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绝伦之四十七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美艳绝伦之四十五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银河在线注册

“叫我春香———–”

春香自从那次同晓荷做爱之后,便心存一种欲念,就是难以忘掉他那白净如雪的身子,特别是他那男性阳刚的美,让她无法忘怀。

轮船开走了,顺江而下。

此时晓荷产生是否真是她儿子的错觉。

晓荷愣了一下,她就不耐烦了。

韩艳玲来到换衣室,换了一条无背带式绿色弹力泳衣,将头发挽成一团,花手绢系在脑上,赤着脚踩着微烫的沙子,走向他。

他疯狂的扑了上去,把他搂住,晓荷想挣,也挣脱不了,就象全身被箍紧似的,越挣越紧,他象钳子一样搂得更紧。

“真的,你不是说假话吧?”

“是的,我喜欢日光浴,你呢?”他问。

“没有,我只是自叹而已。”

她一边说,一边搂着他的腿,象一个可怜的母狮一样,求着晓荷。

“韩小姐,有兴趣来晒晒日光浴吗?当然,游泳也行!”

“你想回去,可以,但你能走出去吗?”

博斌的想法,也许有些过于个人的偏激,但你仔细回想一下也不无道理。总而言之,长话短说,博斌和他爱意的人,便又踏上回归都市的飞机,飞回了院校。

当时把他为实吓了一跳,可他睁大了眼睛,啊!仙女,简直是个仙女。

“看把你累的,不经常锻炼吧?都出这么多汗,走咱们先洗一下,解解乏。”

第二天,她早早起来,看着床上躺着的晓荷,露着屁股,正好一缕晨光从窗外投射进来,照在他的屁股上,显得是那么的白嫩光滑。

“你来吧,我是你的人,我要把一切给你!”

“不,这不能,我要回去。”

第四十五章、领悟爱的精神

第四十六章、初恋时的滋味

“啊!你—————-你原来是—————–”

“来,为了咱俩再次重逢,干杯!”

要是始终留在十七岁该有多好啊!

他们来到一个很开阔的地方,场地不少,有各种球类玩的场所,什么网球、篮球、羽毛球、还有棒球等等场地,晓荷看了很是惊讶。

“当然美,太惹人喜爱了。”晓荷说。

“给我来信!”韩艳玲摇着手,不舍地望着他。

“荷,你对我这样好,我真感动——”

大厅里骤然安静,跳舞宾客的目光从四面八方射向了她。

他眼睛潮湿地望着她想对她说什么,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吻了吻她,就转过身去,摇摇晃晃踩着浮桥,上了轮船。

“块脱,什么都脱了,你不要磨蹭。”

晓荷欣赏了一会后,便脱下衣服,腆着身子,光用胡须刷她两座玉峰,中间的深谷,继续往上,由于已到额头往后是头发,一阵狂吻,左右手齐动,握住了两只花果似的乳房,如同握住了两个皮球般,即柔软又有弹性,抚摸了一阵后,手顺着往下摸去,嘴巴又埋在双峰之间,不住地用下巴摩擦着双乳。

“典型的东方女性!”他说:

晓荷在她那整整逗留了一天,便又回到了家中。这一夜,晓荷几乎未眠,他反复想着璐璐,李娜那青春迷人的胴体,想着刘春香那成熟美丽的味道,想着韩艳玲那多姿多彩可爱的美丽和眼神————-

“还怕羞吗?”她挑逗地望着他。

“静荷,你常来日光浴吗?”

他的嘴也不停,在他身上肆无忌惮地吻着、啃着,直把他弄得全身抖动。

大厅里发出了一阵短暂的惊呼。

韩艳玲非常平静的说道:

“我是男的,怎么穿女性的游泳衣呢?”

她双眼如两洼撩拨人的清泉,美丽的脸上漾着充满魅力的微笑。

静荷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他打量着她。

“小伙子,你好哇!在看大海呢?”

他睁开眼,看着她,轻声说道:

静荷躺在那里,浑身黑得发亮,他体格健壮,胸肌发达,虽在阳光下眯缝着眼睛,仍透出一种诱人男性胴体的阳刚之美。

“不——–不——–不———别这样——我还———-”

晓荷经过和她一阵狂风暴雨的狂欲后,穿好衣服,起身要走,她还没等他挪动脚步,一下把他的腿抱住,哀求着说:

她没有想到,这一走,从此音信缈无。

晓荷回答道,他又反问道:

室内弥漫着扑鼻的花香。

静荷的听觉和嗅觉极灵,他连眼皮都没眨动一下,就说:

“别说了,在我的眼中,你一点不老————-”

这天,她正独自一人在小屋中徘徊,突然,看到远方走过来一个人,顺着窗子望去,她惊叫了一声:

静荷看到穿着弹力泳装的韩艳玲,身形无比优美,不禁赞叹一声。

他领着他来到一个网球场地,说道:

自从璐璐和李娜走后,晓荷在房间里很无聊,便来到韩艳玲那里。韩艳玲看到晓荷的到来,喜出望外。给他倒了一杯威士忌,晓荷喝完,笑了笑,说道:

“好吧!”她放下可口可乐,起身随他走入海滩。

“那怕啥,你看你这个小玩精多好看,又白又嫩,太可爱了。”

“春香,你好好打扮一下,我领你到都市去,体验一下都市的生活。”

他们泡在海水里,附近没人。远处,有几只掠浪盘旋的海鸥。

他领着他,来到一个游泳场地,来到一面墙跟前,按动墙上的开关,露出一间更衣室,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游泳衣,色泽都是那么的鲜艳。但都是女士的游泳衣,没有男士的。

窗幄关闭,卧房里光线黯淡,沿着那张木床四周,摆放一盆盆盛开的鲜花,如玫瑰,月季、菊花和牡丹、百合等等。

阳光强烈,海滩上竖着一排排五颜六色的太阳伞,金色的海沙,已被太阳烤得有些发烫。一些男女躺在沙子上进行日光浴。不少男女赤身裸体,戴着变色镜,旁若无人地躺在那里。

经过他这一弄,晓荷老实了,象一只乖顺的羔羊,变得乖顺了。

她这一摸不要紧,正好白雪一翻身,从梦中醒来。

“太阳伞下有饮料,可乐,需要的话自己去取!”

“这你不明白,因为我觉得你穿上这游泳衣,更漂亮,更完美。。”

“你这可爱的小种马,还愣着干吗?”

韩艳玲驾着车来到浴场。

晓荷慢慢的把衣服裤子都脱掉了,后只留下一个短裤,没有脱。他看到了,就又命令道:

韩艳玲身着镶嵌珍珠的绿绸缎拖地长裙,身材修长,项颈如羊脂透明,丰满酥胸半露,乳峰微颤,玉臂雪白浑圆,优雅而性感地飘然而下。

“韩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可是专程来拜访过我。”

突然,正在他踌躇迷茫时,从礁石背后走出一个人,向他走来。

喝着喝着,韩艳玲觉得浑身发热,发酥,发软,这时,她脑子就好象驾云一样,迷离梦幻。

“对不起,我马上就来。”

刘春香微微地笑着撩拨他:

——-————————

韩艳玲在延他很近的地方躺下,微烫的沙子触着她的肌肤很刺激,很舒服。

“你随我来,我领你先活动活动。”

“叫哇?叫什么?”她在他面前撒娇。

她靠在冰冷的石头上,哭了起来。

她的双手在他的身上贪婪地抚摸起来。

他用脚碰严门,将韩艳玲放在床上,然后,开始一件一件地剥下她的衣服,把她剥了个精光。

就在那年的夏天,有一天,他来到她的寝室,同室的女伴一夜没回,他们拥抱着过了一夜。

晓荷有点不解,摸了摸一下头,就觉得纳闷。

突然,五只巨型宫廷吊灯突然熄灭,几乎同时,一束彩色追光灯,罩在了缓缓地从楼梯而下的一位小姐身上。

“谢谢”韩艳玲取一瓶可口可乐,喝了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