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中夜起望西园值月上

减字浣溪沙·秋水夕阳演漾金

  贺铸  

  秋水斜阳演漾金,远山隐约隔平林。几家山村几声砧。
  记得西楼凝醉眼,昔年山水似近来。只无人与共登临。

  这首词写别后的惨恻兼及怀人。上片写登临所见,下片纪念过去的欢会以崛起物旧人非的无语情况。

  “秋水斜阳演漾金,远山隐约隔平林”二句描绘景物:清澈的秋波,映着斜阳,漾起道道昔酒。一片片平整的山林延伸着,平林那边,模模糊糊地横着远山。这两句抓住秋日晚上时光最天下无敌的花香鸟语来描写,将那“秋水”、“斜阳”、“远山”、“平林”描绘得曲尽其妙。

  “几家山村几声砧”紧承上句而来,仍写登临所见到的和听到的:疏疏的村子,散见在川原上。隐隐之中,但见云雾缭绕,徐徐升腾。时有时无之中,但听得那单调的砧杵捶衣之声。

  上片三句,单看诗人所勾画的这幅孟月晚景图,就像只是纯客观的写生,诗人视听之际,究竟有哪些心思移位,并不便于见到。实际上,等读者读完全词,反回头来再细致回味那上片三句的山山水水描摹,便觉那三句貌似纯客观的风景描摹,不含诗人的主观心绪,实则不然。那秋水斜阳,那远山平林,那乡下砧声,句句情思化,句句都以作家心中眼中之景,都有大器晚成种说不出、道不明的伤悲心绪寄寓在那之中。那与梁元帝:“登楼一望,唯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的赋吟和李十九《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就地难受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具备不期而同之妙,不过比梁、李之作更委婉,更含蓄,更腾挪跌宕,更丰富情趣。

  “记得西楼凝醉眼,昔年光景似如今”二句急转,由上片的前边景象铺陈转而回溯过去的乐事。记得那个时候在西楼之上,吃酒赏景,多人酒足饭饱之际,执手相向,醉眼相望,深情厚意。近期这时的风物如故,而触景伤情,倍觉凄凉。本来,词的上片所写之景,只有大器晚成幅,但当我们读到这两句时,却发掘原本就像是只是枯燥没味地再次出现前段时间风光的写法至此却起了扭转,虚实相生,现身两幅图景:风姿洒脱幅是前几天诗人独立面对的前边之景;生龙活虎幅则是有雅观的女孩子作伴,诗人当初凝着醉眼所饱览的早年之景。昔日之景是由眼下之景所唤起,呈今后小说家的心幕上。两幅图景风物似无变化,但“凝醉眼”三字却鲜明透表露过去登览时是怎么着舒适,遂与明日组成令人怅惋的相比。

  “只无人与共登临”那句是全词的词眼。上片所写的那晚秋斜阳,那远山平林,那村落砧声,至此便知皆以散文家“此一时”、“良辰好景虚设”的心理物态化展现。那末句的点醒,令人于言外得之,倍觉其百感苍茫,含蓄深厚。

  历来的词论家们很赏识词的下片,认为:“只用数虚字盘旋唱叹,而气象毕现,神乎技矣。”(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意气风发)细细品味,所谓“数虚字盘旋唱叹”当指用“记得”、“只无”兜起了下片三句,把时间跨度极大的未来两幅情景,绾结到了同盟,诗人的心神浮游其间,表现出后生可畏连串似恍若千年,内容沉郁无限,而在遣词造语上,收纵变化,却又最为自然。结尾一句,巧妙点醒,触手生春类也。陈廷焯赞扬说:“贺老小词,工于结句,往往有通首渲染,至结处单笔叫醒,遂使全篇实处皆虚,最属胜境。”(《白雨斋词话》)卷八)观此词之结句,可以知道陈氏之论不谬矣!(胡群英)

诉衷情·出林杏子落金盘

  周邦彦  

  出林杏子落金盘。齿软怕尝酸。可惜半残青紫,犹印小唇丹。南陌上,落花闲。雨斑斑。一言不发,风流罗曼蒂克段伤春,都在眉间。

  那是风姿洒脱首写少女伤春的词。青娥伤春,在周邦彦在此以前的小说家诗人中有为数不菲人写过,但跟尝果怕酸联系起来,却是稀有的。周邦彦那首词由青娥尝果写到伤春,过渡自然,联系紧凑。

  “红杏枝头春意闹”,(宋祁《玉楼春》),可以看到杏子成熟,当在七月时节了,新摘来的杏子放在金盘里,光泽鲜艳明丽,不用“置金盘”,而用“落金盘”,因“落”字有从摘下到放置进程的动态感,即摘下归入的情趣,比“置”字生动得多。新出林的杏子特点是鲜脆,逗人心爱。但又由于是新摘,未有完全熟透,味道是酸多甜少,颜色青紫而不太红。而大妈娘好奇,好特殊,看见鲜果以先尝为快。但乍尝之后,便觉味酸而齿软了。正如韦应物诗“试摘犹酸亦未黄。”女郎怕酸,不敢再吃,只剩余大半个吃剩的杏子。青棕黑的残杏,留下青娥风华正茂道小小的口红印迹,唇丹与青紫相间,在作家看来,简直是生龙活虎种美的享受。而那位姑娘也迟早因怕酸而攒眉蹙额,娇态可掬,更招人爱护了。所以诗人用了“可惜”二字,而不用“留得”二字。因为那不只是在写半枚残杏,而是通过残杏写少女。

  下片先从青娥眼里写周边际遇,南陌上,各处落花狼藉,春雨斑斑,送走了青春。真是春雨严酷,落花有恨。那三句似与上下文毫不相关系。但看最后三句之后,便可心拿到那三句境遇描写对童女的伤春情结起了铺垫功效。便是在这里样叁个落花春雨的糊涂气氛中,才使女郎感觉“落花风雨更伤春。”(晏殊《浣溪沙》)而伤春心事“都在眉间”。也等于说因伤春而愁眉深锁。对于青年青娥来讲,伤春每由动情引起。对花落春归,感岁月如流,年华逝水,因此有了某种爱情意识的弹跳,那是足以知道的。但那却是少女不可拆穿的内心世界的私人商品房,所以他只可以一言不发,整天攒眉。

  上片说的千金因尝杏怕酸而攒眉,那是在世中的不经常现象,女郎因爱上伤春而攒眉,则是活着中的必然现象。那二种情景在词中来了个巧合,女郎以尝杏怕酸而攒眉,美妙地掩瞒了她因爱上而攒眉,隐敝了他心底的秘闻,可谓妙合无垠,那也多亏我思考细密,独具匠心之处。

  那首词上下两片初看似非亲非故系,不易衔接,实则用暗线贯串,自然过渡,布局波折。小编又擅长刻画女人思维,将女人心情活动与山水描摹奇妙组合,所未来来评价周词的都比很赞美她的词法,如清陈世焜云:“词至美成,开合不平静,包扫一切。”(《云韶集》卷四)(王俨思)

中夜起望西园值月上

柳宗元

  觉闻繁露坠, 开户临西园。
  寒月上东岭, 泠泠疏竹根。
  石泉远逾响, 山鸟时生机勃勃喧。
  倚楹遂至旦, 寂寞将何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