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彼襛矣,儒林外史

诗曰:
        从来人死魂不散,况复生前有宿冤!
        试看鬼能为活证,始知明晦一般天。

何彼襛矣,唐棣之华?曷不肃雍?王姬之车。

何彼襛矣,华如桃李?平王之孙,齐侯之子。

其钓维何?维丝伊缗。齐侯之子,平王之孙。

话说万历四十三年,天下承平已久。天子整年不与群臣接见,名省水旱偏灾,流民载道。督抚虽然题了进去,不知那龙目可曾观看。忽一日,内阁下了一道上谕,科里钞出来,上写道:
  万历四十三年五月二十四日,内阁奉上谕:朕即祚以来,四十余年,宵旰兢兢,不遑暇食。夫欲迪康兆姓,首先进用人才。昔秦穆公不能用周礼,诗人刺之、此“蒹葭苍苍”之篇所由作也。今岂有贤智之士处于下歇?不然,何以不能臻于三代之隆也。诸臣其各抒所见,条列以闻、不拘忌讳,朕将采择焉。钦此。
  过了三日御史单扬言上了一个疏:
  奏为请族沉抑之人才,以昭圣治,以光泉壤事。臣闻人才之盛衰,关平国家之隆替。虞廷翼为明听,周室疏附后先,载于《诗》、《书》,传之奕异,视乎尚矣!夫三代之用人,不拘资格,故《兔置》之野人,《小戎》之女子,皆可以备腹心德音之任。至于后世,始立资格以限制之。又有所谓清流者,在汉则曰“贤良方正”,在唐则日“入直”,在宋则曰“知制诰”。
  我朝太祖高皇帝定天下,开乡会制科,设立翰林院衙门,儒臣之得与此选者,不数年间从容而跻卿贰,非是不得谓清华之品。凡宰臣定谥,其不由翰林院出身者,不得谥为“文”。如此之死生荣遇,其所以固结于人心而不可解者,菲一日矣。虽其中拔十而得二三,如薛宣、胡居仁之理学,周宪、吴景之忠义,功业则有于谦、王守仁,文章则有李梦阳、何景明辈:炳炳浪浪,照耀史册。然一榜进士及第,数年之后乃有不能举其姓字者,则其中侥幸亦不免焉。
  夫萃天下之人才而限制于资格,则得之者少,失之者多。其不得者,抱其沉冤抑塞之气,嘘吸于字宙间。其生也,或为佯狂,或为迂怪,甚而为幽僻诡异之行;其死也,皆能为妖,为厉,为灾,为浸,上薄乎日星,下彻平渊泉,以为百姓之害:此虽诸臣不能自治其性情,自深于学问,亦不得谓菲资格之限制有以激之使然也。
  臣闻唐朝有于诸臣身后追赐进士之典,方干、罗邺皆与焉。皇上旁求侧席,不遗幽隐,宁于已故之儒主惜此恩泽?诸臣生不能入于玉堂,死何妨悬于金马。伏乞皇上,悯其沉抑,特沛殊恩,遍访海内已故之儒修,考其行事,第其文章,赐一榜进士及第,授翰林院职衔有差,帽沉冤抑塞之士,莫不变而为祥风甘雨,同仰皇恩于无既矣。臣愚罔识忌讳,胃昧陈言,伏乞睿鉴施行。
  万历四十三年五月二十七日疏上,六月初一日奉旨:
  这所奏,著大学上会同礼部行令各省,采访已故儒修诗文、墓志、行状,汇齐送部核查。如何加恩旌扬,分别赐第之处,不拘资格,确议具奏。钦此。
  礼部行文到各省,各省督抚行司道,司道行到各府、州、县。采访了一年,督抚汇齐报部,大学土等议了上去。议道:
  礼部为钦奉上谕事。万历四十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河南道监察御史臣单扬言,奏为请旌沉抑之人才,以昭圣治,以光泉壤事一本,六月初一日奉圣旨(旨意全录)钦此。臣等查得各省咨到采访已故之儒修诗文、墓志、行状,以及访闻事实,合共九十一人:
  其已登仕籍未入翰林院者:周进、范进,向鼎、蘧祜、雷骥、张师陆、汤奉、杜倩、李本瑛、董瑛、冯瑶、尤扶徕、虞育德、杨允、余特,共十五人。
  其武途出身已登仕籍,例不得入翰林院者:汤奏、萧采、木耐,共三人。
  举人:娄奉、卫体善,共二人。
  荫生:徐咏一人。
  贡生:严大位、随岑庵、匡迥、沈大年,共四人。
  监生:娄瓒、蘧来旬、胡缜、武书、伊昭、储信、汤由、汤实、庄洁,共九人。
  生员:梅玖、王德、王仁、魏好古、蘧景玉、马静、倪霜峰、季萑、诸葛佑、萧鼎、浦玉方、韦阐、杜仪、臧荼、迟均、余夔、萧树滋、虞感祁、庄尚志、余持、余敷、余殷、虞梁、王蕴、邓义、陈春,共二十六人。
  布衣:陈礼、牛布衣、权勿用、景木蕙、赵洁、支锷、金东崖、牛浦、牛瑶、鲍文卿、倪廷珠、宗姬、郭铁笔、金寓刘、辛东之、洪憨仙、卢华士、娄焕文、季恬逸、郭力、萧浩、凤鸣歧、季遐年,盖宽、王太、丁诗、荆元,共二十七人。
  释子:甘露僧、陈思阮,共二人。
  道士:来霞士一人。
  女子:沈琼枝一人。
  臣等伏查,已故儒修周进等,其人虽庞杂不伦,其品亦瑕瑜不掩,然皆卓然有以自立。谨按其生平之事实文章,各拟考语,另缮清单,恭呈御览。伏乞皇上钦点名次,揭榜晓示。隆恩出自圣裁,臣等未敢擅便。其诗文、墓志、行状,以及访闻事实,存贮礼部衙门,昭示来兹可也。万历四十四年六月二十三日议上,二十六日奉旨:
  虞育德赐第一甲第一名进士及第,授翰林院修撰。庄尚志赐第一甲第二名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杜仪赐第一甲第三名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萧采等赐第二甲进士出身,俱授翰林院检讨。沈琼枝等赐第三甲同进土出身,俱授翰林院庶吉士。于七月初一日揭榜晓示,赐祭一坛,设于国子监,遣礼部尚书刘迸贤前往行礼。余依议。钦此。到了七月初一日黎明,礼部门口悬出一张榜来,上写道:
  礼部为钦奉上谕事。今将采访儒修赐第姓名、籍贯,开列于后。须至榜者:

  话说山东有一个耕夫,不记姓名。因耕自己田地,侵犯了邻人墓道。邻人与他争论,他出言不逊,就把他毒打不休,须臾身死。家间亲人把邻人告官。检尸有致命重伤,问成死罪,已是一年。忽一日,右首邻家所生一子,口里才能说话,便话得前生事体出来。道:“我是耕者某人,为邻人打死。死后见阴司,阴司怜我无罪误死,命我复生,说我尸首已坏,就近托生为右邻之子。即命二鬼送我到右邻房栊外,见一妇人踞床将产,二鬼道:‘此即汝母,汝从囱门入!’说罢,二鬼即出。二鬼在外,不听见里头孩子哭声,二鬼回身进来看,说道:‘走了,走了。’其时吾躲在衣架之下,被二鬼寻出,复送入囱门。一会就生下来。”历历述说平生事,无一不记。又到前所耕地界处,再三辨悉。那些看的人及他父母,明知是耕者再世,叹为异事。喧传此话到狱中,那前日抵罪的邻人便当官诉状道:“吾杀了耕者,故问死罪。今耕者已得再生,吾亦该放条活路。若不然,死者到得生了,生者到要死了,吾这一死还是抵谁的?”官府看见诉语希奇,吊取前日一干原被犯证里邻问他,他们众口如一,说道:“果是重生。”并取小孩儿问他,他言语明明白白,一些不误。官府虽则断道:“一死自抵前生,岂以再世幸免?”不准其诉。然却心里大是惊怪。因晓得:人身四大,乃是假合。形有时尽,神则常存。何况屈死冤魂,岂能遽散。

  [注释]

  第一甲

  所以国朝嘉靖年间,有一桩异事:乃是一个山东人,唤名丁戍。客游北京,途中遇一壮士,名唤卢疆,见他意气慷慨,性格轩昂,两人觉道说得着,结为兄弟。不多时,卢疆盗情事犯,系在府狱。丁戍到狱中探望,卢疆对他道:“某不幸犯罪,无人救答。承兄平日相爱,有句心腹话,要与兄说。”丁戍道:“感蒙不弃,若有见托,必当尽心。”卢疆道:“得兄应允,死亦暝目。吾有白金千余,藏在某处,兄可去取了,用些手脚,营救我出狱。万一不能勾脱,只求兄照管我狱中衣食,不使缺乏。他日死后,只要兄葬埋了我,余多的东西,任凭兄取了罢。只此相托,再无余言。”说罢,泪如雨下。丁戍道:“且请宽心!自当尽力相救。”珍重而别。

  1、襛(nóng):花木繁盛。

  第一名虞育德,南直隶常熟县人。
  第二名庄尚志,南直隶上元县人。
  第三名杜仪,南直隶天长县人。

  元来人心本好,见财即变。自古道得好:“白酒红人面,黄金黑世心!”丁戍见卢疆倾心付托时,也是实心应承,无有虚谬。及依他到所说的某处取得千金在手,却就转了念头道:“不想他果然为盗,积得许多东西在此。造化落在我手里,是我一场小富贵,也勾下半世受用了。总是不义之物,他取得,我也取得,不为罪过。既到了手,还要救他则甚?”又想一想道:“若不救他,他若教人问我,无可推托得。惹得毒了,他万一攀扯出来,得也得不稳。何不了当了他?到是口净。”正是转一念,狠一念。从此遂与狱吏两个通用,送了他三十两银子,摆布杀了卢疆。自此丁戍白白地得了千金,又无人知他来历,摇摇摆摆,在北京受用了三年。用过七八了,因下了潞河,搭船归家。

  2、唐棣(dì):木名,状似白杨,能开花结果。华:花。

  第二甲

  丁戍到了船中,与同船之人正在舱里大家说些闲话,你一句,我一句,只见丁戍忽然跌倒了。一会儿爬起来,睁起双眸,大喝道:“我乃北京大盗卢疆也。丁戍天杀的!得我千金,反害我命,而今须索填还我来!”同船之人,见他声口与先前不同,又说出这话来,晓得了戍有负心之事,冤魂来索命了,各各心惊,共相跪拜,求告他道:“丁戍自做差了事,害了好汉,须与吾辈无干。今好汉若是在这船中索命,杀了丁戍,须害我同船之人不得干净,要吃没头官司了。万望好汉息怒!略停几时,等我众人上了岸,凭好汉处置他罢。”只见丁戍口中作鬼语道:“罢,罢。我先到他家等他罢。”说毕,复又倒地。须臾,丁戍醒转,众人问他适才的事,一些也不知觉,众人遂俱不道破,随路分别上岸去了。

  3、曷:难道。雝(yōng):和乐。

  第一名萧采,四川成都府人。
  第二名迟均,南直隶句容县人。
  第三名马静,浙江处州府人。
  第四名武书,南直隶江宁县人。
  第五名汤奏,南直隶仪征县人。
  第六名余特,南直隶五河县人。
  第七名杜倩,南直隶天长县人。
  第八名萧浩,四川成都府人。
  第九名郭力,湖广长沙府人。
  第十名娄焕文,南直隶江宁县人。
  第十一名王蕴,南直隶徽州府人。
  第十二名娄奉,浙江归安县人。
  第十三名娄瓒,浙江归安县人。
  第十四名蓬祜,浙江嘉兴府人。
  第十五名向鼎,浙江绍兴府人。
  第十六名庄洁,南直隶上元县人。
  等十七名虞梁,南直隶五河县人。
  第十八名尤扶徕,南直隶江阴县人。
  第十九名鲍文卿,南直隶江宁县人。
  第二十名甘露僧,南直隶芜湖县人。

  丁戍到家三日,忽然大叫,又说起船里的说话来。家人正在骇异,只见他走去,取了一个铁锤,望口中乱打牙齿。家人慌忙抱住了,夺了他的铁锤。又走去拿把厨刀在手,把胸前乱砍,家人又来夺住了。他手中无了器皿,就把指头自挖双眼,眼珠尽出,血流满面。家人慌张惊喊,街上人听见,一齐跑进来看。递传出去,弄得看的人填街塞巷。又有日前同舟回来之人,有好事的来拘听消息,恰好瞧着。只见丁戍一头自打,一头说卢疆的话,大声价骂。有大胆的走向前问他道:“这事有几年了?”附丁戍的鬼道:“三年了。”问的道:“你既有冤欲报,如此有灵,为何直等到三年?”附丁戍的鬼道:“向我关在狱中,不得报仇;近来遇赦,方出得在外来了。”说罢又打,直打到丁戍气绝,遂无影响。于时隆庆改元大赦,要知狱鬼也随阳间例,放了出来,方得报仇。乃信阴阳一理也。正是:

  4、其钓维何:用什么来钓鱼?以鱼喻配偶。

  第三甲

        明不独在人,幽不独在鬼。
        阳世与阴间,以隔一层纸。
        若还显报时,连纸都彻起。

  5、伊缗(mín):伊,发语词。缗,两股合一的丝绳。

  第一名沈琼枝,南宣隶常州府人。
  第二名韦阐,南直隶滁州府人。
  第三名徐咏,南宜隶定远县人。
  第四名蘧来旬,浙江嘉兴府人。
  第五名李本瑛,四川成都府人。
  第六名邓义,南直隶徽州府人。
  第七名凤鸣歧,南直隶江宁县人。
  第八名木耐,陕西同官县人。
  第九名牛布衣,浙江绍兴府人。
  第十名季萑,南直隶怀宁县人。
  第十一名景本蕙,浙江温州府人。
  第十二名赵洁,浙江杭州府人。
  第十三名胡缜,浙江杭州府人。
  第十四名盖宽,南直隶江宁县人。
  第十五名荆元,南直隶江宁县人。
  第十六名雷骥,北直隶大兴县人。
  第十七名杨允,浙江乌程县人。
  第十八名诸葛佑,南直隶盱眙县人。
  第十九名季遐年,南直隶上元县人。
  第二十名陈春,南直隶太平府人。
  第二十一名匡迥,浙江乐清县人。
  第二十二名来霞士,南直隶扬州府人。
  第二十三名王太,南直隶上元县人。
  第二十四名汤由,南直隶仪征县人。
  第二十五名辛东之,南直隶仪征县人。
  第二十六名严大位,广东高要县人。
  第二十七名陈思阮,江西南昌府人。
  第二十八名陈礼,江西南昌府人。
  第二十九名丁诗,南直隶江宁县人。
  第三十名牛浦,南直隶芜湖县人。
  第三十一名余夔,南直隶上元县人。
  第三十二名郭铁笔,南直隶芜湖县人。
  这一日,礼部刘迸贤奉旨来到国子监里,戴了幞头,穿了官袍,摆齐了祭品,上来三献。太常寺官便读祝文道:
  维万历四十四年岁次丙辰,七月朔,宜祭日,皇帝遣礼部尚书刘进贤以牲醴玉帛之仪,致祭于特赠翰林院修撰虞育德等之灵曰:

  看官,你道在下为何说出这两段说话?只因世上的人,瞒心昧己做了事,只道暗中黑漆漆,并无人知觉的;又道是死无对证,见个人死了,就道天大的事也完了。谁知道冥冥之中,却如此昭然不爽!说到了这样转世说出前生,附身活现花报,恰象人原不曾死,只在面前一般。随你欺心的硬胆的人,思之也要毛骨悚然。却是死后托生,也是常事,附身索命,也是常事,古往今来,说不尽许多。而今更有一个希奇作怪的,乃是被人害命,附尸诉冤,竟做了活人活证,直到缠过多少时节,经过多少衙门,成狱方休,实为罕见!

  [参考译文]

  嗟尔诸臣,纯懿灵淑,玉粹鸾骞,金贞雌伏。弥纶天地,幽替神明,易称鸿渐,诗喻鹤鸣。
  资格困人,贤豪同叹;凤已就怒,桐犹遭暴。缦袍短褐,蓬留桑枢;伐藜粥畚,坎凛歉觑。
  亦有微官,曾纡尺组,龙实难驯,哈宁堪伍。亦有达宦,曾著先鞭,玉堂金马,邈若神仙。
  子子千旄,翘翘车乘,誓墓凿坏,谁敢捷径?涩矗澩嵺,驵侩市门,中有高士,谁共讨论?
  茶板粥鱼,丹炉药臼,梨园之子,兰闺之秀。提戈磨盾,束发从征,功成身退,日落旗红。
  蚩蚩细民,翩翩公子,同在穷途,泪如铅水。金陵池馆,日丽风和,讲求礼乐,酾酒升歌。
  越水吴山,烟霞渊薮,击钵催诗,论文载酒,后先相望,数十年来,愁城未破,泪海无涯。

  这段话,在山东即墨县干家庄。有一人唤名于大郊,乃是个军藉出身。这干家本户,有兴州右屯卫顶当祖军一名。那见在彼处当军的,叫做于守宗。元来这名军是祖上洪武年间传留下来的,虽则是嫡支嫡派承当充伍,却是通族要帮他银两,叫做“军装盘缠”,约定几年来取一度,是个旧规。其时乃万历二十一年,守宗在卫,要人到祖藉讨这一项钱粮。有个家丁叫做杨化,就是蓟镇人,他心性最梗直,多曾到即墨县走过遭把的,守宗就差他前来。杨化与妻子别了,骑了一只自喂养的蹇驴,不则一日,行到即墨,一径到于大郊屋里居住宿歇了。各家去派取,接着支系派去,也有几分的,也有上钱的,陆续零星讨将来。先凑得二两八钱,在身边藏着。是月正月二十六日,大郊走来对杨化道:“今日鳌山卫集,好不热闹,我要去趁赶,同你去耍耍来。”杨化道:“咱家也坐不过,要去走走。”把个缠袋束在腰里了,骑了驴同大郊到鳌山卫来。只因此一去,有分教:雄边壮士,强做了一世冤魂;寒舍村姑,硬当了几番鬼役。正是:

  花团锦簇多繁华,好比唐棣鲜花开。庄重和悦不曾见?那是王姬乘车来。

  朕甚悯旃,加恩泉壤,赐第授官,解兹慢快。呜呼!兰因芳陨,膏以明煎,维尔诸臣,荣名万年。尚飨!词曰:
  记得当时,我爱秦淮,偶离故乡。向梅根冶后,几番啸傲;杏花村里,几度徜徉。风止高梧,虫吟小檄,也共时人较短长。今已矣!把衣冠蝉蜕,濯足沧浪。无聊且酌霞觞,唤几个新知醉一场。共百年易过,底须愁闷?千秋事大,也费商量。江左烟霞,淮南耆旧,写入残编总断肠!从今后,伴药炉经卷,自礼空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