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银河在线注册,宋词鉴赏

忆 梅

古宴曲

大酺·对宿烟收

  春雨  

  周邦彦  

  对宿烟收,春禽静,降雨时鸣高屋。墙头青玉旆,洗铅霜都尽,嫩梢相触。润逼琴丝,寒侵枕障,虫网吹粘帘竹。邮亭无人处,听檐声不断,困眠初熟。奈愁极顿惊,梦轻难记,自怜幽独。行人归意速。最初念、流潦妨车毂。怎奈向、兰成憔悴,卫叔宝清羸,等闲时、易忧伤目。未怪平阳客,双泪落,笛中哀曲。况萧索,青芜国。红糁铺地,门外樱桃如菽。夜游共哪个人秉烛。

  此篇在春雨迷蒙的意象中,点染人事。上片写春雨中的闺愁。初步三句写大器晚成宿春雨初歇,拂晓时白浪连天,鸟儿刚刚睁开惺松的双目,尚未婉转啼鸣,那个时候,大地一片沉静。而前几天,风雨凄凄,鸟鸣高屋,一片喧闹。那是倒叙法,将静与动、冷与热两相对照,以崛起后日之“静”,为上面闺愁作了陪衬。“墙头”三句,从“静”字打开,写墙头青布酒招已不飘扬,楼上玉人洗尽铅华,唯有柳眼微睁,柳丝依依,暗送秋波。几笔景物水墨画,已将闺愁暗暗托出。“润逼琴丝”三句,进一层勾勒深闺景物──琴、枕、屏障、竹帘,都在春雨潇潇中蒙上了潮湿,浸透了冷空气,是泪湿?是辛酸?闺中人的愁情就能够在此闺阁景物中。“虫网吹粘帘竹”一句尤妙,以物象描绘之细微,揭穿了闺中人心灰意冷髀肉复生之情感。“邮亭无人处”点出闺愁的案由──游子未归。“邮亭”古时候驿站。“听檐声不断”五句,正面写出闺中人在春雨中的绵绵情思。她清晨不寐,听夜雨淅沥,檐水滴心,其情苦也。困乏时正好入眠,奈何又被“愁极”惊吓醒来,梦里的晤面是美满的,然则又是不久的,梦醒后,竟是“自怜幽独”。

  下片写春雨中的羁愁。最早两句写游子急于,然则最令人堪忧的是寒露成潦,阻住车轮,不能还乡。羁留异乡,岂不担心煞得兰成憔悴,卫叔宝瘦羸,在平凡之时,在出于无奈之中,,不更易令人伤心落泪。此处用典言羁旅之愁。卫叔宝,晋安邑人,字叔宝,黑风婆秀异。官皇帝之庶子洗马,后移家建业(今圣Jose)。人闻其名,坐无虚席,年三十八卒。时人谓“看杀卫叔宝”。“未怪平阳客”二句,又以平阳客在春雨潇潇中闻哀笛落泪事写羁愁。“平阳客”代指游子。“况萧索”以下四句,乃词意一大转折,说游子在春雨潇潇中泪落思乡,那么在万木荒疏、落红处处、一片萧条的春季时回村时,会怎样呢?词中只以山水与咋舌作答──家门外,台北菽畦,荆棘满途,如此苍凉景色,游子那有心境与亲朋及时行乐呢?此处结得蓦地,是转载中的顿挫,词意含蓄,将游子之羁旅也愁、归乡也愁,写得不亦乐乎。可谓“顿挫中别饶蕴藉”。

  陈振孙说:邦彦“长调尤善铺叙,富艳精工,诗人之甲乙也”(《直斋书录解题》)。邦彦词的敷衍从本篇中可观看其特点是不兴致索然,而是波折回环,开阖不安定,富于变化。

  邦彦善创慢曲。张炎《词律·序》言:“美成(周邦彦)诸人又复增渲慢曲、引、近,或移宫犯羽为三犯、四犯之曲,按月律为之,其曲遂繁。”《大酺》则是美成所创之慢曲,双调,133字,前段15句,5仄韵,后段11句,7仄韵。后为者,以此为律。
(赵慧文)

李商隐

于濆

  定定住天涯, 依依向物华。
  寒梅最堪恨, 长作二零一八年花。

  雉扇合蓬莱, 朝车回紫陌。
  重门集嘶马, 言宴金张宅。
  燕娥奉卮酒, 低鬟若无力。
  十户手胼胝, 凤凰钗一头。
  高楼齐下视, 漯河罗衣色。
  笑指负薪人, 不相信生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