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故事之婚姻是一种修养,哲理故事之战争中的善良

二战初期,英军在战场上节节败退,经重新部署调整后,终于打了一场胜仗,并俘虏了大批德国兵,首相丘吉尔飞抵前线慰问看望官兵。
由于英军对德军已恨之入骨。因此,丘吉尔一到,便有人向他建议,处决这些德国兵或将他们派到大后方最艰苦的地方从事劳改。丘吉尔没有发表意见,在一次团以上军官会上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前不久,希特勒组织了一个16人的特别行动小组,要刺杀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这16个人按照计划,成功地接近了那位领导人的住处。可就在这时,他们看到一个小孩掉进了河里,其中一个成员见到在水中挣扎的孩子,不顾队长的警告跳下河将孩子救了上来。这时河岸围了很多人。当他抱着孩子上岸时,却被别人看见了衣服里面的纳粹标志,行迹已暴露,计划破产,队长立即命令所有人撤退,可救小孩的士兵却被警卫活捉。
本来刺杀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可以立即处以极刑,可为了查清事实的真相,那位领导人要求立即对他进行审讯。可那个纳粹分子很顽固,从头到尾一句话不说,只好对他执行枪决。本想着可能会有纳粹分子来劫法场,所以那位领导人当天就在不远处的一幢二层楼里打开窗户看着,期望对所有潜伏的纳粹分子一网打尽。可就在那位纳粹分子等待枪决的时候,一个孩子跳出来,高声的大喊:“是他救了我,他是一个好人,不能杀他。”那位领导人一直盯着大声呼喊的孩子,随后指示随从说:“不处决,交战俘营。”最后那名纳粹分子也因为感激而说出了真相。
同志们,你们知道那位领导人是谁吗?他叫丘吉尔,对,就是现在坐在你们面前的丘吉尔。不知道你们想过没有,如果前天战场上那些战俘拼死抵抗,拒不投降,你们当中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将永远告别这个世界。当你们作战的时候,你们在履行战争的责任,当他们放下武器时,他们在履行善良的责任,如果你们用最极端的方式去惩罚战俘,就是在惩罚善良。我始终认为,一名真正的军人,应该拥有一颗善良的心。

有多少种人,就有多少种婚姻。怎样才能成为幸福婚姻的女主人?
下面让我们来分别看看3种女人的不同婚姻吧。
第一种女人,她生性天真浪漫,以为婚姻是恋爱的递进,而踏上婚姻大道就是踏上了一条铺满玫瑰花的香径。
结果进入婚姻之后才发现,玫瑰不见了,浪漫消失了,爱情的温度下降了,而无尽的烦恼和琐碎扑面而来了。
女人眉头紧皱了:这是我要的婚姻吗?幸福在哪里?
她哭天抹泪外加找男人的麻烦,她们开始怀旧,希望时光倒流。在回忆与无奈中度日如年,渐渐地婚姻也就在她的怨尤中变成了两人的坟墓。
这样的女人是婚姻坟墓的女主人。
第二种女人,她高高兴兴地进入婚姻之门,心甘情愿地全身心投入到家庭中。而自从进入婚姻之门,女人身后的大门就被她哐当一声彻底地关上了,从此女人的世界就是这个家,家就是她的世界。
刚开始,婚姻让女人有安全感、舒适感,但是慢慢地女人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成了丈夫和孩子奚落、讥笑的对象。因为她像一个井底之蛙,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又忘记了人生的根本目的是自我实现。
这样的女人往往是容易受伤的女人,是婚姻围城的女主人。
第三种女人,自从进入婚姻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婚姻是一个新的开始,是一个与家人一起成长的园地,她要更努力,成为婚姻这所学校里的优异生。
她一边经营婚姻,一边耕耘自己。婚姻在她那里是一块肥沃的土地,她播种、收获,并关注婚姻田地里每个成员的成长。婚姻之门对她而言一直是敞开着的,她的心性也是开放的,她与她的家庭成员之间是亲密的伙伴关系。
这样的女人,是幸福婚姻的女主人,人生沿途风景秀丽。
由此可见,不同的女人,不同的态度和修为,让婚姻成为不同的样子。

经济不景气时,华尔街裁员是非常无情的。一分钟甚至一秒钟前还是拿着高薪的白领,顷刻间就会变成无业游民。2002年,我就亲身经历了这样一次大规模的裁员!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到公司上班。一进办公室,就看见地上堆着无数空的计算机箱子,回想起楼下停着的十多辆出租车,我不禁心里一震。
突然,我桌上的电话响了,我的血液一下子凝固了,机械地接起电话:“马上通知所有员工,到会议室开会!”放下电话,我感到双腿有些瘫软。
在员工大会上,高层领导宣布这一天SunGard兼并了BrutECN.SunGard的“接收大员”对我们开发的BWS系统赞赏不已,承诺我所在的部门不会裁员,还准备投入资金、人力,把产品开发成旗舰产品。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灾难中的幸存者一样。然而,命运又一次捉弄了人。12月中旬的一天,我所在的部门突然被一锅端了,真是世事难料啊!
那时的华尔街,正逢“9·11事件”过后的不景气阶段,各大公司的裁员声一浪高过一浪,被裁掉的员工不计其数。据统计,当年华尔街的从业人员从40万被裁到了20万,数量大得惊人。
2003年新年刚过,倍受打击的我不得不打起精神重新找工作。
如以往那样发出了一批履历,但除了猎头公司来了几个电话,就没有任何音讯了。这是以往不曾有过的,我感到不对劲儿了。后来看到一份统计才知道,那时35%的公司在裁员,60%的公司人事冻结,而仅剩的5%招工的公司又大都通过内部招聘,如员工的介绍等。
通过多方努力,一月中旬开始,渐渐地有了面谈。
第一个是汇丰银行,一谈下来,他们那个部门的业务我从未做过,于是我将履历改了一下,加上了金融的内容,同时恶补了相关的知识。
二月开始,面谈多了,包括BancoSantende(西班牙语系最大的银行)、美洲集团、美林证券等,但因人事冻结,只是3到6个月的短期合同,我便将这些面谈作为练兵,积累经验。
不久,又有两家公司的面谈被列上了日程,这两家无论在技术还是业务上都和我以往的经验很吻合,我抱着必胜的信念上路了。
第一家是CIDC,一谈下来非常对路,估计成功的概率很大!哪想到情况突变,他们突然不添人手了,我的心再一次跌到了谷底。
第二家是瑞士的第一大财团,一面谈,双方都很满意。但问题是他们不在纽约,在康州。因妻子在纽约读书,只好作罢。接连失去两次机会,我有些慌了。
就在这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自称Don的人开口就问我:“你是不是在找工作?知道全世界房价最高的地方在哪儿吗?”“旧金山。”“那么哪里的生活水平最高呢?”“当然是日本东京喽。”他一个接一个地问我一些与工作不相关的问题,令我十分纳闷儿。后来我才知道,他来自CSFB(瑞士的第二大财团下属的投资银行),正在物色适合的助理副总裁,负责该银行的电子交易软件的开发。
由于中国人的技术不成问题,可交流常常出问题,所以,他们从收到的四百多份履历中先挑出80份通电话,然后选出30个人面谈,再选出18个送到总部面谈……
经过一番激烈的竞争,一星期后,我终于接到了翘首以盼的正式聘书,薪金竟然比我在BrutEGN时还多出5000美元,真令人惊喜!
生活中,面对困境,我们常常会有走投无路的感觉,不要气馁,再坚持一下,希望就在拐角处等着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