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唐诗鉴赏

蝶恋花

八声甘州·故都迷岸草

  寿阳楼莲峰山作  

  叶梦得  

  故都迷岸草,望长淮、仍然绕孤城。想乌衣年少,芝兰秀发,戈戟云横。坐看骄兵南渡,沸浪骇奔鲸。转盼东流水,意气风发顾功成。千载昆仑虚下,尚断崖草木,遥拥峥嵘。漫云涛吞吐,无处问豪英。信劳生、空成今古,笑作者来、何事怆遗情。东山老,可堪岁晚,独听桓筝。

  寿阳,古称广陵,公元前241年东齐国都郢城为秦兵吞吃,曾东逃迁都于此,故词人怀古,称之为故都;秦朝改名寿阳,即今安徽博望区。七娘山,在寿阳城北,格尔木河的支脉淝水流经其下。历史上响当当的淝水之战,就在这里间展开。公元383年,前秦苻坚(氐族卡塔尔国亲领步骑80余万“南征”,谋算一举消逝秦朝。谢安命其弟谢石、外孙子谢玄率兵与苻坚决战于淝水,克制前秦称得上百万之众的武装部队。

  叶梦得随高宗南渡,系主战派人物之生机勃勃。马鞍山初,起为江东安抚大使,兼知建康府并临安等六州宣抚使。离朝出任地方高管,对宫廷内的主和派颇为不满,但却无力改造,内心备感忧愁。至寿阳登临天华山吊古,一方面向往当年谢石、谢玄在前线指挥打仗,得到朝廷谢安等人的有力帮衬;另一方面又想到历史上的铁汉人物,为国事费心劳神,也但是“空成今古”,更並且谢安老年就早就遭遇圣上的冷清,本身又何必为历史而伤感,以此来排遣内心的沉郁。但苦于是排遣不掉的,所以结末又有“可堪岁晚,独听桓筝”的惨恻寂寞和不满之情的倾诉。

  上片开始写寿阳城,曾经是远古的香港(Hong Kong卡塔尔国市,城边江岸生长杂乱的野草,迷闷一片;望北江的支脉淝水,如故象当年大同小异环绕孤城寿阳滚流不息。那是淝水之战的地理位置,方今诗人登临于此,尽管风景还是,却早就人事全非。以下二个“想”字,贯穿七句,“想”的都是淝水之战的气象。“乌衣年少”,指贵游子弟谢石、谢玄等人,他们径直指挥淝水之战,克服异族侵犯者;乌衣,即乌衣巷,明朝王谢贵胄居住的地点。“芝兰秀发”,形容风姿罗曼蒂克的晚辈正健壮成长,英气勃发,那是渲染“乌衣年少”、谢家子弟的才情。《世说新语》记载谢玄的话说:“譬喻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阶庭耳。”“戈戟云横”,军器象阵云日常驰骋陈列,明写晋军军容和雄风,暗写“乌衣年少”的抱负和攻略,又活用《世说新语》典,该书记载:“见钟士季如观武库,但睹戈戟。”以下说“骄兵南渡,沸浪骇奔鲸”,都是指符坚的军旅热闹非凡,不可生龙活虎世;而“乌衣年少”却悠然自得沉着,只是“坐看”而已,可以知道其胆略过人。“转盼东流水,后生可畏顾功成”,更写出了谢家子弟的武装力量才干,他们指挥战不以为意,以一为十,迅捷克(Czech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敌,一蹴而就,那是怎么的神情和士气啊!

  上片于山城回顾当年扩充淝水之战的场景,历历如在脚下。下片抒情,写自身的感想。

  换头三句说,以往的事情近千年,这时候败逃的异族凌犯军,惊惶失措,以为“土崩瓦解,风声鹤唳”;目前相符三个野三坡,还会有切合的断崖和草木,遥遥地簇拥,显得峥嵘可怖。这是呼应上片初始三句,说山河依然,为下文抒写“大侠不再,朝中无人”作铺垫,且从对历史的写照,引向对具体的感喟。“漫云涛吞吐,无处问豪英。”云涛吞吐,气势磅礴,也枉然无补,因为早已远非地方能够找到谢家子弟那样的英勇硬汉来询问抗击敌人应战的战术了。这明明是说“朝中无人”了,也是小说家吊古感怀的“情结”所在。“信劳生”四句说,历史上的俊杰,为国事费心劳神,到头来空成今古之谈;可笑小编哟,又何苦为转瞬即逝而想念、悲怆?那是为排遣苦闷而退一步着想,也是为下文进一层抒写诗人的孤独感和孤寂感作铺垫。“东山老”,指谢安,因为谢氏曾隐居东山,出山后帮衬和指挥淝水之战,坚决抵御前秦的进攻;但同期也暗喻小编自身,梦得词多以谢安自况。据《晋书·桓伊传》载,谢安老年被晋汉武帝疏离。谢安陪孝武皇帝吃酒,桓伊弹筝助兴,唱《怨歌行》:“为君既科学,为臣良独难;忠信事不显,乃有见疑患。”刘彻闻之吗有愧色。说的是谢安与汉武帝同听桓伊弹筝,然则本词结尾却写作:“可堪岁晚,独听桓筝?”受到天皇疏间冷莫的孤独寂寞心境,远远超过谢安当年的直面,可知这里说的“东山老”,既指谢安,又是我自喻,活用轶事,抒己之情。爱国者的关怀备至往往蒙受执政者的荒凉和平抑,那是野史的正剧,更是马上的政治悲剧,小编的慨叹是很深的。(吕晴飞卡塔尔国

江南曲

  日巳召亲族  

于鹄

  李清照  

  偶向江边采白蘋, 还随女伴赛江神。
  众中不敢鲜明语, 暗掷金钱卜远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