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怀古迹五首,闻一多诗集银河在线注册

咏怀古迹五首(其五)

江南行

  朋友,怎样开始?这般结局?
  “谁实为之?”是我情愿,是你心许?
  朋友,开始结局之间,
  演了一出浪漫的悲剧;
  如今戏既演完了,
  便将那一页撕了下去,
  还剩下了一部历史,
  恐十倍地庄严,百般地丰富,——
  是更生的灵剂,乐园的基础!
  朋友!让舞台上的经验,短短长长,
  是恩爱,是仇雠,尽付与时间和游浪。
  若教已放下来的绣幕,
  永作隔断记忆的城墙;
  台上的记忆尽可隔断,
  但还有一篇未成的文章,
  是在登台以前开始作的。
  朋友!你为什么不让他继续添长,
  完成一件整的艺术品?你试想想!
  朋友!我们来勉强把悲伤葬着,
  让我们的胸膛做了他的坟墓;
  让忏悔蒸成湿雾,
  糊湿了我们的眼睛也可;
  但切莫把我们的心,
  冷的变成石头一个,
  让可怕的矜骄的刀子
  在他上面磨成一面的锋,两面的锷。
  朋友,知道成锋的刀有个代价么?
  (曾收入《红烛》,1923 年,上海泰东图书局)

杜甫

张潮

  诸葛大名垂宇宙, 宗臣遗像肃清高。
  三分割据纡筹策, 万古云霄一羽毛。
  伯仲之间见伊吕, 指挥若定失萧曹。
  运移汉祚终难复, 志决身歼军务劳。

  茨菰叶烂别西湾, 莲子花开不见还。
  妾梦不离江上水, 人传郎在凤凰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