律语文>>,一个小小的案子却涉及到多科法律课程,而我在当时连法律专业专科的课程尚未考完一半,当我接到这个案子时我的脑壳都是蒙的,几乎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然案子已接下来,当事人也到法院签了授权委托书,我再有压力也要硬着头皮办下去,我失去了睡眠,案情时刻都在我的脑袋中打转,我翻阅了不少的法律资料,针对案情对照法律条文利用法理知识对案情进行了剖析从而得出了该山林权属属共同共有而非按份共有的结论,以至于我在庭审中以事实为根据,以县人民政府的定权发证和当时证人的书面证言等加以印证使之林审庭在合议时采纳了我的辩护意见,该案以
“我” 方胜诉而告终。

自学法律专业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自己的昼夜不懈努力,自己通过三年的苦苦追求才算考取了法律专科文凭,法律专科仅仅是法律基础课程,欲想办案光学到了这些知识还远远不够,因为作为一个合格的律师应该是一个“百科丛书”
应该具有渊博的知识,于是我又自学起法律本科教材,由于自己的英语学得太糟糕,故我没有取得本科学历,好在当年的律考并不要求考英语才使我有了一次在深圳市内(我当时人在深圳暂住)参加律考的资格,由于自己的功夫不到家,当年的合格最低分数线好象是231分而我只考了211分,以相差20分而淘汰出局。第二年律考改成司法考试,我记得当年的司法考试时间是3月30号而我因车祸在当年的3月28号就躺进了医院,我想做律师的梦也因此变成了黄梁美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