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三文鱼走向世界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风起苍岚之守望_武侠仙侠_好文学网

埃及卫生部每年都会发布警告,提醒人们远离埃及传统菜肴
feseekh,一种又臭又咸的腌制鲻鱼,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卫生部警告,这道菜如果烹制不当,变质的鱼肉会引发肉毒杆菌中毒,在极少数的情况下甚至会致命。
中国论文网
在埃及首都开罗,有一家擅长这道腐臭美味而闻名的店铺――沙欣的咸鱼和鱼子酱店,卫生部的警告其实让它因祸得福。
“我觉得这是帮我们打了个好广告,”这家家族店铺的老板萨布里・沙欣笑着说,“来我们这里的食客更多了。”
大约100年前,家族元老穆罕默德・沙欣从埃及南部尼罗河边的明亚城来到开罗,在这里开始售卖feseekh。1912年,他在开罗历史悠久的Bab
al
Khalq区域开了一家自命名的鱼店,也是首都第一家擅长做这种发酵鱼的店。自此,他扩大了家族生意的经营权。现在,总店位于开罗市区更中心地带的Bab
el-Louq区域,开张于1955年,除了feseekh以外,还出售其他特色食品如鱼子酱、像鲱鱼一样的ringa和meluha。
在开罗有不少卖feseekh的店铺都自称“沙欣”,但只有两家得到了沙欣家族正式授权的经营权。沙欣说,其他店只是想蹭我们的名气。从安全的渠道买到这种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1991年有糟糕的记录,根据埃及卫生部的数据,18人因为食用feseekh而死亡。但是今年1月份我去这家店的时候确认了死者并不是吃了沙欣家的鱼,他的店铺都有经营许可,而且他从来没有接到来自任何一名顾客和卫生部的投诉。
这正是伊玛德・伊斯坎德尔只从沙欣的店里买鱼的原因,他每次都来这里买鱼,已经是常客了,尽管和许多埃及人一样,他也有点讨厌这种鱼。
“我并不喜欢这种鱼,”伊斯坎德尔坦陈,“但是我会吃它。”
他解释说,埃及人对这种鱼的态度有点精神分裂。这种鱼总是搭配着棕色巴拉迪面包、一点油、柠檬和洋葱一起吃,使味道柔和一点。
“一些埃及人说他们不爱吃这种鱼,因为太有埃及特色了,而且不上档次。”伊斯坎德尔说,“他们想表现得更像外国人,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一直在吃这种鱼。”
和其他埃及美食不同,这种臭乎乎的鱼在餐厅里是找不到的,但是沙欣的顾客们坚持把吃feseekh作为埃及文化的一部分。事实上,feseekh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代法老时期,每当春天来临,回流的尼罗河留下一路腐烂的鱼。即使今天,固守传统的埃及人还会在春天的Shem
el-Nissim节日期间食用feseekh,以此来纪念他们文化遗产中的一部分。
闻风节前的一个月是沙欣忙的时候,埃及人开始大批大批地购买这种鱼。但是在开罗很多人也会在其他时候食用feseekh和ringa,如其他节日、特殊的请客吃饭的场合。所以,鱼的发酵从未停止过。
食谱看起来很简单:鲻鱼,也叫“宝莱鱼”,在阳光下晒干,放进大木桶中,装满恰当比例的盐水,腌制45天。沙欣说,成功的关键在于了解所有细微的腌鱼的规则。当鱼从技术上�v还是生的的时候,盐可以把它变“熟”,理论上可以防止腐坏。后腌制而成的就是一条看起来很不起眼的鱼,中心部分是灰锡色的,而且黏糊糊的,充满一股浓郁而复杂的恶臭。如果在处理过程中盐放得不够,或是水中漂着的已经是死掉的鱼,肉毒杆菌会在无氧的环境下滋生,使鱼溃烂,导致食用的人恶心、麻痹,甚至引发更糟糕的情况。
伊斯坎德尔和他的家人在特殊节日会购买和食用feseekh和ringa。他的妻子喜欢鱼的那种可以麻木味觉的咸味,但是伊斯坎德尔一点都不喜欢这种会在房子里持续数天不散的奇臭无比的味道,也讨厌有时吃了之后胃里不舒服的感觉。吃这个东西就是自找麻烦,他后悔地说。但是伊斯坎德尔也没办法――对于他和其他埃及人来说,这些特殊的时刻不能没有feseekh。
这解释了为什么沙欣丝毫不担心这种鱼的长远未来,尽管随着时间变迁人们的口味会不可避免地变化,尽管近来由于经济衰退日子难过各个阶层的埃及人都削减了一些开支。
沙欣说,过去买三公斤feseekh的顾客现在买一或两公斤。一月份的时候,一公斤的feseekh他卖出了120埃及镑的价钱,一公斤ringa则是50埃及镑,前者的价格与七年前相比差不多翻了一番。
沙欣的一小部分顾客开始自己制作这种鱼了,比如艾哈迈德。艾哈迈德的妻子自从三年前在一档烹饪节目上看到了这种鱼的制作过程并在网上查找了具体步骤后就开始自己在家做feseekh了。
“制作这种鱼需要耐心。”艾哈迈德说。他们把鱼放在盐水中浸泡超过一个月,每周晃一次。他坚持,“自制的食物是好的。”
出于对家乡菜不可磨灭的向往,易卜拉欣・哈米德・阿提亚来到了沙欣的店铺,那个下午我也在那里。当晚他就要乘飞机去看望他在科威特工作的埃及朋友们,他们拜托他带来这家店的feseekh。当我问他是否担心鱼会在旅途中变质时,沙欣的收银员忍不住插话,建议道:“告诉他们坐飞机的时候把鱼放进冰块里!”
阿提亚耸耸肩。没有feseekh应对不了的状况。?笏

======★★=====守望=====★★====== Part.1何人禁锢高贵之魂,予她百年孤寂。
若是没有见到寒影重,风恋晚就要忘记她已经死了很久了。
阴暗哥特风的废弃古塔,没有熟悉的古典纹理大理石地板或是流光溢彩的水晶灯,阴冷而充满戾气的十余套染血刑具让人心中发凉。
多年前,她总会惬意地坐在塔顶,俯视着外面或是兵荒马乱或是安乐祥和的世界。距古塔近的那片荒芜的土地,枯死的树木或者乌鸦单调苍凉的叫声,总会让她倍感孤独,进而让她产生自己竟还活着的错觉。
这里本是皇族的牢狱,古塔的守卫换了不少,可见过她后还能面不改色的,也仅有寒影重一个。
“和本王一起玩捉迷藏吧,你能找到本王吗?”她笑着问那名英俊的守卫,清冷的容颜并不因笑意而含有半分血色,毫无光泽的美眸竟比充斥戾气的铁具还要冷意逼人。
不待寒影重说出同意或是拒绝的话,风恋晚已经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原地。附近空气的流速没有加快或是减慢,仿佛那个女孩儿从来不曾存在。
是的,她已经死了很久了,她所能呈现给世人的形象,是明明灭灭宛若烛火的幽灵。
Part.2弃皇冠之光彩流溢
她仍记得她加冕为皇的那天,举着长剑的白甲骑士拥着欢呼的人群,绯红的礼花洒满长街。
年轻的储君身着亮金色银钻刺绣连衣长裙,镶着玛瑙与翡翠的皮制紧身腰饰显出纤细的腰肢,繁琐的袖口与裙边是黑红相间的哥特花纹,香肩上披着拜占庭艺术风格的奢华斗篷,盛装的她如斯优雅高贵。
跪拜在庄严肃穆的教堂,面目慈祥的教皇将象征着信任、责任与权力的皇冠戴在她的头顶。那一刻,她成为了万人俯首的君主。
而他,是她的青梅竹马,亦是她亲自授封的摄政王。
“这颗宝石名为‘希望’,陛下喜欢吗?”他单膝跪地,将一枚沁凉的戒指推在她戴着纯白丝质手套的纤指上,向来冷漠的俊容难得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温柔。
“你给本王的,有哪个本王不喜?”她轻笑。
他保持着无懈可击的卑微姿态,第一次向她提出了一个要求。 Part.3殇塔余温
“摄政王,本王美吗?”
他看着身着洛可可恬静幽雅式衣裙的她,不悦蹙眉,这种叛逆的风格是在表达对他的反抗吗?呵,至今还没有身为傀儡的自觉。
“陛下,您应在城堡中好好休息,不必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
娇艳欲滴的酒红色眼眸划过一丝哀伤,却被她极好地掩饰:“是呢,国内大事都由摄政王处理,本王也只能休息。”她只想打扮得漂亮,让他多陪陪她罢了。
窗外的男女老幼无不为摄政王歌功颂德,她拄着脸颊静静地听着,不知不觉,唇边竟浮现了满足的微笑。
在华丽而冷清的城堡中无聊地度过了一日又一日,虽然他也会为她请来戏剧院的艺术家或是珠宝匠来给她打发时间,可她真的是有些厌倦了。
后来不知怎的,他将她迁到那座古塔。 ……
“后来本王就死了。”风恋晚靠在寒影重肩上,手指搅着他墨蓝色的长发,微弱的实体感足够让她感觉到他的温度,那是熟悉的他的体温。
她抚上他白玉般的脸庞,无神的眸子用只有自己才知道的温柔注视着他:“摄政王,你是来超度本王的吗?”
Part.4落日余晖之超度
前世的事,寒影重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重新回忆,可风恋晚却不曾忘记,那个政治统治不见光明的时代。
“我从来没有恨过你,谢谢你帮我守住了这片土地。”对我来说,你不仅仅是我的摄政王而已。
“对不起。”他将她轻轻抱在怀里,害怕稍一用力她便会破碎。
前世,多么遥远的字眼,却描摹尽了离合悲欢。
璀璨的夕阳载满离愁别绪,当烟霞终归沉寂,风恋晚执着不灭的心愿也愈发清晰。
“但人死不能复生,我已经死了,所以……”请你为我戴上王冠和戒指,我想要你真心……为我再加冕一次。
当年的一袭华服她从未褪下,等得便是这一刻,由他来完成后的程序。她将镶嵌着名贵宝石的故国王冠与他曾赠她的蓝宝石戒指放在他手里,朝着绚丽的落日虔诚跪拜,稚嫩的容颜挂满了认真与祈求。
眼角滑落的液体,是泪吗?
他终是郑重地将王冠戴在她的头上。沉甸甸的感觉,是信任,是责任,是权力。可她再也不会,也不能是故国的君主了。
“这颗宝石名为‘希望’,陛下喜欢吗?”他说着与当年无二的温柔话,单膝跪地,吻着她逐渐透明的手,明明心中苦涩,却还要微笑着为她歌颂圣经。
静谧的夜包围了整个古塔。
泪水滴落地面的地方,还回荡着高贵的女王后的话语。
“你给本王的,有哪个本王不喜……”

没有生蚝滑润,不似小龙虾美艳,不如大闸蟹生猛,它体态笨拙,却是苏格兰的“国宝”一枚,也能瞬间击中中国”吃货”的兴奋点,在中国的餐桌上享有尊贵地位。
中国论文网 那就是它,苏格兰三文鱼。
这鱼25年前成为第一款获颁法国农业部优质食品红色标签的外国食品。法国是欧洲大的三文鱼市场,这枚红色标签就成了它去世界其他市场的敲门砖。
今天,它在苏格兰食物类出口清单上占头号交椅。
苏格兰西北沿海地区有大约250个三文鱼养殖场。每个星期天,那些养了三年左右、体重达八公斤的大西洋三文鱼被渔船运到一个叫Mallaig的渔港。
一条真空吸管把它们从船上引入屠宰场的冷库。杀好的鱼从那里被运到威廉堡的三文鱼加工厂,清除内脏,剔除鱼骨,切割包装,然后踏上出国旅途,向世界各地出发。
从2011年获准进入中国市场后,苏格兰三文鱼开始了从养殖场到中��餐馆厨房的旅程。
就在这些大鱼离开渔场那一周的星期四,它们中的一部分已经出现在中国一些高档餐厅的餐桌上。
苏格兰三文鱼产量不是高,但价格则比国际价格高10%。
2016年,1.1万多吨苏格兰三文鱼进入远东,价值7300万英镑;同期,3.5万吨去了欧盟,2.6万吨去了美国。
据苏格兰三文鱼养殖行业组织SSPO介绍,这主要因为它们一般吃得比较好,住得比较宽敞,活动锻炼的空间较大,从而身上脂肪较少,肉质细密。
半个世纪前,苏格兰三文鱼只有野生的,是餐桌上的奢侈品。
早认识到并把设想付诸行动的是联合利华集团旗下的水产部门Marine
Harvest,1971年在苏格兰的Lochailort 水域首次收获养殖三文鱼。
这个部门后来独立出来,成为世界上大的三文鱼养殖公司,总部设在挪威。
人工养殖三文鱼商业效益高,但也有争议。环保组织认为密集养殖三文鱼会破坏湖泊和海湾的野生渔业资源和生态系统。
近来,三文鱼又遇到对手:海虱子。一个养殖场的鱼要是染上海虱子,就得赶在鱼的健康恶化前捕捞。
去年,全球三文鱼产量下降7%,苏格兰和挪威三文鱼产量下降5%,智利产量下降16%。
即便如此,作为健康食品的三文鱼在国际市场上仍是抢手货,产量下降,价格上涨,苏格兰威廉堡的渔港繁忙依旧。?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