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过午夜前后即安_生活实用_好文学网,2016年具影响力CEO拉里

导语:拉里佩奇是Google公司的创始人之一,2011年4月4日正式出任谷歌CEO
。下面是关于他的励志故事,欢迎欣赏。

《生活宝典shenghuobaodian.com》讯
央广网的一篇纪实文章《揭秘自杀营救者的十五年:铃声总在响午夜时响起》道出了这样一个规律,深夜12点附近是一个自杀比较普遍时间点。那么,有自杀想法的人,当出现情绪很低落的日子里,深夜12点附近要让自己忙一点儿,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例如看看电视剧,听听歌曲等,亲戚朋友一定要在这个时间段多陪陪它,渡过心理难关。其实,有自杀想法是可以改变的,是可以忘掉的,说到底是心理问题以及对于事物的思想认识问题。

12月14日晚间消息,《福布斯》杂志今日评出了“2016年全球具影响力人物”,共有28位主要公司的CEO跻身该榜单。在具影响力的CEO排名中,谷歌CEO拉里·佩奇高居榜首。下面是关于他的励志故事,欢迎阅读。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站在 Google
公司镁光灯前的都是埃里克·施密特——一位就任过
Novell和太阳微系统等着名公司的职业经理人。而作为 Google
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一直以”产品总裁”的角色深居幕后。用
Google早期的一个比喻,佩奇不再驾驶这辆货车,他已经聘请了一位司机,他只需要在后面做白日梦。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完整内容:

据《赛迪网》报道,1995年夏天的某一天,刚刚从美国密歇根大学拿到理工科学士学位的拉里·佩奇,和一众被斯坦福大学录取的“新生”一起参观这所声名赫赫的学校。给他们做向导的二年级学长,看样子天性喜欢社交,说起话来眉飞色舞,并且时不时跟每个人进行搭讪。

作为硅谷乃至世界企业史上非正统的管理试验之一,Google空降的这位职业经理人承担的不仅仅是公司的日常运营,还包括对佩奇和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所谓的成人监护。因为在投资人看来,这位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并不适合领导一家大公司。

自杀,作为人类社会隐秘的伤口,已是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问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出版的《预防自杀:全球要务》报告,每年全球超过80万人死于自杀,自杀未遂的发生是自杀死亡的25倍。

“我认为他实在是太讨厌了,他在很多问题上都有很强的主见。”很显然,作为学长,夸夸其谈的谢尔盖·布林,给拉里·佩奇留下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佩奇的父亲是密歇根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在他的熏陶下,佩奇从6岁起就热衷于计算机。而布林的童年在苏联度过,6岁时才随着父母移居至美国。同样受作为数学教授的父亲的影响,布林展现出了自己的数学天才。

尽管越来越少地参与公司的日常运营,但涉及重大战略决策时,佩奇仍然是
Google 公司屈指可数的决定性人物,比如
Google数十亿美元购买无线频谱,以及在 2006 年以 16.5
亿美元收购视频分享网站
YouTube。事实上,回顾这些陈年旧事可以发现,Google如日中天的项目,大多来自佩奇当年颇具前瞻的判断。

2002年,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成立,同时开设了心理危机干预热线与自杀者亲友互助小组,15年间,他们每天做的,就是将那些站在“悬崖边缘”的人,一个个地拉回“安全地带”。

初次见面,在不少话题上,佩奇与布林都发生了激烈的争论。相对来说比较内向的佩奇很讨厌布林极为鲜明的个性和看待很多事情的强烈主见,不过,他转念一想—“我也是这样的人”,只是不喜欢表现出来而已。

比如说 Android 项目。2005 年,佩奇希望打造一种手持计算机,它能承载
Google服务遍及全球每一个人的口袋。佩奇看中了由安迪·鲁宾创立的创业公司Android,并将其收购。令人咋舌的是,直到交易完成,佩奇都没有将这比
5000 万美元的交易告诉施密特。

在北京,平均每天约有684人出生,309人死亡,这些生命大多开始或结束于全市医院约6000张产床上,但也有一些例外。

斯坦福大学精英荟萃、竞争激烈,佩奇的父亲给他的忠告是—“做好博士论文,因为这会决定你将来的学术生涯。”佩奇在“扼杀”掉十几个都很有趣的想法后,终把论文的题目确定在了当时正飞速发展的互联网上。

或许是两次空前的成功极大地提升了佩奇对自己管理能力的信心,时隔 10 年后的
2011 年 4 月 4 日,38岁的佩奇接过了“导师”施密特的指挥棒,正式地出任
Google CEO。

比如位于城市北郊回龙观的自杀干预热线中心,5条线路平均每天深夜会接到50个电话,其中11%会是高危来电。

当然,就像所有曲折的创业故事一样,佩奇的开局并不顺利。在Google正式问世之前,佩奇做了很多尝试和准备工作。后来在密歇根大学做演讲时,佩奇说:“你们知道午夜从一个逼真的梦境中醒来是什么感觉吗?你们知道如果床边没有纸笔,而第二天一早就忘个精光又会怎样吗?”“我23岁的时候,就做过一个那样的梦。我猛然惊醒,想着:如果我们能把整个网络下载下来,但仅保存链接会怎样?然后我抓起一支笔写了起来……”

在此后的 3
年里,这位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工程师在管理企业方面表现出了超凡的才干,他一手推动
Google核心业务在商业上的持续成功,另一手以宏大的远见让 Google
保持时代浪尖的姿态。他两次重组管理层,砍掉了大量产品,将旗下各种产品整合在一起,统一了Google
旗帜鲜明的产品和风格,带领 Google 稳健地走过了搜索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

“高危来电,意味着致电者有明确的自杀计划,会在几分钟、半小时、24小时甚至长不超过一周的时间里,进行自杀。”

佩奇初的想法是研究互联网链接结构的问题,当然,那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其实是搜索。互联网的结构和写论文的流程很相似。写论文要以先前发表的论文作为论据,来支持作者自己的论点,后得到自己的结论。要评判一篇论文的好坏,往往要看作者参考的论文数量和质量。同样,每个电脑都是一个节点,而网页上的链接是就是节点的联系。“整个互联网就是有史以来人们创造的大的图,并且还在以惊人的速度在继续成长。”佩奇说。他想在互联网上建立起一种链接,使得人们像写论文找论据一样可以方便地查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并且评估这些资料的质量,把没用的丢掉,让“网络变得更有价值”。

《财富》杂志披露,在过去 3 年里,Google 年增长速度超过
20%,公司的现金储备也从佩奇出任 CEO 时的 370 亿美元增长至约
620亿美元。The Search 一书作者、企业家 John Battelle
评价说:“Google在科技产业可谓‘前无古人’,包括多个方面:财务业绩、市场覆盖范围和远大抱负。”

午夜十二点前后,是夜班热线的波峰期。

佩奇开始研究之后发现,当时整个互联网由大概一千万个文件,以及他们之间无法计数的链接组成。用网络爬虫爬行如此巨大的互联网所需要的计算资源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不过,他还是非常用心地设计了自己的网络爬虫。

如今的 Google
不仅继续坐享庞大的搜索和广告业务其成,还在邮箱、地图、Chrome
等业务全面开花,而作为承载 Google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核心业务,Android
不仅仅占领了全世界超过
80%的智能手机,还正在以构建一个“多屏世界”的目标向电视、可穿戴设备和汽车上蔓延影响力。

“我就想在这个世上留下后的声音。”——这是一个患重度抑郁症的女孩站在楼顶上打来的,她只想问一个“技术性问题”:她站的楼层跳下去是不是肯定会死。她只允许接线员多说三句话。当时才工作两个月的接线员王景娜,把三句话说到了近一个小时,后让女孩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不久后,佩奇的研究项目引起了布林的关注,后者表示:“我和学校中许多的研究小组都有过接触……但是这个却是激动人心的项目,因为它研究了网络—象征人类知识的网络。”

“我们只完成了可能性的 1%,甚至连 1% 都不到……” 2013 年的 Google I/O
大会上,带着嘶哑的声音,拉里·佩奇发表了一段
10分钟的主题演讲,无关商业和产品,佩奇展望了更多未来技术,他认为
Google“应该去创建一些从未存在过的东西。”

还有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因为父母没有答应给他买一个心爱的玩具,想要割腕;

1996年,佩奇把他的网络爬虫正式放到了互联网上,后来他又改进了它,以保证那些受欢迎的站点显示在他们注释的顶端,不受欢迎的沉到底部。在这个过程里,数学天才布林成为了佩奇得力的助手。不久后,他们意识到做搜索是个好主意—“我们拥有了一个查询的好工具,它会给你一个总体上的页面排名,并且会按顺序排列它们。”

2012 年秋天,当 Martin Sorrell 造访 Google 时,拉里·佩奇派了一辆车去 20
英里外的 Rosewood Hotel迎接这位广告大亨,只不过,这这辆克萨斯 SUV
是自己开过去的,它以雷达、传感器和激光扫描仪替代了司机。Sorrell
惊讶地说:“这太不思议了。”

一个大学生,因为被女友抛弃,总是抑制不住爬上高楼的冲动;

当时已经有几个搜索引擎存在,但这些搜索引擎都面临的一个难题是:总是显示不相关的列表,因为它们都是以关键字来排列搜索结果。而佩奇和布林则彻底改变了这一状况,把关联性大、更有意义的结果凸显出来。

作为神秘实验室 Google X
的一个项目,无人驾驶技术并不是佩奇接待贵宾的伎俩。尽管还没有做好投向市场的充足准备,但
Google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在加州的公路上无事故行驶了数十万英里,公司依旧还在为自己的技术在美国获得批准而奔走游说。

一位80多岁的独居老人,打来电话只是想“后试一下”,因为他实在不想每天只吃冻饺子了

粉丝越来越多,Google受到了大家的追捧。为了改进服务,佩奇和布林把更多的页面加入到了索引中,这需要更多的计算资源,但他们没有钱去买新电脑。从网络实验室搞来的硬盘、从系里面找来的闲置CPU,以及斯坦福的校园宽带,都成为了他们继续运营Google的免费资源。服务器一度填满了佩奇的宿舍,后来又把布林的宿舍也变成了Google的办公室。

在距离山景城 Google
plex总部大楼半英里远的一座二层红砖建筑园区,你可能会看到喷泉、公司配发的自行车、带有磨砂玻璃窗的会议室、自动驾驶赛车,还有画着太空升降梯图示的白板。Google
X实验室就位于这里。

……

“我们很幸运,在斯坦福有很多有远见的人,”佩奇后来回忆,“他们并没有因为我们占用过多的网络资源而与我们争吵。”和几年后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受到的冷遇不同,佩奇和布林在斯坦福成为了传奇。他们都知道,自己离运营一家正式的公司不远了。

Google X
里存在着大量疯狂的项目,Google将这些看起来不大可能实现的项目称为“moonshot”,这些项目必须通过激进的方式和突破性技术才能解决,因此,一个moonshot需要大量的资金,即便是该项目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任何成果。

“我现在就在窗户边上站着;我身后就是大海,我晚上的时候打算吃安眠药自杀……“这是心理援助热线,常听到的内容。

创立公司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佩奇去找自己的导师谈话,导师对他说:“试试看吧,如果Google成功了,那自然很好。如果没有成功,你可以回到我们的研究生院继续完成你的学位。”

在佩奇的领导下,“moonshot ”式的创新项目越来越多地公布于众。比如比宽带快
100 倍的互联网连接服务
GoogleFiber、旨在通过向平流层释放热气球为贫困地区带去互联网服务的
Project
Loon。在科技之外,Google甚至希望在生物技术领域有所作为,比如对生物技术公司
Calico 投资数亿美元,研究延长人类寿命的技术。

2002年建成运行的北京心理援助热线,是当时全国仅有的几家24小时心理援助热线。现有的27名接线员,要在24小时内不间断地接听来自全国的求助热线,求助的内容包括:心理咨询、情绪疏导和自杀干预。

“好吧,为什么不呢?”佩奇说。

在媒体的大肆渲染下,大众对于 Google
这些神乎其神的项目似乎已经麻木了,尤其是
Google成熟的产品尚离人们很遥远时,这些虚无缥缈的未来科技更是让大众无所适从。

“首先是要保证他的安全,态度上要接纳理解甚至支持,然后跟他一起去寻找这种资源,跟他探讨遇到的问题,有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也会去问他,有没有信任的朋友和家人,取得联系,让他们也能关注他的安全。“

1998年9月,Google公司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曼罗帕克正式成立。在此之前,为了筹集资金,佩奇和布林东奔西走,终从导师和家人、朋友手里拿到了100万美元。起初Google只有3名员工,半年后增加到8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