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暮归南山,既然我把我的唇

岁暮归南山

醉桃源

既然我把我的唇……

孟浩然

  春景  

  既然我把我的唇放进你永远充溢的酒樽,
  
  既然我把我的苍白的额贴近你的手心,
  
  既然我有时呼吸到你的灵魂里温柔的气息,
  
  一种沉埋在暗影里的芬芳;
  
  既然我有时从你的话语里,
  
  听到你散步的你那神秘的心声;
  
  既然我看见你哭泣,既然我看见你微笑,
  
  我的嘴对着你的嘴,我的眼睛对着你的眼睛:
  
  既然我看见你那颗星在我头上光芒闪耀,
  
  哎!它可老是深藏不露,觌面无由;
  
  既然我看见一瓣花从你那年华之树上
  
  掉下来,坠入我生命的波流;
  
  现在我可以向急逝的韶光讲了:
  
  ——消逝吧,不断地消逝!我将青春永葆!
  
  你和你那些憔悴的花儿一齐消逝吧,
  
  我心灵里有朵花儿谁也不能摘掉!
  
  我这只供我解渴的玉壶已经盛满,
  
  你的翅膀掠过,也溅不起其中的琼浆半点。
  
  你的灰烬远不足以扑灭我的灵火!
  
  你的遗忘远不足以吞没我的爱恋!
  
  闻家驷译

  北阙休上书, 南山归敝庐。
  不才明主弃, 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 青阳逼岁除。
  永怀愁不寐, 松月夜窗虚。

  严仁  

  约在开元十六年(728),四十岁的孟浩然来长安应进士举落第了,心情很苦闷,他曾“为文三十载,闭门江汉阴”,学得满腹文章,又得到王维、张九龄为之延誉,已经颇有诗名。这次应试失利,使他大为懊丧,他想直接向皇帝上书,又很犹豫。这首诗是在这样心绪极端复杂的情况下写出来的。他有一肚子的牢骚而又不好发作,因而以自怨自艾的形式抒发仕途失意的幽思。表面上是一连串的自责自怪,骨子里却是层出不尽的怨天尤人;说的是自己一无可取之言,怨的是才不为世用之情。

  拍堤春水蘸垂杨,水流花片香。弄花噆柳小鸳鸯,一双随一双。帘半卷,露新妆,春衫是柳黄。倚栏看处背斜阳,风流暗断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