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中情景运用探讨,古代文学中的梅雨意向分析

师范院校古代文学的课程群建设思考

[摘要]课程群建设是当前高校课程建设改革的重要路径。应用型师范院校的古代文学课程群建设,应依据人才培养方案,优化课程设置,强化问题意识与实践导向,充分考虑学生职业发展需求,应用能力与理论素养并重,为师范生成长为合格乃至优秀的语文教师打下良好基础。

[关键词]应用型高校;古代文学;课程群

2015年10月,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和财政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引导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了地方普通本科院校向应用型转变的基本思路、主要任务,为高校转型发展指明了方向[1]。应用型师范院校的汉语言专业的课程建设,在高校转型发展过程中既面临挑战,也面临新的发展机遇。本文以合肥师范学院为例,就古代文学课程群建设的思考与实践作一简要论述,不足之处,敬祈方家指正。

1以课程群为抓手,推进教学改革

课程群建设是当前高校课程建设改革的重要路径,“课程群是以现代教育思想和理论为指导,对教学计划中具有相互影响、密切联系、互动有序的相关课程进行重新规划设计和整合构建的课程集合。”[2]课程群建设过程中,可将原课程体系中内容相互重复以及与人才培养目标关联度不高的课程进行删减,可根据人才培养需要,适当增加新的课程,课程设置顺序可依据一定的逻辑关系进行调整,课程群的建设目标应与所属专业的培养方案和目标保持一致,由若干个课程群,共同支撑专业的建设与发展。如果专业设置不合理或者人才培养方案不科学,课程群建设便会失去方向,无所作为。因此,在课程群建设之前,必须制定出科学合理的人才培养方案。合肥师范学院为安徽省应用型师范院校,学校明确提出“师范性,应用型”的办学定位,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将本专业的培养目标确定为:“立足安徽、面向区域,适应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要求,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和创新精神,掌握汉语言文学专业基础知识、基本理论和基本技能,掌握基础教育新理念、新知识、新技能,会备课、会上课、会当班主任,能够胜任中学语文教学与研究的新型师资。”在专业培养目标指引下,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专业课程主要由四大课程群构成:文史哲基础课程群。主要有“历史通论”“中国文化概论”“美学”“中国哲学”“西方哲学”“民俗与宗教”等课程,其功能定位为,培养学生的人文思辨能力与批判精神,使其具有宽广的理论视野与健康的审美情趣。文学教育课程群。主要有“中国古代文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外国文学”“文学概论”等核心课程,还包括一系列文学、文论类选修课(如“诗经楚辞研究”“诗论与诗词鉴赏”“中国古代散文鉴赏”“中国古代小说鉴赏”“中国古代戏曲鉴赏”“鲁迅研究”“现代诗歌鉴赏”“古代文论选读”“西方文论选读”等)作为核心课程的拓展与延伸。其功能定位为,使学生了解和熟悉中外文学及文学理论的基础知识,具有较强的审美能力和中文表达能力,具有一定的文学批评鉴赏能力以及初步的文学研究能力。文学教育课程群规模较大,其下又细分为三个子课程群:古代文学课程群、现当代文学与外国文学课程群、文学理论课程群。语言教育课程群。主要有“语言学概论”“古代汉语”“现代汉语”“语用学”“训诂学”等课程。其功能定位为,培养学生掌握语言文字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和技能,具备解决中小学语文教学中出现的语言文字问题的能力。教师教育课程群。主要有“语文学科教学实施”“语文学科教材研究与教学设计”“普通话训练”“教师口语与教师礼仪”“语文学科教学测量与评价”等课程。其功能定位为,培养学生掌握教师教育方面的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具有语文教育教学能力及教研能力。由以上课程群简介可看出,开展课程群建设的目的,旨在避免课程碎片、课程逻辑矛盾、教学内容重复、教学效率低下等弊端,把分散的课程串联起来,整合优化教学资源,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课程体系;各课程群的功能都指向人才培养目标,在课程体系中有其明确的定位,基础性课程群突出理论素养、知识素养与人文素养;专业方向课程群突出与行业标准、基础教育的接轨。

2多维视角,贯穿古代文学课程群建设

本文探讨的古代文学课程群,是以“中国古代文学”课程(分先秦文学、秦汉魏晋南北朝文学、唐宋文学、元明清文学四段)为核心,以一系列古代文学类的专业选修课(如“诗经楚辞研究”“诗论与诗词鉴赏”“古文阅读与背诵”“中国古代散文鉴赏”“中国古代小说鉴赏”“中国古代戏曲鉴赏”等)为拓展和补充的课程群,文体学、审美鉴赏、专题研讨等多维视角贯穿其中,群内的各门课程贯穿着诸多课程彼此独立而又相互联系,构成了一个有机整体。

近二十来,高校中文系通用的文学史教材,例如袁行霈主编的《中国文学史》、章培恒等主编的《中国文学史》、罗宗强等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发展史》、袁世硕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史》,基本上依据王朝更迭进行文学分期,将作家作品、文学流派等放到特定的时代背景下论述,不太注意各种文体的自身特点及发展规律。任课教师大多参照教材章节次序进行讲授,这对学生从“史”的维度了解古代文学发展的基本历程较为便利,但容易忽略各类文体的文体特征及发展演变,也影响到学生对具体作家、作品乃至文学发展规律的深入理解。古代文学的文体,“主要指诗、文、词、小说、戏曲五大门类。……研究古代文体的发展变迁,实质上就是研究这五大文类的发生、发展、鼎盛和终结。考察整部中国文学史,可以说,中国古代文学史实际上就是这五大文类的变迁史,而文学创作上的创新与这五大文类的发展是互相推动的”[3]。我们设计古代文学课程群时,注意将文体学的视角贯穿其中。一方面,在“中国古代文学”这门大课的内容设计上,每一时段,都注意以文体学的视角对教材内容进行调整或整合。以秦汉魏晋南北朝文学为例,这一时期的文学现象纷繁复杂,知识点特别多,学生不易理出头绪,如果从诗歌、散文、赋与骈文、小说等各种文体发展的视角入手,就容易将复杂零乱的知识点贯穿起来,纲举目张。另一方面,“诗论与诗词鉴赏”“中国古代散文鉴赏”“中国古代小说鉴赏”“中国古代戏曲鉴赏”等专业选修课,也是从文体学的角度设计的,有利于教师、学生在讲授与学习过程中建构文体学理念,将文学史与文体史融为一体。

许多应用型本科院校中文系的“中国古代文学”课程的课时已经大为压缩,许多作品在课堂上没有时间讲授,不少学生的文本解读与鉴赏能力比较薄弱。针对这一突出问题,我们一方面开列参考书目,指导学生课后自学,另一方面,开设了“诗论与诗词鉴赏”“中国古代散文鉴赏”“中国古代小说鉴赏”“中国古代戏曲鉴赏”等一系列专业选修课给学生“补课”,引导学生进一步加深对各种文体的经典名篇的认知和理解。例如“诗论与诗词鉴赏”的课程内容,涉及意象、意境、修辞手法、情感内涵、艺术技巧、审美风格等诸多方面,便于学生系统了解和掌握中国古代诗论及诗词鉴赏方法,在学习过程中,注重理论学习与鉴赏实践相结合。值得注意的是,教师在引导学生进行作品鉴赏时,要注意把握不同文体的鉴赏方法的特点,如诗词鉴赏,要善于把握作品意象,品辨韵味,领略意境,领悟情趣或理趣之美;小说鉴赏,要抓住人物形象作具体剖析,把握作品的情节与结构,深入挖掘作品的主题,品鉴小说的语言特色;戏曲鉴赏,则要悉心感受戏剧冲突美,品味戏剧中人物性格美,探究戏剧结构美,等等。

古代文学课程群在制定群内各门课程的课程标准时,注意优化课程内容,强化问题意识,不过分追求学科知识体系,充分考虑行业实际需求和学生职业发展需求,以专题的角度切入,使学生在掌握中国古代文学各阶段的文学概貌的基础上,重点具备文本解读、作品分析和文学现象研究的能力。例如,在初唐、盛唐时期的诗歌部分,设置“初盛唐诗与盛唐气象”这一专题,引导学生在学习作家、作品的时重点思考以下问题:初唐诗坛在唐诗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盛唐气象”的内涵及其在李白、杜甫、王维、孟浩然、高适、岑参等人诗歌创作中的体现;杜甫、李白等人在“安史之乱”之后的诗歌是否具有“盛唐气象”。上世纪五十年代,林庚先生首倡“盛唐气象”说,在学术界产生了较大反响,“盛唐气象”是唐诗研究中的核心问题之一,关涉到唐诗的整体评价,一直受到学术界的关注。因此,设置这一专题,便于教师在教学中引入学界的研究成果、新的理论观点和研究动向,学生在课后也可以自己查阅资料,思考、讨论相关问题,提高对文学史的理解能力。

3改革教学方法,应用能力与理论素养并重

3.1项目驱动,合作探究

传统的古代文学课堂教学,往往以教师的知识传授为中心,忽视了学生的积极参与和创新能力的培养。而合作、探究学习可以“培养学生合作的精神、团队的意识和集体的观念……形成学生内在的学习动机、批判的思维品质和思考问题的习惯。”[4]在开学之初,教师会将本课程需要研讨的一系列项目提前发给学生,让学生分小组认领,学生在自学的基础上进行集体合作探究,并以小论文、作品赏析、读书报告等形式呈现其成果。成绩突出的小组,将在课堂上以多媒体的方式展示交流。例如,古代文学3,给学生提供如下问题进行研讨:李白、杜甫诗歌艺术比较;杜甫诗歌与“盛唐气象”的关系;白居易《长恨歌》的主题与艺术;“诗家三李”诗歌艺术比较;苏轼《念奴娇》与《前赤壁赋》比较鉴赏;如何理解王国维《人间词话》评价“苏旷辛豪”;唐宋诗歌的异同;诗体文学与词体文学的区别。以上问题,涉及到唐宋时期经典作品的鉴赏、名家艺术特征的比较、不同时代诗歌艺术的比较、不同文体的比较,是在文学史基础知识学习基础上的拓展和提升。学生通过自主探究,进一步激发了学习主动性,巩固了基础知识点,夯实了基本功,增强了理论素质与实践应用能力。

3.2强化实践导向,与基础教育接轨

应用型师范院校的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本科生,就业主要面向基础教育,因此古代文学课程群中的课程内容,应适当与基础教育接轨。2017年全国中小学开始使用的“部编本”人教版语文教材,古诗文篇数较以往明显增多,这对语文教师的古诗文阅读鉴赏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鉴于此,古代文学课程群中设有“古文阅读与背诵”这门课,该课涉及的古文主要是初中、高中语文教材中出现的古文名篇,并适当补充其他古文经典作品。课程教学从介绍古文阅读方法和背诵方法入手,要求学生熟读、背诵一定数量的古文作品,使其熟悉经典、亲近经典。教学内容以活动为引导,实践教学环节丰富,例如,将古文改写为现代散文,小组合作改编古诗文情景剧,讨论现代流行歌曲对古诗词的借鉴与化用等。该课程教学,突出掌握方法与培养能力并重的原则,注意引导学生进行主题讨论,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

3.3优化考核方式,注重过程性评价

不少高校中文系的古代文学课程采用学期论文与期末卷面考试结合的方式,这种考核操作简单,沿用至今。卷面考试便于考查学生对所学知识的掌握程度,但也存在诸多弊端,如考试形式单一,没有针对不同阶段不同教学内容采取相应的测试手段,不便于考查学生的综合素质和能力水平,有些学生不重视平时学习,期末才临时抱佛脚,不能体现学生的真实学习状态。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古代文学课程教学质量的提高。鉴于此,古代文学课程群建立并优化了“三位一体”的评价方式,亦即过程评价,以学生在教学过程的参与程度作为评价的基本标准;目标评价,以课程标准目标作为评价的重要标准;能力评价,以学生运用本课程知识解决相关理论和实际问题为参照标准。强化过程性学习的考核,将学生平时作业完成情况与小组合作探究情况作为过程性考核的重要内容,增大平时成绩在总评成绩中的权重,古代文学课程群中的许多课程的平时成绩占到总评成绩40%以上,有的甚至占到总评成绩的60%。与此同时,由单一的教师评价发展为“学生互评+教师评价”结合的方式,以便较全面地评价学习效果。综上所述,应用型师范院校的古代文学课程群建设,应根据专人才培养方案的培养目标,优化课程内容,强化问题意识与实践导向,不过分追求学科知识体系,充分考虑行业实际需求和学生职业发展需求,应用能力与理论素养并重,为师范生成长为合格乃至优秀的语文教师打下良好基础。

参考文献:

[1]时培磊.地方本科师范院校应用型转型发展的思考[J].黑龙江教育:52.

[2]陆为群.高师院校课程群建设的原则和策略[J].黑龙江高教研究,2007:110.

[3]杨旭.论“文体”涵义的四个层次[J].西南交通大学学报:78.

[4]余文森.论自主、合作、探究学习[J].教育研究,2004:30.

作者:甘松 单位:合肥师范学院文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古代文学中的梅雨意向分析

摘要:中国古代文人常常通过对一种事物的描写赋予它一种特殊的艺术形象以此来寄托自己内心饱满浓烈的情思,后经过广泛的应用,这些事物逐渐发展为独特的文学意象。在中国古代文学中,存在许多特殊意象,“梅雨”这一意象便是其中之一。梅雨初次被运用到文学中是在南北朝时期,后经过历史的变迁,与梅雨相关的文学创作不断增多,又因其独特的气候风格于江南环境珠联璧合,“江南梅雨”的文学表述使得梅雨成了表达离别感伤以及表现江南美丽风景的重要意象。

关键词:古代文学;自然风光;意象

古人对与自然风情尤为热爱,初夏秋冬,风霜雨雪等等都见诸与古代文人笔端。而通过对三四五月之间江南梅雨之景的描写,寄托深刻的思想内涵,使得梅雨成为了一种情思丰富的意象。

一、梅雨意象是如何形成的

梅雨的概念最早出自西晋周处的《阳羡风土记》这一着作中的“黄梅雨”,其中只有对梅雨出现的季节以及特点的简单描述,并没有申明其名称的由来。及至初唐时期,在《初学记》中有“《纂要》云‘梅熟而雨曰梅雨’,江东呼为黄梅雨“的记载,首次对梅雨名称的来源做出了解释。从这些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梅雨并没有发展成一种文学意象,而仅仅是一种普通自然现象。后来,经过更多的文学创作的运用,使得梅雨的所展现的意境广为大众接受并传诵,梅雨才真正作为一种文学意象而存在[1]。

2、梅雨意象的初步形成

梅雨在诗歌中的第一次运用,出现在庚信的诗句“麦随风里熟,梅逐雨中黄”中,这句是描绘的是江陵地区麦子成熟时节阴雨不绝的景象。这首诗的出现标志这梅雨这一意象的初步形成。虽然在这首诗中,“梅”和“雨”都不是描绘的重点,梅雨也并未作为一种意象被文人广泛使用。所以,在这一时期,梅雨的文学意象只是初步形成了一种模糊的轮廓。

3、梅雨意象的基本完善

直到唐朝,“梅”与“雨”之间的搭配才形成一种固定的概念表现在文学作品中,并被古代文人进行了更加广泛的延伸。例如,在白居易《和梦得夏至忆苏州呈卢宾客》一诗中有“洛下麦秋月,江南梅雨天”的记述。徐寅的《送王校书》中也有“江南梅雨湿江蓠,此处烟香是此时”的句子。梅雨已经成为夏季的代表风景。除此之外,柳宗元《梅雨》以及司空图的《长亭》则赋予了梅雨心灰意冷,孤独无依的情感。由此可见,梅雨已经发展出了更加饱满深刻的象征意义,与孤独,痛苦等情感相互结合,使得梅雨的文学意象得到完善和补充。

二、梅雨意象中包含的丰富内涵

1、古代文人对梅雨的描写不断细化

南宋时期,由于国家重心的转移,使得江南地区的自然气候以及地理风貌被更多的人所熟知,梅雨在这一时期也越来越多的被应用在文学创作中。例如,陆佃的《埤雅》中就对梅雨的出现时节、特点、分布等进行了细致的描写。罗愿在《尔雅翼》中称梅雨“连日不觉,衣物皆裛”也可见一斑。自然环境会对人的心绪产生一定的影响,梅雨气候的沉闷,潮湿也在文学作品中得到体现。如陆游在《枕上》一诗中“冥冥梅雨暗江天,汗浃衣裳失夜眠。商略明朝当少霁,南檐风佩已锵然”几句则表现了梅雨时节空气潮湿阴郁的特点。

2、古文人赋予了梅雨更深层次的情感

梅雨时节的阴闷潮湿常常会使文人触景生情,心中酝酿悲愁情绪[2]。例如,王之道《相山集》中“昏沉浑似醉,憔悴不禁愁”两句就掺杂了浓郁的愁思,这一点在刘敞和袁燮两人的《梅雨》诗中都有所体现。连绵逾月的梅雨也能给农民的生活带来一段悠闲的时光。宋朝有很多文学创作都是围绕这种恬淡生活来进行的描写的,例如袁燮就有“小小闷人人莫愁,解教禾稼勃然兴”的诗句,表现了梅雨时节人们安然闲适的生活状态。梅雨如烟雾般朦胧的面貌,也使得许多文人将其与缠绵的爱情联系到一起,因此,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存在以梅雨暗示情思的运用手法。例如,晏殊的《鹧鸪天》,程垓的《忆秦娥》等词,等用细腻的手法通过描写梅雨的柔糯、轻浮来表现男女之情。

3、梅雨与江南地区的联系

在南宋时期,江南成了文人骚客的主要聚集地域,因此,描写梅雨的文学作品也随之提升,梅雨意象所象征的意境也在这些文学创作的推动下得到了积极的拓展和延伸,使得梅雨与江南地区特殊的地理风貌之间的联系不断加深,梅雨落下的时节,春季即将过去,四季交替轮回间的有感而发也引来了古代文人的唏嘘和叹惋。因此,逐渐形成了江南梅雨的表现形式。

三、有关梅雨的经典表述

1、宋元时期对梅雨的经典表述

宋代之后,梅雨在文学上渐渐演变成了艰难了江南地域的象征[3]。在王琪的《望江南》中就有“江南雨,风送满长川。碧瓦烟昏沈柳岸,红绡香润入梅天,飘洒正潇然”之句,描绘了江南地区一川烟雨,青红相映的景象,这是对江南梅雨真切表述。元代《平江记事》中则着重描写了梅雨气候对当地文化的影响。由此可见,梅雨已经成为了江南风貌的一个重要体现。古代文学作品中对江南地区的描述,如“空濛”“烟雨”等,都是对梅雨景象最真实的描写。

2、明清时期对梅雨的经典表述

到了明清时期,“烟雨”与“江南”之间已经变得密不可分,这一时期的文学作品全都完整的将这一点表现出来。例如明高启在《梅雨》一诗中写道“江南烟雨苦冥蒙,梅实黄时正满空”,导出了江南梅雨的空冥婉转,如梦似幻。另外,在书画方面,许多作品也都与梅雨息息相关。例如明代的《清河书画舫》《续书画题跋记》,清朝的《式古堂书画汇考》等书画典籍,可以查找到很多与梅雨相关的记述。

四、结语

综上所述,梅雨从一种美丽的气候现象逐渐演变成文学意象,持续了一个漫长的过程。从两晋南北朝开始出现“梅雨”的表述,到盛唐时基本完善文学意象,再到宋明时期梅雨内涵的不断发展,最后使得“烟雨江南”的经典表述成为定式。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体现了中国古代文人感性优雅的情感思想,更将中华文化的优美文雅与博大精神表现的淋漓尽致,使人神往,令人感怀。

参考文献

[1]渠红岩.论中国古代文学中的梅雨意象[J].人文杂志,2012,05:95-101.

[2]李红.试析中国古代文学中的梅雨意象[J].短篇小说,2013,24:107-108.

[3]渠红岩.论梅雨的气候特征、社会影响和文化意义[J].湘潭大学学报,2014,03:157-161.

阅读次数:人次

古代文学中情景运用探讨

引言现代的许多文学作品均是在古代文学的基础上融入作者自身的感受及思想而产生的。同时在古代文学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作者写作时都是在特定的环境内对特定的事物突发感慨完成写作的。由此可见,在古代文学创作中,情景运用是十分重要的。

一、什么是我国古代文学

一般来讲,古代文学包括了欧州古代文学和中国古代文学两种,欧州古代文学主要包括了罗马古代文学和希腊古代文学。而中国古代文学从时间来看可以大致分为秦汉文学、魏晋南北朝文学、唐代文学、宋辽金文学以及元明清文学。在所有的古代文学作品中,唐宋两代的文学作品最被人所熟知和运用。

二、古代文学的分类

古代文学最早始于先秦作家们的作品,例如:孔子的《论语》,墨子的《春秋》,孙子的《孙子兵法》,孟子的《孟子》,庄子的《南华经》《逍遥游》,荀子的《荀子》32篇、《劝学》《天论》,韩非的《韩非子》《五蠹》《智子疑邻》《扁鹊见蔡桓公》,吕不韦的《吕氏春秋》,列子的《列子》,屈原的《九歌》《九章》《天问》等。随着古代文学史的发展及演变,至唐宋期间,古代文学主要以诗歌的形式表现于世,例如李白、杜甫两人就被当时民间诗人称为“诗仙”和“诗圣”。由此不难看出,我国古代文学的发展处于昌盛时期。

三、我国古代文学作品的特点

我国古代文学作品多半以抒情为主,即使是叙述事实的文学作品,其中都不乏带有抒情的意味。例如:陆机所写的“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中,对所处的情景进行了描写,并抒发出了作者当时的心情及感受。又如李白在《金乡送韦八之西京》中写道“狂风吹我心,西桂感阳树”不仅描写了当时的情景,还抒发了作者对世界的认知方式。因此可以说,古代文学在写作时常常融入作者对一切事物的发自内心的感受,也就是说,由所看到的景物联想到一些潜在的环境感受,并以文字的形式表述出来。另外,古代文学中以感受来抒发情怀的文学创作方式深深地影响着现代文学创作方式。另外,我国古代文学在情景创作中还具有以下几个特点:其一,我国古代文学作品具有较强的乡土情怀,通过对古代文学作品的阅读和解析不难发现,古代文学作品中,对故乡的思念情怀是一个永恒不变的主题。之所以在古代文学中将思乡情怀作为永恒不变的主题,主要是因为作者对家乡山河的热爱之情以及对家乡养育之恩的铭记于心。其二,我国古代文学作品中另一大主题就是对亲情的描写及情感的抒发,例如《西厢记》这一文学作品表面上是对情景的描写,实则是对亲情及其他感情的描写,作者借情景描写之意表达了对情感的寄托。其三,在许多古代文学作品中,读者可以通过对情景的描写感受到作者对世界及当时社会的感悟。还有些古代文人借情景描写抒发出对宇宙万物、对宗教或对人生归宿的感悟,这种借景物描写感悟人生万物的手法在诗歌创作中是最为常见的。除此之外,我国古代文学最大的特点在于它可以通过对景物的描写体现出作者对当局社会的政治观念、经济观念以及文化观念等。例如“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是唐代诗人王翰所写的。首先作者运用景物的描写为该诗揭开帷幕,描写了一种十分欢快、十分舒适的环境,表达了作者对此时生活的满足。而后两句则话锋一转,体现了作者厌烦了在马背上的生活,表达了作者希望和平、厌恶战争的政治思想观念。又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用夸张的手法描写了当时社会中巨大的贫富差距,同时影射出当时社会管治人员对贫富两类人群所持的不同态度,利用对贫富人群的生活现状描写批判当时社会管治的腐败。

四、我国古代文学中的情景运用

我国古代文学作品的形式十分多样化,并且内容十分错综复杂。按古代文学作品的体裁来分,大致可分为:诗、词、歌、赋、游记以及散文等形式。同时,古代文学作品创作中对人、物、景的描写都融入了诸多作者自身的情绪以及思想主张。另外,古代文学作品还充分体现了当时的社会活动、生活艺术、人生哲理等内容。从古至今,文学创作者们在进行诗词歌赋的创作中时都离不开对景物的描写,并且据对古代文学作品综合的考证发现,古代文学大师们在写景的同时都会在里面或多或少地融入一些自身的情感,从而使创作出的文学作品达到情景交融的境界。因此可以说,在古代文学作品创作中,作者们更注重“情随景变,景随情生”的写作方式。

银河在线注册,情随景变

所谓的情随景变主要指的是作者在写作时的情感主要以当时的景物为主要线索,并随着所看到的景物不同而产生情感上的变化。也就是说,由不同的景物可以联想到不同的事情,因而产生不同的情感。或者是作者对同一景物进行不同角度的观赏,也会产生不同的情感。例如柳宗元在《永州八记》中《小石潭记》一篇文学作品中,作者在对小石潭不见其影,只闻其声的环境下,偶然发现了角落里的一处小石潭,这里所流出的潭水十分地清澈,且潭里的鱼游得十分地畅快,犹如在空中一般。作者再向四周看去,发现小石潭四周均被树木所遮挡,且树木的剪影参差不齐,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缕缕的光茫,此情此景竟如生活在仙境一般。由此可见,作者当时的心情是十分舒畅的,也因此“似与游者相乐”一句应运而生。但作者反身观察这里的环境,竟然发现空无一人,且空气中凝结着一种寒冷的气息,因而作者由此联想到另一种情景,创作出了与前一句相反的情境。通过揣摩作者对小石潭情景的描写,并结合作者当时所处的环境,很容易体会出作者被流放的那种凄凉和郁郁寡欢的心情。由此可见,同样是小石潭的情景,作者的情感却因自身所联想到的环境不同而发生着变化。至于说不同的景物会产生不同的情感,这一点在古代文学作品中的体现是十分到位的,正所谓情无定位,感触而兴。例如:在杏花盛开的季节里人们很容易会想到春意,心情自然也会变得十分畅快。因此,无论是古诗词中的“红杏枝头春意闹”还是“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都会让人联想到充满活力的春季,心情自然好。但反之,如“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崖”一句中,则表现出了作者当时悲凉的情绪,再结合作者当时的环境因素,不难分析出作者借夕阳来抒发英雄陌路、悲伤凄凉的心情。

景随情生

景物是大自然给予人类的最好的礼物,也因大自然有了人类的存在才使其所创造出的景物更具灵动性。因此对于人类来讲,景物是具有生命力的,是活的群体。这也是景物因人的主观思想意识以及对景物的观察欣赏角度不同而产生不同审美效果的最根本的原因,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景随情生。古代文学作者用不同的心情去看待同一个景物时,会因心情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心理活动,其景物也因作者不同的情绪被染上不同的感情色彩。例如古代诗词中“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一句中的月亮代表了团圆,作者唐代诗人张九龄用这样一句词体现了自己当时的心情。又如宋代诗人苏轼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句中也是体现了作者期盼团圆的美好愿望。又如杜甫在《春望》中所写的“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也因作者的心情变化使景物蒙上了一层感情色彩。另外,在宋词的写作中,大多作者均会以当时的心情去描写景物。宋词不同于唐诗,宋词的文学作品中情感的描写更加地饱满热情,例如:欧阳修、范仲淹这种当时的官僚既能够在复杂多变的官场中游刃有余,又能够在闲情逸致时写出情绪饱满、感情丰富的诗词来,如《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等。这些词中既有细致的描写又有豪放式的抒写,但都抒发出了作者当时的心情及对当局的感悟。由“情随景变,景随情生”可知,景无情不发,情无景不生。也就是说,情与景是相互关联的有机结合体。对于古代文人来说,在看到某一处情景或是某种特定的事物时,会自动将自身的情绪观点以及自身的情感融入到景物之中,并通过以景物的描写抒发出作者的心理情怀。另外,在古代文学中,花草、树木、山峰、石头、流水、人家、细雨、动物、边关、落日、沙漠、古道等都是诗人们常常用于描写的景物。例如唐代诗人白居易所写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一诗句中,就借草原上小草的顽强生命力,对自然环境中蕴藏的不卑不亢的精神,对人类在逆境中寻求生存的顽强意志力进行思考。另外,在古代文学作品中,大多数作者的写作手法都是见乐景写乐情,见悲景写悲情。因此从作者所写的诗句中就不难看出作者当时的心理状况。除此之外,情景虽然在表现形式上不同,但实际是融为一体的。通过对古代文学作品的解析不难看出,多数的古代文学作家在诗词描写中都是情中有景、景中有情。如:古代文学作家如若观海的话,则在诗词表述中会体现出意溢于海的情怀。如若登山的话,则在所描写的诗词中体现出情满于山的情怀。也就是说,人之所以会描写出流芳百世的优秀作品,其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古代诗人在游山玩水的过程中,真正将自身融入其中,以景触情,能够使诗词的表达更加贴近于生活,也才会写出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的情景交融的名作。

结语

综上所述,情景运用是古代文学作品中主要的表现形式。也是作者借景抒情的一种重要的写作手段。作者可以通过对景物的描写抒发自身的感情,也可以通过对景物的描写影射出当时的社会生存状态。同时,古代文学运用的情景模式成为现代文学创作的重要基础,对文学史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作者:吴佳佳 单位:扬州商务高等职业学校

阅读次数:人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