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古今结合教学模式,我国古代文学特性

我国古代文学特性

一、意境:古典诗歌的艺术极致

意境是我国古典诗歌的终极艺术追求,也是我国古代诗歌创作、评论和鉴赏的最高标准。什么是意境呢?意境是指文学作品通过情景交融的艺术形象所呈现的具有异常广阔的审美空间的一种耐人寻味的艺术境界。从意境美的生成机理看,意境美在它能使主观的生命情调与客观的自然景象交融互渗,在成就一个鸢飞鱼跃、活泼玲珑的感性世界的同时,隐含性地概括出一个渊然而深的、具有普遍意义的理性世界,完成文学作品主观与客观、具体与概括的有机统一,实现文学高度集中地反映生活的本质特征。而且它能以有限的形象引发读者无限的遐思,使读者能通过想象出来的空间景象,满足艺术再创造的审美心理和欲望。意境之美,最终就绽放在会心独具的读者与意境盎然的作品的心灵共鸣之中,摇曳在读者得意忘言的感悟、遐想之中。总之,意境美绝不仅止于情景交融,而是包含了以下三层空间的艺术境界:由具体情景构成的意象世界,形成丰厚深邃的意蕴,启发读者无尽的联想。如《诗经•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诗篇创造了一个芦荻苍苍,秋水迷离,伊人对岸,隔水相望,苦苦追寻,终究可望不可即的意象世界。此情此景,钱钟书的阐述一语中的:“取象寄意,莫不可以‘在水一方’寓慕悦之情,示向往之境”[1],即此诗艺术地概括出了具有普遍意义的,对美好事物的爱慕向往之情的人性内涵,虽然总括起来只是这样一种意境,但实际上其中闪烁着多少个动人的爱情故事!当诗篇引起读者无尽的联想和共鸣时,独特的审美感受便在读者的头脑中产生。此时,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就进入了得意忘言的审美境界中。中唐诗人元稹有一首题为《行宫》的小诗,明代文艺评论家胡应麟在其《诗薮》中评价此诗“语意绝妙,合建七言《宫词》百首,不易此二十字也”。为何这首小诗能以少胜多呢?“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这是诗的前三句,试想如果诗人接下来写宫女在干什么活计,这诗可能就平庸了。然而诗人似乎在不经意间写出了这样一个结句:“闲坐说玄宗”,全诗境界因此而大开:历史和人生,盛衰与兴亡,就这样超越了文字和色彩等表象,给读者留下无尽的回味。总之,中国古典诗歌创作之所以能以意境取胜,就在于有意境的作品不执着于写实,而创造出了广阔的艺术联想空间,让人们在艺术的灵境中提高审美,感悟生命,拓展心灵空间。

二、文道合一:古代散文的创作圭臬

儒学作为国学的主干,孔子“文质彬彬”的观点为古代散文确定了一条道统和文统相统一的创作标准,即文道合一。孔子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段话是说,质朴多于文采,就显得粗野;文采多于质朴,则又流于虚浮。文与质的关系表现在文学创作上就是要求文章的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要完美配合,这一条创作原则一直被奉为古代散文的创作圭臬。先秦两汉时期,散文创作取得了丰硕成果,《左传》《孟子》《庄子》、李斯的《谏逐客疏》、贾谊的《过秦论》、司马迁的《史记》等,无论叙事、记言、写人、说理,都是语言精练,生动传神,含意深刻,文质兼美,成为百代风范。魏晋南北朝文坛骈文盛行,不少文章虽富丽精工,内容却十分空虚贫乏。为革除六朝以来文风绮靡之弊,中唐时期,韩愈、柳宗元掀起了“古文运动”,倡导恢复先秦两汉散文的传统,主张“文以贯道”“文以明道”,意思是文章要表达思想,“道”是思想内容“,文”是表达形式。从儒家的文艺观来说,这里所说的“道”特指儒家之道,即儒家的政治理想和道德原则。在讨论“文”与“道”的关系时“,韩柳”重道而不轻文:他们都主张文与道二者必须互相结合。韩愈在《答尉迟生书》中说“本深而末茂,形大而声宏”“体不备不可以成人,辞不足不可以成文”。柳宗元也一再强调文学语言艺术性的重要,在《答吴武陵论〈非国语〉书》中有“言而不文则泥,然则文者固不可少耶”。在“文道合一”的散文创作原则指导下,迎来了以唐宋“散文八大家”为首的我国古代散文创作的鼎盛时期,出现了诸如韩愈的《原道》、柳宗元的《永州八记》、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曾巩的《墨池记》、王安石的《答司马谏议书》、苏洵的《六国论》、苏轼的《前赤壁赋》、苏辙的《历代论》等流芳千古的散文名篇。需要注意的是,北宋理学家周敦颐提出的“文以载道”的主张,则是重“道”轻“文”,只把“文”看作传达“道”的简单工具,而后的二程甚至说“作文害道”“玩物丧志,为文亦玩物也”之类的话,把“道”和“文”对立起来,这就根本否定了文学的价值。

三、典型性格:古典小说的美学追求

小说这种文体的审美特征主要体现在通过典型人物形象的塑造来揭示深广的社会生活。小说的三要素———“人物、情节、环境”共同指向一个目标,即塑造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明清之交的文学批评家金圣叹首先提出把人物性格塑造作为评价小说艺术水平的标准。他在《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之《读第五才子书法》中说:“别一部书,看过一遍即休。独有《水浒传》,只是看不厌,无非为他把一百八人性格都写出来。《水浒传》写一百八人性格,真是一百八样。若别一部书,任他写一千个人,也只是一样,便只写得两个人,也只是一样。”他富有创见性地指出,《水浒传》的巨大艺术成就在于作品塑造了—批生气贯注的人物形象,切中肯綮,可说是抓住了小说创作的根本,揭示了中国古典小说创作的艺术规律。小说的三要素:人物、情节、环境,三者是相辅相成的,人物带动情节的发展,情节的推进深化人物的塑造,环境为人物和情节提供存在的现实基础和演绎的空间,三者共同的目标是:塑造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我国古典小说虽也有以情节取胜的创作倾向,像《封神演义》《东周列国志》《三侠五义》之类的作品均属主要靠情节取胜的小说,但这些小说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并不高。而《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等都能把故事性同人物的典型性结合起来,取得了很好的审美艺术效果。所以,有观点说中国古典小说呈现出重情节、轻人物的基本特征,是不符合我国古典小说创作实际的。小说中的环境描写对人物性格的塑造基本上发挥了三种重要作用。一是为人物性格的塑造提供巧妙的外部条件,如《三国演义》第21回“煮酒论英雄”一段,刘备巧借雷声,将失惊落筯的真正原因轻轻掩饰过去,完成了对刘备韬晦性格的塑造,此处“天雨将至,雷声大作”的环境描写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二是环境是对人物性格的一种暗示,如《红楼梦》中对大观园的描写“,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竹影参差,苔痕浓淡”的潇湘馆象征着林黛玉孤傲、素雅的品格“,冷香习习,蘅芷清芬,奇草仙藤,兰风蕙露”的蘅芜苑象征着薛宝钗冷漠、空虚的性格,“山石芭蕉,青松白鹤,金碧辉煌,文章闪烁”的怡红院象征着贾宝玉热情、喧闹的性格。三是环境描写揭示人物性格形成发展的深层原因,如《红楼梦》第四回,门子对四大家族的介绍,揭示了导致贾雨村扭曲人格形成的社会环境。

四、怨谱:古典戏曲美的标举

戏剧是一种综合舞台艺术,它借助文学、音乐、舞蹈、美术等多种艺术手段来塑造舞台形象,揭示社会矛盾,反映社会生活。中国古典戏曲具有喜剧、悲剧二美兼具的特征,正如陈继儒所言:“《西厢》《琵琶》俱是传神文字,然读《西厢》令人解颐,读《琵琶》令人鼻酸!”但是,陈洪绶在评点孟称舜的传奇戏曲《娇红记》中所提出的“怨谱”二字,则揭示了中国古典戏曲艺术孜孜以求的美质:崇高的悲剧美。在西方,悲剧被认为是戏剧的最高境界。据2002年修订版《辞海》,“悲剧”的定义是:“戏剧的一种类型。在西方戏剧史上,一般认为悲剧主要表现主人公所从事的事业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恶势力的迫害及本身的过错而致失败,甚至个人毁灭,但其精神却在失败和毁灭中获得了肯定。”中国古典悲剧在元代杂剧中已经成熟,在明清传奇戏曲中更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就内容而论,中国古代悲剧主要有两类:一是忠奸善恶冲突的道德悲剧,如《赵氏孤儿》《精忠旗》《精忠谱》《桃花扇》等;另一类是各类人物与社会压迫势力冲突的悲剧,如《窦娥冤》《琵琶记》《牡丹亭》《娇红记》《雷峰塔》等。歌德的“悲剧的关键在于有冲突而得不到解决”,鲁迅的“悲剧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的观点可谓直探本原,指出悲剧的基本质素:冲突不可能解决;被毁灭者是有价值的。执此考察中国古代悲剧,不难看到以关汉卿的《窦娥冤》为代表,称得上悲剧的中国古典戏曲都具有这三个特质。如善良无辜的窦娥之悲剧,核心悲剧主人公与黑暗社会的冲突,是社会的各种黑暗因素造成窦娥的重重不幸,并把她一步步推上断头台。如果说发生在窦娥二十岁以前的悲剧,如三岁丧母、七岁离父、不到二十岁丧夫可算是命运的悲剧,那么,此后的悲剧就完全是社会造成的了。对官府的信任使窦娥相信“公断”,衙门以毒打逼供使她不能不救婆婆,被迫招认的冤屈使她不能不诅咒黑暗社会。第三折“有日月朝暮悬”等曲子,以及死前她发下的三桩誓愿,把个人与社会之间的激烈冲突,呈现为荡气回肠的抒情曲词,有力地刻画了一个弱女子不甘而又无奈的情怀,从而有力地揭露了社会的黑暗,表现了底层人民对社会公正的绝望。是谁吞噬了这个弱女子,答案是很明确的。明代孟称舜的传奇戏曲《娇红记》,造成申生和娇娘“抱怨而终”悲剧的原因同样是个人与社会不可调和的冲突,横在二人之间的是强大的门阀观念,那是即使申生中个状元回来也无法打破的。所以,男女主人公所期待的,不能是终成眷属,只能是死后团圆。[2]另外,古代戏曲理论的诸多论说也反映出中国古典戏曲以悲剧为高的审美追求。如孟称舜评《人面桃花》说:“作情语者,非写得字字是血痕,终未极情之至”,明代戏剧理论大师吕天成评《琵琶记》说“:真堪断肠”,祁彪佳批评《霸亭秋》说:“传奇取人笑易,取人哭难”,等等。

阅读次数:人次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古代文学古今结合教学模式

高校古代文学教学中的古今结合有着很大的必要性与重要性。文学是现实生活的反映,古代文学是古代人生活的反映,是历史的镜子。而有时现实与历史是多么的相似,意大利哲学家克罗齐曾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这就说明,历史与现实是相联系的,是不能隔断的,这为我们在古代文学教学中的古今结合提供了一个契机。注重古代与现代、历史与现实之间的联系,就会把古代诗文中所反映的历史讲得生动,僵死的东西变成了有用的、活生生的东西,学生乐于接受。如果让思维局限在所讲授的诗文中,就事论事,课堂教学就会变得枯燥无味,成了一潭死水。学生们会认为,教师所讲的东西都是老掉牙的东西,与现实距离遥远,没有任何用处,学不学无所谓,学习的积极性就会大大降低。古代文学的教学中,古今结合会为课堂教学带来更多积极因素。历史与现实的有机结合与贯穿,讲授的内容更加新颖,会使学生的知识视野更加开阔,思维更加活跃。就学生的素质而言,古代文学课的古今结合也显得尤为重要。因为,现代大学生历史知识匮乏,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的经验与阅历更加欠缺。他们需要补充历史知识,更需要积累社会经验、增长生活阅历,以便于他们踏入社会后更加顺利地适应社会,健康成长与发展。如果将古代文学中所反映的历史情形、世态人情、道德修养、处世方法等,与当今现实社会结合起来,就会成为人生的财富。所以,了解历史与了解现实同等重要。东汉思想家王充在《论衡》中说:“知今不知古,谓之盲瞽……知古不知今,谓之陆沉。”[1]可见古与今,均不可偏废。况且,飞速发展的当代社会,非常需要知识广博的人才,需要复合型的人才,扩大学生的知识面,能为他们今后的就业打下良好基础。另外,知识面的拓宽,也对提高他们的人文素养和整体素质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古代文学课中古今结合的最关键的一步,是寻找古与今的切入点。如果古与今找不到对应切入点,也即寻找不到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或相似相同之处,也就无法进行结合。如杜甫的《写怀》诗中有句“无贵贱不悲,无富贫亦足”[2],这句诗是杜甫对当时贫富悬殊与不均造成极大的社会问题的看法。我们不但要了解唐代社会贫富悬殊给社会稳定、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更要了解当今社会财富分配不均给社会造成的不安定因素,比如仇富、仇官心理,通过不正当手段发财致富,等等。贫富不均所造成的结果,古今都是一样的。这种古今结合的切入点,就是贫富不均在古代和当今社会起到了哪些相似、相同或不同的作用。要做到这些,就要求教师不但要“博古”,更要“通今”,既要有渊博的历史知识,也要关心当今社会,了解当今社会,深入调查,注重体验,观察现实,分析问题。如此,才能在古今之间寻找到合适的切入点,把课讲活,讲深,讲透。

我们了解了古代文学教学中古今结合的必要性与切入点后,还要了解课堂讲授时所采用的方法与手段。采取何种方式去实现古与今、历史与现实的沟通、联系与对话呢?在这里,笔者初步设计三种方式。

1.课堂讨论。在讲授古诗文时,教师最好不要搞“一言堂”。如果一节课下来都是教师讲,学生听,往往效果不好,造成“言者谆谆,听者邈邈”的情形,教师讲得口干舌燥,学生听得昏昏欲睡。想要有一个好的教学效果,就必须营造一个有序的、热烈的、活跃的课堂气氛,这就少不了课堂讨论的环节。通过学生的畅所欲言,实现历史与现实的沟通和对话。教师在课堂上讲授时,可选取一两个切入点,提出问题,让学生展开讨论。例如在讲授屈原的《橘颂》时,分析了屈原“独立不迁”、“坚守不移”、“特立独行”等品格后,提出问题让学生讨论,对于屈原所标榜且实行的这种品格,我们应采取什么态度,是完全继承、批判继承,还是反其道而行之?还可结合《楚辞》中的其他篇章,总结分析屈原的品格。如屈原的“举世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不与世俗同流合污。我们为人处世时采取什么态度?应如何看待屈原的处世态度?可以让学生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社会经验发表看法,评判屈原的处世原则。这样,就以“如何为人处世”为切入点,把古与今、历史与现实联系到了一起,实现了教学中的古今结合。

2.课堂提问。在课堂上,除了组织学生课堂讨论外,还可进行个别提问,让学生发表对某个问题的看法,并谈谈如果将古诗文中的主人公换成自己,应该怎么做。比如,在讲授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中嵇康对官场的“七不堪”、“二甚不可”[3]时,可让学生谈谈如果自己处在那个环境,是否能够适应,如果不适应,应该怎么办。嵇康谈到他非常厌恶人情往来之间的吊孝,而世人尤重于此。在今天,人们仍然非常重视红白事之间的往来,如果不随大流、顺从世俗,就会变得孤立,会显得不近人情。以此为切入点提问,就把古与今、历史与现实联系起来。在课堂提问时,可采取引导的方法让学生拓宽自己的视野,判断、辨别是非曲直。学生的识别能力有限,如何处理社会中的复杂问题,需要教师的引导。如上述为人处世的问题,到底是随俗好,还是我行我素好,教师就要进行正确的引导。要从历史的大环境入手,因时因地利导,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刀切,也不能一概而论。这样,才能避免“食古不化”、“读死书”,才能做到历史与现实的沟通。另外,在提问不同的学生发表自己的看法时,如果他们的观点不一样,要及时地给予点评,指出其正确与错误所在,给予适当的引导,使课堂教学活跃而有序地进行。

3.课外作业。布置课外作业,让学生谈自己的看法,是古代文学教学中古今结合的一个不可少的环节。可选取古诗文中的一个问题或古今结合的一个切入点,布置作业,让学生谈自己的看法。在讲授古诗词时,可布置诗词欣赏作业,让学生抒发一己之见。如讲授苏轼的《定风波》时,可布置一道词赏析作业,让学生谈谈对苏东坡遭遇人生挫折时所表现出的豁达、淡定的超脱情怀,苏东坡的醒醉全无、无喜无悲、胜败两忘的处世态度对自己的影响,以及如果自己遇到了挫折应采取什么态度。通过对诗词的赏析,实现古人与今人的沟通与对话,加深对课文内容的理解,不但学到了文学知识,品格修养、处世理念与方法也得到了提高。这样,就在作业中做到了古今的结合。教师在作业的批改中,也要做到循循善诱,给予正确的引导,肯定学生正确的看法,纠正错误的看法。

高校古代文学教学中的古今结合,是课堂教学中行之有效的方法和手段。通过试行,我们已收到了预期的效果,获得了学生与有关部门的认可。它的具体作用与效果,可总结为如下三点:其一,古代文学教学中的古今结合,加深了学生对所学课文的印象。古代的东西相隔遥远,遥不可及,今天的东西近在咫尺,可触可见,古代的东西与现代的东西一旦结合起来,便会显得明晰、实在、鲜活。这样,就有利于学生掌握所学课文,使古诗文不再显得古奥、艰涩、深邃、呆板,减轻了学生对古诗文的畏难情绪,增加了学生学习古诗文的兴趣与信心。其二,提高了学生对问题的思辨能力、甄别能力。本科阶段的学生,还处于成长期,世界观、性格、思维方式还没有完全定型,对世界的看法、对人生的理解、对问题的处理还很幼稚。如果不让他们把不成熟的思考说出来、写出来,我们就无法了解他们的思想状况,也就无从对其加以指导。通过课堂上的讨论与提问,课外作业的写作与赏析,教师就可以因势利导,在思想上帮助他们成长,提高他们的思辨能力与甄别能力。其三,古代文学课程的古今结合,真正做到了学用结合,批判地继承古人的思想、品格、理念。我们知道,在古代,特别是在先秦时期,文史哲是不分家的,古诗文包含着丰富的哲理、历史和文学知识。通过这些古诗文的学习,贯通历史与现实、学习与体验之间的联系,学生的学习就会收到很明显的效果,学得快,记得牢,用得上,从而调动他们学习古代文学的积极性与自觉性。

综上所述,高校古代文学课教学中的古今结合教法具有很大的必要性与现实意义,产生的效果也是十分明显的。

阅读次数:人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