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生与死,菏泽市三学净苑举办新春祈福纳祥系列法会

石破天听着二人说话,倒有一大半难以索解,只想:“石夫人这般想念她孩儿。听来好象她儿子是给雪山派擒去啦,我不如便跟他们同上凌霄城去,助他们救人。她不是说想找几个帮手么?”正寻思间,忽听得远处蹄声隐隐,有十余匹马疾驰而来。
石清夫妇跟着也听到了,两人不再谈论儿子,默然而坐。
过不多时,马蹄声渐近,有人叫道:“在这里了!”跟着有人叫道:“石师弟、闵师妹,我们有几句话说。”
石清、闵柔听得是冲虚的呼声,略感诧异,双双纵出。石清问道:“冲虚师哥,观中有什么事么?”只见天虚、冲虚以及其他十余个师兄弟都骑在马上,其中两个道人怀中又都抱着一人。其时天色未明,看不清那二人是谁。
冲虚气急败坏的大声说道:“石……石师弟、闵师妹,你们在观中抢不到那赏善罚恶两块铜牌,怎地另使诡计,又抢了去?要抢铜牌,那也罢了,怎地竟下毒手打死了照虚、通虚两个师弟,那……那……实在太不成话了!”
石清和闵柔听他这么说,都大吃一惊。石清道:“照虚、通虚两位师哥遭了人家毒手,这……这……这是从何说起?两位师哥给……给人打死了?”他关切两位师兄的安危,一时之间,也不及为自己分辩洗刷。
冲虚怒气冲冲的说道:“也不知你去勾结了什么下三滥的匪徒,竟敢使用最为人所不齿的剧毒。两个师弟虽然尚未断气,这时恐怕也差不多了。”石清道:“我瞧瞧。”说着走近身去,要去瞧照虚、通虚二人。刷刷几声,几名道人拔出剑来,挡住在了石清的去路。天虚叹道:“让路!石师弟岂是那样的人。”那几名道人哼的一声,撤剑让道。
石清从怀中取出火摺打亮了,照向照虚、通虚脸上,史见二道脸上一片紫黑,确是中了剧毒,一探二人鼻息,呼吸微弱,性命已在顷刻之间。上清观的武功原有过人之长。照虚、通虚二道内力深厚,又均非直中石破天的毒掌,只是闻到他掌上逼出来的毒气,因而晕眩栽倒,但饶是如此,显然也是挨不了一时三刻。石清回头问道:“师妹,你瞧这是那一派人下的毒手?”这一回头,只见七八名师兄弟各挺长剑,已将夫妇二人围在垓心。
闵柔对群道的敌意只作视而不见,接过石清手中火摺,挨近去瞧二人脸色,微微闻到二道口鼻中呼出来的毒气,便觉头晕,不由得退了一步,沉吟道:“江湖上没见过这般毒药。请问冲虚师哥,这两位师哥是怎生中的毒?是误服了毒药呢?还是中了敌人喂毒暗器?身上可有伤痕?”
冲虚怒道:“我怎知道?我们正是来问你呢?你这婆娘鬼鬼祟祟的不是好人,多半是适才吃饭之时,你争铜牌不得,便在酒中下了毒药。否则为什么旁人不中毒,偏偏铜牌在照虚师弟向上,他就中了毒,而……而……怀中的铜牌,又给你们盗了去?”
闵柔只气得脸容失色,但她天性温柔,自幼对诸位师兄谦和有礼,不愿和他们作口舌之争,眼眶中泪水却已滚来滚去,险些便要夺眶而出。石清知道这中间必有重大误会,自己夫妇二人在上清观中抢夺铜牌未得,照虚便身中剧毒而失了铜牌,自己夫妇确是身处重大嫌疑之地。他伸出左手握住妻子右掌,意示安慰,一时也彷徨无计。闵柔道:“我……我……”
只说得两个“我”字,已哭了出来,别瞧她是剑术通神、威震江湖的女杰,在受到这般重大委屈之时,却也和寻常女子一般的柔弱。
冲虚怒冲冲的道:“你再哭多几声,能把我两个师弟哭活来吗,猫哭耗子……”
一句话没说完,忽听身后有人大声道:“你们怎地不分青红皂白,胡乱冤枉好人?”
众人听那人话声中气充沛,都是一惊,一齐回过头来,只见数丈外站着一个衣衫不整的汉子,其时东方渐明,瞧他脸容,似乎年纪甚轻。
石清、闵柔见到那少年,都是喜出望外。闵柔更是“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道:“你…
…你……”总算她江湖阅厉甚富,那“玉儿”两字才没叫出口来。
这少年正是石破天,他躲在草丛之中,听到群道责问石清夫妇,心想自己若是出头,不免要和群道动手,自己一双毒掌,杀人必多,实在十分的不愿。但听冲虚越说越凶,石夫人更给他骂得哭了起来,再也忍耐不住,当即挺身而出。
冲虚大声喝道:“你是什么人?怎知我们是冤枉人了?”石破天道:“石庄主和石夫人没拿你们的铜牌,你们硬说他们拿了,那不是冤枉人么?”冲虚挺剑踏上一步,道:“你这小孩子又知道什么了,却在这里胡说八道!”
石破天道:“我自然知道。”他本想实说是自己拿了,但想只要一说出口,对方定要抢夺,自己倘若不还,势必动手,那么又要杀人,是以忍住不说。
冲虚心中一动:“说不定这少年得悉其中情由。”便问:“那么是谁拿的?”
石破天道:“总而言之,决不是石庄主、石夫人拿的。你们得罪了他们,又惹得石夫人哭了,大是不该,快快向石夫人陪礼吧。”
闵柔陡然间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牵肚挂肠的孩儿安然无恙,已是不胜之喜,这时听得他叫冲虚向自己陪礼,全是维护母亲之意。她生了两个儿子,花了无数心血,流了无数眼泪,直到此刻,才听到儿子说一句回护母亲的言语,登时情怀大慰,只觉过去二十年来为他而受的诸般辛劳、伤心、焦虑、屈辱,那是全都不枉了。
石清见妻子喜动颜色,眼泪却涔涔而下,明白她的心意,一直捏着她手掌的手又紧了一紧,心中也想:“玉儿虽有种种不肖,对母亲倒是极有孝心。”
冲虚听他出言顶撞,心下大怒,高声道:“你是谁?凭什么来叫我向石夫人陪礼?”
闵柔心中一欢喜,对冲虚的冤责已丝毫不以为意,生怕儿子和他冲突起来,伤了师门的和气,忙道:“冲虚师哥是一时误会,大家自己人,说明白了就是,又陪什么礼了。”转头向石破天柔声道:“这里的都是师伯、师叔,你磕头行礼吧。”
石破天对闵柔本就大有好感,这时见她脸色温和,泪眼盈盈的瞧着自己,充满了爱怜之情,一生之中,实是从未有谁对自己如此的真心怜爱,不由得热血上涌,但觉不论她叫自己去做什么都是万死不辞,磕几个头又算得什么?当下不加思索,双膝跪地,向冲虚磕头,说道:“石夫人叫我向你们磕头,我就磕了!”
天虚、冲虚等都是一呆,眼见石破天对闵柔如此顺服,心想石清有两个儿子,一个给仇家杀了,一个给人掳去,这少年多半是他夫妇的弟子。
冲虚脾气虽然暴躁,究竟是玄门练气有道之士,见石破天行此大礼,胸中怒气登平,当即翻身下马,伸手扶起,道:“不须如此客气!”那知石破天心想石夫人叫自己磕头,总须磕完才行,冲虚伸手来扶,却不即行起身。冲虚一扶之下,只觉对方的身子端凝如山,竟是纹风不动,不禁又是怒气上冲:“你当我长辈,却自恃内功了得,在我面前显本事来了!”
当下吸一口气,将内力运到双臂之上,用力向上一抬,要将他掀一个筋斗。

《无量寿经》读诵及三时系念法会

爱情苍老了青春容颜

传统文化公益论坛

过往琢磨了峥嵘岁月

放生皈依

用喜悦迎接新的生命

佛教在线山东讯三学净苑住持开应法师为感念佛陀恩泽,在新春佳节之际举办祈福纳祥系列法会,以祈愿世界和平、正法久住,祝愿大众新春大吉、道业早成。

用泪水洗涤落魄的灵魂

2016年2月13日至2月15日,于三学净苑华严讲堂举办《无量寿经》读诵法会,以令大众业障蠲除、福慧增长、得生净土、圆成佛道。

在净土里埋葬纯洁的心

2月18日至2月20日,开应法师邀请国内优秀的传统文化老师,包括杨瑞教授、郭子华老师、马益玲老师、梅华平老师、赵苡老师等一行5人,共同为菏泽市民奉献了落实孝道与圣贤文化的视听盛宴。现场大众均感受到了传统文化“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大爱精神。

道一声阿弥陀佛渡化此生

2月22日,元宵佳节,开应法师主持洒净仪式,又为超荐亡灵永离业海、往生净土而举办三时系念佛事。当日午斋中的汤圆,使大众感受到佛陀的慈悲与祝福,祈愿:世界和平、天下大同,众生早日团圆于极乐家园。

回首贮息生命演绎的精彩格局

2月23日上午,开应法师法师亲自带领菏泽市民及信众参加放生,以令诸水族众生闻佛法、蒙诸佛菩萨加持而早日离苦得乐;下午三学净苑为大众传授了三皈依。至此,三学净苑新春祈福纳祥系列法会圆满落下帷幕。

故事里的我们刻画着辛酸历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