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落尘埃香如故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追命十九刀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

天下没有人能够接得下古风的追命十九刀。也没有人见识过古风追命十九刀的后一刀,因为见过的人都死了。

月冷冷的,斜斜的挂在西天。

那段青春得小恋情,你给我诉说了你的烦恼,旁人得不解,朋友得误解,很多,很多。我爱你,是的,以前得那个我只能说是喜欢,但是现在,我真的爱你,就算我们很久没能联系,我得心里一直有着你,你的背后一直有个默默得我。那时我告诉你,人没必要那么多烦恼,能陪伴你走下去得只有那么几个,跟他们呕心不值得,因为她们注定只能是你人生得过客。一年多了,你没有再找我,我也没能鼓起勇气去联系你。我心里一直有着你,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了你的过客。

天下第一刀古风——这句话在武林中响了三十年。三十年中,一共仅有八位一等一的刀客亲身领教过追命十九刀第十九刀。但这八个人进了“古风山庄”后,便永远没有走出来。包括刀神南天。

一个人孤单单的站着,青色的袍子松松的挂在身上,凉的风鼓起宽大的袖子瑟瑟作响,脚边是影影重重的湘妃竹,斑斑点点的泪痕在月下却分外的清晰。

没有人能在追命十九刀之下活命——这几乎成了武林一条定律。

我就坐在摇晃的竹叶上,嘴角噙着海棠的花瓣,极艳的红。这是我第一次随娘亲下山,娘亲带着我来到这片大宅子,嘱我不要乱动,就不见了。我在这院子里转了好久,院子里有很多的花,多的是艳艳的西府海棠。然后就见到了这个“人”。是的,人。因为我不是人,我是狐狸。娘亲说,人都称呼我们“狐狸精”。我不懂,可我也没有多问,即便问了,娘亲很温柔的说很长很长的故事我也听不懂,于是娘亲就会很失望,狐狸都是很聪明的,可是我却是迷迷糊糊的有些笨,于是娘亲就会很失望的流下眼泪。我怕看到娘亲流泪,于是便不问。

有一个人不信。这个人就是刀神南天的儿子南飞。

这个人长得很好看,我不是没见过很好看的,像娘亲像爹都是极好看的,可他们都是狐狸不是人。刚才在院子里见过几个人,都没有这个好看。他一直这么站着,看着天上的月亮,这儿的月亮有那么好看吗?我歪着头奇怪的看着他。我的家在很远很远的月凉山,那是离月亮近的地方,那里的月亮才是好看的。每天我都可以看到美丽的嫦娥孤单单的一个人坐在桂花树下抱着小白兔发呆。有时候小白兔会下来和我玩,不过只能玩一会儿,她说她要回去陪着嫦娥仙子,因为仙子很寂寞。我忍不住问娘,仙子为什么会寂寞,娘亲说她在思念她的官人。官人我知道,爹就是娘亲的官人。可我不知道谁是嫦娥的官人。

南飞用了十年的时间,使自己的刀法跻身一流刀客之列。用十年的时间,打败了所有一流刀客。每个人都认为南飞的刀法已经超过当年的南天。也许只有南飞才接得住追命十九刀。每个人都在期待这个结果。

那个人还是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月亮。我也静静地坐着看着他,幸亏我平时就不太爱动,一个人可以看蚂蚁看好几个时辰,换了姐姐肯定不行,她是一刻也坐不住的,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姐姐,她偷着跑下山去了。小白兔说姐姐也有了官人,才会下山的。我依旧没有问娘,娘从姐姐下山以后就不太爱笑了。

当南飞动身前去“古风山庄”的时候,他已经有十足的信心成为第一个在追命十九刀之下逃命的人。他是第九个带着刀走进“古风山庄”的刀客。

忽然我的心一阵疼痛,嘴里的花瓣也被手指捏住。他哭了,一滴泪珠儿悄然决然的向尘埃坠落,他好看的脸被痛苦覆盖。没有细想,我抛出了花瓣接住了那滴清泪,露珠儿一般。可是,他的泪太多了,一滴滴的从我的海棠花坠落。终于,他的痛苦无法再压抑,缓缓的跪下,伏地恸哭。低低的哑哑的声音包围了月亮,包围了竹林,也包围了我。竹叶剧烈的晃动着,我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的凉意,我也哭了,原来狐狸也会哭。

古风并不感到惊讶:“听说你的刀法已经超越你的父亲?”

一个影子缓缓的走了上来,立在了他的身后。是娘亲。我惊惧得站了起来,娘亲,我的娘亲
,娘亲的周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气,不,是杀气。这种杀气两百年来我只在狼族侵犯月凉山时,面对着惨死的狐族,娘亲和狼王对峙时,我见过。那一仗惨烈悲壮,娘亲手中的弯月刀浸满了狼的血,月华一样的九尾染红了一遍又一遍。狼王败走了,发誓只要娘亲在月凉山一日,它们永不再犯。那时我还只有一条尾巴,伏在爹的背上,眼里只有弯月刀一回一旋间娘亲肃然的眼睛。

南飞道:“希望可以接下你第十九刀。”

娘亲的双臂托着一只美丽的六尾白狐,尾尖上有淡淡的蓝,闪着莹莹的光。是姐姐,只有姐姐的六尾上闪着蓝光。飞身跳下,我站到娘亲的身边。姐姐大大的眼睛闭着,胸脯剧烈的起伏,一丝鲜血凝结在嘴角。刚才的疼痛再一次袭来,铺天盖地。我摇晃了一下,紧紧的拽住娘亲的袖口。娘亲的眼睛没有一丝的光采,狠狠的盯着身前恸哭的那个人,凛冽的杀气充斥着天地万物,月亮仿佛也感受到了娘亲的悲哀,骤然亮了一倍,银色的月纱包裹着重伤的姐姐。娘亲抬头看着月亮,张嘴吐出一颗闪着五彩的明珠,明珠围着姐姐转了三周,停在她的胸口,红橙黄绿紫五色盘旋交叠,交汇出古老的咒语和符号,源源不断的涌入姐姐的胸口,姐姐慢慢的安静下来。

于是南飞的刀动了……

我痛苦的站在一旁,看着重伤的姐姐震怒的娘亲,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是谁会害了姐姐,我那水晶一样美丽剔透的姐姐,姐姐喜欢笑,笑起来甜甜的,如同山谷里的泉水叮叮咚咚,有时候听着她的笑声,嫦娥也会轻轻的一笑,百媚千娇。我不爱笑,于是就喜欢听姐姐的笑,一辈子也听不够的。如今,如今,姐姐却痛苦的挣扎,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听到姐姐笑着喊我去看桃源的八百里桃花。想到此,心如刀割一般,两只手慢慢的张开,满园的花瓣徐徐的飞来,飞满了我的袖口。

古风的刀也动……

猛然间,偌大的院子升起了大大小小的灯笼,白昼一般,遮住了月亮的光华。院子里站满了人,男男女女的围了两个圈,他们指指点点的看着我和娘亲,眼里充满了惊恐,嘴里喊着,妖精,狐狸精……一个背着剑的大胡子肃然的站在前面,他的剑沾满了妖气和血腥,我闻得出来他的杀气,他该是一名剑客,一名修道的剑客。他的眼睛很冷,没有一点点的波动,就那么看着娘亲,好像是在看追捕了许久的猎物。我的手一紧,缩进了袖口。伏地恸哭的那个人极慢极慢的的站了起来,看到娘亲怀里的姐姐,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眼睛再也没有移开半分,就那么看着,眼里是满满的绝望,也许他整个人已然绝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