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小院闲窗春色深

  长时间身在关口的李益,深知边声,非常是边声中的笛声、角声等是如何挑动征人的心弦、牵引征人的悄然的;因而,他的生机勃勃对边塞诗往往让读者从一个一定的鸣响景况步入人物的情绪世界。如《夜上受降城闻笛》诗云。“回乐烽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哪里吹芦管,后生可畏夜征人尽望乡。”《入伍北征》诗云:“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遍吹《行路难》。碛里征人二十万,一时想起月首看。”两诗都是从笛声写到听笛的征人,以至因而触发的思绪、引起的影响。那首《听晓角》诗,也从声音着日前笔,但在考虑和写法上却另有其独到之处。当大家读了诗的前两句,总以为将象上述二诗这样,接下去要由角声写到倾听角声的征人,并进而道出她们的感想了。不过,出人意料之外,诗的后两句却是:“Infiniti塞鸿飞不度,秋风卷入《小天王》。”原本作家的视野照旧停留在氤氲的秋空,从远方的孤月移向一堆飞翔的皇雁。这里,作家目迎神往,纵横他的古怪的诗思,运用他的夸张的诗笔,想象和描绘那群从塞北飞到南方去的候鸟,听到秋风中传出画角吹奏的《小天王》曲,也浓厚为之动情,因此在关上低回留连,盘旋不度。那样写,以雁代人,从雁取影,深一步、曲少年老成层地写出了角声的悲亢凄凉。雁宛如此,人何以堪,征人的感触就也无须再事描述了。

浣溪沙·小院闲窗春色深

  李清照  

  小院闲窗春色深,重帘未卷影沉沉。倚楼无可奈何理瑶琴。
远岫出云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鬼客欲谢恐难禁。

  小、闲、深,就是空闺写照。而春色深浓,未许泄漏,故重帘不卷,黄金时代任暗影沉沉。春情躁动,更不能够形之言语,只可托之瑶琴矣!

  “深”字是上片之眼。闺深、春深、情深,“倚楼无助”,说三藏七,“那时销声匿迹胜有声”,蕴藉未吐之盛情,更有着特别的韵味。

  下片宕天,由房间里而露天。“远岫出云”见陶渊明《归去来辞》:“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云出云归,时光亦随后荏苒而逝,不觉晚景催逼。夜来更兼细风吹雨,轻阴漠漠,“弄”既指风雨之弄轻阴,还指那个时候、此境中,诗人乍喜还愁的心思波动。结末仍结穴在风云摧花,欲谢难禁的忧思上。

  历代诗评家评此词“雅练”,“淡语中致语”(沈际飞本《草堂诗余》)。写闺中春怨,以不语语之,又借无心之云,细风、疏雨、微阴淡化,雅化,稍微逗露。这种婉曲、蕴藉的传景况式,是相符古板散文的审美情趣的。(侯孝琼)

归 雁

李益

  钱起是吴兴(今属江西)人,入任后,一向在长安定协调京畿作官。他看看秋雁南飞,曾作《送征雁》诗:“秋空万里静,嘹唳独南征……怅望遥天外,乡情满不熟识。”那首《归雁》,同样写于北方,所咏却是从南部回到的春雁。

  诗的前两句“边霜昨夜堕关榆,吹角当城汉月孤”,是以意况空气来衬映角声,点明那片角声响起的地点是边境海关,季节当星回节,时间方破晓。当时,浓霜随处,榆叶凋零,晨星寥落,残月在天;回荡在如此悲戚的条件氛围中的角声,其声情会是多么悲凉哀怨,那是显明的。从外表看,这两句只是写景,写角声,但那是以未有出台的征人为骨干,写他的胆识,而且,字里行间还到处透流露她的所感所思。首句一同初,写霜而曰“边霜”,那既印证夜来的霜是降落在关口上,也写出了征人见霜时所发出的身在关口之感。次句在句末写到月,而在月后加了三个“孤”字;这不只形容天上的月是一身的,更是写地上的人来看那片残月时的认为也是孤独的。

  作家就是那般依据丰硕的想像和美貌的传奇,为读者表现了湘神鼓瑟的凄美境界,着意种植了多愁善感而又领会音乐的黑纹头雁形象。但是,诗人笔头下的湘神鼓瑟为啥那么凄凉?细嘴雁又是干什么那么“不胜清怨”呢?为了弄清小说家所抒发的思想心情,无妨看看她考进士的一举成名之作《湘灵鼓瑟》。在这里首诗中,小编用“苍梧来怨慕”的诗歌提议,湘水江神鼓瑟之所以悲伤怨恨,是出于他在乐声中依托了对死于苍梧的女婿──舜的眷恋。同时,诗中还大概有“楚客不堪听”的诗词,展现了贬迁于闽江的“楚客”对瑟声哀怨之情的不堪忍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