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儿童文学靠什么走向世界,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古诗《题云门山寄越府包户曹徐起居》

顺治二年,既写江东南,而明唐王即皇帝位于福州。其泉国公郑芝龙,阴受大清督师满盈承畴旨,弃关撤守备,七闽皆没,而新令薙发更衣冠,不从者死。于是民以违令者不可胜数,而画网巾先生事尤奇。
先生者,其姓名爵里比不可得而知也,携仆二人,皆仍明时衣冠,匿迹于邵武、光泽山寺中。事颇闻于外而光泽守将吴镇使人掩捕之,逮送邵武守将池凤阳。凤阳皆去其网巾,留于军中,戒部卒谨守之。先生既失网巾,盥栉毕,谓二仆曰:“衣冠者,历代各有定制,至网巾则我太祖高皇帝创为之也。今吾遭国破即死,讵可忘祖制乎!汝曹取笔墨来,为我画网巾额上。”于是二仆为先生画网巾,画已,乃加冠,二仆亦互相画也,日以为常。军中皆哗笑之,而先生无姓名,人皆呼画网巾云。
当是进,江西、福建有国营之役。四营者,曰张自盛,曰洪国玉,曰曹大镐,曰李安民。先是自盛隶明建武侯王得仁为裨将,得仁既败死,自盛亡入山,与洪国玉等收等收召散卒及群盗,号曰恢复,众且逾万人,而明之遗臣如督师兵部右侍郎重熙、詹事府正詹事傅鼎铨等皆依之。岁庚寅,四营后溃于邵武之禾坪,池凤阳诡称先生为阵俘,献之提督扬名高。名高视其所画网巾班然额上,笑而置之。
名高军至泰宁,从槛车中出先生谓之曰:“若及今降我,犹可以免死。”先生曰:“吾旧识王之纲,当就彼决之。”王之纲者,福建总兵,破四营有功者也。名高喜,使往之纲所。之纲曰:“吾固不识若也。”先生曰:“吾亦不识若也,今特就若死耳。”之纲穷诘其姓名,先生曰:“吾忠未能报国,留姓名则辱国;智未能保家,留姓名则辱家;危不即致身,留姓名则辱身。军中呼我为画网巾,即以此为吾姓名可矣。”之纲曰:“天下事已大定,吾本明朝总兵,徒以识时变,知末命至今日不失宝贵。若一匹夫,倔强死,何益?且夫改制易服,自前世已然。”因指其发而诟之曰:“此种种者而不肯去,何也?”先生曰:“吾于网巾且不忍去,况发耶!”之纲怒,命卒先斩其二仆,群卒前捽之,二仆瞋目叱曰:“吾两人岂惜死者!顾死亦有礼,当一辞吾主人而死耳。”于是向先生拜,且辞曰:“妈等得事扫除泉下矣!”乃欣然受刃。之纲复先生曰:“若岂有所负耶?义死虽亦佳,何执之坚也。”先生曰:“吾何负?负吾吾君耳。一筹莫效而束手就擒,与婢妾何异,又以此易节烈名,吾笑乎古今之循例而负义者曰:”故耻不自述也。“出袖中诗一卷,掷于地,复出白金一封,授行刑者曰:“此樵川先生所赠也,今与汝。”遂被戮于泰宁之杉津。泰宁诸生谢韩葬其骸于郊外杉窝山,题曰:“画网巾先生之墓”,而岁时上冢致祭者不辍。
当四营之既溃也,杨名高、王之纲复追破之,死逃略尽,而败将有愿降者,率兵受招抚于邵武。行至朱口,一卒独不肯前,伸项谓其伍曰:“杀我!杀我!”其伍怪之,且问故,曰:“吾熟思之累日夜矣,终不能俯仰事降将,宁死汝手。”其伍难之。乃奋袂裂眦,抽刃相拟曰:“不杀我者,今当杀汝!”其伍乃挥涕斩之,埋其骨而去。
揭重熙、傅鼎铨先后被获,不屈死。张自盛、曹大镐等后就缚于泸溪山中。
赞曰:自古守节之士不肯以姓字落人间者,始于明永乐之世。当是时,一夫守义而祸及九族,故多匿迹而死,以全其宗党。迨崇祯甲申而后,其令未有如是之酷也,而以余所闻,或死或惜也夫!如画网巾先生事甚奇。闻当时军中有马耀图者,见而识之曰:“是为冯生舜也。”至其他生平则又不能言焉。余疑其出于附会,故不著于篇。
注释:
唐王:朱聿键,崇祯五年袭封唐王,顺治二年受郑鸿逵、黄道周拥戴在福州监国,旋即帝位,年号隆武。次年,清兵入福建,因郑芝龙降清,他逃到汀州被俘,死于福州。郑芝龙:字飞皇,福建南安人,初拥立唐王于福州,及清兵入闽,降清,因其子郑成功据台湾据台湾不屈,遂为清廷所杀,泉国公为其封号。洪承畴:字彦演,福建南安人,明不任蓟辽总督,后为清军所败,降清。七闽:古称今福建和浙江南部,因居七族,故称,后称福建为七闽。网巾:以丝结网为巾,用以裹以,始于明代。庚寅:顺治七年。危不即致身:谓国家危难之时不能立即献身于国。种种:头发短的样子。泸溪:县名,今属湖南。崇祯甲申:崇祯十七年。明朝灭亡此年。

近年来,中国作家“讲好中国儿童故事”的水平不断提高,其作品同时获得了高销量和好口碑。国家新闻出版署最新发布的《2017年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显示,少儿读物类在2017年累计出口539.70万册,占图书、报刊出口数量的43.78%,由此可见,中国童书在国外已经广泛落地。

年代:唐

从总体来看,近些年,我国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他们的作品不仅满足着国内儿童市场的需要,也逐渐走出国门,走向了世界,这些作品在传递中国文化、展现中国文明、提升中国形象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虽然如此,中国儿童文学应该靠什么吸引国外读者、走进世界各国读者的心灵,仍然是一个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

作者孟浩然

答案要从这些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儿童文学作品中寻找。这些儿童文学作品大抵有着这样几个特点:

一作游龙门寺寄越府包户曹、徐起居

一是符合儿童的定位。儿童是这些作品的主要读者,这就需要在创作和设计中,站在儿童的立场和角度思考,不仅作品的内容和语言风格要儿童化,封面设计及装帧等也应该凸显儿童风格,这样才能吸引儿童、得到儿童的青睐。这看似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实际上却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我行适诸越,梦寐怀所欢。

二是以情动人。中国作家和外国读者之间有着语言隔阂,存在着交流障碍,靠什么去消减这种隔阂,答案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情”。人与人的语言不同,生活的环境不同,受到的教育不同,但情感是相同和相通的,这也是这些作品打动外国小读者的主要原因。以情动人,是这些作品的共同特性。比如,曹文轩的《青铜葵花》讲述的是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城市女孩葵花和乡村男孩青铜之间的成长故事。故事虽然简单,但是其中蕴藏的情感却十分饱满。不仅将人物面对苦难的顽强斗争表现到极致,还将人性中的真善美描写得充满生机和温情。这也是作品打动人心的主要原因。因此,儿童文学作品不仅仅是在讲故事,还是在讲道理,传播正确的价值观,引发情感的共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