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故事之拆情书,校园故事之自行车上的单恋

高中的我是校园里的一只流浪猫,逃课迟到是我的家常便饭,天天抱着一本世界名著,任凭我作家的梦想轻舞飞扬。
班主任几次找我谈话,问我到底住不住校?我告诉班主任,寝室那些臭袜子臭鞋子,还有如雷贯耳的打呼噜声我无法忍受,所以,我依然做我的走读生。因为学校离家很近,我只需要穿过一条商业街和小路就可以到学校。可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经常迟到。
自行车上的单恋班主任不得不给我下最后通牒,不住校可以,但不允许我迟到。我嘴上答应着,但私底下却依然我行我素,迟到10分钟是家常便饭,最后老师为了不让我迟到,只好出了一个对策。那就是我迟到多久,便让我在教室门口站多久。
从那以后,我开始经常在教室门口站岗放哨,迎接同学们用目光做的炮弹,我孤军奋战,用冷漠孤傲来反击他们。后来,我感觉他们是一群无聊的家伙,和他们一般见识是一件无聊的事。当这群无聊的家伙再朝我张望时,我已经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溜走了。这时候的我已在操场上自由漫步了,欣赏别的班级在操场上体育课。有时候,我还可以混进他们的球队,踢上两脚,但常常被他们不友好地赶出来。
她就在这个时候撞进了我的视线。她身穿运动服,特别文静,手捧一本书,在操场旁边的一棵梧桐树下看书。在这以后的日子,我常常在操场上与她相遇,次数多了,我便和她熟悉了,知道了她叫莫小艾,是邻班的同学,和我一样,也是因为迟到,常常被老师罚站门口。我心想,我这样的男生都受不了他们的嘲讽,更何况一个女生,怎么受得了这帮乌合之众幸灾乐祸的眼神。
慢慢地我和小艾越来越熟悉了,再到后来就互称难友。我问她为什么常常迟到,她总是笑而不答。这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我决定做一次神秘跟踪,看看这样一个爱看书,又很文静的女生,为何会像我一样经常迟到。
我的跟踪行动是在一天中午放学后开始的。我提前奔出校门,在一个地方躲避好,等待小艾的出现。终于,小艾出现了,让我没想到的是,她一直步行走在小路上,走出小路,又穿过闹市,最后,她走进一个很狭窄的小巷里,进了一家小院,那是一家很旧的小院,房子是瓦房,已有些历史了。我在想,是应该进去看看,还是应该转身离开,正在犹豫时,小艾突然开门,我来不及躲藏,满脸的歉意,尴尬地说了句,你住在这里?小艾白了我一眼,便把门关上了,我猜想,她是生气了。
后来,我和小艾成了朋友,她也断断续续地告诉我一些关于她的事,她的父亲是一名矿上的领导,在一场矿难中受牵连入狱,母亲改嫁。她主动从省城的重点高中回来,边在小城学习边伺候年迈体弱的奶奶。知道小艾的经历后,我突然觉得,原来我与小艾的迟到原因是这样的天壤之别,心中突然对这个女孩子产生了一点怜惜。
我问小艾,为什么不买辆自行车?这样,也免得上课迟到。小艾笑而不答,我知道,也许我不该问,因为像她这种情况,一辆自行车也算是奢侈品了。看着小艾,我想都没想,就说,我们相隔得不远,以后,我就负责来接送你吧。小艾高兴地答应了,两颗年轻的心简单而真实地快乐着。

李洁和张璐是一对好朋友,从高中到大学,她们总是形影不离。可跟漂亮大方的张璐走在一起,平凡的李洁常会悲惨地沦为陪衬品。无论何时何地,光芒四射的张璐总是其他人瞩目的焦点。李洁也为好朋友的优秀感到开心,但偶尔,她的心底也会悄悄地涌上一股连自己都无法形容的酸酸的感觉。
那是一个夏天的下午,闷热的天气让人很难安心待在宿舍里,一吃过晚饭,张璐便拉着李洁一起到学校的池塘边散步。张璐一边挽着李洁,一边眉飞色舞地给李洁讲述着中午在社团听来的八卦。两人就这样一边笑着一边漫无目的向前走着。突然,张璐停住了脚步,神情也变得激动起来,她拼命摇晃着李洁的胳膊,指着斜前方小声却兴奋地说:“快看呀,就是那个男的,我跟你讲过的萧翊,大提琴拉得可好的那个。”
李洁顺着张璐手指的方向望过去,那一刻,她觉得时间仿佛停止了。那是一张算不上英俊却绝对具有吸引力的脸庞,干净灿烂的微笑像一股清爽的凉风,瞬间将李洁紧紧地包裹了起来,一切炎热以及炎热所带来的烦躁情绪都瞬间消失了,那一刻,李洁感觉到自己难以自制地沦陷了。
那天回到寝室后,那张笑脸就不断地在李洁的脑海中浮现。当张璐挤在她的床上害羞地向她讲述着对萧翊的爱慕时,她的心里感受到了一丝丝罪恶感,她甚至试图努力地将那张脸从自己的脑海中抹去,可她越是想忘就越是忘不掉。她一边应和着张璐,一边用尴尬的笑掩饰着自己的慌乱,到最后,她甚至已经听不进张璐在说什么了。
几天之后,张璐由于奶奶病重而请假回了家。独自一人的李洁又不自觉地走到了第一次遇到萧翊的那条小路上,心里甚至有一点期待能够再次见到萧翊。
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多凑巧的事,李洁刚刚抬起头,就看到萧翊出现在小路的另一头,带着他招牌式的微笑。李洁的心跳变得越来越快,因为她发现萧翊似乎正朝自己走来。萧翊走到李洁的面前站定,那一刻李洁感觉到自己都快要窒息了。
“你好,我叫萧翊。”
这个声音让李洁有点欣喜若狂,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有过一丝奢望和幻想,她努力稳定着自己的声音:“我,我叫李洁,你好。”
“我知道你,呵呵,你是张璐的好朋友吧?”
当张璐的名字传入李洁耳中的时候,她心底的最后一丝期盼破灭了。虽然这样的结局仿佛是早已注定了的,然而此刻,当残酷的事实摆在李洁面前的时候,她的心还是像被针扎过一般的疼。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帮我把这个拿给张璐好吗?”萧翊这样说道,依然带着他的笑,他的手中握着一个信封,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面前这个女孩儿的不安。
看着萧翊的脸,李洁努力地忍住不断上涌的泪水,勉强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点点头,接过了信封,她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这微笑的魔力。
看到李洁接过信封,萧翊显得十分开心:“那这件事就拜托你啦,我还有课,就先走了。”
望着萧翊的背影,刚刚逼退的泪水一瞬间全都涌了出来,她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到寝室的。寝室其他几个同学都还没回来,李洁躺在床上,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绝望,她一次又一次地举起那个信封,透过蒙眬的泪眼看信封上那苍劲却刺眼的几个字,最后,竟然着了魔般撕开了信封。
信中的内容无非是刚刚见到张璐时就有好感,不知道怎样表达以及希望得到机会之类的话。李洁看着信,张璐的声音却从走廊传来。李洁连忙将信连同信封一起塞在枕头下,翻过身假装睡着了。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妒火攻心的她突然决定这一次哪怕是要做坏人,她也要为自己拼一次。
张璐推开门,发现李洁睡着了,她轻轻地放下行李,走到李洁床边替她盖上毯子,然后走进洗漱间洗澡去了。张璐走开的时候,李洁的眼中涌出几滴泪水,她伸手摸摸枕头下的信,有点自责,但她最终还是将信又塞进了枕头下,她是不能更不想回头了。那天半夜,她借口不困,趁着其他人都睡着的时候,悄悄地以张璐的名义给萧翊回了信,信中拒绝了萧翊的追求。

有个孩子对一个问题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他的同桌想考第一一下子就考了第一,而自己想考第一却只考了全班第二十一名?
回家后他问道:“妈妈我是不是比别人笨?我觉得我和他一样听老师的话,一样认真地做作业,可是,为什么我总比落后?”妈妈听了儿子的话,感觉到儿子开始有自尊心了,而这种自尊心正在被学校的排名伤害着。她望着儿子,没有回答,因为她不知道给怎样回答。
又一次考试后,孩子考了第十七名,而他的同桌还是第一名。回家后,儿子又问了同样的问题。她真想说,人的智力确实有三六九等,考第一的人,脑子就是比一般的人灵。然而这样的回答,难道是孩子真想知道的答案吗?她庆幸自己没说出口。
应该怎样回答儿子的问题呢?有几次,她真想重复那几句被上万个父母重复了上万次的话——你太贪玩了;你在学习上还不够勤奋;和别人比起来还不够努力……一次来搪塞儿子。然而,向象她儿子这样脑袋不够聪明,在班上成绩不甚突出的孩子,平时活得还不够辛苦吗?所以她没有那么做,她想为儿子的问题找到一个完美的答案。
儿子小学毕业了,虽然他比过去更加刻苦,但依然没有赶上他的同桌,不过与过去相比,他的成绩一直在提高。为了对儿子的进步表示赞赏,她带他去看了一次大海。就是在这次旅行中,这位母亲回答了儿子的问题。
现在这位做儿子的再也不担心自己的名次了,也再没有人追问他小学时成绩排第几名,因为他去年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清华。寒假归来时,母校请他给同学及家长们做一个报告。其中他讲了小时候的一段经历:“我和母亲坐在沙滩上,她指着前面对我说,你看那些在海边争食的鸟儿,当海浪打来的时候,小灰雀总能迅速地起飞,它们拍打两三下翅膀就升入天空;而海鸥总显得非常笨拙,它们从沙滩飞入天空总要很长时间,然后,真正能飞跃大海横过大洋的还是它们。”这个报告使得很多母亲流下了眼泪,其中包括他自己的母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