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危机时代,马云十年

我脑子里一直幻想着他将来回国时的情景。当然应该是老年,白发苍苍,无论什么季节都应该穿西装,衣锦还乡走在北京杂乱的胡同里,摘下金丝眼镜找门牌号码,问有没有个叫“宋丹丹”的老太太,原先住在这院。当然,我应该已经是满脸皱纹,梳着髻,牙齿一个都没了,坐在路边晒着太阳。我们应该对视很久,彼此寻找着熟悉的痕迹,空气里应该飘着电影《第二次握手》的主旋律……

  当时,UT斯达康中国区总裁兼CEO吴鹰、高级副总裁薛村禾也参与了项目评估,并跟孙正义联手进行了投资。鲜为人知的是,评估就是在吴鹰的大办公室里进行的。

我给他写了绝交信,告诉他我不能再见他了。他曾说过我心狠,他也为我哭过。

  幸好,4个半月以后,机会来了。自阿里巴巴宣布上市消息之后,到10月底,雅虎股价已至少上涨了26%,创下52周以来的新高。信心陡增的雅虎,还以基础投资者的身份买进了价值7.76亿港元的阿里巴巴新股。

  多年以后,身为和利投资集团(CTC)资深合伙人的吴鹰曾对我回顾说,”我个人很喜欢马云,尽管这个人长得很怪,脑袋瓜那么小,还一晃一晃的。当时几个很有名的人物也都在,软银也在考虑要不要投。他穿着夹克就来了,拿着一张小破纸。马云后来跟我说,他也没想到孙正义要来,因为孙正义在当时已经很出名了–相当于日本的比尔·盖茨(美国《新闻周刊》语)。谈完以后,大家都对阿里巴巴很看好,那一天看了七八家公司,我个人很支持阿里巴巴。我们在软银中国的基金中占10%(投资额约200万美元),2005年杨致远进去之后,我们就出来了,大概赚了5
000万美元。假如等到IPO再出来的话,可能还要翻十倍,那就是5亿美元了。”

与我的想象完全不同。他1994年回来了,那时候我已经是一个“名演员”。有一天在中央台做节目,我遇到了我俩共同的朋友孙淳,他告诉了我袁钢的电话号码。

  实际上,此后一段时间,杨致远仍将受益于这笔投资。2008年4月22日,雅虎公司公布的2008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受旗下的阿里巴巴2007年11月在香港上市的推动,公司净利润约为上年同期的3.8倍,达到5.42亿美元;销售额同比增长约9%,达到18.17亿美元。说简单点,阿里巴巴上市为雅虎带来了4亿美元左右的利润增长。但这并非”救命钱”。造化弄人,一年以后的2008年11月18日,杨致远在一片嘘声中下台,重新做回了”雅虎酋长”。

  初次见面,为什么刚刚在一年前获得”亚洲之星”称号的吴鹰,会决定参与投资呢?

我们约在中国大饭店的咖啡厅见面,老远见他晃晃悠悠走过来,我知道我再也找不回初恋的感觉。我们像朋友一样聊天,谈论彼此的情况,时不时地哈哈大笑。我们心里明白,时间已经把一切都送走了。

  不过,跟杨致远相比,体验了激情上市的阿里巴巴的几位高管,似乎更为”不幸”,他们更早地体会到了”赋闲”的滋味。上市仅仅48天后,阿里巴巴即宣布了旗下各子公司高管人事变动的消息:淘宝网总裁孙彤宇,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运营官李琪(2000年加盟),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吴炯(2000年加盟),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李旭晖(2000年加盟)陆续辞去现任职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