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经炀帝行宫

赋得暮雨送李曹

奉诚园闻笛

经炀帝行宫

韦应物

窦牟

刘沧

  楚江微雨里, 建业暮钟时。
  漠漠帆来重, 冥冥鸟去迟。
  海门深不见, 浦树远含滋。
  相送情无限, 沾襟比散丝。

  曾绝朱缨吐锦茵, 欲披荒草访遗尘。
  秋风忽洒西园泪, 满目山阳笛里人。

  此地曾经翠辇过, 浮云流水竟如何?
  香销南国美人尽, 怨入东风芳草多。
  残柳宫前空露叶, 夕阳川上浩烟波。
  行人遥起广陵思, 古渡月明闻棹歌。

  这是一首送别诗。李曹,一作李胄,又作李渭,其人,其事,以及他与韦应物的关系,似已无考;从此诗看,想必两人的交谊颇深。诗中的“楚江”、“建业”,是送别之地。长江自三峡以下至濡须口(在今安徽省境内),古属楚地,所以叫楚江。建业,原名秣陵,三国时吴主孙权迁都于此,改称建业,旧城在今南京市南。

  唐代绝句因入乐关系,一般以自然为宗,不尚用典。但作独立的抒情诗时,适当的用典,利用现成的材料启发读者的联想,常能以少许字表达出丰富的思想感情。而用典又有实用、虚(活)用之分,须分别情况用之,方能曲尽其妙。从这方面说,窦牟这首凭吊之作是很可借鉴的。

  诗借咏隋炀帝行宫,讽谕时政。首联“此地”,即指炀帝行宫。炀帝于此玩美女、杀无辜,极尽荒淫残暴之能事。但曾几何时,一个广袤四海的美好江山,便付诸东流了。开篇以反诘句陡峭而起:“此地曾经翠辇过,浮云流水竟如何?”人言“浮云流水”转眼而逝,但能赶上隋炀帝败亡的速度吗?这“竟如何”三字,尽情地嘲弄了这个昏君的迅速亡国。这种寓严肃于调侃的笔法,最为警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