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重叠民族与现代的冲击,陈荒煤影本的说理与实践

近日,重庆市网络作家协会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帖,为本土网络作家王勇募款。

图片 1

作为新中国电影的主管领导,陈荒煤为新中国电影事业的建设与发展贡献了大半生的精力,也为新中国电影留下了宝贵的理论财富与实践经验。其中,“基础说”影响最大。“基础说”即电影剧本是影片的基础,它具有深刻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

王勇今年25岁,笔名潇铭,一家中文网站签约作家。前不久,他母亲生病,无法承担8万余元手术费。

张志伟指导学生完成毕业设计。

很多人以为网络作家很光鲜,其实光鲜的只是其中极少数的大神,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生活压力很大,有的甚至还要向签约的网站申请低保。

5月21日,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视觉传达系在该院美术馆举办了2018届本科毕业生作品展。

陈荒煤借鉴发展了“基础说”,丰富和发展了电影基础的观念。在我国,洪深于1920年代就已主张并写作了电影剧本,30年代左翼电影运动从剧本抓起,而改变了当时的中国电影面貌。在外国,西方多数国家的电影理论家的论著,如美国霍德华劳逊的《戏剧与电影的剧作理论》,英国欧纳斯特·林格伦的《论电影艺术》,法国雷纳克莱尔的《电影随想录》等,虽已提及电影剧本的作用,但都是三言两语,点到为止。匈牙利电影理论家贝拉·巴拉兹的《电影美学》对此问题作了进一步论述,但与陈荒煤的“基础”论相比,仍显得粗略。陈荒煤的“基础”说不但命题较早,而且史论结合、论据充分,分析透彻,又加持论不舍,贯通始末,从而形成关于“电影基础”理论的论述系列。他在这方面的理论建树,向电影文学剧本作为影片基础的原则注入了大量新鲜的血液,使它获得旺盛活力和勃勃生机。

网络作家

长期以来,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高度重视民族题材的创作与设计,少数民族文化资源成为该院师生创作与设计的灵感源泉。基于国家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趋势和学校“双一流”建设特色教学方向需要,美术学院视觉传达系设计专业2018届本科毕业设计,以少数民族文创产品设计作为主要方向,将34名学生分为10个文创小组,由系主任张志伟教授作为指导教师,从多角度深入探究少数民族文化的渊源和特征,挖掘少数民族传统纹饰及图腾的创新点,结合国内外文化旅游市场的动态,创作出丰富的贴近生活的系列文创作品。这些作品题材涉及藏、侗、苗、黎、朝鲜、维吾尔、德昂等民族,还包括中国传统医药及地域文化题材的创新设计。

陈荒煤“基础”说具有鲜明的理论个性。它除了带有世界电影剧本创作理论认识的一般意义外,又有指导中国电影文学剧本创作的理论建设和实践活动。把电影文学剧本视为电影艺术之基础,把提高电影文学剧本的质量视为提高影片质量的关键,这是陈荒煤一贯的主张和基本的观点。1953年他在《作家要努力创作电影剧本》一文中就曾明确提出:“电影剧本是影片的基础。没有好的电影剧本,就会造成电影艺术思想上和艺术上的严重失败;凡是根据生活基础薄弱和思想性较差的电影剧本而摄制的影片,无论多么优秀的导演和演员也无法弥补其先天的缺陷。”在陈荒煤涉足电影之前,由于对影片《武训传》的批判采用政治运动的方式,致使电影艺术家和电影文学家产生了创作危险的思想情绪,再加上电影创作队伍在艺术上还不够成熟,这就延缓了电影的前进步伐,出现了电影剧本奇缺的现象。当时由于缺乏可用的剧本,使得无数摄制人员常常处于“停工待料”的境地,导致1951年只生产了1部故事片,1952年也只生产了3部故事片。

一家五口住在出租屋

在展览现场,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党总支书记陈刚介绍说:“少数民族纹饰具有浓厚的地域性,独具特色的图案和色彩往往体现了一个民族的文化底蕴和内涵。现代设计需要充分利用少数民族纹饰所蕴藏的意境和体现的精神,结合当代设计理念,兼收并蓄、融会贯通,打造符合新时代的具有民族特色的现代设计形式。”

为了扭转电影剧本创作这等落后局面,
陈荒煤决定要建设一支电影编剧队伍。1953年初,他主持了第一届全国电影剧本创作会议,与蔡楚生、袁文殊等同志一起抓电影剧本创作工作。一方面他不辞辛苦地参与创作,同创作人员一起讨论、修改剧本,同时又潜心于电影文学论文的撰写,指导电影文学创作,另一方面他积极调动文学界的力量,组织和扩大创作队伍,举办青年编剧讲习会,开展各种活动,提高创作人员素质。在全国第二次文代会和政务院《关于加强电影制片工作的决定》的精神指导和鼓舞下,陈荒煤和广大电影文学工作者经过艰苦奋斗,明显扭转了电影剧本工作落后的局面,可供拍摄的剧本逐年增加,1953年完成了11部故事片文学剧本的任务,1954年生产了15部故事片,1955年生产了23部,1956年完成42部影片。

王勇一家五口租住在渝中区简陋出租屋里,2010年他加入网络写手行业。“进入这个行业,一方面是自己喜欢写东西,一方面也是为了挣点钱减轻家庭负担。”王勇告诉重庆晚报记者。

本次展览以少数民族文化内涵作为创意源泉,使其成为现代设计视觉形式变化的依据,通过新技术新材料的使用,实现少数民族图案的表现形式革新,让这些沉淀在历史长河中的绚丽纹样实现视觉语言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1956年,在“双百”方针指引下,陈荒煤在一些重要会议上先后作了题为《青年作家要踊跃地参加电影剧本创作》《为繁荣电影剧本创作而奋斗》和《关于电影文学剧本创作特征》的报告,同时他又主持电影剧本讲习班工作,并向学员作了一系列的辅导讲话。这些报告和讲话,对加强电影剧本创作队伍,繁荣电影文学和电影事业起了重要作用。尽管1957年、1958年这两年电影事业受挫于“左”的思潮,1959年仍取得较为丰硕的成果,生产了近60部故事片,献给国庆10周年。

入行5年来,王勇前后写了1000多万字,算是更新频繁的作家,收入却不理想。他说:“刚入行前3个月1分钱都没拿到,现在因为和网站签约了,每天固定更新6000字,一个月到手也才四五千元,有时候写得少,只有两三千元。每月收入只够维持生活,买房买车更是奢求。”

张志伟说,少数民族文创产品设计将会成为中央民大美术学院视觉传达专业今后几年毕业设计课程的重要内容,并引导学生将设计题材扩大至更多的民族,高质量地创作出适应时代发展需求的文创产品,以彰显民族文化的自信和魅力。

在1959、1960这两年里,他除发表少量宏观性文章,如《电影文学的迅速发展》《如何提高当前剧作》等,多数论文描向了电影文学创作中一些急待回答的具体问题,或论述电影文学的表现方法,或阐述写人的重要性,或探究刻画人物性格和表现矛盾冲突的课题等。这些内容反映在他的《论正面人物形象的创造》(1955)、《关于电影文学剧本创作的特征》(1956)、《漫谈人物关系的描写》(1959)、《说“戏”》(1959)、《性格和冲突》(1959)、《电影剧作的情况和问题》(1959)等文章中。

因为收入不稳定,和王勇同期入行的作家大都转行。正在王勇努力写作的时候,母亲今年2月查出患有脊柱结核,医生建议尽快手术,目前住院化疗费都是东借西凑而来,以他家的经济状况无法承担8万余元手术费。

展品:

1961年和1962年,陈荒煤针对创作实践和理论主张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先后发表了《创作无愧于时代的英雄人物》《从电影的“基础”谈起》和《关于创造人物的几个问题》等文章,强调指出电影剧本是影片的基础,创造人物是电影文学必须很好解决的带根本性的问题。不仅影片数量稳步增长,题材样式也增加了,质量有显著提高。《南征北战》《智取华山》《渡江侦察记》《董存瑞》《平原游击队》《李时珍》《铁道游击队》《祝福》等,这些影片不但在当时受到好评,而且有持久的生命力。随着创作思想的活跃,题材样式的多样化,知识分子、民族工商业者
(《不夜城》)走上银幕。触及时弊的《洞箫横吹》和讽刺官僚主义的喜剧《新局长到来之前》也涌现出来。这确有一些“百花齐放”的趋势。新中国十七年电影之路尽管曲折、坎坷,但陈荒煤总是执著地对创作中的间题进行不懈的探索,他对新中国电影剧本的开拓,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是新中国电影理论的主要奠基者之一。

经济收入

梵行

与点击率订阅量相关

梵行

1978年9月,重返文艺领导工作岗位后,陈荒煤发表了《电影要上去,基础要打好》一文,深刻地论述了电影文学剧本对电影艺术创作起着关键性的作用。电影要上去,基础要打好,更上一层楼,基础要深厚,这是陈荒煤一以贯之的观念。电影剧本是影片的基础,没有好的剧本,摄制的影片在思想艺术上势必天生缺陷,即使再优秀的导演、演员也无法弥补。有关“电影剧本是基础”的字样在他的文集中随处可见,“电影生产的基础是文学剧本,没有一定数量的、高质量的文学剧本,空喊提高影片质量是不行的”。“电影要上一层楼,主要靠文学。没有文学的基础,电影是上不去的。”“电影剧本是电影故事片的基础,或者说,电影的基础是文学。”“否认电影文学的基础,甚至扬言电影文学将被消灭,电影只是导演的艺术,这是完全错误的,这是一种自杀政策。”1979年他在北影编辑部创作座谈会上又进一步论述了剧本创作的重要性。与此同时,他任全国文科教材《中国当代文学史初稿》的顾问,该书专设“电影文学”一章,这在全国所有同类教材中,显示出绝对的优势。1981年他任文化部副部长分管电影工作,发表多篇关于电影文学和电影的论文。《关于电影的题材问题》、《不要忘了文学》、《电影与电影文学》、《电影文学要有一个新的起飞》、《新时期的电影文学》等,较集中地体现了他的电影剧本观,并从理论上深入探讨了电影剧本的美学特征,阐述了写作的基本要求和技巧,其主要观点大致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其一,认为“电影剧本的创作就是电影文学。这些电影剧本不是指那种只供摄制人员使用的导演台本或电影分镜头剧本;而是指那种提供了影片创作的思想和艺术基础,无论在形式、风格、结构、语言、技巧等等方面是符合电影特性、合乎电影摄制要求的,同时,也可以给一般群众阅读和欣赏的电影文学剧本。”它既是“电影艺术这个综合艺术的一个基础,一部未来的电影蓝图”,又是“一种客观存在的新的文学形式”。因此,它兼具电影性和文学性,是两者的完美结合与有机统一。剧本创作既要尊重电影艺术的特性,又要遵循文学创作的普遍法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