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第一部,老板是怎样炼成的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

葛丽卿家门前的街道瓦伦亭 从前我坐在酒席筵前, 好些人都在夸夸其谈,
伙伴们对我提起少女之花, 都高声地把她称赞, 不住为她祝福而酒到杯干——
我以手支颐, 高坐悠然, 静听一切无稽夸诞, 微笑掀髯, 手里擎着一大碗,
说道:各人有各人的优点! 敢问全国中有哪个女子, 能和我心爱的葛丽卿比肩?
配给我妹妹传呼使唤? 于是叮当碰杯,满座骚然! 有人叫喊:“话不虚传,
她果然不愧是女性中的冠冕!” 于是所有赞美者都哑口无言。
可是今天——我恨不得拔掉头发, 往墙缝里钻—— 任何无赖汉,
都会对我皱鼻讥讪! 我坐着像昧心的负债人一般, 听到无心的言语也冒冷汗!
我本想把他们逐个打翻 但是我不能说他们的话全是谎言。
打那儿来的是什么?蹑手蹑脚地近前? 如果我没有看错,是两个同伴。
倘使就是他,我要他饱尝一顿老拳。 决不叫他活着回转!
浮士德与靡非斯陀匪勒司登场。浮士德 从那教堂圣器室的窗间,
有长明灯光向上闪闪, 向旁走远就逐渐暗淡, 茫茫黑夜环绕在我的身边!
我的胸中也一般黑暗。靡非斯陀 我好像一只饥渴的猫儿, 悄悄爬上救火的梯子,
然后环绕围墙巡视; 这当儿我踌躇满志, 偷一点儿嘴,交一会儿尾。
后天便是四月三十, 眼看热闹的瓦卜吉司之夜就要到来, 我便从头痒到脚趾,
那时人人心里明白,为什么通宵不打瞌睡。浮士德 我看见那后边光芒吐露,
敢莫是宝物快要出土?靡非斯陀 不久你便可以满心欢喜, 取出那盛宝的盆子。
我日前曾经向内窥视, 其中有无数灿烂的狮币。浮士德
难道没有一件首饰,一枚指环, 可以把我的情侣装扮?靡非斯陀
我倒也看到一件, 好像是一串珍珠项链。浮士德 这就不错,要是我空手去见她,
心里委实难过。靡非斯陀 决不叫你受人鄙薄, 白白地去享受快乐——
这时天上星光闪灼 你且听一点真正的杰作: 我给她唱一曲风雅之歌,
更有把握使她着魔。 弹琴而唱 哦,嘉德琳, 这么大清早晨, 在爱人的门前,
你要做甚? 千万莫再留停! 他骗你进门, 进去时是位姑娘,
出来时便失去了姑娘的身份。 要好好当心! 春风一度,
便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你们这些可怜的女人! 若是珍惜自身,
在戒指上手以前, 切莫把一片冰清, 付与偷香窃玉人!瓦伦亭
畜牲!你想把谁勾引? 该死的捕鼠人! 先打碎你的乐器!
再断送你这歌人!靡非斯陀 齐特拉琴破成两半!已经完蛋。瓦伦亭
再把你的脑袋劈成两片!靡非斯陀 博士先生,不要躲闪,努力向前!
紧跟着我,听我指点。 拔出你的鸡毛帚子, 向前杀呀!招架由我来管。瓦伦亭
你就招架一手!靡非斯陀 有什么不能够?瓦伦亭 再来一手!靡非斯陀
也还将就!瓦伦亭 好像魔鬼在和我对敌!
这是什么缘故?我的手已经麻痹。靡非斯陀 哎呀!靡非斯陀 这莽汉已经驯服!
快走,我们得马上消逝; 因为呐喊的声音四起。 我虽然善于应付警察,
但刑事裁判却难以料理。玛尔特 快出来!快出来!葛丽卿
有人在骂,在打,在喊,在杀。人众 那儿已经有个死的倒在地下!玛尔特
凶手们呢?是不是已经逃去?葛丽卿 是谁躺在这儿?人众 你妈妈的儿子。葛丽卿
老天呀!多可怕的灾殃!瓦伦亭 我快死了!说来很快, 但干得更忙。
你们这些妇女为什么嚎泣悲伤? 快上前来,且听我讲! 群众上前围绕他。
我的葛丽卿,瞧,你还年青, 完全不懂得利害重轻, 你可做错了事情。
听我私下对你讲: 你已经成了私娼, 这也是理所应当!葛丽卿
上帝呀!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样讲?瓦伦亭 切莫把我们的上帝拉上!
事情既然弄到这般, 以后只好听其自然。 你开始偷了一个汉子,
来者便会源源不断, 等到你结识了一打, 全城的人都把你狎玩。
一旦耻辱结成了鬼胎, 只好偷偷地生下地来, 用黑夜的面纱,
连头带耳将它蒙盖; 甚而情愿把它杀害。 纵然不死而长大成人,
也会在白天露出脸来, 然而面貌不会美观, 只是更加丑怪,
而且愈暴露愈惹嫌猜。 我已经预见到那种日子, 一切正派市民,
都回避你这妓女, 如同回避传染的死尸。 倘若他们正眼看你,
你心中便会不寒而栗! 你不配带黄金的项链! 也不配站在教堂的圣坛旁边!
你衣领上不配有美丽的花边, 而在跳舞会上喜笑开颜1
你只能在阴暗的栖流所里辗转, 躲在乞丐和废人中间, 纵然上帝饶恕你的罪孽,
你可是永远受世上的非难!玛尔特 快为你的灵魂向上帝忏悔!
难道你临死还想罪上加罪?瓦伦亭 你这无耻的媒婆! 我恨不得叫你的干瘪肉体,
饱尝我一顿拳脚, 才可望消除我的一切罪过。葛丽卿 哥哥!多么苦命!瓦伦亭
听着,别对我哭哭啼啼! 当你抛弃了荣誉, 已给了我致命的打击。
我堂堂一位军人, 通过死的安眠而走近上帝。

安灵祭。风琴和唱歌。 葛丽卿在人丛中。恶灵出现其身后。恶灵
葛丽卿,你和从前判若两人, 那时你是玉洁冰清, 来这儿向圣坛走近,
从破旧的圣书上 含糊地学念祈祷文, 半是出于儿戏, 半是出于信心! 葛丽卿!
现在你的头儿为什么发昏? 你的心中 可想起什么罪行?
你祈祷为的是母亲的灵魂? 她为你受了长久的苦痛才闭上眼睛。
你门槛上是谁的血迹淋淋?—— 而且在你的心脏下 不是已经蠕动着小小的生命?
无穷的隐忧 在威胁你和它的生存。葛丽卿 唉!唉! 我怎样才能摆脱这些思想,
千回万转, 萦损了我的愁肠!合唱 DieS irae,dies illa Solvet saeclum in
favilla 赫然震怒日, 世界化灰烬。 风琴声音恶灵 你在胆战心惊! 喇叭在鸣!
坟墓在震! 而你的心 从冷静的灰坑, 重受到 烈火的非刑, 疼痛难禁!葛丽卿
我但愿离开此地! 这风琴的声音, 快要使我窒息, 这唱歌的声音,
快把我的心儿溶解到底。合唱 judex ergo cum sedebit, Quidquid latet
adparebit, Nilinultum remanebit 裁判已升庭, 无隐不暴露,
无恶不受惩。葛丽卿 我心紧气急! 石墙的圆柱 把我包围! 穹窿的层顶!
把我压倒!——空气!恶灵 你快些逃避! 罪恶和羞耻不能隐蔽。
你要阳光?空气? 可怜的你!合唱 (aid sum miser tanc dicturus? Quom
pancnum rogatusus? Curn vjx justus set seeurus) 罪孽深重,夫复何言?
有谁庇护,向谁乞怜? 正直之人,尚且难免。恶灵 圣洁之人 见汝而避面。
清白之人 以手触汝而心寒。 可怜! Quid sum miser tune dicturus?
罪孽深重,夫复何言?葛丽卿 高邻!你的小瓶!—— 晕倒下去

剧本梗概我为什么要选择这个题材;凉皮是用面粉洗出面浆做成,面粉是一粒粒麦子碾碎了成为粮食。人何况不是一粒麦子呢?经历一次次磨砺摔打,坚强人站立起来,写成大写的人!在人海茫茫,把一个人物深刻挖掘出来,让他成为影视艺术,活在人们心中,说他是个汉子。单泉是一位无业青年,憨厚、自信,有个性的男子汉,不痛快时好喝啤酒,三十多没结婚。下岗后经营小吃部,认识了洪娇,她到小吃部找他做促销。小吃部动迁,俩人走到了一起。单泉和洪娇结婚有三年,他不想和她干那种耍嘴皮子事情。人要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做事;单泉租间平房做陕西凉皮。俩人结婚第七年,洪娇提出离婚。洪娇和单泉离婚后,她跟做过传销的王阿兵住一起,他已不再做促销,找了三位兄弟卖假的强力去污洗衣膏。兄弟们开这一台平头小卡车,东窜西窜,到商场门前连喊带叫,有围观人群就用一块白布抹上豆油和墨水,用清水洗洗白布就干净了,可是他们车上卖的洗衣膏……王阿兵在市面租间门市房,成立了天太股份有限公司。把一些不值钱手表、皮鞋、腰带、皮包、衣裤等等商品,这些东西高出同等价格的十倍卖给顾客。但是,买到这些东西,在一个月之内他再把钱退还。王阿兵公司,一台五十二英寸平板电视,放映着辽阔的草原风光,讲解员讲;要在大草原上,建设中国大肉牛基地,养羊、养鸡,建酒厂。让人们到他这来投资,高出银行三倍利息。这一切是假的。王阿兵兄弟们倒卖摇头丸,吸毒。公安局立案侦察,天太公司被查封,王阿兵被逮捕。单泉和洪娇分手后,子轩时常哭着找妈妈,想妈妈,他要照料着儿子,还得起五更爬半夜抡做凉皮到市场去卖。感冒了,他打着吊瓶还得干活。儿子在托儿所发高烧,阿姨打电话,单泉在早市,放下切凉皮大刀,打车到托儿所,送子轩去医院。有一天,王阿兵仨兄弟来吃凉皮,吃出个虫子,把单泉打的口鼻流血,砸了单泉卖凉皮玻璃柜。过一段,这仨小子又来找事,他仨吃凉皮时,单泉给柯忠打电话,柯忠正在郝家大院,姜成在院里用斧头劈木板。这仨小子说;凉皮碗里有耗子屎,把阳伞、桌子给踹倒了。柯忠和姜成来到早市,从下车,单泉拿着切凉皮的大刀也向这仨走过来。姜成拿斧子就向一位劈过去,柯忠手里拿着锁方向盘的长把锁,向这仨小子打去,单泉手里拿着大刀光比划,也不往上冲。来买凉皮的出租车司机也都围了上来,这仨小子撒腿跑了。仲良是单泉表弟,没少添麻烦。在市场卖凉皮有位胖丫,对他挺有意思,可是仲良还没有看上她,他看上了招来的一位员工小袁。小袁是来省城找他老公,她好喝酒,仲良就陪她喝,俩人一整喝的是烂醉。有一次傍晚,他俩喝完酒坐交通车回家,在交通车上一位中年妇女兴奋地打着手机,仲良实在忍不住,扒开了她背的兜子吐了进去。这位中年妇女只顾打电话,根本不知道。子轩被老郝儿子开车撞进了医院,仲良到王阿兵的公司找洪娇,认识了王阿兵的兄弟们。他一心想能挣到大钱和王阿兵兄弟们鬼混在了一起,仲良到沈阳去接摇头丸,被公安局抓到。罚款1万元,拘留15天。小袁走了,仲良有些萎靡不振,单泉让他去结账的钱他到娱乐城玩起了赌博机。从娱乐城把他找了回来,仲良却偷偷跑了,是死是活再也没有回来。洪娇离婚后,她还是想孩子,偷偷来托儿所看过子轩,也到早市看单泉。有一次单泉送货回来晚了,艳梅和陈果卖凉皮忙不过来,洪娇伸手帮着卖凉皮。再以后,她就没有出现,后出现,洪娇挎着一位比她还要年轻的大男孩。单泉从平房搬到有三千多平米的郝家大院,在院里租下了四间有两百多平的厂房。买了筋筋面机器,仲良找来两位哥们石明和小刚,柯忠开车帮他搬了家。老郝和太太在院里住着两层小楼,小楼装修的特别豪华,这两口子,两天不吵三天就干架。郝太太好吃、好穿,好打麻将。她认为住这大院跟坐牢一样,开着自家车出去玩有时晚上就不回来,老郝一个人空守着豪华房子过的挺憋屈。他好抽烟,总是咳嗽,手里拿把手茶壶。郝太太玩回来他就嚰嚰叨叨没完;她根本就没有把老郝放在眼里,从前他俩奋斗时郝太太没少出力赚钱,打起架来她的嗓门比老郝声音还要高,老郝就摔碟子砸碗。生产量逐渐的增长,人员不够,单泉同学柯忠,帮着介绍来姜成两口子,这两口子朴实、勤劳,很是恩爱。一次他俩在厨房吃晚饭,姜妻给姜成蒸了一碗鸡蛋糕,她用小勺喂姜成吃鸡蛋糕,俩人的脚丫子在桌子底下互相玩弄着,老郝和他太太在屋里吵嘴。两口子在各方面没少帮单泉出力,一天姜妻的小灵通发来一条信息,说她的女儿苗苗在学校被车给撞进了医院,让她赶快往卡号里汇1万元钱,两口子急的不得了,让单泉拿钱,却是一场骗局。搬到郝家大院,凉皮和筋筋面逐渐的上涨,七台三轮车送不过来。单泉买了台小型厢货车。单泉在快餐厅租了间当口卖凉皮,吃凉皮的人排成长队。他没成想到会卖的这么好,又在秀水街快餐厅开了个当口,生意也不错。又买了台面包车,准备开连锁加盟。洪娇和王阿兵住一起,王阿兵晚上经常在外头和一些狐朋狗友喝酒,喝多了到家卫生间,再扣着嗓子眼往外吐。洪娇一个人在家就和她同学两人视屏网聊。小袁领子轩到超市买东西,好长时间也没有回来。单泉让仲良找找他俩,仲良没有找到,单泉以为小袁把孩子领跑了。姜成两口子、艳梅、陈果在村里的小市场好找,单泉问超市的服务员;看她俩打车走了,单泉也不顾三七二十一,坐上一台出租车也走了,到哪里去找儿子呢,他蒙了。仲良看见了她俩,在路旁一家烧烤店吃着肉串,小袁喝一壶白酒。小袁在这,喜欢上了单泉,而单泉并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小袁勤勤恳恳地领着艳梅、陈果为单泉工作。姜成女儿苗苗在县城上重点高中,放暑假和大爷家姐姐来省城想玩几天。姜杉来到叔叔这,单泉出了很多的事情,一位员工偷偷跑了她帮着做筋筋面。村里有位孙狗子碰瓷,把仲良给撞上了要讹单泉钱。单泉忙孙狗子的事情一时去不了早市,姜杉就帮忙到早市卖凉皮。孙狗子是被王阿兵利用,因为洪娇不想和他再过了,王阿兵以为洪娇要和单泉复婚。找这位撞炮的说是孙狗子小舅子,他腿还真有一条骨缝。单泉领他到医院都没有检查出来是不是仲良撞的,孙狗子偏要单泉给他拿五千元钱。这狗子赖的不能再赖,把他假小舅子抬到了郝家大院,假小舅子躺在一把破躺椅上还唱了起来。“我来求求上帝,快来救救我吧,受命运摆布的人。”柯忠开奥迪、周小开奔驰来到了郝家大院。他俩领来了三位兄弟像保镖,挨撞这小子缩成一团。孙狗子从大门外回到大院,看到来者不善他也不那么装了,夹在腋下的包掉地上,他像狗似的从地上捡起包。一辆悍马停在了老郝家的大院门口,从车上下来的是大江,他和周小都认识,俩人握手。大江并没有惯着孙狗子,骂他“没睾丸找茄子往裤裆上挂。虎了吧唧让人利用。”柯忠安排到金百合大酒店。大江个头不高很有风度,手一挥:“到金百合大酒店。”折腾一次,狗子都穷到家了,单泉给他拿两百元钱。柯忠给单泉找位开厢货车司机曹二平。他是个铁杆彩迷,天天买彩票,就认为有预感,买彩票能中上大奖。把那些废弃的彩票帖在他睡觉的墙上,床板上。老郝的儿子从大学放暑假回来,领来个女朋友他俩常开自家车出去玩。一天的早晨郝帅开车回大院,子轩在院里骑着三轮车,看到郝帅开车回来,他向他骑过来,郝帅把油门当成了刹车,把子轩撞飞起来。子轩送进医院,在抢救时要给他输血,单泉血和孩子的血不是一种血型,这才知道儿子并不是他的亲骨肉。姜杉血与子轩血型正好相同。单泉面对孩子不是自己的血脉内心非常痛苦,去到法院告他妈,只能是孩子受苦。“都是大人在造孽呀。”姜杉走了,单泉到车站送她,他说“已经爱上她,不说出这话也许会后悔。”姜杉向单泉伸出手,她泪流不止。子轩出院去不了托儿所,让员工刘佳他妈来看孩子。而他妈在院房头仓房里摆上佛,供奉上了胡、黄二仙。曹二平知道了刘佳他妈供奉着佛,来给佛敬香,说的可笑,求的可以。求佛保佑他买彩票能中上大奖,跪地上向佛磕了三个响头。把脑门子都磕的通红。刘佳他妈说二平眉毛重压财运,让他把鼻子底下留出胡子。曹二平还真信了,留出了八撇胡。有一天郝太太领来一位挺富态的中年妇女,找刘佳他妈算算。她说:接到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老公牵扯上了洗钱案,让她往银行去个电话。银行说她老公与洗钱案有关,把账户密码改了,她就把密码告诉了银行。可她反应过来到银行一查,十万元钱已经让人给提走了。有天,两位少妇找刘佳他妈算卦,有位是子轩住院他妈认识的。她给这位少妇破关:东门开,西门开,妖魔鬼怪快离开。呕呕呕地叫着,往她身上喷酒,拿起一把菜刀就撇到了门外。从前,刘佳父亲偷自行车卖被判了刑,刘佳和他妈到监狱来看刘佳爸,那位碰瓷孙狗子也进了监狱。孙狗子母亲领着小孙狗子在探视间,老人家眼睛都红了。狗孩子哭着把吃的东西塞到爸爸手里,子孙三代在探视间流着眼泪,场面难以让人看下去。姜杉走后,俩人在电脑中只有两次谈话,她也没确定和单泉的关系,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这一天,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老郝家大门前,姜杉下车。这次回来她既没有告诉单泉也没有让他叔叔和婶娘知道。小袁因姜杉回来找仲良喝酒,那天晚上天下着小雨,他俩坐出租车回到大院,小袁从车上下不来了,仲良背她进院。雨天地滑,俩人倒在地上,小袁吐仲良一身,仲良也吐了。小刚,石明,曹二平把他俩扶进屋。小刚有一次骑三轮车送货,村里的小地赖子开了一台破轿车,在拐弯路口撞了小刚,他和石明与小地赖子打了起来。小地赖子找了一帮村里的地皮,到郝家大院来打小刚。单泉在市场卖着凉皮,姜妻给他打电话,单泉急急忙忙回到大院,小地赖子要打他,姜成却没有在乎这帮小地赖子,他拿起一把铁锹就要劈他们。这时柯忠和周小开车来到了大院,他俩领来两位兄弟像保镖。周小给小赖子们一番教训:“别装虎,冲什么愣,打人犯法。”警车到来,地赖子们灰溜溜地走。单泉同学柯忠,1米6的个头,体重两百多斤,一有事情柯忠就出头。没少帮单泉忙。柯忠得了糖尿病,常往自己的肚皮上扎降糖针。老郝总是咳嗽,太太陪他到医院检查,得了肺癌。找刘佳他妈算卦,他妈说可以给老郝求寿。单泉上了一台凉皮机,一小时可以作出两袋面凉皮,即省时、省力、省煤。因为煤价从四百多一吨长到了五百多元一吨。面价再长、油价再长、员工工资也再长,单泉非常正确的买了凉皮机。老郝这地方要动迁。员工刘佳,网上吹来个女的没有走,住在他妈仓房临时搭起的折叠床上,石明晚上强奸她未遂,进了公安局。石明七岁时父母离异,父亲来到公安局,石明看到父亲泪流满面:爸!我不想进监狱,你快让我出去。爸!你知道我每天是多么想你?我有爸!我爸天天都在活着,可我有爸和没爸有什么区别,有爸得不到爸爸的爱,有爸天天却看不见爸爸。你还不如死了,我也就不会再想你了,可爸,你没有死,你还活着!你关心过我吗,你爱过我吗,我是你的儿子呀?你为什么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而不管我,把我和妈妈给抛弃。爸!我恨你,我恨你,爸!爸你知道我有多么的痛苦吗?我无聊,我孤独,我难受,我多想和爸爸天天在一起!爸!你为什么就不能在我身边啊?石明的父亲:“爸爸什么也不要了,我只要我儿子,只有儿子才是爸爸的亲骨肉,才是爸爸亲的人,是爸爸不好让儿子受了那么多委屈!”俩人隔着铁栏杆抱头痛哭。郝家大院明年动迁,单泉在农村开发区买了个大院,能有两千多平。他又买了一台比前一台大一些的厢货车。单泉开面包车拉着姜杉、艳梅、陈果、白永洁、舒欣来到新的大院。吕东开着曹二平开的那台厢货车拉着小刚从车上下来。曹二平开着新买的厢货车拉着李景堂、刘佳从车上下来。柯忠开奥迪车拉着刘佳他妈、姜成两口子、子轩和一位新来的员工从车上下来。他们走进大院,站在院门口。柯忠爱人小平开车也来到了大院,她走到姜杉身边。俩人站在一起,望着忙碌的师傅们在砌墙,姜杉说:“未来并不是那些形形色色的立说者头脑之中,而是脚踏实地创业的人。”火红太阳照耀在新的大院。大院房子全部建好。非常整洁美丽。工人们进进出出在忙着工作。不远处有一座教堂,唱起了耶和华的圣歌,歌声飞扬在天空,天上一群鸽子在飞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