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山题名记,建设今世化的国防军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下午三时,在二十八响礼炮声中,作为新中国象征的五垦红旗在天安门广场冉冉升起。首都北京市三十万军民在天安门广场上集会,隆重庆祝新中国开国大典。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个极为重要的时刻。

  来焦山有四快事:观返照吸江亭[1],青山落日,烟水苍茫中,居然米家父子笔意[2];晚望月孝然祠外,太虚一碧[3],长江万里,无复微云点缀,听晚梵声出松杪[4],悠然有遗世之想;晓起观海门日出[5],始从远林微露红晕,倏然跃起数千丈,映射江水,悉成明霞,演漾不定[6];《瘗鹤铭》在雷轰石下[7],惊涛骇浪,朝夕喷激,予来游于冬月,江水方落,乃得踏危石于潮汐汩没之中,披剔尽致,实天幸也。

袁庭栋
  偌大一个社会中,人人都在学习,而在学校中学习的,永远只是少数,大多数总是自学者。如何对待自学,如何搞好自学,成为大家时常议论的问题,这也就十分自然了。
  作为一个自学者,需要坚定的决心和毅力,这方面过去已谈得较多,这里,我想谈谈另外几个问题,我认为这对立志自学的同志是极为重要的。
  第一,要根据主客观条件慎重地选择读书治学的方向。最近几年来,为自学青年提供的社会条件越来越多,有些青年同志求知心切,饥不择食,什么都学,漫无边际;有些则以能进哪个补习班为转移,拣入篮子就算菜;还有不少人一心要当作家,这两年又特别热衷于编电影文学剧本。“开卷有益”这话是不错的,知识面宜广博以固基础,但对于自学的同志,特别是业余自学的同志,时间有限,就应特别讲究利用时间的效率。所以,自学一定要有一个方向。姜亮夫先生曾在文章中写道,他年轻时受周围影响,一心写诗词,但几位有经验的前辈都认为他无诗情诗才,要他坚决放弃,转学文字音韵,于是他烧掉了自己的诗集,成为他一生治学一大转变。他总结说,一个人要选择读书治学的方向,要认真考虑:“一、自己先认识一下个人的‘天秉’譬如体魄、性情、脾气、迟缓与急燥、记忆悟解能力、感情深浅、兴味所在;二、认识环境、家庭、社会、亲友、邻里乃至经济条件可能发展的道路;三、尤其要深知自己的缺点及对一切学科爱恶的情况,不要冲动。”谭其骧先生也在文章中写过,他在大学中先读社会系,转读中文系,再转外文系,最后转为历史系。他说:“当时不少人都不以我这样做为然,但事实证明,这样做是做对了。我这个人形象思维能力很差,而逻辑思维能力却比较强,所以搞文学是肯定成不了器的,学历史并且侧重于搞考证就相当合适。”两位著名科学家的切身体验,很值得今天有志于自学的同志们参考。
  第二,要奠定扎实的基础。这算是老生常谈。但往往为不少自学者所忽视。
  所谓打基础,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指基础知识,二是指基本功夫。
  基础知识,范围是比较广的,对于学习文史的同志,正如王亚南先生所说:“掌握中文与历史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中文是基础的基础。”这其中包括汉语、文学、写作、逻辑、历史、地理等方面的知识。如果进一步要求,则文学中的文学史、文学名著、文艺理论等,历史中的典章制度、地理沿革、重要典籍等,都是基础知识。如果再进一步,则文字、音韵、训诂、目录、避讳、年代、科举、职官、称谓、舆地等,都是基础知识。有同志问:这样多的基础,何时能学完?其实,各人根据具体情况,要求可以不同,但有一点必须注意,打基础并不是一年两年即告结束的事,初学者要着重学,入门者要继续学,成为专门人才之后也不能放松,仍要注意不断巩固充实,要“固本”。
  所谓打基础的第二个方面是指基本功,也可以说是做学问的基本技能。与学理工科的同志必须学会各种实验手段和检索资料的基本技能一样,学文史的同志也有若干基本技能,包括:工具书使用、文献资料检索、阅读古籍、外语、掌握学术动态、作读书笔记与资料卡片、写作能力……等等,都是必须掌握,不能忽视的。
  第三,只要有可能,就应力争到图书馆中去读书。不要关在家中搞“百日寒窗”,哪怕一周内有一天到图书馆读书,也宜争取。在图书馆中,不仅可以读到各种值得读的好书,而且可翻阅有关参考书,使用各种工具书,可以读到各种新旧杂志报纸,可以检索各种目录索引,这一切既可增加自己的知识,又可训练自己的基本技能,提高自学能力,在有的图书馆中,还设有阅读辅导与咨询,对自学者更有帮助。可以说,如果一个自学者对图书馆的知识网络能够运用自如了,那么,他也就算踏上科学之宫的台阶了。此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图书馆中那种安谧、专注、沉思、探索的气氛,阅览者那种向知识高峰奋发攀登的精神,对每一个求知者都是一种极为有益的陶冶,可以培育我们遵守纪律、专心致志、积极思考、力求上进的气质和情操。我认为,这对于一个自学青年来说,其重要作用决不亚于获取知识。
  马克思在大英博物院图书馆中读书,曾将水泥地磨出了两道脚印;列宁流亡瑞士时,每天都在图书馆中读书九个小时;毛主席年轻时曾长期在湖南图书馆和北大图书馆苦读,还前后和其他同志办过三个图书馆,这些事例是大家所熟悉的。近年来为国争光的新一代科学工作者如陈景润、温元凯、苏阿芒等,在他们总结自己的治学经历时,都谈到对他们的成长有巨大作用的知识宝库——图书馆。

  朱德在开国大典上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由华北军区司令员兼京津卫戍区司令员、阅兵总指挥聂荣臻陪同,检阅了人民解放军各部队,然后发布《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命令》。他那宏亮的声音在整个天安门广场上空回荡着:“我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工作员,坚决执行中央人民政府和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一切命令,迅速肃清国民党反动军队的残余,解放一切尚未解放的国土,同时肃清土匪和其他一切反革命匪徒,镇压他们的一切反抗和捣乱行为。”①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建设一支现代化的国防军这个重大课题立刻被突出地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国防是国家独立自主的武力保障。要保护革命的胜利果实,要不受别国的欺负,没有现代化的强大的国防是不行的。

  注释:

  新中国成立的六天前,朱德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发言时曾庄严地宣告:“共同纲领又要求人民军队应当在军事上和政治上继续加强,加强现代化的陆军,建设空军和海军,以革命精神教育部队的指挥员和战斗员。我今天向大家保证:我们一定坚决地这样做,一定要建立一支统一的、现代化的、政治上坚定地为人民服务的强大的人民军队,只有这样的军队,才能充分有效地保卫我们的伟大的祖国和人民。”②朱德这个讲话,明确地把现代化作为建国后军队建设的总任务和总目标提出来,表达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实现现代化的决心和信心。

  [1]吸江亭:亭在焦山上。[2]米家父子:指宋代画家米芾、米友仁父子。[3]太虚:指天空。[4]梵声:诵经声。松杪(miǎo):松树梢。[5]海门:焦山东北有两石对峙,称为海门。[6]演漾:荡漾。[7]《瘗(yì)鹤铭》:华阳真逸撰,上皇山樵书,在焦山崖石上。其字后人考订为南朝梁陶弘景书。[8]披剔尽致:仔细而详尽地阅览、观赏。

  相隔不到一个月,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在十月十九日正式成立。毛泽东任主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程潜任副主席,贺龙等为委员,由周恩来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十月二十日,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在毛泽东主持下讨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继续向中南、西南进军和军队建设问题。朱德强调:“建立强大的国防军,是我们面前迫不及待的任务。”③并说:“我们部队在阶级消灭之前,永远是一个战斗队。我们要很好地学习军队近代化的科学知识,学习陆海空军联合作战的方法和技术。”④一九五○年初,朱德给毛泽东接连写了两个报告。报告中说:“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结束了大陆上的战斗(除西藏外),现正收编整理中。”

  王士禛(1634—1711),字子真,一字贻上,号阮亭,别号渔洋山人。死后因避清世宗胤禛讳,被改作士正,后又改为士祯。新城(今山东桓台)人。顺治进士,授扬州推官。康熙三年(1664),擢为礼部主事,累官至刑部尚书。康熙五十年逝于故里。谥文简。王士禛论诗主“神韵”,在当时声望很高,为诗坛领袖数十年。亦能词,以小令为佳。其文亦简洁明畅,尤以写景之文,充满诗情画意,和诗一样清丽。其诗文合刻为《带经堂集》,包括了《渔洋诗集》三十八卷,《渔洋文略》十四卷,《蚕尾集》十四卷等。又曾自选其诗为《渔洋山人精华录》。另有笔记《居易录》、《池北偶谈》等多种。

  ⑤他提出要迅速建立海军、空军、工程兵和铁道兵,⑥并着手有计划、有步骤地领导全军从精简整编、组建新军种、发展军工生产、建立军事院校、进行文化教育和战术技术训练、制定条令和条例等七个方面开展工作,以加速解放军的正规化、现代化的建设。他对许多重大措施,提出了具体建议。

  本文选自《渔洋文略》卷四。焦山,在江苏省镇江市东长江中,与金山相对峙。据作者的《居易录》载,顺治庚子,即顺治十七年(1660),王士祯与京口别驾程昆仑同游金、焦、北固诸名胜,本文便作于此时。它记载了游览焦山的四件畅快之事。作者以诗人的妙笔,寥寥几笔,就勾勒出焦山一带的美景,有诗意之美,有画幅之趣。

  正如杨尚昆所说:“建国后,朱德同志年事已高,但他仍为我军的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而辛勤操劳。他参与领导了空军、海军、装甲兵等军兵种的组建工作,关心后勤工作和军事工业的发展,注重军事院校建设和部队训练工作。”⑦实现军队的正规化,现代化,必须建立起科学的统一的编制体制。一九五○年四月,朱德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整编的问题。当时,人民解放军总人数已达五百五十万人。由于全国解放战争已近尾声,全国形势稳定,没有必要再以大量的军费来维持庞大的军队。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经过充分讨论后决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实行大规模整编,全军的总人数压缩到四百万人,撤销在解放战争中建立起来的四个野战军和兵团的番号。

  五月十六日至三十一日,中共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全军参谋工作会议。

  朱德在会议开幕时到会讲话。他强调军队要实行统一编制并很好地整顿,提高部队战斗力,使它符合未来战争的需要。这次会议根据中央的决定,在全国设立西北、西南、中南、华东、东北、华北六个大军区。军、师、团、营、连实行三三制(即每军三个师、每师三个团、每团三个营??)。步兵师的总人数一律编为一万人左右,并统一武器装备和火炮、机枪的配备。成立省军区、军分区和县(市)人民武装部,领导地方武装工作。这是建国后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的第一次大规模精简整编。

  六月,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和政务院联合发出《关于人民解放军一九五○年的复员工作决定》,指出: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已基本结束,除台湾和西藏待解放外,人民解放军将从战争状态转入正规建军的新时期;还必须复员一部分人员,去参加国家经济建设工作,以帮助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为此,中央决定复员武装人员一百四十万人。

  但就在这时,朝鲜战争爆发了。紧接着,美国又下令第七舰队侵入我国台湾海峡,公然干涉我国内政,还派飞机不断侵入我国须空、领海。根据国际形势中发生的这个突然变化,为了防备美军扩大侵略战争,中共中央军委在七月七日召开国防军事会议。会议由周恩来主持,朱德、聂荣臻、罗荣桓、林彪等出席,初步商定组建东北边防军。这个方案得到毛泽东等的同意。七月十三日,决定组建东北边防军,下辖第十三兵团和炮兵三个师及其他特种部队,共约二十五万五千人,驻扎在邻近中朝边境的地区,捍卫祖国的边疆。

  八月二十三日,朱德参加中共中央军委的会议,再次讨论东北边防军工作问题。九月五日,朱德写信给毛泽东,在认真分析美军在朝鲜战争中的战略战术后,提出:“我们的对策应该是作长期打算。我们除整顿陆军外,应抓紧建设空军、海军以及装甲兵、工兵、炮兵、铁道兵等特种兵。现存的陆军除整编以外,大部分可转为新式兵种。”⑧局势的发展越来越紧急了。当美军向北推进到三八线地区时,周恩来在北京发表讲话指出:中国人民需要在和平而不受威胁的环境下来恢复和发展自己的工农业生产和文化教育工作,“但是为了保卫和平,从不也永不害怕反抗侵略战争。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十月初,美国不顾中国的警告,越过三八线,向北进攻。面对这种严重局势,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毛泽东主持下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出兵援朝问题。会议认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十月八日,毛泽东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发布命令:“为了援助朝鲜人民解放战争,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们的进攻,借以保卫朝鲜人民、中国人民及东方各国人民的利益,着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同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光荣的胜利。”

  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十月十九日黄昏,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赴朝参战。

  朱德对赴朝参战部队极为关心。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遇到重大的战斗行动时,他经常亲自向部队作动员。这次也是一样。十月二十九日,他到山东曲阜看望即将赴朝参战的第九兵团,向第九兵团的干部作报告说:美帝国主义不顾我们警告,越过三八线,直趋我国边境,还有侵略我国东北的阴谋计划。我们决不能置之不理。为了保卫祖国,支援友邻,我们肩负着光荣职责。我们有世界民主阵营的支持,一定能胜利。

  当第十九兵团准备赴朝参战、从西安到达山东兖州后,军委通知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和政治委员李志民到北京。杨得志回忆道:“在中南海,朱总听过我们汇报后,又详细询问了部队集结的各种情况,从武器装备封思想动态,从部队纪律到生活管理,都一一问到了。他对着朝鲜的地图,向我们讲了彭总率领先期入朝部队的情况,问我们还有什么问题需要中央帮助解决。我和志民同志只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请朱总到山东兖州去参加兵团即将召开的团以上干部会议,象打石家庄时那样给我们作指示。我们回部队不到一周,朱总就赶到了兖州。十二月下旬的天气,已经十分寒冷。他一到就和兵团领导交谈,了解会议准备的情况。会议开始前,他要到连队看看战士,我们和医生都说天气太冷,部队住处分散,建议他在有木炭火的房间里分批接见一些指战员的代表。他笑着说:‘毛主席要我到十九兵团来,可不是只来看看杨得志、李志民你们几个人啊!’就这样,他冒着冷风,看望了几个步兵和炮兵连队。由于疲劳和天冷,朱总感冒了,而且发烧、咳嗽。即使这样,他还是带着病给我们十九兵团团以上干部作了报告。他讲抗美援朝的意义,我们兵团的任务,指出可能遇到的困难,要求干部和战士一起摆出困难,找出解决的办法,做到和敌人交手时有胜利的把握。讲完话之后,他还在寒风中与大家合影留念。临离开部队时,他送给师以上干部每人一本刘伯承同志翻译的《兵团战术概述》,并在每本书上亲笔题字。”⑨由于抗美援朝战争的进行,原定的军队复员人数不得不大大缩减,在一九五○年只复员了二十五万人。但部队精简整编仍在继续进行。

  一九五二年一月,朝鲜战场出现了有可能实现停战的形势,国内剿匪等任务也已获得显著成效。中央军委决定继续压缩军队总人数,主要是裁减陆军,而海军、空军和陆军各技术兵种部队的员额有了增加,军队院校有所加强,从而为实现军队现代化打下了重要基矗朝鲜战争实现停战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一九五四年九月二十八日作出《关于成立党的军事委员会的决议》。决定由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等十二人组成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毛泽东任主席。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由彭德怀主持。同年十二月十二日至二十二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召开扩大会议。这次会议认真讨论了实行义务兵役制、军衔制、薪金制三大制度;将六个大军区改为十二个大军区;对公安部队进行整编;还讨论了部队军事训练与干部军事学习等问题。

  一九五五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隆重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授衔授勋典礼。毛泽东主席将元帅军衔的命令状,分别授予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接着,毛泽东主席又将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分别授予参加中国革命战争的有功人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