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后下场却非常悲惨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花开不只在春天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

新十五小 四年级 韩佳益

1940年4月9日,德军地面部队在大批飞机支援下,武装入侵丹麦,丹麦首都哥本哈根转瞬之间陷落。德国纳粹的侵略,令丹麦纳粹分子非常激动,他们表示了极大的欢迎。一年后,打着“将欧洲从布尔什维克的魔爪中解救出来”的旗号,丹麦纳粹分子组建了“自由军团”,几个月时间共吸纳了1200名左右成员。丹麦自由军团的成立,丹麦政府和军队都表示大力支持,军团里很多军官转自丹麦陆军。

花开不只在春天 我不由停住了脚步。
不可置信地张目瞋视着眼前的景象,泛白的指节紧紧攥住大衣领口,却仍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早就在纪录片中见识到青年洞的巍峨险峻,鬼斧神工。此次躬行豫北,心中便抱着十二万分的期待与热忱,想要亲眼一睹这“世界第八大奇迹”是怎样的波澜浩荡,宏伟壮观?
可我失望了。 不见山势嵯峨,危峰兀立,唯有一垒似磨石,岿然无奇。
不见碧水汤汤,清波瀱瀱,唯有一潭如镜水,阒寂无漪。
眼前的山石草木好似都失去了应有的生气和灵气,在无数游客的赞叹声与按下快门的拍照声中,安静地沉睡着。
我黯然。多少年了,时光如流水的冲刷,磨平了它的棱角,也蚕食着这片土地原本拥有的野性与坚韧。当年林县人民修建“人工天河”坚韧不屈的精神,也在无形中渐渐消弭。
这里不再是那崎岖嶙峋的修渠难关,而是一个失去了灵气的参观景点,收起了野性的獠牙,将最为沉静秀美的一面烙印在人们的脑海中。
而当初的宏伟壮阔,早已不在了吧?
我如是想着,满腔热忱化为冰冷的灰烬,却仍有一点不确定的,希冀的火光……
失望之余,我从摩肩接踵的人群中向山下走去,转身的瞬间,一点白色却忽而撞入了我的双眸。我一愣神,忙停住脚步,仰头看去——
一朵无名的白色野花,纤细单薄地生长在山岩的罅隙中,倔强地在深秋的萧瑟寒风中盛放。
我静静睇视着这朵野花,心中微弱的星星火光,却被倏然点燃——
有“红杏枝头春意闹”的春花万千,可也有“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的冬月寒梅;有“映日荷花别样红”盛夏荷莲,也有“宁可枝头抱香死”的三秋傲菊!
花开不只在春天! 花如此,人亦如此!
当“李陵之祸”让司马迁,这根苍茫天地间的傲骨身陷囹圄时,身体和心灵上的伤害让他的人生进入了冰天雪地的寒冬。然而,正是这样的冰冷无望,却开出了名垂千古的灿烂之花——《史记》。
当苏武被匈奴单于扣押在北海牧羊时,他的人生也迎来了长达十九年的肃杀萧瑟的深秋。但,即便是寒冷与绝望,苏武那朵绽放在北海风雪中的民族气节之花,依旧在岁月长河中灿烂盛放!
当林县因水资源匮乏而民不聊生时,三百名青年和无数的林县百姓,却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在林县命运的严冬中开出了这条名为“红旗渠”的花朵!
而这可贵的“红旗渠精神”,也早已成为中华民族血中的铁,骨中的钙,让无数后人学会了坚毅,学会了顽强,在人生的彻骨寒冬中开出一朵朵绚丽的成功之花,待到山花烂漫时,在丛中傲然而笑!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人生的辉煌,不一定在一帆风顺时取得,困境中的辉煌,更加绚丽和坚强!
花开不只在春天!
我如是想着,周遭的温度似乎暖了下来。我凝视着那朵野花,悄然松开了攥紧外衣的手。默然转身,走向下山的路。只是心里,悄然间已留下了一缕馥韵芬芳。
我不由加快了脚步。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秋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而来了,它来到田野里,来到小溪边,也来到了我们可爱的校园里。我爱秋天的校园。

苏德战争爆发后,丹麦自由军团被调往苏德战场,丹麦政府和军方代表出席了军团的出征仪式。1942年5月,军团被空运到了拉穆舍沃走廊,被划归到德国党卫军骷髅师的麾下,受命沿着罗布加河拉筑起了一道防线。河的对面就是苏军,苏军建立了一个桥头堡。丹麦自由军团下辖三个步兵连和一个机炮连,所有部队都处于满员的状态,虽然很多士兵都缺乏实战经验,但是还是有一些曾上过战场的军官和士兵,战斗初期士气很是高涨。

走进大门,我看到了宽敞的中央大道,在它的两旁一棵棵香樟树笔直的站立着,树上的叶子像一只只疲惫的蝴蝶轻飘飘的落了下来,铺在地上就像一块金色的地毯,美丽极了。踩在上面还有“沙沙沙”的声音,真动听!

不久,军团受命发动对苏军的战斗,企图夺取桥头堡。第一任长官名叫舍博尔,亲自来到了前线指挥作战,结果被苏军当场炸死了。第一战丹麦自由军团阵亡21人,并没有夺下苏军的桥头堡。舍博尔的遗体被运回丹麦进行了国葬,他成为了丹麦纳粹分子学习楷模,激励了更多人报名加入军团。第二任长官名叫沃尔比克,在党卫军骷髅师发动的新一轮进攻中,在战场又被苏军重机枪打死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丹麦自由军团接连损失两位指挥官,严重打击了军团的士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