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军事历史_好文学网,美艳绝伦之五十五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孙科作为国父孙中山先生唯一的子嗣,他一生的表现被认为平庸无奇,因为没有什么大的政绩和学术可以名扬天下。他甚至被一些国民党元老拿来和蜀汉后主刘禅相提并论,称其为“扶不起的阿斗”。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第五十五章、爱得情真意驽

顾顺章生活腐化,挪用中共有限经费于挥霍对当时与他有过接触的中共重要人物是有同感的。多次采访过陈赓的穆欣先生说:“他的家里只有陈赓同志能去。陈赓同志去过两次,发现顾顺章生活腐化,花天酒地,乱搞女人,抽鸦片烟。”

为何说孙科是扶不起的阿斗?

婉梅不住的祈祷,命运为啥对她这样,将来的路又是怎样,她只有靠老天和上帝的保佑。

顾顺章生活腐化乱搞女人

孙科,字建华,号哲生,1891年10月20日出生于广东省香山县,是孙中山和其原配卢慕贞结婚六年后所生。1895年第一次广州起义失败后,孙科跟随祖母和母亲、妹妹,漂洋过海来到了美国檀香山,投奔伯父孙眉。孙科师从黄端祥学习古典国学,五年的学习为孙科打下了坚实的国学基础。

如果说是爱情开端的话,她们之间早就编织情网了,她把一切都给了他,因为她爱他。

1938年11月28日,住在苏联克拉奇克疗养院的杨之华,以杜宁的笔名写了《叛徒顾顺章叛变的经过和教训》一文,文中对顾顺章的特点作了归纳,其特点如下:

十岁的时候,孙科在伯父的帮助下进入西方学校学习。读中学的时候,远在万里之外的英国的父亲孙中山也不忘对儿子的教导,从英国寄了一套“人人文库”丛书给他,这套一百多册的英文文学书籍,都是名家所着的小说、剧本等。

她无需装扮自己,因为那颗狂热跳动的心,早就归属他。

一是人矮,精干,多计谋,滑头,勇敢,变戏法的技术很高明;二是不多说话,他不曾对同志说过自己的履历和社会关系;三是平日不看文件,开会不常说话;四是生活浪漫。

孙中山在信中告诫儿子,要想使英文进步快,光靠学校的课本是远远不够的,必须阅读文学名着,久而久之,自然会进步。这些洋溢着浓浓父爱的谆谆教导,时至今日看来仍不过时。除此之外,孙科在中学毕业时,孙中山还亲自帮他挑选学校。

晓荷此时,象一只温顺的羔羊,趴在那,她柔情地抚爱他,仿佛他的存在,是她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杨之华,又名杨音、杨艺华,曾用名文严,化名杜宁,浙江萧山人,1900年1月生。瞿秋白的妻子。1922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转为中共党员。大革命失败前,在上海从事革命工作,曾任中共上海区委妇女运动委员会主任,与顾顺章共过事,同为中共五大中央委员,担任中共中央妇女部部长。中共从武汉迁回上海后至赴苏参加中共六大之前,又与顾顺章在中共中央机关共事,她对顾顺章的印象应该是比较客观的。

1907年,孙科在檀香山加入了父亲缔造的组织同盟会。之后,孙科兼任了《自由新报》《大声周报》《少年中国农报》等革命报刊的编译工作。1912年,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后,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孙科曾一度回国,协助父亲工作。

晓荷看她这样,紧紧握住她的手,向他投去爱慕的目光。

张国焘对顾顺章的印象是“精干”、“能干”、“有才华”,对服务工作周到和“十分卖力”,搞秘密情报工作花钱太多等。

孙中山辞职后,孙科又来到了美国加州大学继续深造,主修文科,兼修理科。在美期间,孙科还与相爱了多年的表妹陈淑英修成正果,喜结连理。学习之余,孙科经常受邀讲述中国的革命问题,同时还经常为《民生报》编译俄国革命新闻,以及撰写国际问题的社论,在读者之间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梅,我好吗?你看我这样可爱吗?婉梅摸了摸晓荷的头,说道:

自五卅运动起就认识顾顺章的郑超麟对顾的印象是服从上级指挥,工作周到,处事果断。

除此之外,孙科还经常参加社交活动。1914年,孙中山的战友黄兴访美期间,孙科承担了翻译工作。后来孙科回国,担任了广东省省长所辖下的广州市政厅厅长。

“好!你太可爱了,我喜欢死了。”

撇开其他暂且不说,顾顺章的精干能干,有才华奇技,有勇有谋,处事果断,服务周到等特点,在他加入中共至叛变中共之前,的确为中共做了好事,仅大革命失败后,中共中央机关从武汉迁回上海在他叛变之前能稳步站脚这一点,他是有功劳的。但是,顾顺章在为中共服务过程也有许多不良的表现,如讲江湖义气以致发展革命队伍良莠不分,滥用职权动用革命力量为朋友报私仇,惩处敌人时有扩大打击面和蛮干现象,铺张浪费和生活浪漫,个人英雄主义和居功自傲等。

孙科能够被委以重任,不是靠他老子孙中山的光环,而且当时孙中山认为孙科还太年轻,不能委以重任,所以说孙科的任命更主要的是他的确具有一些别人所不具备的才能。不然肯定为人诟病,更会像时下的某些官二代那样,老子是儿子的通行证,儿子是老子的墓志铭。孙科主政期间,以雷厉风行着称。

“特别是你那————”婉梅说到这,就停了下来。

顾顺章讲江湖义气以致发展革命队伍良莠不分,渔龙混杂。

在任期间,孙科组织审定了广州组织条例,“明定市政厅下设公安、工务、财政、教育、卫生、公用六局”,其中“公安”与“公用”两局名称为孙科首创,后来被沿用到各个地方,而“公安”一局名称更是沿用至今。不过当时“公安”所涵盖的范围比现在要广,囊括了警察、自卫、消防等。

“你接着说,怎么停下不说了?”

第二章已经提到在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之前,顾顺章担任上海工人纠察队总指挥。为了扩大革命队伍和壮大革命力量,上海工人纠察队进行招兵买马。顾顺章借机把他在上海的帮会兄弟招罗过来,充实到工人纠察队中去。这些帮会兄弟作战比较勇敢,敢于冲锋陷阵,但时有违反纪律的行为发生,如只听顾顺章的话,其他领导指挥不动,行为不受纪律约束,内部斗殴外部扰民等。中共上海区委书记罗亦农及时发现,提出严肃批评和要求顾顺章马上整改。虽然顾顺章对此过后进行改正,把明显的不良行为的帮会兄弟辞退出去。但是他并没有以此为教训,不再重犯。中共中央回迁上海后特科红队重组,顾顺章利用革命用人之际,利用职权,故态复萌,又把他以前的帮会兄弟拉进红队,使革命队伍又出现良莠不分、渔龙混杂,造成队伍组织成份不纯和队伍思想不纯。

后来广州市政体制改革,广州改为特别市,孙科担任首任市长。这一任命充分肯定了孙科之前在广州市政厅长任上所做的工作,也从侧面说明了孙科之所以被委以重任并非是靠孙中山的光环,而孙科也绝非无能之辈。孙科接任后,继续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致力于带领广州走向近代化。

婉梅羞怯地看了看晓荷,脸上顿时布满了红晕。

队伍不纯必然会做出违背中共的原则和组织纪律的事来。1928年3月,红队有些队员以夺取武器为借口,在上海鼎新旅馆打死了前来上海购买武器搞地主武装的李仲丹。这事出了乱子,带来严重后果,参与其事的红队队员大部分被捕,有的叛变,有的在狱中病死,使红队的战斗力量受到严重损失。

为难能可贵的是,孙科还致力于提高市民的素质,兴办各种学校,有时还亲自去上课。除此之外,他还邀请汪精卫、胡汉民等国民党名流来讲课。当孙中山的革命军出现经济困难时,还是孙科在广州为其筹集资金,予以大力支持,因而广州成为了国民政府的重要阵地。

“那怕啥,还怕羞,人家什么都给你了,你都看到了,那还有啥不好意思的。”

顾顺章还讲江湖义气滥用职权带红队去帮他以前帮会哥们顾竹轩打架。

孙科曾为筹集粮饷竭尽全力,然而有人却控告他贪污敛财,这种传言很快传遍了大街小巷。孙中山听说后焦虑不安,胡汉民劝慰孙中山道:“除非不做官,做官就免不了招致谤怨。若非哲生尽力,大本营每年的军需如何张罗?我看哲生对市府经管钱银,不会有问题,他市长任内连换了三次财政局长。”孙中山听了胡汉民的分析后,才稍稍释怀。

“不,我怕你笑我。”

顾竹轩,苏北人,青帮“通”字辈流氓,以出租人力车起家,后来成为上海新天蟾舞台戏院的老板,以前是顾顺章的“哥们”。顾竹轩在戏院行业竞争中与另一家戏院老板常春恒发生矛盾。顾竹轩找到以前的哥们顾顺章,向他诉说常春恒不择手段拆他的台子挖他的墙角,使他的生意日益走下坡,并请求顾顺章帮忙。顾顺章不分是非,不考虑红队是中共的武装队伍和中共中央的保卫队伍,不是个人的私有财产,不允许动用这支队伍办私事,泄私愤图报复。他便带领红队队员去帮助顾竹轩打架,后把常春恒打死。

然而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孙科亦是如此。1923年,孙科因为筹集军饷的问题遭到孙中山的责骂。孙科心中以为是胡汉民假借命令索钱,是在挑拨他与父亲的不和,一怒之下,孙科用手中的拐杖朝胡汉民打去,胡汉民躲了过去,却因手杖打到了玻璃上惊动了孙中山。

“那怎会呢?如果要怕我就不会动你,更不能赤身裸体让你看,我不是特别爱你吗?才这个样子呢?”

顾顺章镇压叛徒特务时扩大打击面,采取威慑敌特手段时蛮干,制造“红色恐怖”。

孙中山盛怒之下,拔出卫士的驳壳枪瞄向孙科,幸而有李烈钧等人的劝阻,孙科才躲过一劫。估计孙中山大义灭亲是假,装腔作秀是真。他就料到了会有人拦着才这样,要是没人拦着,他也真下不去手。您说是吗?

婉梅听他这么一说,终于开口了,小声地说:

银河在线注册,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形势处于低潮,昔日的盟友国民党疯狂屠杀中共党人和革命志士,天下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有些在大革命高潮加入中共队伍的党员经不起严峻形势的考验而自首叛变,出卖组织和同志。为了遏制这股歪风,中共制定了对之打击镇压之政策。但是是有条件和前提的:危害大的才打,不准打公开的特务,不准搞绑票。

这次事件的确错在孙科,胡汉民是奉了孙中山的命令派人到广州孙科那里要钱的,孙科不给也就罢了,还撕毁了手令。后来孙中山急于知道军饷动向,责问胡汉民,无奈之下,只好如实相报。

“特别是你那小毛,什么太可爱了。”

中共一直认为:个人恐怖政策并非争取群众的政策。隐蔽战线的斗争的政治方向是争取群众,使社会各阶层的群众同情中共,甚至站在中共的一边,至少要使群众中立,不为敌所用。恐怖行动虽然可以使叛徒、特务害怕,却是万不得已的手段。

不曾想却遭致孙科的嫉恨,要知道当时选孙科主政广州时,胡汉民是大力支持的。后来孙科出现贪污风波,也是胡汉民向孙中山劝慰的。所以说孙科这一点做得很不厚道。

“你看,你的身子多白润,太迷人了。来让我摸摸————–”

顾顺章对中共这一隐蔽战线斗争的指导原则是有看法的,他讥笑中共坚持这一原则的同志,他说过:处决一个叛徒或特务,胜似争取一百个群众。他把这样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化为单纯的恐怖行动。

北伐之时,蒋介石羽翼日渐丰满,1927年4月8日在南京另起炉灶,组建了所谓的南京国民政府,与武汉国民政府分庭抗礼,并且开展残忍地捕杀共产党人的清党行动。而在国民党一方,宁汉分裂使得许多国民党人坐卧不安,试图促成宁汉合流。孙科就是其中撮合两方为卖力的一个。

婉梅说到这,把手伸过去,深情地摸着他。

顾顺章自恃是中共特科的负责人又兼行动科科长,凌驾于组织之上,严重违背中共的政策和策略,打着“叛徒特务违害革命,必须消灭”这冠冕堂皇的口号,不管危害大小,不加区别地加以镇压。这种做法,一时在上海滩营造了“红色恐怖“的气氛,威慑了叛徒特务,使叛徒特务危害革命的张狂行为有所收敛。但是这种做法也带来了严重的负面作用,它易于引起群众对中共反感和不同情,脱离了群众,孤立了自己,造成了很不好的政治影响。

孙科是孙中山的子嗣,的确是十分适合的人选,因为各方均表示遵循总理遗志,标榜自己是总理的忠实信徒。7月15日,以汪精卫为首的武汉国民政府正式与共产党决裂,发动了历史上和蒋介石“四·一二”齐名的“七·一五政变”。

晓荷也极力的配合,享受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