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

  明亮的月当空,难道唯有小说家独自在那里凝神注望吗?四面八方,有什么人不在低回赏月,神驰意远呢?于是,水到渠成,吟出了“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什么人家”。前两句写景,不带叁个“月”字;第三句才明点望月,何况换位思索,扩充了望月者的界定。可是,同是望月,那感秋之意,怀人之情,却是人各分裂的。作家怅然于亲人离散,因此由月宫的万般无奈,引出了惊人的惦念。他的“秋思”必然是最浓挚的。但是,在表现的时候,作家却并不利用正面抒情的艺术,直接倾诉本身的惦念之切;而是用了黄金年代种委婉的疑团语气:不知那无边无涯的秋思会落在哪个人的生机勃勃端(“何人家”,就是“什么人”,“家”是语尾助词,无实义)。明明是同心协力在怀人,偏偏说“秋思落何人家”,那就将小说家对月怀远的心理,表现得含蓄深沉。就如秋思唯作家独有,外人尽管也在望月,却并无秋思可言。那真是无理之极,不过愈显出作家情痴,手法实在高明。在炼字上,多个“落”字,新颖伏贴,独出心裁,它给人以动的印象的感觉,就像那秋思随着银月的清辉,一同洒落世间似的。《全唐诗》录此诗,“落”字作“在”,就展现雅淡寡味,大相径庭了。

  首句“寻芳不觉醉流霞”,写出从“寻”到“醉”的进度。因为爱花,所以怀着浓重的乐趣,急迫的心绪,特意独自去“寻芳”;既“寻”而果然喜遇;既遇遂深深为花之美妙所诱惑,流连称赏,不由自主;流连称赏之馀,竟无声无息地“醉”了。那是再次的醉。流霞,是好玩的事有趣的事中生机勃勃种仙酒。《论衡》上说,项曼卿好道学仙,离家八年而返,自言:“欲饮食,仙人辄饮笔者以流霞。每饮后生可畏杯,数日不饥。”这里用“醉流霞”,含意双关,既明指为甘美的酒所醉,又暗喻为艳丽的花所醉。从“流霞”那一个词语中,能够想像出花的灿烂、光艳,想象出花的菲菲和势态,加强了“醉”字的求实可感性。毕竟是因为寻芳以前喝了酒此时倍感了醉意,依然在寻芳的进程中因为心境欢腾而对酒赏花?毕竟是因迷于花而扩展了酒的醉意,依旧因醉后的微醺而更认为到花的醉人魅力?很难说得悉道。也许作家正是要借那味道双关的“醉流霞”写出生理的醉与思维的醉的相互影响和奇纱融入。“不觉”二字,正活龙活现地描绘出目眩神迷、身心俱醉而不自知其所以然的态度,笔意极为超妙。

  向晚意不适, 驱车登古原;
  夕阳Infiniti好, 只是近黄昏。

  题中的“十六夜”,结合三、四两句来看,应指中团圆节之夜。诗题,《全唐诗》作《十九夜望月寄杜大将军》。杜知府,名不详。在唐宋咏拜月节的篇什中,那是相比闻明的生机勃勃首。

  寻芳不觉醉流霞, 倚树沉眠日已斜。
  客散酒醒上午后, 更持红烛赏残花。

李商隐

王建

  如诗题所显示的,那是风华正茂首抒写对花的陶醉流连心情的小诗。

  。何其若笙磬之同音也!那乐游原,创设于孝李治时,本是风度翩翩处庙苑,—应称“乐游苑”才是,只因地势轩敞,大家遂以“原”呼之了。此苑地科长安的西南方,风流浪漫登古原,全城在览。

  中庭地白树栖鸦, 冷露无声湿金桂。
  今夜月明人尽望, 不知秋思落哪个人家?

李商隐

  小编想不出哪大器晚成首诗也会有此境界。也许,东坡的“闲庭曲槛皆拘窘,生机勃勃看郊原浩荡春!”庶乎有神似之处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