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遗闻之纵然能够那又何以,高校好玩的事之常青走不出这张地图

那年,我刚上高二。开学的第一天,同桌林江便凑过来和我咬耳朵:“今年的班主任是从‘上面’调下来的,教地理,人送绰号‘追命先生’。”
开课第一天,我见到了被称之为“追命先生”的魏老师——30多岁,一件很旧的蓝西服,蔫蔫地穿在瘦小的身体上。与他落魄外表相悖的是,他的嗓门很洪亮。“感谢同学们的爱戴,授予我‘追命’的称誉,我绝对不会辜负同学们的期望……”他压低声音,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会追着你到天涯海角!”
林江藏在课桌下的手有些发抖,他拽着我的衣角悄声说:“这个老师……很邪乎呢,怕是没好日子过了。”林江的话很快就应验了。
以前,我们每天下午的后两节课,会逃到隔壁职业高中的操场去踢足球。都是年龄差不多的学生,并且我们善于伪装,找来印有职业高中校名的背心穿上,混迹于球员中,谁还能认出我们是“李逵”,还是“李鬼”?谁知刚过了两天,正在球场上厮杀的我一脚远射,眼看进球的当儿,突然杀来一匹黑马,伸手一挡,便稳稳地接住了球。不,应该是“蓝马”,一个穿着监西服的熟悉身影——魏老师!我们足球也不要了,呼啦啦作鸟兽散。
真正被“追”得心惊胆战的要数我们翻墙逃课看录像的事情了。上世纪90年代初,县城的录像厅昼夜循环热播香港枪战片。那天傍晚,大雨滂沱,但这完全挡不住我们心中那熊熊燃烧着的明星英雄梦想。我们看到魏老师宿含内灯火通明——看来他没有外出。何况这么个鬼天气,他是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在这时逃课去录像厅的。我们蹑手蹑脚来到围墙边。李阳个头大,第一个翻了过去,我们余下的在墙内等。不一会儿便听到李阳在墙外轻声呼喊着我们的名字,安全了!当我和林江迫不及待地爬上墙头,还没来得及把腿翘上去,便看到一个打着伞的瘦高个儿,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李阳身后。只听林江“妈呀”一声,便从墙头上掉了下去……墙外惊雷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往哪儿跑!”
我们于是很恨他,冬天打碎他宿舍的玻璃,把他冻感冒,或者在讲台下放上大图钉,扎他的脚……这样的“恶作剧”,让我们在后来的岁月中悔恨万千。真正令我唏嘘不已的,还是他及时地将一个叛逆的我从堕落的边缘追了回来。
那时,南下打工潮炙热汹涌,传言只要一踏上沿海那片土地,满地都是钞票。满脑子幼稚幻想的我,认为自己年轻有活力,完全能够让梦想在沿海那片土地上生根发芽。于是,我偷了家里的两百元钱,如传奇电影中豪情万丈的男主角那样,告别家乡,坐上火车“眶当眶当”去了东莞。一出车站,毫无社会经验的我便被小偷偷了个精光。然后,在车站如夜游神般晃荡的我被“请”进了收容站。虽然肚子问题暂时有了着落,却被告知要缴纳两千元罚款和保证金,再遣送回原户籍地。天!两千元几乎是农村家庭一年的收入。本想闯出一番天地后衣锦还乡,如今却要先搭上两千元,虚荣顽劣的我慌了。
就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收容站的干部通知我说,收拾东西,你爸来接你了。我爸?我自小父亲病故,是不是认错人了?我睁开惺忪的双眼——很旧的蓝西服、瘦高个,魏老师?怎么又不像?胡子恁长,脸恁瘦……
魏老师的眼中喷着怒火,朝我屁股上“咣咣”就是两脚,吼了一个字:“走!”
那次,我突然感觉到,挨打也是温暖的。
‘魏老师仿佛有张“地图”,无论我们怎么“逃”,他总能找到我们,仿佛是“阴魂不散”的影子,是钻进肚子的“蛔虫”,又仿佛是威严慈祥的“守护神”。我们在那段迷茫的岁月里,被他“追”得心惊肉跳、服服帖帖。

那天早上,和往常一样,六点半准时起床,三两下穿好衣服和运动鞋,我向楼下奔去…
五月的北京,清晨的感觉十分舒服,淡淡的凉意和碎碎的阳光。
我迈着轻盈的步子,感觉到凉风拂过,快乐得象只兔子。操场上已然可见不少青春的身影,我的生活我做主,没错!我要超过跑道上的每一个人,我就这样狠很的想着。一面数着被我超过的那群可怜的人们,其实我也毫不掩饰自己的阿Q精神,哈哈,人家晨跑可不象我跟跑四百米似的,不过没关系,我就喜欢!
我斗志昂扬的…喘着粗气,心想再超过五个人今天就OK了,因为我的肺正剧烈地撕张着,以示对狂热大脑的抗议。就在这时,我听到身后来了一串急促但极富节奏的脚步声,近了,越来越近了,我猛然意识到居然有人想超过我?小样,跟我比是吗,好!我终于感觉到了挑战的刺激,于是加大了马力,我撒开了腿。很奇妙的感觉,因为我觉得脑子有点嗡嗡的,我仿佛在穿过空气的缝隙,但我的肺明显不满了,关键是腿开始要作出罢工的姿态。我分明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轻盈的身影飘了过去,然后远远的把我甩在了后面,我象一个可怜的小孩,傻傻的在后面蠕动。我突然想到了在大脑里重放这一羞辱性的历史镜头,一个身影,仿佛是白色的,轻盈的步子,对了,头发,好像有点长…….不会吧,我的心里顿时慌了,刚才的阿Q精神全无,我神情故作镇定的朝前望去,我晕,果然是个女生!
亡羊补牢,犹未晚矣!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我仿佛顶着千万男人的重托,迈着悲壮的步子,霎时感觉阳光庇佑着英雄,我冲!哈哈,我就说嘛,她一个弱女孩儿家不在床上好好享受美梦的滋润,在这里跟我凑什么热闹嘛,近了,更近了,我感觉自己就要完成完美逆转了,哎,差点让我feel
disgraced
呢,我在心里数着倒计时,就在这关键一刻,时间突然凝固了——这个从背影看来还多少给人点遐想的女子,这个刚才轻易跑在我前面去的女子,这个即将就被我赶超以挽回我颜面的女子——居然,轻轻的停下了脚步,轻轻的停在了距离我仅三米之远的地方。为什么不给我超过你的机会!我愤愤的想,两肩却飕飕的凉,也鬼使神差地停下来,眼巴巴的看着她的下一步做什么。没错,正如看官所料,本文的主人公,也是回眸一笑,但仅仅是一笑,径直朝跑道边的一个小背包走去。
喂,同学,我说,做人要厚道哟。
她注意到我想找她“算账”,丝毫不动声色,但我却从她清澈的眸子里看到了诡诘,什么嘛,人家在训练四百米呢!她忍不住想笑,看着我灰溜溜的样子。
我楞楞的,无语。实际上,我的视线已全然转移到了她那张不算特别漂亮但绝对精致的脸上,这种舒服的视觉感受让我差不多忘了刚才的悲壮与灰头土面。
哦,这样啊,我就说嘛…我意识到最好不要继续这个话题了,对我无益…不过你的确跑得很快哟,很厉害啊!给女生一点适当的吹捧是很好的调和剂,这是我百试不爽的经验。
果然,她笑了,哪里哟,我才练习没几天呢。喝吗,她递给我一瓶纯净水。
这个普通的举动让我突然有些心跳加快和感动,因为就一瓶水,刚才的瓶口上还留有她的唇温…通常情况下女孩子是不太情愿这么做的呢。尽管如此,虽然有些“揩油”的邪念闪过一丝,但我仍然还是接过瓶子,高举起来,往嘴里灌,没有让它贴着我的嘴。
你是要参加学校的运动会啊? 对呀,我平时可舍不得那张大床呢,呵呵…
我知道良好的谈话就这样开始了。谁知道这不是个美妙的开端呢,我深深呼吸了一下周围清新的空气,酝酿着甜甜的味道。眼前的这位女生带给我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她快乐地给我讲起了她的训练计划,而我现在也终于可以好好打量她一番了。其实,男人看女人,无非就那几个地方,我也知道我无法强迫自己不去偷看几眼她那薄纱般白色上衣里挺起的诱人的胸部,然而我还是被她的眼睛深深的吸引住了。淡淡的眉黛清澈的眸子,我仿佛觉得十分的眼熟,我的脑子在飞快的运转,我在迅速搜索人生经历中似乎见到过这样的眼睛,她的眼里透着少有的明亮与傲慢,但却终究难掩十足的妩媚和女性的温柔。我缓缓意识到今天的偶遇是否是一种幸福降临的前兆….我的脸上顿时感觉有些发热….想什么呢我,晕!

我从小就不是一个漂亮女生。有一本书书名叫《我不是聪明女生》言外之意即是告诉别人她是漂亮女生。漂亮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聪明的头脑。至于结束学习生涯以后要付出什么代价还不大清楚。
和所有女生一样,我从小就幻想能从灰姑娘变成白雪公主,在这个幻想的过程中,有些人成功了,而像我这辈,整天和男生一起打闹,小学,初中就一个劲地看书,最后战绩是一副深度眼镜,高中就拼命地考试,压根没有变成白天鹅的迹象。所以到了大学,我依然像一个丑小鸭。我的舍友都说:“你咋的就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啊?”
被人说多了,我就注意其周围的女孩来。哇,这一个个都像一朵朵花,我在旁边一站,这不明显是绿叶一片吗?
我就想拉直头发啊,买漂亮衣服啊,还有走路斯文一点啊,什么什么的。我的舍友听了我的想法,极力怂恿我去,好像我嫁不出去一样。但是最后我产生了一个疑惑:我这打扮给谁看啊?给我们看啊,我的舍友齐声大呼,还说,你咋的就这么没良心,净想着给你的Mr.Right看。
我已经过了那个羞涩而不安的青春期了。我已经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为了别人的一句话,或赞而高兴,或批而忧愁。小学的时候还不懂事,所以,最痛苦的时期是中学时期,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季节?我仍然还记得那时自己的不安和青涩,我会为了别人的依句嘲笑而哭整整一节课,我会因为自己不够高而烦恼,我会因为自己脸上的豆豆而不开心,我会因为皮肤不够白而不开心,我会因为被别人吹毛求疵的一句:你胖了,而整天不吃东西宁愿饿昏。
我还会羡慕那些身材苗条长得特天使的人,然后对镜自怜,我咋的就不长得漂亮一点?
到了大学,我发现这里的美女真多啊,迎面走来的没有一个是不漂亮的,都是长发飘飘,都是细细眉毛,樱桃小嘴,都是清新润肺的体香,都是苗条的身材,都是白皙的皮肤,都穿着最时尚的衣服,都……让人觉得惊艳,心想,咋的上帝就这么不公平,偏偏我是丑小鸭一只。
然而,我逐渐发现,我那渴求变美的心已经逐渐消失,消失得令我不再为一句句别人的话而伤心,别人再说我胖,我也不会为此而不吃东西,我可能越吃越多,饿死了咋办如果我不吃?别人再说我头发不够直,我也不会伤心欲绝一股冲动就去拉直头发,别人再说我皮肤不够白,我也不会再花一整天的时间呆在镜子前苦思冥想让自己变白的方法。当所有的人都是按那个标准来苛求自己成为所谓的美女时,我即使变得漂亮又如何?所以面对舍友的怂恿,我才问:我打扮给谁看啊?
我们为别人的目光而生存为别人的评价而生存活得压抑太久了。难道大家不觉得痛苦吗?为了那一句句无聊的评价,而对别人亦步亦趋。所有的人都是那样的外表,我即使变漂亮了又如何?我的Mr.Right又如何从那千人一面的人群中认得我?而如果他是我的Mr.Right又怎会介意我长得如何呢?而我又怎会找一个如此肤浅的人陪我度过余生呢?我又怎会变得如此肤浅呢?当然如果我过于追求那些大众化的庸俗的美,我已经变得肤浅了,我的Mr.Right也会觉得我肤浅。交朋友也是这样。如果一个朋友太在乎你的外貌,可能他就不是你真正的朋友了。
美有千姿万态,我们何必追求千人一面?而且即使外貌变成那样又如何,又能怎样?如果在大学期间你过分重视外表,即使你现在不吃亏,很有可能,极有可能,你会在将来吃亏。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惊肉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