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卜吉司之夜,等着我去取你

几家欢喜几家愁,很显然在我的脸上写满了愁意,不知为何我的家庭总遭遇着意想不到的忧愁,整体来讲,都是因为钱的缘故,没有钱是真的可怕,而想挣钱却又留不住钱,可怕接着可怕。以后的事情真的不敢去想,也不敢多想,只愿老天施舍善心,给这些苦难中的人们一些帮助,不敢贪念,只须维持生计便可。如是诉说好像还不够具体,自己的苦似乎别人都未能发现,不是我隐藏的深,是自己没有真正的放在心上,更没有换成行动去努力的排除,只记得自己一次次的立誓,誓言的背后只是一片空白。苦难就摆在眼前,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会来的更快,到时我该如何应对,我又有何资本能够去释然解决,这一切的一切我心中有数,但有数的日子我该做些什么?钱,对,就是钱。我应该直奔钱去,只要有了钱,苦难的结果或许就会变成幸福。钱,等着我去取你……。

这段的描述堪称经典,把个刘禅写的一无是处,刘禅乐不思蜀的真正原因权且不作分析,在此说一下笑谈之论;我看了又看,想了又想,刘禅乐不思蜀应该是遗传原因造成的,为什么这么说呢?那就要从乐不思蜀的章节往前翻了,翻来翻去你就会找到第五十四回《吴国太佛寺看新郎
刘皇叔洞房续佳偶》和五十五回《玄德智激孙夫人
孔明二气周公瑾》;这两回把周瑜如何巧设美人计,诸葛亮如何见招拆招,后把周瑜气个半死的故事情节描述的精彩绝伦;

哈茨山中施尔克与厄伦特附近。 浮士德与靡非斯陀匪勒司靡非斯陀
我想骑匹极矫健的山羊, 你难道不要跨上一条扫帚柄?
咱们到达目的还有遥远的路程。浮士德 趁我的两腿还能健步前进,
这条有节的手杖就够我支撑。 咱们何必要缩短路程! 在山谷的迷宫中纡行,
再把岩石攀登, 石上不断有流泉飞迸, 这条道路正足以悦目赏心!
春光早到了白桦树林, 连枞树也感到春的气氛;
难道咱们的四肢百骸没有春的感应?靡非斯陀 我实在感觉不出丝毫春意!
在我的身上只有寒冬的气息, 我倒希望有霜雪在路上纷霏。
天空中升起红月半规, 散发出凄凉暗淡的余辉, 照得这山区十分幽晦,
令人每步路都怕碰着岩石,挂着树枝! 我要召唤一朵磷火,请别反对!
那边正有一朵在闪灼流辉。 喂!朋友!你好不好面向我辈?
何必白白地把火光耗费? 请费心照照我们爬上山隈!磷火 诚惶诚恐,谨遵台命,
我希望能够抑制我轻浮的本性; 不过我们平常走路总是像锯齿形。靡非斯陀
吓!吓!它想摹仿世人的斯文。 我以魔鬼的名义叫你往前直奔!
否则我就吹熄你闪灼的生命。磷火 我看得分明,你是咱家的主人,
我乐于唯命是听。 不过你得想想:今天山上混乱纷纷,
如果要磷火给你们把路指引,
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包涵几分。浮士德靡非斯陀磷火 我们好像坠入了梦乡,
我们好像进入了魔境。 大显身手把路引! 引导我们向前驱,
快快进入辽阔荒凉的境地! 看那树连着树, 从面前迅速推移, 山脊伛偻,
岩鼻长垂, 像在吹气和酣睡! 穿过乱石和草地, 千溪万涧奔流去。
分不清水声或歌声, 是呢呢恩怨儿女语? 是飘缈天乐弄簧鼓?
凡所希望所爱慕! 尽被回音反应出, 宛如古代传奇诗。
“呜呼!嘘呼!”叫声渐近, 是枭,是凫,是乌? 难道它们都还清醒?
那长脚肥肚的, 可是蝾螈在草丛中爬行? 长蛇似的树根, 从岩土中盘绕滋生,
把奇妙的带儿牵引, 好像要吓唬和擒拿我们; 从那茂盛浓密的树瘿;
伸出枝芽似乌贼须根 攫拿行人。 还有鼠类纷纷,千百成群, 窜过苔藓和荒榛!
萤火飞舞如陨星, 点点滴滴,密密层层, 意在诱人入迷津。 快告诉我:
我们是停止还是前进? 上下四方像在旋转, 树木山岩都在变形,
还有这鬼火荧荧, 在不断膨胀和加增。靡非斯陀 好好抓紧我的衣襟!
这是中部山顶, 山间财宝放光, 叫人瞠目吃惊。浮士德 有股晨曦似的幽光,
在谷底闪烁得多么奇妙! 连万丈深渊 也被它彻底洞照。
那儿有烟雾上升,气流浮飘, 这儿从雾霭中有火光闪耀; 初则如游丝袅袅,
继则似奔泉滔滔。 有时分成脉管百条, 在整个山谷中迂回萦绕,
有时在紧蹙的崖角, 忽然碎散如牛毛。 附近有火星飞溅, 好似金沙洒落满天。
快看:那绝壁岩, 仿佛从上到下都在燃烧一般!靡非斯陀
莫不是财神在盛张夜宴, 炫耀他辉煌的宫殿? 你能瞧见真是眼福不浅;
我已经听到宾朋的喧阗。浮士德 旋风在空中如此狂啸!
吹打我的头颈实在难熬!靡非斯陀 你快抓紧岩石的年老肋骨,
要不,暴风会把你刮进深谷。 茫茫黑夜蒙上一层浓雾。
听呀!森林中发出爆炸的声息! 鸱枭扑腾腾四散惊起。 听呀!这长春宫殿的柱子
破折得如摧枯拉朽! 树枝断裂而悲鸣! 树干咆哮如泄怒! 树根拔倒而暗恶!
在天崩地裂的倒塌中, 断木残枝堆叠无数, 更有寒风号空, 落叶满谷。
你可听见有声音来自高处? 似远似近,仿佛依稀? 不错呀,一片狂乱的魔声
激荡在这整个山区! 魔女合唱 麦梗黄,苗儿青, 魔女们来到布落坑。
那儿聚集一大群。 上坐乌良老先生。 不顾一切向前奔,
魔女放个屁,羊骚臭难闻。声 鲍婆老母独自行, 跨骑母猪来光临。合唱
光荣归于有名人 鲍婆老母带头行! 老母骑在肥猪背, 后面跟着魔女群。声
你从哪条路上来?声 翻过了伊尔森崖! 我窥看巢里的猫头鹰:
它瞪着一对大眼睛!声 哦,你快滚进地狱去! 为什么骑得这样急!声
我被她抓破了皮, 你看我的伤痕血淋漓! 魔女合唱 又宽又长是道路,
疯狂拥挤为何故! 扫帚搔,权子戳, 孩子挤咽了气,妈妈挤爆了肚。
男魔学数合唱 男子潜行似蜗牛, 女人个个争上游。 走到恶魔家里去,
抢先千步女带头。 另一半数合唱 女人纵快一千步, 男子倒也不在乎;
女人虽然拚命赶, 男子一跃便居先。声 一块儿来,一块儿来自深潭底!声
我们很想一路往上去。 我们洗,洗得溜光滑无比; 只是永不会生男和育女。
双方的合唱 风息星儿沉, 暗月敛光辉。 魔音齐飘扬, 千万火星飞。声
在岩隙呼唤的是何人?声 带我一起去!带我一起去! 我已经攀登了三百年,
只是达不到山巅。 我巴不得跟着老伙伴。 双方的合唱 骑扫帚,骑拐杖,
骑权头,骑山羊; 今天不能升上去, 这人便永远没指望。半魔女
我跟着跑了许多时间, 别人已经隔得老远! 我在家里既然不安,
在这儿也赶不上同伴。 魔女合唱 香膏给魔女壮了胆, 破布可以当风帆,
木槽可以当作船; 今天不飞就永远飞不上天。 双方的合唱 我们环绕着山巅,
你们爬行在地面, 使用你们魔女群, 复盖辽阔大草原。
一同下来休息。靡非斯陀 拥挤,冲撞,滑落,喧嚣! 啾唧,旋转,拉扯,唠叨!
发光,喷火,发臭,燃烧! 魔女们实在闹得不可开交!
紧紧抓住我,不然,我们就要分道。 你在哪儿?浮士德 这里!靡非斯陀
怎么!你竞被拖到了那边? 看来我不得不把家法使唤。
让开!可爱的孩子们!让开!福兰公爷大驾临! 现在把我抓紧,博士先生!
用力一跳,挣脱这拥挤的人群; 就是对我来说,这儿也未免狂乱过份。
那儿附近有特殊的光辉照映, 它吸引我去那灌木丛林。
来吧,来吧!咱们赶快向里面钻进。浮士德
你这矛盾的精灵!去吧!听凭你把我导引。 我认为事情作得实在聪明:
咱们在瓦卜吉司之夜来游布落坑, 却特意为了在这儿躲避人群。靡非斯陀
快瞧那边:发出五光十色的火焰! 那儿聚会着快活的集团。
人数虽少却胜过孤单。浮士德 但是我情愿往那上边!
我已经瞧见火光和烟雾洄旋。 群众在那儿涌向撒旦;
定有好些哑谜可以使人了然。靡非斯陀 不过另一些哑谜又会接连出现。
你还是让那大世界扰攘喧阗, 咱们在这儿清静一番。 从大世界中造出小世界,
这是多年以来的习惯。 我瞧那儿有妙龄的魔女赤身裸体,
年老的魔女却也装束得宜。 请你包涵一些,为了区区—— 噱头真大,而不费力。
我听见有琴瑟鼓吹! 呕哑嘲哳!只好随遇而安。 女一块儿来吧!没有别的办法:
让我上前把你推荐, 使你重新缔结良缘。—— 你怎么说,朋友?别把这地方小看,
你放眼瞧去!简直望不到边。 千百道火炬成行吐焰;
跳舞,聊天,烹饪,饮咽,还有恩爱缠绵——
喏,你说,哪儿还有更好的东西值得艳羡?浮士德 你想咱们在这儿露面,
是作为魔术师还是恶魔的一员?靡非斯陀 我平常固然喜欢化装微行;
但逢节日总得把勋章示人。 膝带虽然于我无份, 马脚却在这儿大受欢迎。
那个蜗牛你可瞧见?它慢慢爬近我的身边; 它用那探触的器官
已把我身上的气味分辨。 这时我纵然要隐瞒自已也无法隐瞒。
尽管来吧!从火团走向火团; 我是媒人,你是求爱的青年。
走到数人面前,他们正围着 一团快要熄灭的残火而坐。
诸位老先生,你们在这儿向隅有何贵干? 我奉劝你们加入群众中去,
一起来享受青年们的狂欢; 平常呆在家里已够孤单。将军 有谁还能相信国民?
尽管你为它建立了赫赫功勋! 国民的心理如同女人, 青年总是把上风占领。大臣
现今的人都远离正道, 我只称赞老成的英豪; 想当年我们掌权在朝,
这种黄金时代可惜不复返了。暴发户 我们以前实在并不愚蠢,
常常干些不应干的事情; 今天我们正要坐享太平, 国内却闹得地覆天倾。作家
现在谁还具有耐心, 细读一部内容良好的作品! 说到可爱的青年们,
他们真是卤莽万分。靡非斯陀 我觉得世人已接近后的审判,
我攀登魔山是后一遍, 因为已经搅昏了我的酒罐, 所以世界也就快要完蛋。
卖旧货的魔女 各位君子,别随便过去, 失掉这个良机! 仔细看看我的货色,
这儿样样都有一些: 我这爿铺面里的存品 真可以说是旷世无匹,
铺内没有不危害世界 和荼毒人民的东西。 没有不曾饮过人血的匕首,
没有不曾下过毒药的酒卮, 它把健康的身体毁灭无余,
没有不曾引诱过淑女的首饰, 也没有刀剑不曾把盟约撕毁,
冷不防从敌人的背后洞剌。靡非斯陀 姑太太!你对时务太不明了。
做了的事情已经过去!过去的事情已经做了! 我劝你赶快花样翻新!
只有新鲜的玩意儿才吸引我们。浮士德 还是别忘掉自己!
我管这叫作年市!靡非斯陀 人潮的旋涡向上涌去;
你以为挤人,其实是人在挤你。浮士德 到底那人是谁?靡非斯陀 仔细看看!
那是黎莉蒂。浮士德 是谁?靡非斯陀 亚当的前妻。 请你注意她那美丽的头发,
和那唯一无二的装饰。 她要是藉此勾引上了青年, 决不轻易将他放弃。浮士德
那儿坐着两个女人,一老一少; 她们似乎已经跳舞够了。靡非斯陀
今天晚上不许休息。 跳舞又开始了,来吧!咱们也玩玩去。浮士德
我做一梦真有趣: 梦见苹果树一株, 两个苹果耀枝头; 诱我攀上树梢去。美女
苹果滋味你贪嗜, 乐园从来就如是。 我真欢喜不自持,
我的园中也结实。靡非斯陀 我做一梦真尴尬: 梦见一树两分杈,
杈中有个大窟窿; 虽大却也快活煞。老妇 我以至高无上礼, 欢迎马脚老骑士!
只要阁下不嫌弃, 就请上来试一试。 臂部见鬼者 该死的家伙!你们胡闹些甚?
我不是久已证明, 鬼怪不能在世上合法生存?
你们居然跳起舞来,如同普通常人! 美女 他要在咱们舞场上干什么?浮士德
唉!他是个十处打锣九处在的家伙。 别人跳舞,他就东说西说。
要是有一步不经过他信口雌黄, 那步就等于没有跳过。
咱们要向前跳,容易惹他光火。 你们如果只兜圈子, 像他推动那陈年的石磨,
那他倒还认可; 如果向他问好,那他更是快活。 臀部见鬼者
你们还在那儿!真是岂有此理! 快些消失!社会已经移风易俗!–
魔男魔女完全不懂规矩。 人智已经这么开明,堤格尔还有闹鬼的把戏!
我将迷信扫除了许多日子, 总是扫除不清,真是岂有此理!美女
你就停止唠叨吧,别使我们感到无聊! 臂部见鬼者 我向你们鬼怪当面说出:
我受不了智力的跋扈, 我的精神不能将它约束。 跳舞继续进行。
我看今晚没有什么收成; 可是我总算作了一次旅行, 我希望在后一步以前,
能制服魔鬼和诗人。靡非斯陀 他会立即坐进一个泥沼: 这是他减轻痛苦的老套,
让蚂蟥在他的屁股上醉饱, 他那闹鬼的毛病才得治好。
你为什么把那美人儿抛掉? 她同你跳舞时唱得那么娇好。浮士德
唉!正当她清歌徐吐, 忽然从她口里跳出一只红鼠!靡非斯陀
这倒妙啊!其实算不得什么; 只要不是灰鼠已经不错。
在寻欢取乐的当儿哪里管得许多!浮士德 此外,我还看见—— 靡非斯陀
什么?浮士德 靡非斯陀,你可看清,
那边遥遥地站着一个苍白而美丽的年轻女人? 她行步欹危而艰辛,
双脚似乎被铁镣锁定。 我不得不承认, 我觉得她很像善良的葛丽卿。靡非斯陀
让她站着吧!千万别去理她。 那是幻影,偶像,没有生命的火花。
碰着她准叫你难以招架: 人的血液会被那凝视的目光冻结煞,
而人的身体也很快地会石化; 你应当听说过女怪美都萨。浮士德
不错,那对眼睛就和死人一样, 没有亲爱的人手使她闭上。
那是葛丽卿献给过我的胸膛, 那甜蜜的肉体我曾经偎傍。靡非斯陀
这是魔法,你这傻瓜多么容易上当! 任何人看见了都以为是自己的娇娘。浮士德
我多么欢喜,又多么苦闷! 我不能离开她的眼睛。 怎么她那美丽的头颈
系着一根细细的红绳, 宽得只和刀背差不离!靡非斯陀
果然不错!我也看见那个东西。 她还可以把脑袋夹在腋下携持:
因为裴修士砍掉了她的首级—— 我劝你别老是想入非非!
咱们还是到那座小山上去, 那儿的风光和卜拉特仿佛依稀;
如果我的眼睛没有受欺, 我的确看见有剧场在演戏。 究竟演的什么戏曲?
热心服务者 立刻又要开幕: 是部新戏,七出当中后的一出;
节目繁多是这儿的习惯。 编剧的是清客, 演员也是客串。
我要失陪,敬请诸位鉴原; 因为拉幕的事儿归我照管。靡非斯陀
我在布落坑山上遇见你。 实在可喜,因为你在这儿正合适。

故事继续,刘备在忐忑不安之中,终于跟东吴郡主成亲,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周瑜在大惊之后,又思一计;于是乎孙权给刘备休整东府,广栽花木,盛设器用,请玄德与郡主居住;又增女乐数十余人,并金玉锦绮玩好之物。玄德被声色所迷,全不想回荆州。在这样纸醉金迷的生活中,眼见就要过年了;刘备的保镖赵云一看着急了,心想这也不是事啊,老这样那行;想起了诸葛亮的临行前嘱托,打开了第二个锦囊,依计行事。终,带着刘备一起闯过重重阻挠,有惊无险的回到了荆州;这段故事也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后人有诗叹曰:“吴蜀成婚此水浔,明珠步障屋黄金。谁知一女轻天下,欲易刘郎鼎峙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