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桥夜泊,宋词鉴赏

枫桥夜泊

夜飞鹊·河桥送给别人处

  周邦彦  

  河桥送给别人处,凉夜何其。斜月远坠余辉,铜盘烛泪已流尽,霏霏凉露沾衣。相将散离会,探风前津鼓,树杪参旗。花郴嵋猓纵扬鞭,亦自行迟。迢递路回清野,人语渐无闻,空带愁归。何意重红四处,遗钿不见,斜径都迷。兔葵燕麦,向残阳,欲与人齐。但徘徊班草,感叹酹酒,极望天西。

  那首词调,创自佛教。写告辞情景,故能自由纵横,而又与音调协合,具声乐美。

  词系写别情,上片写昨夜送客情状,是记述。下片写送客归来,是敷衍,各臻妙境。词一齐点地方时,“凉夜何其”,用《诗经·小雅·庭燎》之“凉夜何其”之句,“其”为助词,无实义。极显朴厚深沉。“斜月”三句写凉夜景观,美而凄切,“霏霏凉露沾衣”,朝气蓬勃“衣”字暗含有人辞别、将别。“相将”句承前启后,更点明了是离合了。“探风前津鼓,树杪参旗”,“探”字大为生动贴切,由于是晚上欢送,难舍难分,延磨时光,这时候天渐亮了只好行,不能不别。意气风发“探”字知道了渡口更鼓声随风飘来,而愿意天空,树梢上犹悬着猎户星座(罗忼烈助教注“参旗”为今猎户星座,兹从罗说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那时候刻是由夜入晓。后生可畏结以“花郴嵋猓纵扬鞭,亦自行迟”,不言人之惜别,而写马识人意,故意被慰勉而迟迟其行,真是神来之笔。马犹如此,人何以堪,是见解深刻的写法。甘休了上片,余韵无穷。下片写送客归来,当然是从送客之处──河桥重返。这里是以“迢递”初始,一而再三句。河桥握别非远处,何以“迢递”言之,则来时虽拜别,但有伴而来,叮咛嘱咐,自然不感觉就到了分离之处,以后客已走了,独自回到,“人语渐无闻,空带愁归”,那哪能不认为路远呢?写人之别后感到,入微而又结实。归途中,“何意”三句,美极、怅极。这一句,有的本子作为“何意重经前地”,大家选用“何意重红到处”,以为前者包托后边二个。“重红四处”,写花落各处,自然“遗钿不见,斜径都迷”。“何意”也寓重经前地的意思,而又发挥想象,直贯下来,“兔葵黑小麦,向残阳,欲与人齐”,也是“何意”的另风流浪漫所见。这两句,平昔为人所称道,如梁卓如云:“兔葵黑大麦二语,与柳屯田之青灯古佛,可称拜别词中双绝,皆熔情入景也。”(《艺蘅馆词选》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实际上柳句是游客所经,“兔葵”句,则是送行者归来之所见,仍然有所差异,惟均景中寓情,所以能够。“残阳”,从拜别归来悲伤迷惘的大运看,又是一天将了,人的相思无有尽时,词的末尾,再有加无己描绘情景,黄金年代“但”字领起,也急转急收,抚今追昔,只可以“徘徊班草,感叹酹酒,极望天西。”班草,是布草坐地。醉酒,是尊酒强欢。那是从江淹《别赋》之“左右兮魂动,亲宾兮泪滋,可班荆兮仇隙,惟尊酒兮叙悲”化出,但更简便而多情。“极望天西”是动摇、感叹的接轨,不选择心境色彩的字面,只是平凡说出,实际上是怅望无穷。

  那首词,是“自将行至远送,又自去后写怀望之情,档次井井而意绵密,词采秾深,时出充裕之句,耐人寻味。”(黄蓼园《蓼园词选》卡塔尔国(金启华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

点绛唇·风流倜傥幅霜绡

  贺铸  

  生龙活虎幅霜绡,麝煤熏腻纹丝缕。掩妆无助,的是销凝处。薄暮兰桡,漾下苹花渚。风留住。绿杨归路,燕子西安飞机工业公司去。

  那是风流倜傥首写男女相思之情的词作者。

  上片写女方。“霜绡”,即素绢,这里指紫色的手帕。麝煤,指熏炉中的香料。先导两句是说,一幅双臂帕,在熏炉上烘烤了一遍又一次,即“熏腻纹丝缕”。手帕是女性身边常物,轻巧看出这里的主人公是一个人痴情的妇女。风前月下,送别在即,难分难解。江淹《别赋》云:“万念俱灰者,唯别而已矣!”就是女生痴情而难熬的泪珠三回又壹四处浸湿了手帕。此处的手帕像舞台上三个不起眼的小器械,但它传导出的情义音信量却是庞大的。那女人在哭什么?在想怎样?以前的恩爱?明天的拜别?以至他日的莫测?大家不明了,或然她都想开了……。接下去两句是“掩妆无奈,的是销凝处。”“的是”,犹言“确是”。“销凝”,写思念伤神。对于那女人的万千愁绪,贺铸用“掩妆万般无奈”一句道来,实乃标准而又精气神儿。女生而有掩妆,意绪满腹之时而有默默万般无奈。中华民族实乃个理解含蓄的民族,驾驭于空灵之处见万千世界,见万千情丝。美术大师的景象画卷中放一片空白给人纵横,作家的笔头下留无助无声给人想象,那后生可畏体正如白乐天所说“那个时候冷静胜有声”。二个掩妆无奈、感怀伤神的才女,是生机勃勃尊雕像,每一种人都能够从当中读出些什么。

  下片写男子。“桡”,是泛舟的桨,这里“兰桡”指男生出游乘坐的船只,着生龙活虎“兰”字,是写船舶的美好。“苹花渚”指长满苹花的水中型迷你陆地。“薄暮”三句是说,早上时刻,男主人翁乘舟出游,船行到苹花渚就停下了,是风留住了行舟。这里的“漾”字是耐人品味的,它不是“千里江陵八日还”的速急,它令人深感的是缓缓迟迟,就像是船也许有情,船也同情离去。“苹花”是古典诗歌中持续面世的东西,在文化艺术的历程中,它已储存成一些融洽特有的义项。阳春出境游,采苹花赠有恋人,那是长存的民间风俗。古典随想中常借苹花抒写男女思慕之情。南朝柳恽《江南曲》有句云:“汀洲采白苹,日落江南春”。柳诗便是借苹花的历史观比兴语义表现相爱的人握别后的脉脉相思的。贺铸此处的“苹花渚”三字貌似平平,实则是很见功力之处。正是苹花勾起了男主人公的各种多种情思,让他泊舟驻足的也正是这撩人心理的苹花,而作者荡过一笔偏说“风留住”,写来含蓄蕴藉,波折有致。结处“绿杨”二句,字面未有何样难解,七个“归”字已与后面意脉相接了。可贺铸是个点化前人诗句的高手,超多赤诚的语句也不得等闲放过。唐宋顾况《短歌行》有句云:“紫燕西安飞机工业集团欲寄书。”贺铸的“燕子西安飞机工业企业去”正是化用了顾况的诗意。刚刚拜别,男主人公就早就想到回归,就已经让燕儿为他传书递信,其爱情之深,其爱情之厚,尽在“燕子西安飞机工企去”之中了。

  那首词中接受的大半是在世中弃之可惜的素材,手帕,“熏腻”,“无奈”,“苹花”,“燕子西安飞机工业公司”……不过在小编笔头下却写出了浓烈情思,语浅情深,耐人寻味,真的是“通常风物口头语,就是诗家绝妙词。”(赵木兰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

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