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晚次乐乡县

清平乐

生查子

晚次乐乡县

  赵汝迕  

  魏子敬  

陈子昂

  初莺细雨。杨柳低愁缕。烟浦花桥如梦里,犹记倚楼别语。小屏依旧围香。恨抛薄醉残妆。判却寸心双泪,为他花月凄凉。

  愁盈镜里山,心迭琴中恨。露湿玉阑秋,香伴银屏冷。去归月正圆,雁到人无信。孤损凤凰钗,立尽梧桐影。

  故乡杳无际, 日暮且孤征。

  《全宋词》里,只收赵汝迕的《清平乐》一首词。知人论事,要理解这首词,就要了解赵汝迕的坎坷经历。他是赵宋王朝的远代皇族,嘉定七年(1214),登进士第。“签判雷州,谪官而卒。”古代雷州,是蛮夷烟峦瘴疫之地,北方人到那里是不易生活下去,所以他就早早死去。

  魏子敬,生平里籍皆不详。只知其大约活动于南宋高宗绍兴年前后。《文献通考》去其著有《云溪乐府》四卷。惜今已不传。唐圭璋先生《全宋词》从《浩然斋雅谈》中辑得其《生查子》词一首,为其今仅存词作孤篇。

  川原迷旧国, 道路入边城。

  这是抒发怀人愁怨之情的小词。古人写抒情怀人的诗词,多在春秋两个季节。一个是春季,多写怀远之情。“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王昌龄《闺怨》)一个是秋季,多写离别之情。“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柳永《雨霖铃》)这首是写春愁怀人的词。

  这首词以第三人称表现手法,刻划一位闺中独守、黯然销魂的思妇形象。

  野戍荒烟断, 深山古木平。

  “初莺细雨”。“初莺”,可以理解为习飞的幼莺,也可以理解为开春季节,初啼的黄莺,总之是为了界定时间是在春天。“细雨”,是江南的黄梅雨。“杨柳低愁缕”,杨柳刚萌发出的嫩芽,生满在低垂的枝条上。词人把它比作是一缕缕剪不断的愁思。细雨柳丝,弥漫六合,犹似“泪湿春风鬓脚垂。”(王安石《明妃曲》)王昭君出塞的气氛。“烟浦花乔如梦里”。面对着浓若烟雾的水气,笼罩着江浦水滨,花桥如染,似人间犹似梦境。“犹记倚楼别语”。还记得当年楼台惜别时的绵绵细语。上片写到这里,描绘出春愁烟海的气氛。

  首二句“愁盈镜里山,心迭琴中恨”拈出闺阁中两件极富代表性的事物──镜、琴,写思妇对镜梳妆看到的是紧锁的愁眉。山,指眉山,古代以眉如远山形容女子之眉,故云“镜里山”。思妇欲理琴解愁,然而无奈心中层层怨恨又在琴中不自觉地弹奏出来。满腔愁思使得她不敢对镜,又不忍弹琴,于是只得移步闺房之外,凭栏小憩,以期摆脱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但是雾重露浓,打湿了白玉栏干,又使她不胜愁寒。无奈只得再折回房中。但是,相伴银屏冷”,等待着她的只能与袅袅升起的篆香和清冷幽寂的银屏为伴。一个“冷”字给上笼罩上片一股凄清的氛围。

  如何此时恨, 噭噭夜猿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