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象争锋,未来家园

  1. 总统候选人

  我们知道,江河上可以架桥,也可以在河床挖隧道,使列车直接通过江河,大大加快铁路运输的效率。短距离的海峡有时也可以这样做,可是,相距较远的海洋两岸怎么办呢?火车能不能渡海呢?科学家们的答案是:用船来渡火车是可行的。

  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日
  致谢
  这个集子里的文章,有几篇是发表过的,曾和孙大雨、戴望舒、沈从文、孙毓棠各位先生所主编或筹备的刊物有过关系。
  陈麟瑞、李健吾两先生曾将全书审阅一遍,并且在出版和印刷方面,不吝惜地给予了帮助。
  作者远客内地,由杨绛女士在上海收拾、挑选、编定这几篇散文,成为一集。
  愿他们几位不嫌微末底接受作者的感谢。

  艾森豪威尔毕竟是艾森豪威尔。他在赢得总统候选人的提名后,第一个步骤是要和竞选对手和解。经过与玛咪商量后,他打电话给塔夫脱,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是否可以对您进行拜访?”

  长途火车轮渡可以使铁路和水运联合起来,实现不间断的运输,使运输过程保持连续性。由于不须换装作业,而且港口停留时间不长,对于集装箱之类货物,这种直达运输可大大减少货物从产地到消费地的周转、费用及时间。

  塔夫脱吃惊极了。似乎没有这样的先例,即赢得胜利的候选人要对输掉的候选人进行拜访。他们之间,进行了艰苦的斗争,双方似乎已结下了永世不得化解的深仇大恨。

  火车轮渡运输的优点很多,它的运力大,一艘渡轮一年可渡运100万吨,一座轮渡码头年吞吐量达2000万吨。火车轮渡可根据地形和地理条件,选取水上捷径和合适港区,从而大大缩短运距。火车轮渡系统工程简单易行,建设周期短,主要项目中的码头、栈桥和渡轮二三年即可建成。火车轮渡比铁路和水运投资低得多,还可节省建铁路所必需的大量征地。火车轮渡运输在适当的航线和运距内,其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都是很好的,因此这种已有130多年发展史的“老”运输方式,目前仍被视为交通运输的重要领域。人们将火车轮渡称为“海上铁路”。

  塔夫脱还是同意了。从这件事可以看出,艾森豪威尔尽管没有从政的经验,却比任何一位政治家都懂得如何在全国政治舞台上进行领导。他决心要领导一个班子,而且要将塔夫脱一派带回到共和党的主流来。

  据资料表明,目前国外较长距离的火车轮渡线有70多条,其中10千米以下的有18条;10~100千米的有20条;100~500千米的有25条;500千米以上的有6条,总长1.4万千米。国外火车轮渡航线主要分布在北海、波罗的海和北美地区,最长的航线是美国西雅图至阿拉斯加的惠蒂尔,全程2592千米。

  会见的本身是很平淡的,艾森豪威尔花了半个小时在支持者热情的欢呼声中走过。当他来到塔夫脱的旅馆房间时,他看到许多塔夫脱的工作人员正在默默地流泪。

  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大湖区是工业非常发达的地区,五大湖区中最大的密执安湖东西宽100多千米,南北长600千米,切断了许多横向的铁路干线。自从开通了9条火车轮渡航线后,列车运行100多年历史,全国有火车轮渡航线6条,其中“飞鸟线”成为连接西欧大陆和斯堪的那维亚半岛的交通要道。此外,连结丹麦东、西两大岛——西兰岛与菲因岛之间的海峡火车轮渡航线也是举世闻名的。

  艾森豪威尔大步走近塔夫脱参议员,盯着对方那张没有表情的脸,轻声说道:“现在没有时间交谈任何实质性的问题,你很疲乏,我也很疲乏。我只想说,我想成为你的朋友,并希望你会是我的朋友。我希望我们能在一起工作。”

  我国海岸线长,海峡、港湾多,尤其是在我国交通运输十分紧张的状况下,发展火车轮渡有重要的意义。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第九设计院的专家们曾对我国沿海发展火车轮渡作了研究,列出了我国可以优先考虑建设的12条火车轮渡航线。在这12条有条件发展的火车轮渡航线中,大连——烟台最为现实和迫切需要。这条火车轮渡航线不仅可缩短辽东半岛到山东半岛间的运输距离,也等于是新建了一条铁路通道,对促进商品的流通、分流进出山海关的货物、缓解该地区铁路运输紧张局面、改善东北铁路网布局都是十分有利的。目前,这项工程已着手开展,大连——烟台火车轮渡航线通航指日可待。随着我国国民经济的进一步发展,火车轮渡——海上铁路将会日益受到重视和逐步开发。

  塔夫脱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他颤抖着声音说:“谢谢你……谢谢。”

  他们走进大厅让记者们拍照,然后艾森豪威尔带着一种复杂的感情回到自己的旅馆。他心潮起伏,思绪万千。看到塔夫脱后,他在深深惋惜的同时,不禁慨叹:做一名政治家太不容易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政坛上的风云变幻、凶险角逐,随时都可能把不慎或不合时宜的政客淘汰出去,落得悲惨的下场。

  兔死狐悲,大约政客们的心情都是相通的。艾森豪威尔那几天一直怏怏不乐,他在想,他仕途的前方,会有什么凶险的事情在等着他呢?

  艾森豪威尔在这条道路上采取的第二个步骤,就是挑选一名竞选伙伴。竞选伙伴对总统候选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要符合以下几个条件:

  1.他必须是真正的保守派成员,然而,又能为温和派,尤其是能为杜威一派所接受;

  2.他必须是反共产主义事业的有名的领导人;

  3.他必须是精力充沛、朝气蓬勃的竞选者;

  4.他必须相对地比较年轻,以抵消艾森豪威尔的年龄;

  5.他必须是来自西部的人,以抵消艾森豪威尔与杜威和纽约的联系;

  6.他必须曾经对艾森豪威尔获得提名作出贡献。

  根据这几个条件,艾森豪威尔提出他能接受的一份不长的名单。理查德·尼克松的名字列在首位,还有查尔斯·哈勒克、沃尔特·贾德、丹·桑顿等人。

  艾森豪威尔非常清楚,在这份名单上,惟一能够满足全部条件的名字,只有尼克松。这样就决定了下来。助手布朗内尔打电话给尼克松,请他到艾森豪威尔下榻的黑石旅馆来。

  见到尼克松,艾森豪威尔非常严肃地说:“我想把我的竞选看做对我信仰的一切,以及我认为美国所代表的事业的一次进军。你愿意和我一道,参加这样一次竞选吗?”

  尼克松有些茫茫然,半天才明白了艾森豪威尔的意思。他谨慎地回答道:“我会感到骄傲,并乐于这样去做。”

  “迪克,我很高兴你能参加我们的班子。”艾森豪威尔这时才露出他著名的微笑来,“我认为我们能够取胜。我知道我们能为我们的国家做一番事业。”接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噢,对了,我才想起来,我还没有辞去军队的职务!”

  接着他口授了一封电报给陆军部长,辞去了他的职务。目睹这一场面,一旁的尼克松及艾森豪威尔的助手们无不为之动容。

  第二天艾森豪威尔整天与家人呆在一起。玛咪为丈夫的胜利感到骄傲,但她同时也担心即将到来的竞选运动的艰苦性。约翰那天也与父母呆在一起,不过他马上要动身开赴朝鲜,参加在前线的一个营。

  玛咪提出,约翰有被俘的可能性;而且如果他的父亲当了总统,战场上的对手可能利用他进行讹诈。

  艾森豪威尔对儿子说,“如果你被俘,我想我就不得不停止参加总统竞选。”

  约翰在西点军校的岁月使他学会了作出恰当的回答。“请您放心,”约翰严肃地回答说,“您可以相信,我绝不会被俘的。”

  2. 箭在弦上

  1952年9月2日,艾森豪威尔开始了他轰轰烈烈的竞选活动。竞选从南方开始。他在玛咪、亚当斯、政治顾问、工作人员、随行记者的陪同下,乘着以“老乡,向前看”为名的专列,开始对除密西西比以外的各州的访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