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程家中,珊瑚岛怎会失踪

  英国海洋探险船“贝格尔”号在启航走向远洋的时候,正处于19世纪初期的海洋探险性质的变化和航海船只革命的阶段。“贝格尔”号是一条三桅纵帆军舰,并备有小型蒸汽机。它另一个特点是乘坐它的探险队员,不再全是身强力壮的水手,而是由各类富有献身精神的科学家充当主力。

  一艘海轮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中航行。突然,空中乌云密布,刮起了大风,眼看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这艘海轮在大海中颠簸,处境十分危险。船员们望着浩瀚的大海,一筹莫展。这时,船长在驾驶室的望远镜中看到了前方隐隐约约有一座岛屿,便加快速度,朝这岛屿驶去。当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而下时,这艘海轮已安全地停靠在这岛屿旁边,避免了一场灾难。

  最近几年,在南太平洋的珊瑚海中经常发生珊瑚岛神秘失踪的情况。有的珊瑚岛就此变得无影无踪,仿佛彻底消失了;有的珊瑚岛却“搬了家”,跑到别的地方去落户。这种奇怪的现象似乎只应该出现在一些惊险小说或科幻作品中,然而现在却是明明白白的事实。于是,科学家们对此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

  “贝格尔”号在海洋探险史上并没有多少地位,它被载入史册,是因为它的乘客之中有一个年轻的学者——查理·达尔文。达尔文在“贝格尔”号上的5年探险生活,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经历,这经历为他的全部事业确立了基矗1809年,查理·达尔文诞生于一个名医世家。他的祖父和父亲在医学方面有很深的造诣,而达尔文自小却是个调皮蛋,不爱上学,成天迷恋于捉虫子、掏鸟蛋、拾贝壳。父亲为此极为生气,在1825年送他到爱丁堡大学学医。但达尔文还是顽性不改,经常与同伴到海边捉蟹捕鱼,制作标本。父亲生怕这个不务正业的儿子会败坏门风,又把他送到剑桥大学学神学,希望他能成为一名持重的牧师。但是达尔文对刻板的神学毫无兴趣,剑桥大学反倒给他提供了个学习“邪术”的广阔天地,他经常跑去听地理学、地质学和生物学的课。

  人们认为,在无边无际的海洋中,是看不到陆地的。其实,海员们会告诉我们,在大海中航行,时常会见到一些岛屿,就像沙漠中的绿洲一样,成为汪洋大海中的点缀,给航海的人们带来一丝欣喜和安慰,有时,还能作为海轮的避风港呢。

  我们知道,珊瑚岛是以珊瑚石为基质构成的岛,它十分牢固,一般是不可能被海浪冲毁的。科学家认为,只有强烈的海底地震或海啸引起海底地形的变化,才有可能使珊瑚岛消失或“搬家”。可是,经过实地调查,在那些珊瑚岛失踪的时候,附近海域并没有发生过地震或海啸。显然,从这个角度去考虑仍然无法揭开珊瑚岛失踪之谜。

  父亲闻知他的“劣迹”后,勃然大怒,匆匆赶来训斥。岂知达尔文已报名参加“贝格尔”号探险队了,父亲连他的面都没见着。

  也许你会问,这些岛屿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呢?原来,海洋底下的地势和陆地上一样,也是高低不平的。那些岛屿就是海底中的突出部分,当它们的顶部比海平面高的时候,就伸出海平面而形成各种大小不一、高底不平的岛屿。当然,这种岛屿一般来说面积不大。

  后来,澳大利亚的几位科学家在一个珊瑚岛旁偶然捉到一种怪鱼。那鱼的形状有点像飞碟,即如同一个大圆盘,直径达1米左右。鱼的周身长有16条锐利的爪子,名称叫做“星鱼”。星鱼的爪子是取食的工具,上面布满毒刺,能放出一种液汁。这种液汁呈酸性,具有软化骨石的功能,既可以软化食物,也可用来防御敌人。星鱼游动时像一只飞转的盘子,所以人们又叫它“水中飞碟”。

  1831年夏,“贝格尔”号升火起航,谁知刚到大西洋,就接二连三地遇到风暴,不得不两度返回英国。直到12月27日,船才驶离德文港,踏上漫漫征程。

  有的岛屿原来是大陆的一部分,因为地壳运动发生变化,在岛屿与大陆之间形成了断裂地带,它们的中间部分深陷下去变成了海洋,于是就把大陆与岛屿分开,成了隔海相望的两块陆地了。如我国的台湾省和海南岛就是这样形成的。

  这种星鱼有一个奇怪的特性,那就是专爱吃珊瑚,胃口还特别大。一条成年星鱼一天一夜竟然可以吃掉2立方米的珊瑚礁,食量之大简直使专家们也大惑不解。同时这些鱼往往是群居的,又喜欢竞争吃食。当它们成千上万条的群体争食时,一些小的珊瑚岛要不了多少时间便会被它们吞食干净。即使是一些较大的珊瑚岛,被成群的星鱼反复咬过后,岛体结构遭到很大破坏,于是就可能被海浪冲到别的地方,遇到礁石或浅的地方重新搁浅生根。这样,科学家们便揭开了珊瑚岛神秘失踪的奥秘:这都是星鱼——水中飞碟在作怪呀!

  “贝格尔”号穿越大西洋,于次年2月抵达巴西海岸,达尔文和他的伙伴登岸考察。他们穿过热带雨林,踏遍茫茫草原,攀登陡峭的海岸,发掘出大量古生物化石。达尔文特别注意从北往南的地理变化所引起同类动物的异化。

  另外,由于地壳运动,大陆地面有的会产生一条很大的裂缝,地底下的一些物质从裂缝中拼命挤出来,把裂缝进一步撑开,造成新的海底。那些分裂出去的陆地碎块留在海洋中,就形成了岛屿。世界上著名的格陵兰大岛,就是这样形成的。

  澳大利亚悉尼海洋研究所的帕尔斯教授说,他过去看到一些船长、水手关于南太平洋珊瑚岛失踪或“搬家”的记述时,总认为这是他们的错觉或“迷信”。现在看来,自然界中确有不少表面上看来“无可理喻”的现象,实际上却很值得人们去探究一番哩。

相关文章