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某人说日军并未想攻下长沙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临泉王冲林的古镇印象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

[编辑]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关于与本条目名称相关的其他概念,详见“长沙会战”。第三次长沙会战中国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印象中,古镇街道两旁鳞次栉比排列着许多徽派风格的建筑物。小街中间的道路铺设的是青石板与鹅卵石。雨天行走在街上,鞋底沾不着一点泥巴。
文革时期,有一天呼拉拉来了很多泥瓦匠和油漆匠。
缺砖少瓦的断壁残垣被能工巧匠们修葺一新,斑驳陆离的墙面被粉刷得如同新房。
油漆匠攀登竹梯,用彩色油漆在老屋临街的墙壁上绘图作画。
栩栩如生的郭建光芦苇荡里手握驳壳枪,睁大警惕的眼睛注视远方。
杨子荣头戴皮毛帽,脚蹬毛毡靴,身穿皮大衣,手执策马鞭。好一副林海雪里的打虎英雄高大上形象跃然于白漆打底的墙面之上。
据说,手绘这些样版戏图画的是五七干校临时抽上来打突击的学员。
当时,东南亚的柬埔寨发生政变。亲美的朗诺推翻表哥西哈努克亲王。前苏联莫斯科当局拒绝亲王专机在机场降落。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落魄的西哈努克在中国受到最高规格的礼遇。
古镇所以面貌焕然一新,得益于西哈努克亲王要取道古镇去黄山游玩。
亲王从古镇穿街而过的那天,古镇街道两边站满了身穿新衣服,手握小红旗,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口号的中小学生。场面整齐划一,蔚为壮观。
与古镇并列平行的是一条小河。碧波荡漾,流水潺潺。河水清澈见底,河里鱼虾嬉戏。
古镇里的人们的生活用水皆取之于这条湍流不息的小河。
印象中,古镇通往浙江杭州的那条公路上曾经来过电影摄制组。彩色故事片《车轮滚滚》就是在这里摄制成功的。这部故事影片的男主角是着名演员于洋。
那年月,能亲临故事片拍摄现场,与心目中高大上的男神,女神零距离接触,可是件既惬意,又幸福无比的事情哦…………

记得才到十堰,没有房屋住,那时还没搞房改,老公所在的公司有三套单元房,一套有80多平米。就这三套房被十几户没房住的人像盯皇宫般盯着。公司为“黄金分割”这三套房费了不少心思,最后工龄加司龄加抓阄,老公才有幸和一对年轻夫妇分得一套房,房子一分为二,公司出钱统一分割,前后阳台都改成厨房,除了一个门出进,厕所公用,还给改的房子起了个很特别的名字叫“团结户”。那时甭提我们一家多高兴了,白天去上班,晚上回家呆在家看电视,有三五好友到“团结户”找我们聊天,也是很开心的事情。
在城市里生活感觉不一样的:城市的冬天特别冷,城市的夏天特别热,到处是水泥建筑,显得特别生硬。心里总希望有一点绿。一天又一天,日历翻得很快,我们在“团结户”里生活了三年
,我们迎来了房改,房屋买卖进入商品化。我们放弃了在公司家属楼住,决定按揭买套商品房。
辗转又辗转,我们选中了一个宜居小区。刚入住是在七月,新楼盘景观不错,曲径通幽,小桥流水,荷叶田田,时宜的花正在开放。可住宅门前的树在看得见石块、土坷垃、水泥块的地上生存,有的已经干枯,有的剩下几片黄叶,活着的寥寥无几。园丁们整日改良土壤,却也无法改变它们不是土着的命运。
一次去乡下朋友家玩,被满目的苗圃吸引着:一色的桂花树,有一米多高的齐齐的一片,有一尺多高的齐齐的一片,也有几十株高矮不一的,总共一万多株呢,非常壮观!朋友
的桂花树销往全国各地,成活率很高。我当即找来铁锹、镢头,在行家朋友的支持下,起了一棵带土的三尺高的桂花树,另外用蛇皮袋装了一袋土,供我给桂花树“安家”用。带着热情,带着希望,我兴致勃勃的在门前忙活:深挖树窝,植下树,培土,浇水,引来好多邻居观看。
每天,我打开门,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看看我的桂花树,看地面的土是否干硬,看叶子是否憔悴,是否要浇水,是否要松土。我没什么经验,主要靠多观察,勤侍弄,心想,总不至于桂花树不扎下根。
一天天过去了,一月月过去了,我的桂花树葱葱绿绿的成长着。
偶尔抬眼看看住宅门前道路两旁,不知什么时候竟也成了葱葱绿绿的长长通道。高高矮矮,大小不一的树,有的是小区园丁栽种,有的是居民自己补种。这些草们树们,在它的主人侍弄下,完成了移植艰辛蜕变过程,变成了坚强的土着。休闲散步的居民们,循着这成片的绿,以及在绿中若隐若现被文人题着字从他方迁移来的天然石块,尽管有些牵强附会,但热爱大自然的居民们,联想起自己曾经的“移民”身世,一些些不快的阴影烟消云散。他们看到鸟儿在树上栖息,听到鸟儿在互相传递讯息;小孩绕树欢唱“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他们也仿佛是其中的一分子,立刻变得活跃起来。
我居住的小区因而在这个城市不再是一个符号,它成了人们向往的家园、理想的居住地。树,人,建筑,这三者看起来是那么和谐,人工雕凿的痕迹被亲自做一点替代,它应该算是典型的居住好环境之一吧。

1942年1月,在长沙的一名国民革命军士兵手握其ZB26式轻机枪向敌军射击日期:1941年12月24日-1942年1月16日地点:第九战区防区的湖南、江西北部地区结果:国军决定性胜利,日军败退

参战方 中华民国 大日本帝国

中方指挥官和领导者 薛岳 第九战区司令

日方指挥官 阿南惟几 第十一军司令

木下勇 第十一军参谋长

第九战区第所部4、10、20、26、37、58、73、74、78、99军共计10个军和岳麓山炮兵旅超过30万人

第十一军所部第3、6、40师团和独立混成第9旅团、独立第14旅团约和海空军支援共计约12万人

中方统计:国军 28,116人伤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