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开过了,唐诗鉴赏

幼女词

汴河亭

  花儿开过了,果子结完了:
  一春的香雨被一夏的骄阳炙干了,
  一夏的荣华被一秋的馋风扫尽了。
  如今败叶枯枝,便是你的余剩了。
  天寒风紧,冻哑了我的心琴;
  我惯唱的颂歌如今竟唱不成。
  但是,且莫伤心,我的爱,
  琴弦虽不鸣了,音乐依然在。
  只要灵魂不灭,记忆不死,纵使
  你的荣华永逝(这原是没有的事),
  我敢说那已消的春梦的余痕,
  还永远是你我的生命的生命!
  况且永继的荣花,顿刻的凋落——
  两两相形,又算得了些什么?
  今科的假眠,也不过是明春的
  更烈的生命所必需的休息。
  所以不怕花残,果烂,叶败,枝空,
  那缜密的爱的根网总不一刻放松;
  他总是绊着,抓着,咬着我的心,
  他要抽尽我的生命供给你的生命!
  爱啊!上帝不曾因青春的暂退,
  就要将这个世界一齐捣毁,
  我也不曾因你的花儿暂谢,
  就敢失望,想另种一朵来代他!
  (曾收入《红烛》,1923 年,上海泰东图书局)

施肩吾

许浑

  幼女才六岁, 未知巧与拙。
  向夜在堂前, 学人拜新月。

  广陵花盛帝东游, 先劈昆仑一派流。
  百二禁兵辞象阙, 三千宫女下龙舟。
  凝云鼓震星辰动, 拂浪旗开日月浮。
  四海义师归有道, 迷楼还似景阳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