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造寺居民被逐,江山好改

诗曰: 公子天生美少年,无心到处遇婵娟。 杀身时候偏逢救,见面须臾便有缘。
嫡庶不知存妒忌,夫妻都好共团圆。 世间若问真如意,小说之中件件全。
阮恭上坐,苗主、小秀迷在阶下。金熊道:“这女子望赏了孩儿。”金豹道:“是孩儿阻住的。”阮恭道:“候再得美人,再分。”命将女的交小姐,男的候祭旗。金鸾见送女来,将汤救醒,细问,小秀告知各事。金鸾道:“救你的人,也是英雄,可惜迷坏。”小秀求救,金鸾道:“男子如何好救?”小秀道:“迷住的人看看何妨?”金鸾命取来,小秀见苗主,不禁泪下,金鸾道:“他是你甚人?”小秀无言。金鸾道:“怪不得你,取汤救醒,送去后营。”喽罗道:“大王要用他祭旗。”
小秀求救,金鸾应允。晚间盗令箭,同小秀到后营,叫出苗主,赠马及喽罗衣装。苗主取两粒大珠,分赠二人,持令箭下山到银闸关,守兵引见守将,见是苗主,忙取衣更换,飞报国中。琼芳代国,四姑率官来迎。都中眷属已发还,徐顺、徐忠、徐文、徐元引凤珠小姐来见。徐顺禀道:“到都幸袁大人与朱大人,保奏释放。
朱大人名员,是同乡。把我们养住,二姨太太感他,把小姐许配公子朱双。二姨太太病故,皆朱府经理。今贡使去奉旨回国,朱大人也告老回紫岩,请国主送小姐去完姻。”
苗主都封官带兵,同白老虎、胡霸、顾奎、蒋旺、葛珑、马奇带返生花到山寨去。第一阵,金豹放烟,众皆含花,金豹大败。第二阵,蒋旺、马奇被金熊战败。第三阵,白老虎敌不住阮恭,胡霸放箭射中喽罗救回。第四阵,金鸾出战,胡霸、马奇被擒,顾奎、葛珑被斩。苗主行文国中取兵,月英、淑云带郑住、罗英、黄勇、瞿本来。苗主令郑住、罗英为头敌营;黄勇左营;瞿本右营;蒋旺后营;白老虎粮台营;自同月英、淑云居中营。原来阮恭箭伤身死,金鸾将胡霸、马奇射死祭父,闻添头营,同二兄来劫。左右营往救,罗英、黄勇败回;郑柱、瞿本阵亡。金鸾回山,金豹、金熊占住头营。苗主同月英往夺,苗主擒金熊,月英用四姑的红棉索擒金豹,金鸾闻二兄被擒,下山讨战。月英要会他,苗主亲出掠阵,见一对美人交战。苗主上前分开,金鸾道:“你如何在此?”苗主道:“我即国主,来酬谢你。并接小秀,误相交战。”金鸾道:“奴二兄呢?”苗主道:“安养在营,好赎小秀。”
各自回营,金鸾向小秀道:“恭喜妹妹,同你来的人,竟是苗主,接你同去,必有好处,奴与你便有天地之分。”说着泪下,小秀道:“倘有好处,必报姐姐的恩。”金鸾将小秀送出,阵前苗主把金豹、金熊换回。小秀入内帐,拜月英、淑云。月英扶住道:“国主接你来,怕不是位夫人,只宜行姐妹礼。”小秀道:“夫人第几?”月英指淑云道:“奴们是三、五,待你作六夫人。”小秀道:“奴为婢足矣。山上阮小姐曾有德于国主,求夫人劝收纳。”月英向苗主说了,苗主上阵,要金鸾出马。金鸾手执明珠道:“可还记得?”苗主道:“何尝忘了!特请你同回国。”金鸾道:“二兄前不好启齿,先擒奴去罢。”苗主遂抱回,班师回国。琼芳等请苗主立金鸾为六夫人,小秀为七夫人,招安金豹、金熊。遣徐文、金豹赍贡入都,奏明七个夫人。不多日,贡使同天使到来。正是:
夫荣能使妻同贵, 家庆还须国有恩——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诗曰: 一世居官七打砖,只因枉法用威权。 误将邪教呼为佛,妄把奸人奉作仙。
大府听言无检点,微员承意善夤缘。 可怜苦了良民辈,性命难逃又费钱。
天使册封苗王,封琼芳为后,余为妃。铁瓮以内,尽归掌管。天使去,苗王要送凤珠完姻。月英道:“奴陪小姐去。”金鸾道:“奴也去看内地风景。”苗王因琼芳、四姑、雪姐、小秀皆有孕,遂交淑云代国。自带刘、阮二妃,凤珠、徐顺、徐元回乡。时朱员久已病故,朱双留住众人,择日完姻。
苗王带徐元去访管城子,见管家笔店招牌改了居家笔店。入店去问,居安回:“久出。”又去访吴信。吴信道:“自居安满师,鉴清在县告管城子占店。瘦羊堂讯,管城子道:‘店已开久。居安说是他的,有甚凭据?’瘦羊道:‘你说店是你的,有甚凭据?况经邻人臧居华查覆过,他叔子又是个活佛、大善人,难道骗你不成!速让免究。’管城子知上状无益,取了作笔器具远方去了。”
苗王送礼与吴信,仍回朱府。见朱双买童郭福甚好。因徐顺年老,令其携子去守祠,要郭福伏侍。问其来历,他父郭升当地甲,有冯二卖糕。臧居宰幼时常将后廷换糕吃,今冯二仍在臧家门首卖糕,臧居宰羞怒,把冯二打得将死,送入火神庙。郭升告知臧居华,要去报官。臧居华道:“与你银百两,莫报官,须依我写一字,方与你银子。”郭升照臧居华念的写道:
立借字地甲郭升,因打伤冯二,今借素贞局银一百两为使用,亲笔无中。
臧居华收字,叫明日来取,便交与瘦羊,夜间冯二死。瘦羊以借字为供,办了抵偿。仍向郭升妻追银百两,郭升妻卖子,郭福寻了自尽。鉴清新作经文符咒,传数百家作会,要一人一两,有七十余人,无银,未入会。鉴清烧了底本,开单与祁宜道:“邪教谋反,急宜搜拿。”祁宜委瘦羊搜出经符,拿讯众人道:“是活佛传的。”瘦羊道:“贼不攀捕。”遂请祁宜正法,祁宜奏鉴清获叛之功,奉旨改南海观音殿,为空明寺。官为修葺,鉴清把近寺民房折毁。杏姑怀着私胎,赶出无处出脱,遂自缢。只臧居华一家未动,居安见徐家主仆,忙报鉴清。
鉴清、臧居华同去请祁宜查拿。祁宜道:“他封了王,拿他则甚?”二人道:“恶棍,私入内地,不拿有咎。但须严守上洋方拿的。”着祁宜委府县吴信到朱府报信,说上洋走不得。苗王率众人星夜走金沙岛,内河去到西乡,遇管城子,告知张家事,不胜惋惜。
遂带管城子同徐元、郭福在外舱,自同二妃在内舱,绕黄矶洲,出洋到黄矶岛。岛上有楼,苗王同管城子往游,二妃在船窗玩景。一少年大汉来船头道:“何处美人?”徐元道:“胡说!”那人推到徐元上船,郭福入舱报信,二妃迎出。那人入舱,月英打到,金鸾取绳捆起。苗王、管城子回船。
徐元正禀此事,一大汉领多人执器叫道:“还我儿来!”苗王看时,乃是熊鲸,便取鞭上岸迎敌。二妃立船头,各放一箭,月英射死熊鲸,金鸾射死劫衣贼,余逃散。苗王回船取捆的人问,名叫熊蛟。苗王道:“一日不忍伤父子二命,但放去又作盗。”乃拔剑砍去右手放去。回入苗境,铁瓮山有寇,苗王令且住下。正是:
两位美人曾结寨, 四员大寇又居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