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善国入贡兴师,成语故事之汗如雨下

汗如雨下 hàn rú yǔ xià 汗流浃背、大汗淋漓 冰天雪地 宋·释普济《五灯会元》卷四十七:“三冬汗如雨。” 汗珠像下雨似的往下掉。形容出汗很多。 不防一块石头绊了一跤,犹如梦醒一般,浑身汗如雨下。 中国佛教禅宗史书。20卷。宋理宗淳祐十二年,一说绍定间杭州灵隐寺普济编集。有宋宝祐元年和元至正二十四年两个刻本。宝祐本于清光绪初年始由海外传归,卷首有普济题词,王庸序。卷末有宝祐元年武康沈净明跋。至正本比较流行,为明嘉兴续藏和清《龙藏》所本(清《龙藏》析为60卷)。
狼奔兔脱 láng bēn tù tuō 仓皇逃窜、惊慌失措 镇定自若、从容不迫、称心如意 《冷眼观》第四回:“远远听见吆喝之声,由远而近……众人手忙脚乱,将桌上杯盘收拾干净,转眼间,狼奔兔脱,如鸟兽散去。” 形容仓皇逃窜。 面对我军的攻击,敌人不堪一击,狼奔兔脱。 《冷眼观》,光绪三十三至三十四(1907~1908)年小说林社印行本。全书共三十回。作者:题“八宝王郎着”。八宝王郎即王浚卿。本书以第一人称笔法,描写庚子事变前后十多年间,社会混乱官场腐败民不聊生的情况。

立马青宫一闻潞富贵花启奏之言有理,只得准奏开言曰:“且再草诏,命武员往追五路符印,如再违命者,即行征伐。”是日草诏,再造钦差按下不表。
却说狄王府亲人狄福,奉了主母之命,披星带月,赶急Benz,一天到得善善国,文告番官入妻狼主。不说话宣上银銮。狄福倒身下跪叩首,呈上段内人来书。国君接书,分付:“来使暂退回俟候。”狄福领命退出。天皇是日拆开来书。大体先叙请安善善国太后岳母,再叙贺喜二叔皇帝盛治之语。续启今日朝近日变动:杀害忠良、国母屈死、五王回朝谏君,身遭禁锢,祸及妻孥。求恳发兵压恳天朝皇帝思赦,以防世代忠良一遭奸权毒手之意。
当日君主狄虎看罢来书,重重发怒,骂声:“昏昧之君,不念众功臣之后,况孤先君二十载战地,身经百战,立下血战大功,不幸年登耳顺之期已返蓬莱。吾兄荫袭父职,治民有方,边疆卡靖。上下负歇职,下保其民,乃国家屏藩之贤。昏君既不念臣劳,不以江山为重,监禁吾兄等,孤断不干部休养,即日兴兵,杀进汴梁城,与昏君理论。”传谕狄福领了金帛先回故国,以安四嫂之心,“不用回书寄语,孤家即日与太后阿娘大兵临境。”云云。狄福诺诺连声,回归故国不表。
又言君主即日传旨与镇国巡抚沙云龙,点发精兵三80000,运粮俟候。是日退朝,进后宫见母,以往书呈上太后一观。看毕,太后长叹一声,“不意祈君继御有此昏昧,一害大妻子,二戮功臣。兹今汝兄被囚系下,作者儿意下何如?”
国君曰:“儿已命镇国太守选点精兵三柒仟0,专俟阿妈主评判。”太后冷笑曰:“有勇无谋之辈,枉为一国之君。”帝王曰:“请问母后说儿何为无谋?”太后曰:“汝邦既有三捌仟0之兵,难道天朝岂无拒敌之将?越历数十度关津分界,方是汴梁城。倘他闭关迎敌,胜败未分。汝慢将三拾万劲旅为恃,轻敌如是,非为胜道也。不若权依为娘:一自神宗王登基,一十五载,八年一贡。下一季度又当一贡。今且朝贡为名,暗暗兴兵100000,陆路过关越境吾邦紧邻新疆省。一到家门,知会了媳妇,驻兵于关中,不许惊扬。待为娘再上一本付呈达贡。借帝王看过自家恳本,料必赦放五王。倘被奸权仍惑蔽主不赦,吾儿然后移文投书各问,会同五路藩张悦马,一并杀进咸阳城,诛杀奸佞,方免轻进之患。此乃先礼后兵,又免本国一个人独当其劳,岂为不美?”
主公闻说大喜曰:“母后实乃女旅长军,儿万万不如矣。”传令且带八万重兵,竖立入贡暗号,即日祭旗,发程起马。付托国后王兰英监国。带同宿将两员,镇国少保沙云龙、护国天保将军左云雄二个人随驾。当日出城,众文武辅国番官一起送驾登程。
非止七日,获得天朝境界,历越十余天沙漠烟漳之地,不能够挨个细述。大兵跋涉月余,方到江苏塞Willy亚。有关中闻报,大按钮门,段氏夫人带子狄节当先出迎,继后稍微文员武职,纷繁跪接。进城时,多少万民远远观瞻国君、太后丰仪。天皇传令:“进城不许军官惊扰民间,如妄取百姓一物,即行斩首不饶。”进城后即分付将军马拨归大营候用。
是日老妈和儿子进得王府下马,太后进至后堂,命亲戚焚起香烟,在狄青王爷灵位叩首视禀一番,含泪起来。狄虎君王也礼毕。此时站媳重会,叔嫂相逢,扬扬喜色。太后将狄节孙儿抚弄一番,又动问:“贤媳这段日子闻得汝相公吉凶怎样?”段内人禀上:“国太婆,媳妇自从孩他爹被囚,放心不下,命二百政要人不分轮流来往,回朝打听,只不绝回音。过不得五日又有一报:太岁只拘系着五王,不行赦旨,又并不加害。只前月钦差到来,缴收符印。媳妇不许,将钦差打出,专候婆婆、姑丈到关着夺。”
狄虎太岁曰:“二嫂倒有陆分主张,岂可轻将符印缴回朝廷。想小编父战场辛劳数十年,未得安闲几载,才得到玉带横腰。今国王内宠奸妃,外任贪吏,幽弃元配,拘留五王。故愚叔不辞千里带兵回来,暂为贮顿。入贡为名,预上一本,定必救脱笔者兄回关。如果不允,定必动兵,顾不得生民涂炭了。此祸皆由昏昧君之过,非臣下不守其节也。”太后曰:“且上一本,看朝廷旨下怎么着。”是夜王府内外大排筵宴,来军捌仟0也可以有赏劳,一同畅叙。一霄晚景也不重提。
狄国君是日赍了表文井贡礼,命沙云龙呈送回交州,专候旨下。太岁老妈和儿子权在王府,非止一天。
再说朝中神宗王一天接得善善国入贡之礼。本章一道,命值库官收贮下,又看过后一本。大要乃求赦五王之语,内辞恳切。看到溺爱不明,害及国母,供给屏逐庞氏党羽、放弃庞妃另立贤后,早日赦复五王。倘国王不唯奏言,不日会同进兵加于汴梁,削佞诛奸。国君勿怪责不守臣节之意。当太阳神宗王看毕骂声:“善善狗王与泼妇好生无礼!欺藐寡人,有失朝威,不行讨伐难服轮邦各国矣。”
众臣见天皇发怒,不敢动问,唯有御史韩琦请问:“主公一见本章,龙颜大怒。未知本上有什么逆旨,借臣等一观。”圣上曰:“韩老卿家,汝且看来:善善天皇老妈和儿子恃着兵强将勇,今现顿扎江西。想必入贡为名,暗藏军马,至有此强言恶语奚落寡人。但湖南全市固称强险之方,惟被他老妈和儿子藐视,寡人心甚难平,须要兴兵伐罪。老卿家与朕共议,何人领兵挂帅?”
韩爷奏曰:“那事万万不可。臣思善善国非小小弱邦,双阳尚在,彼乃法门之辈,仙术高强。唯有杨门众寡妇略可为敌。无如十二寡妇多已经去世,十二位中间不存二三,俱已年迈。况今自家主又禁锢了平南王,他定然抖合五路进兵。太岁须有无畏武将,实难对敌,岂非祸起萧墙?恳乞准他此本,赦转五王,复他原职,子母复得重逢。得沾皇上洪恩,彼即收兵回国。陆人藩王得回,骨血圆聚,自是忠心报国,则国家有举不胜举年之庆,万民无军械打扰之苦,臣等不胜仰望之至。恳乞君主大开天地洪恩,准老臣所奏。”
当时神宗王一想,“果然善善国兵强将勇,双阳法力无边,满朝文武并不是对手。倘或被她晤面五王之兵,攻进郑城,声言诛奸灭佞。尽管彼未必臣执君罪,只忧庞妃嫔与庞国丈一概难留矣。不免准依韩卿启奏,赦归五王,避防刀兵之患为高。”即曰:“老卿家所奏有理。”即传旨赦出。
五王在狱齐齐接旨,一齐上殿拜谢君恩。天皇曰:“今众王兄复回原职,有善善国太后母亲和儿子上本恳赦,韩卿保本。卿等早早回关,代朕司理万民,当尽专职,毋负国恩。狄王兄,汝母弟不辞跋涉,在关贮顿,犹恐望汝情深,即早回关中。”陆位藩王齐同谢恩。
是日退朝。有潞洛阳王与韩爷、寇爷称:“众王千岁,国王有时欠明触怒,将汝等羁全面月,勿介怨在心。回关各尽臣节,效劳于国家,正见贤王忠贞矣。”六人藩王齐曰:“殿下、韩、寇二个人老人家,这里说来。君尊臣卑,那得道命。今蒙太岁恩赦回关,恩同天地,敢不尽忠诚,效劳于邦家?近年来拜别了。”潞木白芍药曰:“众位王兄且暂住,孤已备下酒筵于府中,请邀五人王昆同行起马。韩、寇三人老卿家且到府相陪。众王兄且捺一宵如何?”五王齐曰:“既蒙殿下具此美情,吾等岂敢逆命?”
潞花王大喜,韩、寇爷也一齐到王府下马,执手进后堂。君臣坐下,酒筵排开,音乐齐鸣,开怀畅叙。席间无过谈言太岁宠用贪赃枉法的官吏,“只缺憾陆太史一生忠义之臣,身遭惨死并累及陆国母,贤良老爹和女儿遭此冤陷,还要拿捉陆凤阳。岂非国王不明,天念功臣之差处?吾等随同回朝只望谏君幽贬奸妃,另立贤后,追赠陆御史,赦他后嗣人,则社稷江山永固,臣民之大幸。不意太岁昏迷不悟。郑王兄堕中庞妃之计,打破凤辇。国王不准谏奏,反执责下禁天囚。若非得殿下周到,并善善太岁母亲和儿子,吾等不知哪一天死在贪赃枉法的官吏手里。”言言谈谈,不觉动起愁烦。有高三爷停杯称:“殿下,某等自入禁天牢,将有1月之数。今得见太岁,龙颜大是不妙;满脸幽悔之色,四边云雾铺封。看来溺沉于酒色。观此气象,不出四年,难逃大限。一有跌失,只能保辅王太子登基。倘被贪赃枉法的官吏效着当时新太祖传说,宋室江山危矣。一有此风声,殿下须求急急快马公告我们,晤面军马回京保镖,方免贪赃枉法的官吏危动江山之患。”
潞洛阳王曰:“王已高见不差。孤家日夕愁烦君主昏昧,用佞弃贤。众位王兄在国门镇守,远离关山,至近者高三兄。汝在潼关,去冀州但是千里之远,一闻孤家有书,不必会同五路即要独自兴兵,以速到为妙。”高王爷曰:“殿下虑得精细入微不差。倘有耳闻,吾即带兵回朝,断不耽延有误。”汝南王曰:“吾等回关,虽当勤躁陶冶军人,誓诛奸党以报国母、长史之仇。”
有兵部寇爷曰:“今叨蒙殿下约请众位贤王,下官得藉奉陪,亦乃时机有凑巧,况八位在此,并无别位官员,下官不得不直陈启上。”潞鹿韭曰:“寇老卿家有啥大事商讨,何妨直说。况五人王兄与韩太尉俱乃忠良之辈,左右并无他人,何忧泄漏风声?”寇爷曰:“众位贤王要伸报国母之冤须当保卫安全正宫太子。”众王曰:“寇大人,正宫太子今后那方?”潞洛阳花冷笑曰:“寇老卿家,汝酒多醉了不成。前者陆国母产下公主,皇上执罪掼死金阶,众文武尽皆目击,还那有哪些太子今后?”寇爷将在前事犹恐奸妃妒忌真太子,得吴狱官之女顶冒,有时未经调换,故被皇上执责,打死女孩实乃吴进之女缘故一一表明。
潞鹿韭闻言一惊一喜,曰:“方今东宫现在贤卿府中否?”寇爷曰:“以后巨府内。惟当其时臣贱内后二日亦产下一子,只冒认作双生。弥月期蒙众员道喜,扬言双生之儿。长取名寇英,次名寇雄。即长子乃正宫太子也。”潞洛阳王曰:“满朝文武独有贤卿家是忠义之臣,苦心为国。今算祖宗有幸,实赖卿家庭扶助持之功也。”众王爷也不胜叹羡:“中流砥柱之贤臣。”又大赞羡吴进夫妇:“卑小微员,具此忠心,义侠可称。”三忠同志转声齐曰:“寇大人,太子既然在汝府中,趁殿下一众在此,到汝府上观认太子颜容,意下怎样?”寇爷曰:“正要殿下与众王爷齐同到衙请认太子,并有娘娘血诏一道,齐同一观,方知下官之言非谬,以见为凭也。”潞富贵花曰:“老卿家合情合理。汝且先回府中,孤与众王兄半刻即到府上了。”语毕,寇爷谢宴回府而去。
是日潞富贵花亦命散收余宴,齐同五王、韩爷动身,一程来至寇街中。寇爷大开中门,应接进内堂。两相揖让,伍个人王爷上坐,韩爷左东第2位,寇爷西首主位相陪。一刻,命侍女将太子抱出内堂。众王爷离位,潞木赤芍药接转太子与众一观。只看见小太子面有庆容,生得天姿目表,五岳端方,果是君主贵格。
潞洛阳花爷不觉堕泪呼:“御侄,汝母死得惨伤,今留得汝一脉,还望汝长成,身登九五,接嗣江山,代母报仇,方了孤家之愿,并酬众王,众卿忠义之心。”说毕不觉滔下泪,感动得八位贤臣悲泪透湿-袍,一片哭泣之声,冤似当真哭泣死去国母一般。只因伍个人乃赤血丹心良臣,感动性格,生成义心,出乎至诚,是至如此惨伤。
当时寇爷含泪抽取国母血书。一众读罢,倍加苦切。言谈一番,潞富贵花怀抱住侄儿不忍释手,含愁日:“众位王兄体会感念国恩,各回边境海关,勤训军官,以待举动为要,不可有误。今且血书上写明太子名慈云,因一朵祥云照下冷宫生产,是国母之意。一众须当难忘。”众王齐言有理。是日众王动身,不知怎样,且看下回分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