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厢艳情,第六十六回

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茏。

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

奇门遁术阵前开,斩将搴 亦壮哉;黑焰引魂遮白日,青
掷地起尘埃。三山关上多英俊,五焚崖前有异才;不是仙娃能幻化,只因月老作新媒。
  话说燃灯合山挤住殷郊,四路人马齐上山来;武王至山顶上,看见殷郊只等模样。滚鞍下马,跪於尘埃,大呼:“千岁!小臣姬发,奉法克守臣节,并不敢欺君罔上。相父今日令殿下如此,使孤有万年污名。”子牙挽扶武王而言曰:“殷郊违逆天命,大数如此,怎能脱逃?大王要尽人臣之道,行礼以尽主公之德可也。”武王曰:“相父今日把储君夹在山中,大罪俱在我姬发了。望列位老师大开恻隐,怜念姬发,放了殿下罢。”燃灯道人曰:“笑贤王不知天数,殷郊违逆天命,怎能脱逃?大王尽过君臣之礼罢了!大王又不可逆天行事。”武王两次三番劝止。子牙正色言曰,“老臣不过应天顺人,断不敢逆天而误主公也。”武王含泪,撮土焚香,跪拜在地,称臣泣诉曰:“臣非不放殿下,奈众老师要顺守天命,实非臣之罪也。”拜罢,燃灯请武王下山,命广成子推犁上山。广成子一见殷郊,只等如此,不觉泪落。正是:
  只因出口犁锄愿,今日西岐怎脱逃。
  只见武吉犁了殷郊,殷郊一道灵魂,往封神台来;清福神柏鉴,用百灵
来引殷郊。殷郊怨心不服,一阵马迳往朝歌而来。纣王正与妲己在鹿台饮酒

  却说红娘出了西厢,一路上先是骂琴童不要脸,占她的便宜,随即又想到小姐身上,她有那么大的胆,能瞒了我独自到西厢去,别的不去说它,先是那西厢便门,没有红娘,恐怕小姐你还打不开哩。你别人都可以瞒,只是不应该瞒我红娘,这次我还像前天那样冷眼旁观暗中帮忙是不行的了,这次无论如何要向小姐说穿,我不怕你小姐害羞翻脸反悔。见了小姐再说,现在先到老夫人处复命。

  [注释]

  红娘到了内堂,见了老夫人,说道:“红娘拜见老夫人,遵命往西厢回来了。”

  1、蔽芾(fèi):树木葱茏貌。甘棠:杜梨树。

  老夫人道:“罢了,那张先生的病情如何了?”

  2、翦:即剪。

  红娘道:“回禀老夫人,红娘去看张先生的时候,见他面似金纸,萎靡不振,病势十分沉重!”

  3、茇(bá):与下文的憩、说,同为暂时滞留之意。

  老夫人倒着急起来了,万一张生有个三长两短,死在我们崔家,我将如何交代呢?说道:“那张先生现在还服药否?”

  4、败:折枝。

  红娘道:“老夫人,那张先生的病是心病,服药是没有用的,我红娘就用好言相劝他。”

  5、拜:屈枝。

  老夫人想,红娘啊,你不用再说了,我早就知道是心病,我所关心的是张生的病有没有问题,说道:“你相劝张先生,他如何了呢?”

  [参考译文]

  红娘道:“那张先生十分固执,要命童儿雇车,抱病登程。”

  葱茏杜梨树,请勿去砍伐,召伯曾居住。

  老夫人道:“这怎么成呢,你要留住他才好。”

  葱茏杜梨树,请勿去折断,召伯曾停歇。

  红娘道:“红娘再三相劝,请他要走也得等到病愈以后,并且拿出小姐的药方,要他看在小姐一片诚心份上,服了小姐的药方,再走不迟。”

  葱茏杜梨树,请勿去弯曲,召伯曾停驻。

  老夫人道:“以后如何呢?”

  红娘道:“张生见了药方,似乎开朗了一些,也愿意暂时留下来。”

  老夫人放下心来,说道:“要好生调理。这事红娘你办得很好,去对小姐说,她哥哥的病无妨,不必挂念。”

  红娘道:“是,红娘告退!”红娘退出内堂,往妆楼而来,一路上在考虑,这次他们二人的约会要不要说破,是上楼后立即说破呢还是到了傍晚时分,小姐行动之前说破呢!想了半天没有结果,只好见机行事了。

  却说莺莺小姐,得知张生得病,并且还要抱病启程的消息,心里急得六神无主。红娘来传言,母亲命开药方,她知道心病还须心药医,她自己就是一味心药,为了治好张生的疾病,她不顾一切,提笔又写下了一首情诗让红娘拿去交给张生。及至红娘走后,她略为定了定神,却坐不住了。这首诗,张生见了,病情一定立刻就会减轻,而且决不会走。可是怎样去践约呢?前日的约会,由于红娘在旁,结果弄得不欢而散,还害得张生气出病来。这次约会,难道能瞒过红娘吗?即使瞒过了,又能用什么法子把红娘调遣开呢?悔约不去吧,几次三番失信于人,有什么面目再立足世上?唯一的办法是直言告诉红娘,因为瞒过老娘容易,瞒过红娘困难。红娘是自己的贴身丫环,经常是形影不离,自己的一举一动,她都清楚。到西厢是一件大事,无论如何是瞒不过红娘的,干脆告诉她,如能得到她的辅助,事情就好办了。可是自己终究是相国千金,羞答答的怎么好意思开口呢?说了以后,会不会被红娘看轻,认为小姐行为不端,自轻自贱?小姐胸中千愁万恨,非常痛苦,她恨红娘,为什么如此聪明,如果是个蠢丫头该多好。又恨她母亲,不该言而无信,不报大恩,赖掉人家婚姻,也坑害了女儿,亲家成了冤家。唉!怎么办呢?去又不能,不去又不能,小姐真想一死了之,现在看红娘回来怎么说吧。

  这时,红娘已上妆楼,见小姐愁眉不展,脸上泪痕斑斑,看来是哭了好久,刚停下来。红娘想:“唉,小姐,何苦呢,自寻烦恼,如果不对我隐瞒,不要说这一次,就是上一次,也早就成其好事,何至于弄得如此苦恼?”不觉可怜起小姐来了。走到小姐身边,说道:“小姐,红娘回来了!”

  小姐见红娘回来了,急着想知道那张药方的消息,说道:“红娘,不知那张药方送给张先生没有?”

  红娘想,到现在为止,你还说药方,先不揭穿你,说道:“那张药方嘛。。”小姐问道:“那张药方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告诉他,这药方十分重要,必须依照方子吃药,不可延误。”

  红娘想,说得一本正经,要不是我事先知道了详细内容,又被你骗过了。依方子服药,不可延误,说得倒轻巧,你这味药没有拿去,叫他怎么服?说道:“小姐,我在把药方交给张相公时对他说,小姐听得你病重,很是着急,放心不下,故而亲手开了这张药方。”

  小姐问道:“张先生如何呢?”

  红娘道:“开始张先生不肯接,说道小生之病,不是药石所能治的,要我还给小姐。”

  小姐道:“那张先生也太不理解我的心了。”

  红娘道:“是啊,我对张先生说,这是小姐的一片情意,你切不可把它当作普通的药方看待,快快依方服用,一刻也不能延误。”

  小姐问道:“张先生如何说?”

  红娘道:”那张先生还是不接,并说什么小姐的情意已经领教过了,这药方不看的好,看一看,他原来只有三分病,就得添七分。”

  小姐着急了,说道:“这怎么可以呢?红娘,你一定要让他看。”红娘想,你早跟我说不是药方,是情诗,我也不用在张生面前多费唇舌,他还得像接圣旨那样来接你的诗笺哩!你现在着急,活该!还得让你急一下。说道:“小姐,我也对张先生说,这张药方一定要看,我家小姐是个女华佗,所开的药方,可以药到病除,在我们崔府里,已是百试百灵,怎会添你的病呢?”小姐道:“张先生他怎样了?”

  红娘道:“他还是不接,说他还要留条小命坐车离去呢!”小姐急得眼泪都掉下来,说道:“这可怎么办呢?”张生不理解我,自动放弃这个良机,让我白费一番心机,说道:“既然如此,红娘,把药方还给我。”

  红娘道:“小姐你先别急嘛,还有下文哩。我说,我这次来,是奉了老夫人之命,药方也是老夫人命小姐开的,你不接,我就回去交给老夫人,让她来给你,看你接不接!”

  小姐一听,吓得芳魂几乎出窍,急得手足无措,说道:“红娘,此药方是给张先生的,如何可以交给老夫人呢?这不坏了事吗?”

  红娘见小姐急到这种地步,恐怕急坏了她,忙说道:“小姐,别急,我还有下文。”

  小姐想,别再下文了,我已经受不了啦,说道:“下文如何,快说呀!”红娘道:“那张先生言道,不敢劳动老夫人,她如来到,小生非死不可,让小生多活几个时辰吧。”

  小姐放心下来,说道:“那药方你没有交给老夫人?”

  红娘道:“没有。”

  小姐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既然未交,就拿来还我。”

  红娘道:“小姐,这一张普普通通的药方,急它干吗,我还有下文哩。”小姐想,你的下文怎么下不完了?这种下文真让人提心吊胆。说道:“红娘,你的下文何时可以不下了,快快讲完吧。”红娘想,急得小姐也差不多了,让她放松下来,也许可以转到正题上了。说道:“小姐,我对张先生说,早先你说过,小姐的书信,求之不得,为什么今日你硬是不看?”

  小姐道:“那张先生说什么?”

  红娘道:“他说情书是甜蜜的,当然求之不得。这药方还不是些黄连、苦参,何必再找苦吃,坚决不看。”

  小姐道:“他又不肯看了。”

  红娘道:“我又跟他说,张相公,这是小姐最后一封信,小姐虽然辜负你,难道文字也不值得一看吗?你怎能如此绝情呢?看在红娘的份上,拿去看一看吧!”

  小姐道:“他看了没有?”

  红娘道:“看了。张相公说,‘就看在红娘姐姐份上,看这么一看’。

  他就接过去看了。”

  小姐此时,才把心放了下来,说道:“张先生他看了以后如何了呢?”

  红娘道:“张相公看了以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小姐道:“他可曾说些什么?”

  红娘道:“他说可惜呀可惜,可惜少了一味最最要紧的主药!”

  小姐道:“这就不对了,我开的药方,配伍齐全,如何会少呢?”红娘想,你还要一本正经拿药方来哄我。说道:“相公说的,就少了你小姐。”小姐一听,心想糟了,给红娘知道了。说道:“呀!少了我什么?”

  红娘道:“就少了小姐在药方上开的那味药啊!相公说,如若有了这味药,这张药方好比太上老君八卦炉内的九转金丹,不用说药到病除,完全可以起死回生。”

  小姐心里有数,但还抱着能瞒则瞒的侥幸心理,不肯坦白。说道:“是哪一味药啊?”

  红娘见她还要装假,说道:“张相公说的,此味妙药,只有你小姐有,不知小姐肯不肯。”

  小姐道:“我哪有这种药啊!”

  红娘道:“相公说的,除了你小姐,别人是没有的,小姐,既然你是只此一家并无分号,别小家子气了,拿出来给了张相公算了。

  小姐说道:“我如何拿得出去呢?”

  红娘道:“小姐,张相公救了你,现在你也应该救他,不要多顾虑,豁出去给了他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红娘想,我已说得这样露骨了,小姐你还要装糊涂吗?

  小姐也不是傻爪,已听出红娘已经知道药方的内容了,她这样旁敲侧击,是在顾全我的颜面,可我怎么能开得出口呢?还是让她先说吧,说道:“这个嘛。。”

  红娘道:“小姐,别这个那个了,张相公说的,此药必须小姐亲自送去才有效验,还叫红娘陪同小姐一起送去,要我不得有误哩!”

  小姐只好默认了,说道:“红娘,容我三思!”

  红娘想,现在小姐肯定知道我已经了解情况了,此刻时光还早,就让她考虑去,等天黑以后,你不去也得去。说道:“小姐,可得好好想一想,别错过了救人的机会。吃过晚饭再作商议如何?”

  小姐低头沉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