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之咏唱_科幻灵异_好文学网,_名人作品_好文学网

浮士德独自一人浮士德 崇高的神灵,你给了我, 给了我所求的一切。
你不枉在火焰中对我显示形迹, 把庄严的自然作我的王国,
并赋与我以感觉和享受的能力。 你不仅允许我冷静的欣赏,
还容许我识透自然的内脏, 好比是知交的胸膛。 你从我面前引导着生物的雁行,
指点我在空中,水底和幽静的林莽, 认识同胞万类的群像。 当林中刮起狂飙,
把摩天的松柏连根拔倒, 压断了周围的树干枝条, 山鸣谷应,木落空号,
你便把我向安全的洞穴相邀, 使我明白认识自己,
于是我胸中便呈现种种深秘的玄奥。 当明净的月光升上眉梢, 柔和地向下俯照,
古代的银色形影 便从岩壁林薮间浮泛飘摇, 使静观的严峻情绪逐渐冰消。
哦,我觉得人总不会十美十全! 你给了我逐渐接近诸神的欢乐,
又给了我一个不可分离的伙伴, 他可是既冷酷而又厚颜, 使我自己也感到卑贱;
他一开口便把你的赠品 化为乌有而不值一钱。 他在我胸中煽起腾腾烈焰,
使我对那美丽的肖像不断迷恋。 我便从贪欢倒向享乐, 又在享乐中渴望贪欢。
靡非斯陀匪勒司登场靡非斯陀 这种生活大概你快要厌腻?
日子久了怎么能够使你欢喜? 暂时倒也不妨试试;
不过以后总得玩点新的把戏!浮士德 我真希望你有更多的事情好干,
别在这美好的日子来和我麻烦。靡非斯陀 得啦,得啦,我情愿让你安静,
你对我也别说得那么认真。 像你这么苛刻,狂乱和无情, 就是绝交也没啥要紧。
我整天都忙得发昏! 纵然是千依百顺, 也摸不透主人是何居心。浮士德
这倒是你的恰当口吻! 你使得我厌倦,还想我感恩。靡非斯陀 可怜的世人,
没有我,你会是怎样地生存? 是我从胡思乱想的幻境, 暂时治愈了你的毛病;
要是没有我, 怕你早不能在地球上留停。 你为什么要像一只猫头鹰,
坐在洞穴和岩缝中枯等? 你为什么要像一只癞蛤蟆, 从霉苔和泉石上吸取养份?
等闲虚掷了甜美的光阴! 你身上的博士臭味还没有洗净。浮士德
逍遥荒野给我何等新鲜活力, 这岂是你所能领悟? 不错,纵然你能猜出几分,
你这恶魔也不让我安享幸福!靡非斯陀 真是超尘绝俗的清福! 夜露轧裕呶陨接纾
天上地下,供我仰俯; 浩然如神而气象宏敷, 驰骋悠思以穿透地轴,
把宇宙万象包罗胸脯, 精力沛然而享奇趣, 翕然与万物混同,
泯然而尘躯全归虚无, 于是把那种高尚的直觉—— 做出一种丑态
我不便说出——就此结束!浮士德 呸,你真是岂有此理!靡非斯陀
我说的不合尊意, 你尽可以高雅地说是放屁。 纯洁心肠不可缺少的东西,
本来不堪入纯洁之耳。 简而言之:这种乐趣, 我让你偶尔用以自欺;
可是你长久熬不下去。 你又已经显得疲惫, 倘使你还要继续,
就不发疯也要惊惶恐惧。 闲话少叙,你的爱人 呆在城中十分抑郁。
她无论如何忘不掉你, 她对你实在迷恋已极。 初是你的热情奔放,
好比雪融后的溪流高涨; 滚滚地注入她的心房—— 而今你又溪流辍响。
让我向你这伟大人物直讲: 与其在森林中高据宝座,
倒不如去抚慰那娇嫩的姑娘, 将她的深情酬赏。 她真是度日如年;
终日站在窗边, 望着片片浮云在古城上空舒卷。
她老是在唱:“假如我是一只鸟儿,” 从早上唱到夜间。 她偶尔高兴,多半心烦,
时而哭得珠泪涟涟, 哭过后又似乎好点—— 不过相思的苦味始终依然!浮士德
你这诱人的长虫!长虫!靡非斯陀 不错,你又入了我的彀中!浮士德
该死的东西!给我滚开! 不许提到那美丽的裙钗! 别使我这半疯狂的精神,
对她甜美的肉体再有贪爱!靡非斯陀 那怎么办?她以为你已经逃跑,
看来你倒是差不多少。浮士德 我和她远隔天涯,仍然近在咫尺,
我决不会忘记她,更不会把她失去; 这时要是她的嘴唇接触到主的圣体,
也会引起我无比的妒嫉!靡非斯陀 真是不错,朋友,我也常常妒嫉你,
为了玫瑰花下吃草的双生鹿儿。浮士德 滚开,你这牵线的痞子!靡非斯陀
好啊!你在骂我,而我却要笑你。 上帝创造出青年男女, 立即认定高的天职,
是为他们造就良机。 快去吧,她是那样悲戚! 这是叫你进情人的闺房,
而不是叫你去送死!浮士德 什么是她怀抱中的天界快感?
就让我紧偎在她的胸前: 岂不是常常觉出她的苦难?
难道我不是亡命徒?流浪者? 茫无目的和宁息的恶汉? 就像瀑布奔腾在岩间,
急不可待地流入无底深渊。 她怀着天真的稚气, 家住阿尔卑斯山畔的小小田园,
家中的一切事务, 都局限在窄小的天地里面。 而被神灵憎恶的我, 抓着岩石,
把它们打成碎片, 犹未称心如愿! 一定要葬送她,连她的平安!
哦,地狱,难道这牺牲你定要吞咽! 恶魔,快帮助我缩短恐惧的时间!
反正必然发生的事情不妨立即出现! 让她的命运在我身上破产,
我同她一起归天!靡非斯陀 你又在沸腾,又在冒火! 快去安慰她吧,你这傻哥!
低能的人儿看不到出路, 立即想到坏的结果。 敢作敢当的人才高唱凯歌!
你在平常也相当着魔。 我认为世界上大煞风景的事情莫过 一个魔鬼在徒唤奈何。

不惧一次次的痛苦蜕幻,

玛嘉丽特跳入亭中,躲在门后, 用指尖按在唇上,从门缝中偷觑。玛嘉丽特
他来了!浮士德 哦,小鬼头,你和我调皮! 我可捉住你了! 他吻她 玛嘉丽特
好的人!我打心坎里爱你! 靡非斯陀匪勒司叩门浮士德 谁呀?靡非斯陀
是好朋友!浮士德 畜生!靡非斯陀 该走的时候了。玛尔特
是的,先生,天色晚了。浮士德 我好不好伴送你回去?玛嘉丽特
怕我妈妈会——再见! 浮士德 我只好走了? 再见!玛尔特 再见!玛嘉丽特
不久再见! 浮士德同靡非斯陀匪勒司退场玛嘉丽特
哦,我的老天!像他那样的男子, 还能不把一切都加考虑!
我在他面前感到羞惭, 对一切事情都只好说是。 我是个可怜的无知孩子,
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讨他欢喜。

成就今天这般美丽的模样。

用我的深情为你高声咏唱。

银河在线注册,让四季的花为你次第开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