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注册宋词鉴赏,闻一多诗集

玉楼春·红酥肯放琼苞碎

  李清照  

  红酥肯放琼苞碎?探着南枝开遍未?不知醖藉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闷损阑干愁不倚。要来小酌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

  此词题作“红梅”。

  首句点明梅的色泽:红润如酥,晶莹似玉。“肯放”是“岂肯放”的省说。诘问语气,加强了红梅珍重迟开的神韵。苏轼《红梅》诗也有“怕愁贪睡独开迟,自恐冰容不入时”的句子,或为此诗所本。“南枝”,用李峤梅诗“大庾天寒少,南枝独早芳”典。大庾在江西、广东交界处,为五岭之一。张方注云:“大庾岭上梅,南枝落,北枝开。”此言早梅如“南枝”或已遍开,而红梅犹含苞脉脉,似有所待,令人魄走魂驰,想见其馨香远播,悬知其芳意无穷。

  古典诗词以含蓄为美。含苞待放之花,富于“欲语还休”的韵致,可以造成生成性的境界,加强鉴赏者的参与意识,用想象来补充、来创造花开时的美。

  下片写对红梅之人。“道人”,学道之人,词人自指。虽言学道,但面对红梅的含情未吐,未必不作“无限”之思。而春窗寂寞,对比之下,更使人难以为怀。故曰“憔悴”,曰“闷损”。词末忽作旷达语。“休”,此当作“罢”字解。意谓要来对花小饮便快来罢!造化弄人,良辰难再,美景无多!自然气候的转换亦如人世的风云突变,未可逆料。此时红梅方兴未艾,未必明朝不狂风折树,冷雨欺花,到那时,花落香消,岂不徒然令人心碎!

  李清照词的忧患意识,常常通过风雨摧花表现出来。她早期词《如梦令》,即有“雨疏风骤”致使“绿肥红瘦”的忧思。又如“恨萧萧、无情风雨,夜来揉损琼肌”(《多丽·咏白菊》);“知韵胜,难堪雨藉,不耐风揉”(《满庭芳·残梅》)。她晚年词的代表作《永遇乐》,在“染柳烟浓,吹梅笛怨”的盎然春意中,想到的也仍是“次第岂无风雨”。国破家亡,仓皇反复,颠沛流离的生活,在她的心上投下了浓重的阴影。这使得她无论对残梅还是未放之梅,总是忧心忡忡,唯恐美好的事物消逝得太快,太快!(侯孝琼)

  无数的人臣,仿佛真珠
  钻在艺术之王的龙衮上,
  一心同赞御容的光采;
  其中只有济慈一个人
  是群龙拱抱的一颗火珠,
  光芒赛过一切的珠子。
  诗人的诗人啊!
  满朝的冠盖只算得
  些艺术的名臣,
  只有你一人是个忠臣。
  “美即是真,真即是美。”
  我知道你那栋梁之材,
  是单给这个真命天子用的;
  别的分疆割据,属国偏安,
  那里配得起你哟!
  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真个做了艺术的殉身者!
  忠烈的亡魂啊!
  你的名字没写在水上①,
  但铸在圣朝的宝鼎上了!
  (曾收入《红烛》,1923 年,上海泰东图书局)

  泪绳捆住的红烛
  已被海风吹熄了;
  跟着有一缕犹疑的轻烟,
  左顾右盼,
  不知往那里去好。
  啊!解体的灵魂哟!
  失路的悲哀哟!
  在黑暗的严城里,
  恐怖方施行他的高压政策:
  诗人的尸肉在那里仓皇着,
  仿佛一只丧家之犬呢。
  莲蕊间酣睡着的恋人啊!
  不要灭了你的纱灯:
  几时珠箔银绦飘着过来,
  可要借给我点燃我的残烛,
  好在这阴城里面,
  为我照一条道路。
银河在线注册,  烛又点燃了,
  那时我便作个自然的流萤,
  在深更的风露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