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胡适到龙应台,阴暗的日子原野银河在线注册

浮士德与靡非斯陀匪勒司浮士德
在患难当中!灰心绝望!可怜她在世上迷惘了许久而今被人捉去!成了女犯,关在牢狱当中受尽可怕的痛苦,可爱的不幸的人儿啊!竟自弄到这种地步!这种地步!——背信弃义的下贱魔鬼,你居然把这件事情隐瞒了我!——站着,别动!你尽管把邪恶的眼珠在眼眶中恶狠狠地转动吧!你站在这儿,使我看见你好比是眼中钉,背上刺!她被捕了!落到无法挽救的悲惨境地!落在恶鬼和残酷无情的裁判者手里了!在这时间,你诓我去从事无聊的消遣,把她不断增长的苦难对我隐瞒,让她无依无靠地毁灭下去!靡非斯陀
她不算是第一个这样的女人!浮士德
恶狗!可憎的畜牲!–伟大无垠的神灵啊!请把这条虫恢复狗的原形吧!本来它常常爱在夜间跑到我的面前来,在没有机心的旅行者的脚边打滚,吊在那跌倒在地的人的肩上。再恢复它自己喜爱的原形吧,使它在我面前的沙土上匍匐爬
行,我好用脚蹴这讨厌的畜牲!——“她不算是第一个!”——悲惨啊!悲惨啊!这简直是人心所不能理解的事情:迄今已不止一人沈沦到了痛苦的深渊,而在大慈大悲者眼前,为什么第一人备受折磨而死的苦难还不够为其余的人赎罪!?可是这个唯一人儿的灾难已使我痛彻心肝骨髓,你这魔鬼却泰然自若地对千百万人的命运发出冷笑!靡非斯陀
现在我们的机智又到了尽头,到了这时,你们人类的思想混乱了。如果你不能实行到底,那末,你为什么同我们联合呢?你想飞而又害怕晕眩,是不是?究竟是我们强求你呢?还是你强求我们?浮士德
别对我露出你那白森森的獠牙!使我见了作呕!——伟大庄严的神灵,蒙你不弃曾经向我现形,你知道我的心和灵魂,为什么使我和这幸灾乐祸的无耻伙伴形影不离?靡非斯陀
你说完了吗?浮士德 救她,否则我不饶你!我咒你千万年不得翻身!靡非斯陀
我解不开冤家的结,打不开监狱的门。——“救她”——
究竟是谁使她堕落?是我呢,还是你? 浮士德怒目环视四周。靡非斯陀
难道你要使用雷火?幸亏那种力量不曾赋与你们不幸的世人!要想粉碎无辜的对手,这是在狼狈处境用以泄忿的专横行动。浮士德
领我去吧!必须把她救出来!靡非斯陀
你冒的是什么危险?你要知道,你亲手所犯的血案还在城里!死者的坟上冤魂不散,正在等待回去的凶手呢。浮士德
你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全世界的死亡和残杀都得归罪于你这怪物!我命令你领我去,救她出来!靡非斯陀
我领你去,你且听着,我能办到的是什么!难道我把天上地下的一切权力都掌握在手吗?我只能使禁子昏迷,你便去夺取钥匙,用你人的手把她引出来!我在外边巡风,备好魔马等待,我把你们送走。我办得到的就是这个。浮士德
那就快走!

近些日子,龙应台等文人再次引起人们关注。我们惊诧于这种不要祖先、文化、传统,只要“普世价值”的文人,到底怎样才出现这种豆芽菜式文人。让我们从五四后的文人演变说起。

插曲戏台督监 米丁的诚实伙计们, 今天咱们来休息一阵, 古老的山陵和溪谷,
这就是全部背景!报幕人 结婚以后五十载, 然后举行金婚式;
夫妻息争重和好, 金婚更觉可欢喜。奥伯龙 此地若是有精灵,
此时就请现原形; 如今仙王和仙后, 重新结合寻旧盟。帕克 帕克来作回波舞,
轮回旋转脚轻举; 后跟成百旧伴侣, 也来和他共笑语。爱丽尔
爱丽尔来吐歌声, 玲珑宛转似天音; 引来许多丑八怪,
也有风流姣好人。奥伯龙 世人夫妻想和睦, 请来效法我夫妻!
若要伉俪恩情深, 只须彼此两分离。蒂妲妮娅 夫若生嗔妻嘀咕,
就把二人同时捉, 将妻带到极南方, 将夫带到极北处!管弦乐全部合奏
苍蝇嘴巴蚊虫鼻, 左邻右舍和亲戚, 草里蟋蟀叶中蛙, 它们都是音乐家!独唱
请看风笛走过来! 好像在吹肥皂泡, 从它低塌鼻管中,
只听不断呱呱叫!才修成的精灵 蜘蛛脚腿蛤蟆肚, 小翅膀配小身躯!
生产不出小动物, 却会胡诌几句诗。伴侣二人 时作小步时高跳,
踏遍甘露与芳丛, 虽然急急往前赶, 你却不能上天空。 好奇的旅行家
难道这不是化装舞的嘲笑? 如果我没有看错, 怎么能在今宵
这儿也把美神奥伯龙见到?正教信徒 既无利爪又无尾! 不用怀疑和腹诽:
好比希腊诸神, 他也正是一魔鬼。北欧艺术家 我所着手的东西,
今天仅是轮廓图; 只要机会到来时, 我就旅行意大利。道学夫子
唉!我来此地真倒霉: 处处都以色为饵! 纵观整个魔女群,
只有两人稍修饰。年青魔女 脸上脂粉身上衣, 白发老妇才相宜;
我今裸体骑山羊, 显出肉体多肥美。中年妇女 我们行动讲礼节,
不愿和你斗口舌; 你虽娇嫩如鲜花, 但愿不久就凋谢。司乐者
苍蝇嘴巴蚊虫鼻, 切莫围绕裸体女! 草里蟋蟀叶中蛙,
音乐节拍不可差!风信旗 集会果然理想, 女是纯粹花姑娘! 男是英俊少年郎,
远大前途真有望!风信旗 如果地底不张口, 统把它们吞下去,
我即快步跑如飞, 奋身一跳进地狱。克生尼恩 我们在此像昆虫,
长着小小锋利钳, 各按身份敬阿爸, 敬奉阿爸老撒旦。亨宁克司
你看他们挤又闹, 七嘴八舌相讥笑! 后他们甚而说,
他们心肠实在好。牟沙格特 我愿混入魔女群, 魔女群中把身隐;
因为我愿作前导, 称她们是缪司神。 已故时代守护神 攀龙附凤必有成,
快来抓着我衣襟! 布落坑好比是德国的巴那斯, 山顶辽阔可容身。好奇的旅行者
说吧,刚愎汉子是何人? 趾高气扬跨大步; 他向四处不住嗅探——
是在“搜索耶稣会员”。鹤 清水捕鱼我既爱, 浊水捕鱼我也喜;
请看魔鬼之群中, 也混杂有善男子。世间人 果然对于诸善信,
一切机会可利用; 他们来到布落坑, 秘密集会不放松。跳舞者
又来新的合唱声? 鼓声冬冬远处闻—— “少安勿躁且静听!
那是芦中群鹭鸣”。舞师 人人都把腿高举! 当仁不让显本事! 驼子跳来胖子蹦,
别问好坏与妍媸。提琴手 流氓无赖互相憎, 总想制死他人命;
风笛招集他们来, 如莪菲琴召兽群。专断主义者 无论怀疑和批评,
不许闹得我昏沉。 魔鬼必然有此物; 不然何以有此名?唯心主义者
幻想在我心目中, 这回实在太专横。 如果我是这一切,
今天我便成痴人。唯实主义者 本质对我成苦恼, 使我厌恶不得了;
今天算是第一遭, 我的脚跟立不牢。超自然主义者 我在这儿颇愉快,
与众同乐无挂碍; 魔鬼既然在此地, 善神必定也到来。怀疑论者
他人追踪小火苗, 以为可以进财宝。 怀疑本与魔同调,
我在此地正凑巧。乐队指挥 草里蟋蟀叶中蛙, 清客班子讨厌煞!
苍蝇嘴巴蚊虫鼻, 你们却是音乐家!投机取巧者 我们逍遥快乐俦,
见风使舵号“无忧”, 不能用脚走路时, 我们就用头来走。不可救药者
吹牛拍马骗吃喝, 如今没法再过活! 脚下鞋子已跳破, 跑路只好光着脚。鬼火
我们方自泥沼生, 我们便从泥沼来; 人前即把光芒露, 显出风流出众才。殒石
我从高空往下射, 火焰熊熊光煜煜, 如今躺在草堆中:
谁肯来扶我起立?肥胖者 四下快把路让开! 地上小草被践坏;
精灵肢体也笨拙, 只好蹒跚走过来。帕克 别像象仔胡乱闯, 庞然大物没抵挡!
问谁今天笨拙, 就是老粗我帕克!爱丽尔 慈惠自然与神灵, 赐给汝侪双飞翼,
循我轻踪随我飞: 飞上玫瑰花岗去!管弦乐 云幕渐收雾敛, 白晓升空天色旦。
芦中树上风吹来—— 一切幻像都消散。

五四之后,新文化运动的文化领袖们出现分流;一部分开始更多地关注中国的现实问题;另一部分开始缩回自己的小天地,一味地关注自己生活情趣、文化。而第二类文人又有徐志摩、张爱玲等的发展,1949年后,这些人大多去了海外、港台,后由于琼瑶、三毛、龙应台等人继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