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当下,杂技何以成为

图片 1

在近两年内地影视界,IP这个词早已不新鲜,可是总有新作出现让你大跌眼镜、刷新三观。眼下正播放的电视剧《温暖的弦》就让人不能不服气,让我们重温了IP剧胡编乱造的传统,也看到了现在的制片方对IP网络小说的胡乱追捧。

图片 2

上图依次为《协奏·黑白狂想——男女技巧》《九级浪——杆技》《俏花旦——抖空竹》演出照片。

依然是霸道总裁谈恋爱的故事,总裁本人依然是面无表情、走路生风、西装笔挺,自带光环……被总裁爱上的女人更是“宇宙中心”,不但要总裁爱上她,还要两个总裁都爱上她,拼得个你死我活。

偏向装饰画方向的木版年画尝试

5名女孩双手各执两根小竹棍,一手提一手送,抖动的空竹倏忽发出鸣声,只见她们次第将飞转的空竹抛向空中,在地上迅速翻个跟头,再一挺身,便恰好将落下的空竹稳稳接住。再看另一边,两根单杆组成的摇摆“爬杆”高3米,呈60度角,两名男孩稳住一根单杆,一名男孩于平地助跑,迅速攀爬至另一侧杆顶端,紧接一个360度空翻……

当你觉得这样的剧情已经足够夸张的时候,那么可以去看看原著小说,会发现正常思维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小说中的总裁发射卫星是为了监控女主角,送给她的吊坠里放着卫星信号的追踪器,让你忍不住想,这女主角可以随意畅游宇宙吗?需要用卫星来监控。

朱仙镇木版年画又称开封年画,兴于唐宋,盛于明清。鲁迅先生曾评价说:“河南朱仙镇的年画,刻线粗健有力,不似有些地方印刷那样纤巧。这些木版年画不染脂粉,人物色彩浓重,很有乡土味,具有北方木版年画的独有特色。”朱仙镇木版年画于2006年入选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近几年来,国家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以及社会各界的努力,使这项传统工艺美术得到了保护,但其创新发展仍面临困境。

这是中国杂技团训练厅的日常情景。训练厅里,红色横幅格外醒目——“让世界看到最好的杂技”“让光荣与我们的名字写在一起”。这是演员们的小目标,也是中国杂技人为之奋斗的大目标。

虽然女主角并不能上天入地,但是网文作者已经不会在一个相对正常的语境和环境下讲一个正常的故事。爱情都要在顶配的人生中展开,平凡碎屑的生活似乎不值得记录,据说有的网文中的霸道总裁都能够为了爱情发射原子弹。但就是这样荒诞不经的作品,依然能够成为抢手的IP,而《温暖的弦》原著更被称为“国民票选的五十大经典言情”。

如何让朱仙镇木版年画“活在当下”,笔者认为对外需要积极借鉴成功案例,对内要深度挖掘朱仙镇木版年画在其所属地域、消费人群、工艺技艺等方面的特点,提出量身化的发展建议,可供参考的做法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在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进程中,号称“世界杂技金牌储藏库”的中国杂技,始终是中国艺术对外交流的排头兵。而中国杂技团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中央政府组建的第一个国家级杂技艺术表演团体、第一个代表新中国出访的艺术表演团体,正是中国杂技一路发展的缩影与见证。

作为二度创作的艺术形式,影视剧向有观众基础的IP作品借力无可厚非,可是这IP总得有一定起点和标准吧。仅仅以流量为标准来选择IP,在原本就不高的基础上怎么可能做出高质量的改编作品呢?不过,现在的播出平台就认这个,只要有IP加流量明星就肯买单,没有流量的电视剧只能被打入冷宫。前一阵子播出的何冰主演的《情满四合院》,就因为不是改编IP,没有流量明星,在电视台放了三年才有机会播出。更可乐的是,该剧大火之后,胡同题材就成了IP,很快何冰又接到了新的胡同题材电视剧。

打造朱仙镇专属名片,统一视觉识别系统。朱仙镇中有众多作坊,但是各家作坊之间没有统一性,无法以一个组织或是品牌的形象出现在大众视野之中,需要挖掘现有特色,提取大众对于朱仙镇年画感兴趣的契合点进行品牌专属打造,结合地域特色,围绕“精忠岳飞、千年古镇、世代相传、年画鼻祖、非遗宝地”进行定位。对于视觉识别系统,建议围绕朱仙镇年画套色中特有的“四色”进行,从视觉上打造应有的识别度。

当今世界杂技领域,传统杂技马戏进入发展的平台期,“新马戏”崭露头角、风格清新,面对新形势,中国杂技应该怎样跟上时代发展,展现新风貌?又如何古为今用、推陈出新,以中华美学风范屹立于世界杂技之林?从中国杂技团的创作之路中,我们或可得到答案。

同样是表演艺术,这两年戏剧舞台也流行改编IP。不过,作品里没有什么霸道总裁,更多的是像《平凡的世界》《白鹿原》《一句顶一万句》《北京法源寺》这样的经典之作。借着这些经典文本的力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进行再度创作,我们可以看到国内戏剧创作水平有明显的提升,观众有机会接触到更多优秀作品,一部好戏也能够在全国数十个城市巡演,往往场场爆满。

转化年画功能性,注入新鲜血液。随着社会变革及新技术的冲击,原本年画用于过年时“驱灾辟邪,祈福纳祥”的功能性被弱化,取而代之更多的是审美性和收藏性。由此,可将“画版合一”,结合综合材料的运用,借鉴壁画、版画的艺术表现方式向装饰画方向靠拢,转化年画的功能性,降低因画种的局限所带来的市场适应能力弱问题。另外,可以结合古都开封的地域文化特色,与汴绣、开封草编、汴京灯笼等其他特色传统手工艺合作,例如用刺绣的艺术表现形式绣出朱仙镇年画中的人物及色彩。这样既可丰富年画视觉感受、增强文化意蕴,又能增加产品附加值。在年画意蕴与年画人物上,应当增加与现代生活相关联的元素,符合现代审美。

百戏博采众家长

的确,电视剧是大众的艺术,不能像戏剧那么深刻,但不等于浅薄、浮夸。影视毕竟还是一门艺术,空中楼阁般荒诞无稽的网文不应该成为行业的地基,那样只会把影视剧拉到坑里。

与各行业合作,打造专属产品。朱仙镇可以挖掘古镇、古建筑、古运河、古老手工艺特色,结合年画工艺,与电影行业和动漫游戏行业在取景取材方面对传统文化的需求对接。建议以门神画、童子画和独特的年画“四色”作为文创产品开发的亮点,与企业合作,打造专属的文创产品。结合在前文中提到的“装饰性年画”,家居装饰也是一个极有潜力与木版年画进行合作的行业,特别是当今家居装饰越来越朝文化性、审美性方向发展,更有传统文化价值的年画相比于普通装饰画,更能吸引大众目光。

难其“技”,更要美其“艺”

与高校对接,吸收先进美学理念。苏州桃花坞年画与高校的合作十分值得借鉴。桃花坞年画通过与高等院校进行合作,使年画艺人不仅可以深入高校传授技艺、接收传承人,更能将学术研究与技术传承相结合,在技艺创新上探索新路。在调研的过程中笔者发现,部分传承人因为所受美术教育的限制,在年画创新的同时一味将现代元素进行添加和置换,制作出美观性与寓意都欠佳的作品。与高校合作可以增强传承人自身美学修养,也使高校在弘扬传统文化上更有落点,一举两得。

“杂技是美学当中最难猜的谜语。”在艺术界,对杂技是技术还是艺术的问题曾有过争论。如今,中国杂技人早已超越了对技术的单一追求。

发挥传媒作用,增加社会关注度。2016年,佛山木版年画传承人刘钟萍利用“和合二仙”保佑家庭和睦、婚姻幸福的美好寓意,举办的“脱单专场”开放日活动,受到热烈追捧。此后,刘钟萍又举办了多场年画开放日活动,用现代人喜闻乐见的语言形式解释每张年画的美好寓意,如“五子登科”“状元及第”就是“逢考必过”,财神是“一个亿小目标”,门神是“Hold住全场”……以此为借鉴,朱仙镇木版年画可以从年画传统故事、典故来寻找与现代社会的契合点,寻找媒体合作,增加社会关注度,拓宽适应人群,扩大宣传途径和手段;可以与淘宝、微博、微信等传播平台合作,使大众更容易了解朱仙镇木版年画。

“注意表情,保持微笑”,是中国杂技家协会顾问、中国杂技团创意总监孙力力在排练厅经常对演员说的话。“只为追求难度,自身饱受‘折磨’而感受不到美,怎会带给观众美的享受?”孙力力道出了观众审美需求之变——人们不仅要在杂技的惊、奇、险中看到高超技艺,更需要美的愉悦、情的感染、心的共鸣。

传统手工艺在当今的发展不能再是“自我陶醉的末路狂欢”,而应寻求与现代生活的联系。朱仙镇木版年画传承与创新仍然任重道远,但始终充满希望。我们相信,只要方法措施得当,朱仙镇木版年画一定会有新的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