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有影响的100人,第三十七章

  30.奥维尔·莱特和威尔伯·莱特
[美]迈克尔·H·哈特 著 苏世军 周宇 译

  在苏联红军围攻柏林的时候,希特勒在这个孤城度过了他最后的时日。他像一只受伤的困兽,不时地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叫和哀鸣,时而幻想扭转战局,时而又感到前途绝望。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他写下了遗嘱,指定了继承人,举行了婚礼。最后举枪自杀,草草地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1943年,形势进一步逆转,希特勒内外交困,犹如一个狂徒站在面临深谷的悬崖上。这一年,密谋分子进行了不下六次暗杀希特勒的尝试,其中有一次,他们在”元首”乘飞机巡视苏德战场后方的时候,把一颗定时炸弹放在他的座机里,只是因为这颗炸弹没有爆炸,密谋才告失败。

公元1871~公元1948  公元1867~公元1912

  
希特勒原来打算在4月20日,他56岁生日那天,离开柏林前往上萨尔斯堡,在神话般的巴巴罗沙山间堡垒中,指挥第三帝国的最后决战。政府各部大部分都已南迁,汽车上满载着政府文件和拼命要离开这注定要沦陷的柏林的官员们。10天以前,”元首”也把他的大部分侍从送往伯希斯特加登,去收拾他的山间别墅伯格霍夫,专候他的到来。

  
在这一年里,抵抗运动发生了同以前的情况大不相同的变化。密谋分子最后放弃了对陆军元帅们的期望。这些元帅们简直太怯懦了,或者太无能了,他们不敢利用他们的地位和兵权来推翻他们的最高统帅。1942年11月,在斯摩棱斯克森林中举行的一次秘密会议上,抵抗分子中的核心政治人物戈台勒,曾经亲自劝说东线中央集团军司令克鲁格陆军元帅积极参加清除希特勒的活动。这位动摇不定的将军刚接受了”元首”的一笔厚礼。在他60岁生日时,希特勒送给他一张25万马克的支票。当时,他虽勉强答应了戈台勒的请求,但过了没有几天就又胆怯起来了。他写信给在柏林的贝克将军,要求别把他算在他们里面。

由于这两位兄弟的成就密切相联,因而就在同一章中共叙两者的生平事迹。威尔伯·莱特1867年生于美国印第安那州密切维。

  
然而,命运已经注定他再也看不到他那心爱的阿尔卑斯山上的山间别墅了。他没有想到末日会来得这么快。苏军和美军正神速地向前推进,已会师于易北河上。英军已兵临汉堡和不来梅城下,被占领的丹麦有被切断的危险。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已经失守,亚历山大率领的盟军正在向波河流域推进。苏军在4月13日解放维也纳以后,沿着多瑙河挺进,而美国第三军团也在顺河而下,准备和苏军会师于希特勒的奥地利家乡林嗣。在战争期间,一直在大兴土木拟作纳粹党的首府的古老城市纽伦堡已被包围。美军第七军团的一部正绕过纽伦堡向纳粹运动的诞生地慕尼黑挺进。柏林已听到苏军重炮的隆隆声了。

  
几个星期之后,密谋分子又想劝保罗斯将军。这位将军所率领的第六军团正被围在斯大林格勒,他们估计他对”领袖”一定极度失望,因为造成这种局面的正是希特勒本人。他们想诱使他发表一个告全军官兵书,号召他们推翻这个把30多万德国士兵置于死地的专制魔王。贝克将军亲自写了一封呼吁他这样做的信,由一个空军军官乘飞机把信送进这个被围的城市。但是,保罗斯的回答是向他的”元首”发出了雪片似的表示效忠的无线电报。直到他成为苏军的俘虏到了莫斯科之后,他才有所觉悟。

他的弟弟奥维尔·莱特1871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代顿市。两兄弟都上过中学,但实际上谁也未获得毕业文凭。

  
希特勒是在上年11月20日由于苏军的逼近,最后一次离开他在东普鲁士腊斯登堡的大本营来到柏林的。从此,他除了短期外出指挥那场冒险的阿登战役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柏林。如今总理府的大厅已被盟军炸成废墟了,他就在下面50英尺深的地下避弹室中,指挥他的正在崩溃的军队和摇摇欲坠的第三帝国。

  
对保罗斯的希望破灭以后,密谋分子曾经有几天又把希望寄托在克鲁格和曼施坦因身上。这两个人在斯大林格勒惨败之后,飞到腊斯登堡,据说是去要求”元首”把苏联战线的指挥权交付给他们。这一步如果成功,就成为在柏林发动政变的一个信号。但这些密谋分子的主观愿望又一次落空了。这两位陆军元帅确实飞到了希特勒的大本营,但只是去重申他们对最高统帅的忠诚。

两兄弟都具有力学天赋,都对载人飞行感兴趣。1892年他们开设了一家出售、修理、制造目行车的联营公司。这为他们极感兴趣的问题──航空学研究提供了经费。他们认真攻读其他航空学家的著作,如鄂图·李连塔尔(德国航空工程师及发明家)、奥克塔夫、契牛特和塞缪尔·P·兰利等。1899年他们开始亲自着手对飞行问题的研究,经过四年多的努力,于1903年获得成功。

  
自从7月20日炸弹事件以来,他对任何人都不信任,甚至党内老伙伴也不例外。”所有的人都欺骗我”,3月里他向一位女秘书这样发火道,”我没有可以信赖的人。他们都背叛了我。这使我难过……假如我出了什么事,德国便没有领袖了。我没有继承者。赫斯疯了,戈林失去了人民拥护,希姆莱不会得到党的赞同……你去想吧,有谁能做我的继承人?”

   “我们被抛弃了”。贝克愤恨地抱怨道。

人们可能会问莱特兄弟为什么能做到许多其他人做不到的事,这里有几个原因。第一,两个人的智慧比一个人强得多。莱特兄弟总是在一起共同工作,配合十分默契。第二,他们做出了英明的决定,在试制动力飞机之前先学习飞行。这听起来有点荒唐,没有飞机怎么能学飞行呢?原来莱特兄弟利用滑翔机学习飞行。他们于1899年开始试用风筝和滑翔机。翌年他们把自己的第一台足尺寸(即大到可以载人的尺寸)的滑翔机带到北卡罗利纳州的猫头鹰村进行测试,但结果并不令人十分满意。他们分别于1901年和1902年制造和测试了第二架和第三架足尺寸滑翔机,其中凝聚着他们某些最重要的革新(1903年申请的基本专利权中有些与其说是与第一架动力飞机有关,倒不如说是与第三架滑翔机有关〕。他们使用这架滑翔机做了多次飞行试验。莱特兄弟在开始制造动力飞机之前就已经成为世界上最佳的、最有经验的滑翔飞行员。

  
也许人们会认为,在这样一个历史关头还在大谈继承人问题,未免不够实际,但在纳粹疯人国里,人们却不这么想。不但”元首”为这个问题大伤脑筋,而且那些主要继承候选人,也为这个问题着了迷。

   对贝克和他的朋友们说来,这一点已很明显:
他们不能期望从前方的高级指挥官那里得到实际的帮助。在绝望之余,他们转向唯一剩下的一个军事力量的来源–国内驻防军,或称补充军。严格说来,国内驻防军根本不能说是一支军队,只是正在训练的新兵和在国内执行警卫任务的超龄部队的大杂烩。但那些人至少都有武装。在正规化的部队和武装党卫队远在前线的情况下,当希特勒遭受暗杀的时候,这支军队也许足以帮助密谋分子占领柏林和其他一些重要城市。

滑翔飞行经验为他们的成功又提供了第三条线索。先前大多数想制造飞机的人主要担心的是怎样使机身离开地面,莱特兄弟则正确认识到最大的问题是起飞后怎样控制飞机。因而他们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用来探索飞行期间保持飞机稳定和平衡的方法。他们成功地发明了飞机的三轴操纵法,从而获得了彻底操纵飞机的能力。

  
虽然苏军已经打到了柏林,西方盟军进入了德国本土,可怕的末日已迫在眉睫,但是希特勒和他的几个最疯狂的追随者,却顽固地盼望能在最后一分钟出现奇迹,使他们得救。他们之中,戈培尔尤其如此。

  
1943年2月,密谋分子计划在3月份发动政变。这个计划称作”闪电计划”,是陆军办公厅主任弗雷德里希·奥尔布里希特将军,和克鲁格率领下在苏联作战的中央集团军参谋长冯·特莱斯科夫将军,两人在1月和2月间筹划的。奥尔布里希特是一个十分虔诚的教徒,新近才参加密谋集团。但是他由于就任新职,很快就成为一个关键人物。作为补充军司令弗雷德里希·弗洛姆将军的副手,他的地位使他能够集结柏林和德国其他大城市的卫戍部队来支持密谋分子。弗洛姆本人同克鲁格一样,现在对希特勒的幻想已经破灭了,但还被认为不是完全可以信任的,所以没有让他参与这个密谋。

莱特兄弟对机翼设计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他们很快就认识到从前发表的数据不可靠,因而动手制造了自己的风洞;并对两百多个形状不同的翼面做了测试,根据这些实验亲自绘出了空气压和机翼形状之间关系的图表。那时他们就是根据这一资料设计飞机机翼的。

  
4月初的一个夜晚,戈培尔向希特勒朗读”元首”喜爱的一本书,这就是卡莱尔著的《腓特烈大帝史》。他所朗读的这一章叙述的是7年战争中最黑暗的日子,那时这位大王已感到日暮途穷,他对他的大臣们说,如果在2月15日以前他的运气仍不好转,他就要放弃战争,服毒自杀了。这一段历史的确很合时宜,戈培尔无疑是用极其戏剧化的方式朗读的:

  
2月末,奥尔布里希特对特莱斯科夫参谋部中一个低级军官、年轻的费边·冯·施拉勃伦道夫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是'闪电'的时候了。”3月初,密谋分子在中央集团军总部所在地斯摩棱斯克举行最后一次会议。谍报局局长卡纳里斯海军上将虽然没有参加行动,但他是知道这件事情的,而且还为这次会议作了安排。他同他手下的汉斯·冯·杜那尼和埃尔温·拉豪森将军一起飞到斯摩棱斯克,表面上是召开一次武装部队谍报军官会议。拉豪森随身带了几颗炸弹。他从前是奥地利陆军的一个谍报军官,在参与谋反活动的德国谍报人员中,他是大战结束时唯一的幸存者。

莱特兄弟若不是生逢良辰,也不会取得所有这些成就。在十九世纪头五十年中,搞动力飞行的努力注定要失败。蒸汽机的重力和它所产生的动力按比例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到了莱特兄弟问世的时候,已经发明了高效率的内燃机。但是这种内燃机仍太重,不能在飞机上提供动力。由于当时好象没有哪个制造商能生产出机重和动力之间的比率比较低的引擎,因而莱特兄弟在一位机械师的帮助下设计出了自己的引擎。虽然他们相对说来在引擎设计上费时不多,但是仍设计出来一台比大多数制造商设计的引擎具有优越性的引擎。这表现了他们的天才。另外莱特兄弟还设计出了自己的推进器。他们在1903年使用的一台推进器效率达到百分之六十左右,

   英勇的国王!请您再等一等,您那受难的日子就要过去了。您交好运的
太阳很快就要拨云雾而升起来照耀着您了。2月12日,俄国女皇死了,勃兰登堡王室的奇迹就出现了。

  
施拉勃伦道夫和特莱期科夫在经过多次试验之后,发现德国炸弹不适合他们行动的要求。据这个年轻军官后来解释,这些德国炸弹要用一根信管引发,信管点燃时发出一种不大的嘶嘶的声音,这就会使他们露了马脚。他们发现英国炸弹好一些。施拉勃伦道夫说,”在爆炸之前,它们没有任何声响。”英国皇家空军曾经在欧洲的德国占领区空投过许多这样的武器,供盟国特工人员进行破坏之用,有一个曾被用来暗杀海德里希。谍报局收集到一些,后来转到密谋分子手中。

1903年12月7日在北卡罗利纳州的猫头鹰村附近的歼魔山上,兄弟俩进行了首次飞行。当天兄弟俩共做了两次飞行。第一次是由奥维尔·莱特做出的,飞行12秒,120英尺;第二次是由威尔伯·莱特做出的,飞行5l秒,852英尺。这架飞机的造价不到一千美元,被兄弟俩命名为飞行者Ⅰ号(今天人们通称为猫头鹰号)。机翼长约40英尺,重约750磅。引擎的功率为12马力,重仅有170英磅。附带说一句,这架原始飞机目前陈放在华盛顿哥伦比亚区美国国家航天博物馆内。

  
他们在这本英国人写的书的鼓舞之下,从希姆莱的无奇不有的”研究室”的档案里,调了两张预卜吉凶的星象图来研究。用卡莱尔和星象图的惊人预言所武装起来的戈培尔,在4月6日对败退中的士兵们发出了动听的呼吁:

  
斯摩棱斯克会议订出的计划是诱使希特勒到这个集团军总部来,在那里把他干掉。这将是在柏林发动政变的讯号。

虽然有五人目击了那天的首次飞行,但翌日却没有几家报纸对此加以报道(而且所做的报导基本上不很准确)。

  
“元首宣称时来运转就在今年……天才的真正品质在于它能意识到和确知即将到来的转变。元首知道转变到来的确切时刻。命运给我们带来了这个人,因此在这内外交困的时刻,我们将要亲眼看到奇迹。”

  
希特勒现在对绝大多数将领都有戒心,所以要诱使他进圈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特莱斯科夫说服了他的一个老朋┯–希特勒的副官,现在成了将军的施蒙特,要他对希特勒做工作。在经过一阵犹疑和几次改期之后,”元首”终于同意在1943年3月13日到斯摩棱斯克来。施蒙特本人对这个阴谋是完全不知情的。

在俄亥俄州代顿市莱特家乡的报纸完全没有报导这一新闻。事实上差不多过了五年后全世界才普遍知道真的有过载人飞行。

  
4月12日,当这位宣传部长深夜从奥得河前线回到柏林的时候,皇家空军把这座都城的市中心又炸成一片火海。总理府和威廉街的阿德隆饭店的废墟在焚烧中。在宣传部大楼的石阶上,一位秘书迎接戈培尔并告诉他一件紧急消息:”罗斯福,死了!”

  
在这期间,特莱斯科夫又重新努力使他的上司克鲁格来领头杀死希特勒。他向这位陆军元帅建议,准许指挥集团军司令部骑兵部队的陆军中校冯·波斯拉格在希特勒和他的卫队到达时,用这支部队把他们消灭。波斯拉格是欣然同意执行这一任务的。他所需要的只是陆军元帅的一道命令。但是这位动摇不定的司令官没有敢下这道命令。特莱斯科夫和施拉勃伦道夫于是决定亲自动手。

莱特兄弟在猫头鹰村做完飞行后,返回代顿市,在那儿又制造了第二架飞机──飞行者Ⅱ号。他俩在1904年用此飞机飞行了105次,但是也未受到人们的高度重视。1905年又制成了飞行者Ⅲ号,一架经过改装很实用的样机。即使是他俩在代顿市附近进行过许多次飞行之后,许多人仍不相信有人发明了飞机。例如,1906年《先驱论坛报》巴黎版就刊登了一篇有关莱特兄弟的文章,题目为“飞行者还是撒谎者!”

  
从总理府到威廉广场的大火的照耀中看得很清楚,戈培尔面色忽然开朗,精神一振。

  
他们打算只是简单地在希特勒回去的时候在他的飞机里放一个英国制的炸弹。施拉勃伦道夫后来解释说,”把事情弄得像是飞机失事,可以避免暗杀行动在政治上的不利后果。因为当时希特勒还有许多党徒,如果发生暗杀事件,他们将对我们的起事进行坚决的抵抗和报复。”

但是1908年莱特兄弟结束了公众的怀疑。威尔伯把一架飞机带到法国,进行了一系列有效的公开演示,并在那里组建一家公司销售自己的发明。与此同时奥维尔返回美国,做了类似的公开表演,不幸的是1908年9月17日他架驶的飞机堕毁,这是他们俩人遇到过的唯一的一次严重事故。一位乘客丧生,奥维尔摔断了一条腿和两根肋骨,后来恢复了健康。他们成功飞行却已经说服了美国政府签署一项合同来为美国国防部提供飞机。1909年联邦预算包括为发展军事航空而拨的一笔款──30,000美元。

   “把最好的香槟酒拿出来!”戈培尔喊道,”给我接元首的电话。”

  
在3月13日希特勒到达后的下午和晚上,这两个反纳粹的军官曾经两度准备改变计划。他们先想在希特勒同集团军高级将领开会的克鲁格私人寓所里让炸弹爆炸;后来又想在这群人吃晚饭的军官食堂里爆炸。但是,这样做将会炸死一些将领,而密谋分子正是指望着这些将领,在他们一旦摆脱个人对”元首”效忠誓言的约束之后,帮助他们在德意志帝国接管权力的。

一时间莱特兄弟和一些申请对手之间为专利权打了许多官司。1914年法院把专利权判决给两兄弟。但这时威尔伯·莱特得了伤寒,于1921年病逝,终年45岁。奥威尔·莱特1915年在飞机公司经销股票。他于1948年去世。兄弟俩都未曾结婚。

   希特勒在马路对过的地下避弹室里躲避轰炸。他拿起电话机。

  
晚餐之后,希特勒的飞机就要立即起飞。把炸弹偷运进飞机这个工作还未完成。施拉勃伦道夫已经把他称作”两个爆炸包”的东西装置好,而且把它们扎在一起,像是两瓶白兰地酒。在进餐的时候,特莱斯科夫做出很自然的样子,问希特勒随行人员之一、陆军参谋总部一个名叫海因兹·勃兰特的上校,能不能帮忙把他的一份礼物–两瓶白兰地酒带给他的老朋友、陆军总司令部组织处处长赫尔莫特·斯蒂夫将军。勃兰特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什么问题,就答应说,他乐于帮忙。

尽管先前就有人在航空领域做了大量的研究,付出了代价,宣布了成果,但是发明飞机的主要功劳应归功于莱特兄弟。因此,在确定他俩在本册中的名次时,主要的因素是人们对飞机的重要性的估价。在我看来,飞机似乎是一项远不如印刷机或轮船重要的发明。因为后两项发明都使人类生存的全部方式发生了革命。但是飞机既可用于和平事业,也可用于战争目的,无疑是一项有重大意义的发明。在几十年期间,飞机使我们这个曾一度是巨大的行星缩小了,使其成为一个小小的环球。此外载人飞行取得的可喜成就为发展太空旅行奠定了基础。

  
“我的元首,”戈培尔说,”我向您祝贺!罗斯福死了!星象图里写得清清楚楚,4月下半月是我们的转折点。今天是星期五,4月13日。转折点到了!”

  
在飞机场上,施拉勃伦道夫紧张地用手指从他那个包裹的一个小小的开口处伸进去,开动了定时炸弹的装置,然后在勃兰特走上”元首”座机的时候,把这个包裹交给了他。这是一个构造精巧的武器。它没有那种使人生疑的钟表装置。当这个青年军官按了一个按钮之后,一个小瓶子被打破,流出一种腐蚀性的化学品,把一根拉住弹簧的金属线慢慢腐蚀掉。这根线蚀尽之后,弹簧就把撞针一推,打着雷管,使炸弹爆炸。

多少世纪以来,人们就梦想登天。但是讲求实际的人们一直认为《天方夜谭》中的“航空地毯”只是梦幻而已,在现实世界中决不会存在。然而莱特兄弟的天赋却使人类世世代代的梦想得以实现,使神话故事变成了现实。

  
纳粹头目们欣喜若狂。他们认为这是上帝在最后的刹那间,把第三帝国从迫在眉睫的灾难中拯救出来的千真万确的迹象!柏林演出的最后一幕戏就是在这种疯人院的气氛中演到最后闭幕的。

  
施拉勃伦道夫说,他们预计希特勒的飞机从斯摩棱斯克起飞之后约30分钟,刚过明斯克不久,就会出事。他兴奋之极,打电话给柏林,用密码通知那里的密谋分子,”闪电”已经开始。然后,他同特莱斯科夫怀着怦怦跳动的心,等待着惊人的消息。他们预期,最早的消息将来自护送”元首”座机的战斗机的无线电报告。他们一分钟一分钟地数着,20分、30分、40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消息。过了两个多小时,消息来了。那是一个平安无事的电报,报告希特勒已在腊斯登堡降落了。

  
4月15日,爱娃·勃劳恩来到柏林与希特勒相会。她做他的情妇已有12年了。希特勒对这个脾气随和的女人非常喜爱,但总是不让她露面,不让她到他分设各地的大本营去,而这位纳粹领袖在战争年代大部分时间是在大本营度过的,甚至极少允许她到柏林来。她总是幽居在上萨尔斯堡的伯格霍夫,消磨时光的方法是游泳、滑雪、读廉价小说、看无聊电影,和没完没了的打扮,为了那远离的情人而憔悴。

  
炸弹没有被发现。当天夜里,特莱斯科夫打电话给勃兰特上校,随意地问起他是不是已经抽空把他的包裹送给斯蒂夫将军。勃兰特说,他还没有工夫办这件事情。特莱斯科夫就叫他别送去了,因为瓶子弄错了,施拉勃伦道夫明天有点公事到那里去,将托他把想送给斯蒂夫的真正好白兰地捎去。

  
她出身于中下层家庭,父母是巴伐利亚人。纵然希特勒是国家元首,她的双亲当初坚决反对她与他的暧昧关系。她曾在海因里希·霍夫曼在慕尼黑开设的照像馆工作,霍夫曼将她介绍给希特勒。这件事是在吉莉·拉包尔自杀以后一二年发生的。希特勒的这个外甥女曾经是
他一生中热恋的对象。爱娃·勃劳恩看来也常常被她的爱人逼得要发狂,虽然她的情况与吉莉·拉包尔有所不同。爱娃住在希特勒阿尔卑斯山别墅的一套房间里,但因为不能忍受长期别离之苦,她在他们相识后的最初几年曾两度要想自杀。但是她渐渐地习惯于那令人沮丧的既非妻子、也非情妇的暧昧身份,满足于做一个”伟大人物”的忠实女伴,尽量享受极为难得的共同在一起的时光。

  
施拉勃伦道夫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勇气飞到希特勒的大本营,用两瓶白兰地酒换出了那个炸弹。然后,他从那里搭夜车去柏林。在卧车厢里,他关起门来,一个人把炸弹拆开。他发现:炸弹的装置是灵的,小瓶子破了,腐蚀性的液体蚀尽了金属线,撞针也向前撞过了;但是,雷管没有发火。

  
她现在下了决心要同希特勒死在一道。她同戈培尔夫妇一样,不愿意生活在一个没有阿道夫·希特勒的德国里。爱娃·勃劳恩头脑简单,在思想上对希特勒可以说毫无影响,这也许就是他愿意跟她在一起而不愿同一位聪明的女人在一起的原因。但是很显然,希特勒对她的影响却是全面的,深刻的。

  
柏林的密谋分子,虽然极度失望,但并不气馁。他们决定对暗杀希特勒再来一次新的尝试。很快就有一个好机会。希特勒将由戈林、希姆莱和凯特尔陪同,出席3月21日在柏林举行的阵亡将士纪念日的纪念仪式。这是一个不仅可以搞掉希特勒而且可以搞掉他的主要伙伴的机会。正如克鲁格的参谋部中的谍报科长┓搿じ癃斯道夫上校后来听说的那样:”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特莱斯科夫选定格斯道夫男爵来掌握炸弹。这是一次要同归于尽的任务。计划是这样:上校把两颗炸弹藏在大衣口袋里,点上信管,在仪式中尽量靠近希特勒站着,把”元首”和他的随从以及上校自己都送上西天。格斯道夫以突出的勇敢精神,毫不踌躇地自愿牺牲自己的生命。

  
4月20日是希特勒的生日,也是迅速崩溃的各个战线进一步遭受灾难的一天。所有纳粹头目戈林、戈培尔、希姆莱和里宾特洛甫都在座。此外还有仍然活着的将军们,如邓尼茨、凯特尔和约德尔等。他们向”元首”祝贺生日。

  
3月20日晚上,格斯道夫在柏林艾登饭店他的房间里同施拉勃伦道夫见面。施拉勃伦道夫带来了两颗炸弹,用的都是点燃10分钟的信管。但因为军械库内玻璃顶的院子里气温接近零度,这些武器爆炸之前可能需要15分钟到20分钟的时间。希特勒在发表演说之后,预定在这个院子里用半小时参观从苏军那里缴获的战利品。这个展览是格斯道夫的部下布置的。这是上校能够接近”元首”和杀害他的唯一的地方。

  
尽管情况不妙,”元首”并非特别沮丧。他仍然相信”俄国人在柏林城下要遭到最惨重的失败”。将军们比他更了解情况,都劝他离开柏林到南方去。他们解释说,一两天苏军就要把通往南方的最后逃生之路切断了。希特勒迟疑不决。最后在将军们的敦促之下,同意建立南方和北方两个分开的司令部。当天夜里,大批人员撤离柏林。希特勒最信任的两个老部下戈林和希姆莱也走了。戈林所带领的汽车大队,满载着他的豪华公馆运出的金银财宝。这两个纳粹头目在离开柏林时,都相信他们的领袖死期快到,都相信自己将是继承人。

  
后来,格斯道夫叙述了当年所发生的事情。第二天,他在大衣两边口袋里各装了一个带10分钟信管的炸弹。格斯道夫打算尽可能靠近希特勒,这样至少可以把他炸得粉碎。但当希特勒走进展览厅的时候,他又改变了主意,准备只用8分钟或10分钟参观展览。因此,不可能实行这次暗杀了,因为即使在正常的温度下,信管至少也需要10分钟。这个最后一分钟的改变计划,是希特勒典型的保安诡计,又一次救了他的命。

  
但是希特勒却没有死心。在生日的第二天,他下令给党卫队将军菲里克斯·施坦因纳,叫他向柏林南郊的苏军发动全面反攻。柏林地区的所有一兵一卒,包括空军中的地面部队全部投入战斗。”所有按兵不动的司令官”希特勒向留守柏林指挥空军的科勒将军喊道,”都要在五小时内被处决。你自己也必须拿你的脑袋保证最后一个人也要投入战斗。”

  
格斯道夫说,特莱斯科夫将军在斯摩棱斯克手里拿着一只跑表。焦急地和期待地听着仪式的实况广播。当广播员宣布,希特勒进了展览厅只停留了8分钟就离开时,这位将军知道,又一次尝试失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