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子飘香的原由,一服丸伤采藻胎

诗曰: 魔鬼花招太奇哉,缠住娇娃不松手。 力可抛砖符岂惧,量能啖饭病非灾。
合成药与亲戚试,施出棺从义冢埋。 不见佛祖为乃父,却疑此女受私胎。
探得文和用臧居BlackBerry军师,带提督常宣,董钺来伐。兵未入境,苗王先遣徐文、金熊入贡奏知那件事。令裴杲、雷鹏守铁瓮关,静待旨来,不许出战。
那臧居华怎得来作军师,因有女采藻受居安的聘,将娶,被妖缠住,独居一院。送茶送饭食抵三人用。僧道符咒内中打出砖来,怀了鬼胎。用药打下来,与人胎无差距。采藻竟死,取施棺收埋。
臧居华到黄矶岛散心,文和敬之如父。熊蛟被邻甲出首,收监。行了贿,托臧居华向文和道:“那有无手的土匪?”文和自由熊蛟,问邻甲诬良罪。又劝伐苗,极言苗富。文和谎奏,苗叛带兵来伐,贡使同Smart来,奉旨用九条索系文和入都。臧居华劝常宣,董钺大掠。苗王令金熊追上Smart,入奏奉旨,锁拿二将。
臧居华道:“就要外,君命不受。”遂斩Smart,常宣称外苗王,董钺称内苗王。更番攻关,苗王闻信道:“二将叛,可擒矣。”令晁刚助二将出战,要生擒常宣同臧居华;分兵屯兽愁崖,劫掠粮草。董钺攻关被擒,臧居华见势倒霉,辞常宣去借兵。回到黄矶洲,会熊蛟道:“外苗王招兵,你多带人去,可作官。笔者写书荐你去。”熊蛟把大盗、小贼聚有数百人去投常宣。被裴杲、雷鹏、晁刚杀得尽绝,生擒常宣。苗王令金熊、裴杲解董钺、常宣入都,奏请扫墓,奉旨回乡。把兽愁崖加归苗境,立徐谦为世子,交琼芳理国。令金熊领兵,保徐泰、徐益、徐丰、徐忠、徐文为前队;秦紫霞领兵,自同月英、淑云、金鸾为中队;白孟加拉虎领兵,保管城子、徐元、郭福为后队,经过黄矶、花岩、白岩诸岛,百官招待。
将到紫崖岛,船泊南岸山边,山上有一楼,供奉持酒杯的仙人。苗王上去游玩,见四雕塑山,正在观望,忽报祁宜涉远来接。即是:
当时被浪为公子, 此度相逢成苗王——

桂子飘香 guì zǐ piāo xiāng 丹桂飘香、薪贵如桂、十里飘香、香气怡人、沁人心脾、花香四溢 令人作呕 唐·宋之问《灵隐寺》诗:“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 指中秋前后桂花开放,散发馨香。 每年八月,桂子飘香,暗香疏影香飘四处 。 传说,在灵隐寺和天竺寺,每到秋爽时刻,常有似豆的颗粒从天空飘落,传闻那是从月宫中落下来的。天香,异香,此指祭神礼佛之香。上句写桂子从天上飘落人间,下句写佛香上飘九重,给这个佛教胜地蒙上了空灵神秘的色彩。

诗曰: 此处船通彼处船,上穷碧落下鬼域。 有雷国在祥云外,无告人居苦海边。
色爱财贪将势摆,磨捱锯解受油煎。 佛祖济颠收场日,另向心中现一天。
黄标在船中灯下,把管理城市子的《海游记》看到这里,忽听船头上有人。黄标开舱门看,被多少个公差把黄标带住,不容转身。上小船到江北岸河中去,如上水梯,到岸见城门上有字曰:“有雷之国。”
进城入一府,大如皇宫。殿阶设油鼎,旁有蛇池,左设石磨,右设铁锯;前列三牌,东牌下跪着比非常多的人,西牌下跪着管盛、水君子花和尚同贰个老董帅、三个瘦知县;中牌下跪着管理城市子、信天翁。公差令黄标跪在中牌。但闻殿上呼文和老官趋上,又呼羊智瘦官趋上。少顷,文和发下来磨,羊智发下来锯,把总帅磨成散帅,瘦羊锯成羊肉丝。又呼臧居华、鉴清,只看见香客运管理盛同金夫容和尚趋上。闻殿上唱道:“罪大恶极,名利两收,罪当加倍。”遂将二个人发下来锯。果然仙佛有临产之法,锯了又磨成肉酱,好似未塑成仙佛的土泥,放在油鼎煎枯,爆入池中被蛇吃尽,想是出新舍身虎的招数。黄标等多少人未见呼唤,公差领了出城,见水边小船尚在,多人上船,下水梯南回路上。黄标道:“鲜明是管盛、金水芸,怎样呼臧居华、鉴清?”管理城市子道:“正是臧居华、鉴清。”黄标道:“刑具甚奇,不知是阳司,是陰世。”管理城市子道:“佛在雷音,此名有雷国,想是佛地。”信天翁道:“心便是佛,断狱合人心,上竟是佛地。”
三人到黄标船边,过船。黄标人舱见电灯的光半明,桌子的上面一本《海游记》,舱门紧闭,那有何管理城市子、信天翁,方知是梦。乃题诗于书后道:
龟孙鳖子兔儿郎,男作穿窬女作娼。 温饱手艺全生命,贪滢便欲害贤良。
文和署帅如疯狗,知县遭瘟放瘦羊。 董事善人相辉映,神仙李修缘互赞誉。
炼来野地坟边鬼,诈骗金沙岛内商。 返照庵中强夺主,素贞局里巧奸孀。
拆他爱妾胎还堕,逐彼恩师命又伤。 阂境乡邻冤下狱,全家眷属乐同床。
广传符咒拿邪教,远送愚顽到沙场。 怕审只须丹一服,逼婚那顾女单亡。
频施鬼计图公子,岂料天心报天皇! 货品满船虽易占,语言落纸却难藏。
是非美恶流千古,感应轮回待上苍。 境界依稀堪识认,姓名隐跃好推详。
紫岩句句皆真实,苗岛条条有不明。 若遇看官知这件事,最荒唐处不荒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