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多诗集,唐诗鉴赏银河在线注册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莫,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原载 1926 年 4 月 15 日〈晨报副镌·诗镌〉第 3 号)

  哪!那不速的香吻,
  没关心的柔词……
  啊!热情献来的一切的贽礼,
  当时都大意地抛弃了,
  于今却变化记忆的干粮,
  来充这旅途的饥饿。
  可是,有时同样的馈仪,
  当时珍重地接待了,抚宠了;
  反在记忆之领土里,
  刻下了生憎惹厌的痕迹。
  啊!谁道不是变幻呢?
  顷刻之间,热情与冷淡,
  已经百度的乘除了。
  谁道不是矛盾呢?
  一般的香吻,一样的柔词,
  才冷僵了的骨髓,
  又烧焦了纤维。
  恶作剧的疟魔呀!
  到底是谁遣你来的?
  你在这一隙驹光之间,
  竟教我更迭地
  作了冰炭的化身!
  恶作剧的疟魔哟!
  (曾收入《红烛》,1923 年,上海泰东图书局)

长安遇冯著

韦应物

  客从东方来, 衣上灞陵雨。
  问客何为来? 采山因买斧。
  冥冥花正开, 飏飏燕新乳。
  昨别今已春, 鬓丝生几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